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三七章 杀就杀了
    赤灼的白光,使这巨大铜镜,似如天空第二轮烈日,然后猛地喷涌而出。凝聚成束的光华,从十万丈高空处直击而下。横掠长空,瞬发即至。

    便是以卫王燕秀的元神修为,此刻也觉自己的双眼微微刺痛。不过此刻更多的,却是心中升起的寒意,需要费极大的气力,才能强行压制出从心底深处生起的本能颤惧,对这浩瀚之威的忌惮。

    示威这是赤裸裸的威吓,毫不掩饰。这庄无道的目的,就是要借助这门术法,还有那人的性命,来威慑警示此间的众人。

    也只是一个刹那之后,燕秀就已望见,那些胶质的飞鸟,已经把那从天降临的九天磁光子午线,彻底融化碎灭。

    ——这位天一修界,至少可入前四十位的大修,到底还是没能够逃出去。离尘九天磁光子午大法闻名天下,可远隔亿万里伤人,然而似庄无道这般的磅礴神威,万年以来却是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也不止是这位元神修士所化的飞鸟,在这周围百里方圆之地,所有的生灵,都已荡然无存,本来郁郁葱葱的茂密丛林,已经彻底化为白地,也不知需要多少年才能恢复。还有炽热引发的大火,也在往四下里蔓延。整片土地,甚至有一部分,化成了熔浆。

    好在庄无道也不愿使那天南林海有过多损毁,诛灭那人之后。就随即一个法决,立时便有淅淅沥沥的雨水,从空降下,雨点越来越多。顷刻之后,就又转为暴雨,开始扑灭此处的火焰。

    呼风唤雨,道家平平常常的手段。却让燕秀,不禁再次扬眉。据他所知,离尘宗最擅的的是火,土,雷三系,与太虚术法。其他都平平无奇,最不擅的就是水系。

    然而今日庄无道唤雨,却是游刃有余,挥洒自若。

    据燕成威之言,说当日石灵窟一战,庄无道以剑御道,人与整条藏玄大江,融而为一。看来此事,并非虚言。

    料理完了收尾之事,庄无道就将那面‘九丘映山镜重新还归到了云灵月的手中。

    然后似笑非笑,看向了人群中的某处。方才他虽被元辰命杀术拉离固锁,可小商山上下之人的言语,却都无一遗漏,尽入耳中。其中尤以此人之言,最是刺耳难听。

    “方才可是道友言及报应不爽,刺魔宗果未使人失望这几句?”

    众人顺着庄无道的视线望去,只见正是那宁玄空的身后。不少人都能认得,那是宁家的金丹修士宁机,金丹榜排名一百七十七位,是宁氏极力培养的金丹修士之一。

    能入金丹榜前三百位者,都能有再进一步,位登元神的希望。

    那宁玄空面色发白,有心出面为自己这位族弟转圜,却被庄无道的目光逼住,根本无法开口,神念间更威压凌迫,霸道无比。似被一只欲择人而噬的猛兽盯住,浑身上下,都被冷汗浸透。

    那宁机也气机一窒,不过事已至此,他心中虽是后悔,却不肯在大庭广众前向庄无道低头服输,当下便是一声冷笑:“是又如何?你们离尘宗,可真是霸气,连话都不能让人说么?”

    “是道友说的就好,我离尘宗,也自然不禁人言语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目光骤冷,而后唇角微挑:“只是这句报应不爽,却是让我颇感兴趣。想看看我庄某日后,会否因道友而遭报应。”

    那宁机初时一楞,有些不解其意,可随即就已明白了庄无道的意思,顿时面色大变,血色褪尽,身行猛地窜飞而起,就欲往远处奔逃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自己为何要这么做,明知庄无道若要取他性命,不过弹指间事,怎么逃都不可能逃得掉,然而本能的就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也果然就见一道凄厉锐绝的剑气,在身周处一闪而逝,然后宁机就再感觉不对。不但肉身在这一瞬间,被这交错而过的剑气,分尸数十余段,便是宁机的神魂,也在这一刹那,被分割成了无数余片,

    眼看着宁机被分尸当场,宁玄空面色发黑,目中是又惊又怒,他早就想到了庄无道,可能会因宁机之事心生不满,说不定会当场发作。

    可却绝不曾想到,庄无道竟会是当着他的面,在小商山七十万人的面前,将宁机当场斩杀

    此子,竟是全未将宁家,放在眼中

    “庄无道——”

    语音出口,宁玄空就又恢复了冷静:“不知这是何意?我等远来是客,特为节法真人奔丧,你们离尘,就是这么对待宾客?”

    “既是奔丧宾客,却为何要在我师灵前大声喧哗,恶言相向?宁兄诸位,到底是来我离尘踢场,还是来拜祭我师

    庄无道毫不在意,方才出手似捏杀了一只蚂蚁般的微不足道,语气随意,讥诮的反问:“这位既然还记恨那宁真之事,那我便送他下去与宁真相见。你们宁家若有不满,大可来寻我,随时恭候。话说回来,宁兄之意,是真欲与我离尘为敌?”

    有些人,天生就是朋友,无需惺惺作态。可有些人,无论你如何善待,如何的拉拢,也终究不可能为友,天生是敌。就比如宁氏——

    所以他实在懒得与这为虚与委蛇,宁氏若敢生怨,敢来寻仇,那就开战便是

    所谓的天下第三世家,此时的离尘,又何需忌惮?这小小的金丹,杀了也就杀了。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宁玄空的面色再次涨红,目光求助的望向了燕成危与燕秀。

    毕竟宁氏一族,也是属于大灵一脉。族主受封郡王,受领藩国。在朝中出任大臣者,更不知凡几。

    然而这两位,却都纷纷避开了他的视线,毫无出面之意。那燕成危更是冷笑,眸中满含嘲意。言下之意,不言自明,这是你们宁家之事,与大灵无关。

    宁玄空顿时眼神一黯,已知二人这次绝不可能相助,也是对他的警示敲打。最近宁家与三圣宗靠得太近,结好修行宗派以自重。这种试图左右逢源,以保全家业之举,早已使大灵燕氏,极其不满。

    庄无道只怕也是正看出这一点,才敢悍然出手,借宁机的人头立威,看似莽撞,其实却是精心算计。使他胸中怒极,也不敢在此时此刻,说出一个‘是,字。

    此言道出,那么一旦中原战起,宁氏必定会是第一个被碾碎覆亡的世家

    眼神变幻,宁玄空的脸上也忽青忽白的变了数次,最后就又恢复了平常神色,语气同样恢复了淡然。

    “也罢,我这族弟自有取死之道。所言确实不妥。此人之语,并不代表我宁氏,我家也并未有与离尘为敌之意。今日之事,是我宁家管教无方,不对在先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宁玄空心中微叹,宁则以为庄无道若是身殒,则离尘危如累卵,自顾不暇,不敢开罪宁家,所以大可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却只怕绝未曾想到,别人看他,亦如蝼蚁一般。若庄无道还在,捏死他这一个金丹,也是轻易之至。死了也就死了,甚至他宁玄空,整个宁家都无可奈何,也暂时都不会有报复的念头。

    只因这一位,同样已非宁氏一族所能对抗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近百万人面前,伤及宁氏颜面,这个血仇却是结下了。几百年内,都不可能化解。

    离尘势强,则宁家只能隐忍,可一旦势弱,宁氏若有机会,必定要清算今日。

    ——然而这个结果,早在宁氏在中原,被离尘威胁腹后之刻,就已种下。这庄无道也多半看出此点,所以于脆先将敌我分明,更易应对处置与他宁家纷争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同样微觉意外,诧异的仔细看了宁玄空一眼。退得如此果断,颜面说弃就弃,这一位,倒是个人物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并未有此放过之意,更不知‘适可而止,这几字到底是怎么样的写法。

    “是么?不过我还记得此人说了一句,刺魔宗果未使人失望。这句话,却是大有深意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目光冰冷,如一把利剑也似,扫视着宁玄空。

    “宁兄可是事前知道了什么?此事仍需给我的交代。到底何处得来,又是什么样的消息,不说清楚,庄某可不会将此事放过。”

    宁玄空身后,再次冒出大量的冷汗。心中这一刻,只恨自己在那宁机死前,将他的嘴缝上。

    即便宁机未死。他也恨不得一剑将这位族弟斩了。

   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

    只是此言,却不能不答。宁玄空心中气怒郁闷,不过此刻哪怕多耽搁僵持一刻,那就多丢脸一刻。倒不如尽快解决,把宁氏彻底从这次的风波摘出去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