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三六章 彻底碾压
    不远处的宁机,则已恐惧到身躯颤栗,几乎已不敢直视不远处的那个身影。眼力再怎么差劲,也能看出庄无道的强势,也非是现在的宁氏,能够抗衡,能够得罪。只能下意识悄然退后着,似乎想躲到的所有人视线之外。恨不得此刻,所有都将他与之前的言语,都全数遗忘。

    宁玄空斜视了身旁这位一眼,眼神无奈,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

    “给你一次机会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未在意身周众人的变化,依然冷眼看着那‘少宰甲,:“五十年寿元代价不小,刺魔宗为这门‘元辰命杀术,投入也不下万颗四阶蕴元。你宗一向无利不起早,哪怕生死仇敌,也不可能拿出这般手笔。庄某给你一次机会,说说看这次你等身后,又是哪些人物指使。还有这四位国皇君,又是哪些人物?说出来,我可以放你元神离去转生

    魔修死后,都会堕入魔狱,化身魔虫。可若这位不肯言,那么便连化身魔虫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少宰甲却默默无言,他想活命,却知一旦道出幕后主使之人,不但会使此界刺魔宗数万年声誉毁于一旦,更无异是背叛屠冥魔主。

    那结果,未必就比彻底身死神消,好到哪去,

    “不肯说?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毫不觉意外,能登上刺魔宗主大位,无不是经历千百次的刺杀,无数的风浪,心志坚韧,绝非他三言两语,就会屈服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庄无道一个响指,就只见星星火点,忽然就出现在了这‘少宰甲,的身侧,化为一只只火蝶。一化二,二化三,三化万千。

    一个瞬间,就把这‘少宰甲,完全笼罩在内,浑身火焰缭绕。无法挣扎,无法动弹,身躯开始偏偏化石,

    百万星火神蝶,早在十几个呼吸之前,就已被庄无道隔空遥送到了‘少宰甲,的身侧。

    元神境之后,庄无道的火蝶,已经可以远至三千里之外。本来仍是不可能触及,不过借助‘元辰命杀术,之助,二人之间的真正距离,其实只有不到百丈。

    此刻百万火蝶被庄无道引发,立时就绝了‘少宰甲,的性命,而在那滔天火焰的掩盖之下。一丝残魂已被庄无道悄然抽取,送入到天平印记之内。

    他不知那位阿鼻平等魔主,为何对此人的元神感兴趣,又想拿此人神念做些什么。不过这位刺魔宗主面临的未来,绝对不必元神寂灭要好上多少。

    抽取了此人神魂,庄无道又复漠然的,看向了其余三人。也再懒得说话,他现在唯一感兴趣的,就是这三人的身

    不过问是肯定问不出来,那面具也有遮蔽人神识视线之能。便是庄无道的一双‘重明观世瞳也看之不透。

    不过无所谓,既然不可能问出来,也看不透,那么将这三人诛杀之后,一样可一一辨识身份。

    就比如那‘国皇丁身躯虽是爆碎,一丝残魂却已被庄无道强行抓取搜寻,也由此知晓了此人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刺魔宗确实狡狯,门中六位元神修士中,这位‘国皇丁,只位居在‘少宰甲,之下。真名云际,星名寒玄乙。

    这次却以客星国皇丁的身分示意,刻意对整个修界示之以弱。

    不过此人既死于庄无道之手,那么无论什么秘密,都难隐瞒。

    这三人比之那‘国皇丁,与‘少宰甲,弱上数筹,此时又还未从星力反噬中挣扎逃脱,庄无道根本就不用再废什么心思。

    太霄阴阳剑早已出鞘,一分为二。阴阳二剑,一个旋斩,就将其中两位‘国皇,的人头斩下。

    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移山宗老祖驾临于此。嗯?这一位,是峨宣山素眉真人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眼里透着丝丝冷意,这位素眉,是藏玄江北的散修,一向与云水天宫交好。

    而刺魔宗请动此人的代价,是一枚三十年的增寿丹,再助其突破元神中期。

    元神初期的修士,有四百五十岁寿,而元神中期,最高则达五百四十。用自己五十年寿元,换取一百二十年的岁寿,这笔交易,倒也划算。

    ——要知便是那三大圣宗的元神,想要提升修为境界,延长寿元,也是异常的艰难。

    可出乎意料的是,刺魔宗并非是诳言相欺,这位素眉真人甚至已经拿到了部分报酬。

    庄无道轻声一笑,摄力一引,就将这女修遗留的一枚虚空戒,抓在了手中。此女信不过自己的灵仆弟子,所有一应身家,都随身携带。也包括了那一枚四阶‘天元增寿丹,。

    此等至宝奇丹,便是离尘宗内,也是千百年难得一见。可惜了那移山老祖,只是单纯的为护住自家宗门,刺魔宗根本无需开价,就欣然应命,

    不过今日之后,移山宗也可从东南修界中,彻底除名。

    唯一让庄无道有些意外的,是最后那位国皇甲。本以为可轻轻松松的,收取这一位的性命。

    却见那太霄阴阳剑斩下之时,这人的身影,却忽然化成了白纸小人,被斩成了寸寸碎片。

    “代身遁法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眼立时微微一眯,脸上终于显出几分异色。这人却是道高一筹,修为竟是比之那已死去的‘国皇乙还要高出一筹。之前一直都是隐而不发,曾在庄无道以重明观世瞳破解元辰命星术,反制少宰甲,无瑕分心之时,悄然挣开了星力束缚。以一张纸符代替自身,自己则脱身远遁。

    术法高超,替身惟妙惟肖。遁法亦是高绝,离开之时,竟连半点异动都无。

    以庄无道的神念,一时之间,居然也未能察觉。而就只这是这十个呼吸,这人就已再远遁千里。

    无星辰牵引,庄无道甚至无法再感应到此人的具体的方位。只知是在离尘本山,东南一侧,距离已有八千里之遥

    这一手可称是高妙之至,几乎可称是将他戏耍于鼓掌之间。

    “有趣有意思。这一位的来历,倒真让我好奇——”

    不怒反笑,庄无道意念一引,那云灵月手中的九丘映山镜,就已经飞凌到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师兄请暂借我此镜一用”

    宝镜入手,整座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,都随着庄无道的心念运转。天空中本来隐而不显的阵旗,一面面的现于人前。

    火云缭绕,雷霆狂卷,就好似此刻,庄无道的心情。不过此刻整座大阵,更多的力量,还是在搜寻那走脱之人的下落,

    遁法高绝,至少入天机碑前二十之列,术法强横,在天一修界中,亦可居前四十位。

    这等样的人物,至少不会逊色于魔檀子居然心甘情愿损耗五十年寿命,配合刺魔宗来刺杀于他,岂不使人心疑

    “——能使出这等样手段,整个天一修界绝不会超过三十板着手指头,都可以数得过来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庄无道,已经从‘元辰命杀术,的特异状态脱身,身影重归于小商山上。

    所以周围诸人,已经能与庄无道恢复交流。而距离最近的卫王燕秀,此刻正是笑着劝道:“逃了也就逃了,庄真人其实无需挂怀,日后有机会,再寻他了断便是。这等人物,事后稍稍查探,就可知其身份,逃不了的——”

    其实只凭庄无道今日轻而易举便连诛六大元神修士的战绩,就足以立威天下,震骇世人

    若说石灵佛窟一战,只是让庄无道攀入天下间最顶尖那群修士之列,天一修界还有许多人心中存疑。

    那么今日,庄无道在数十万人面前,蛮横破解刺魔宗的杀局,以碾压之势,将刺杀之战一一扫灭的这一战,却可说是彻底奠定了庄无道,身为天下绝顶强者的地位

    也将所有人,对庄无道实力的估计,再次拔高,甚至无法准确的判断。日后对于这位真人,无论有什么样的谋划算计,都不得不谨慎万分,不得不思量失败之后的后果。

    只是燕秀话音未落,庄无道就已眉头一挑,手中的‘九丘映山镜,微微一晃,里面就已现出一个正在天南林海内,飞速穿梭的身影。

    周围诸人,不禁再次一楞,忖道这就寻得此人踪迹了么?离尘宗的‘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居然如此之强

    不对,强的应该是人,之前庄无道分心七人,所以无法面面俱到,被此人趁机逃离。

    然而一旦庄无道腾出手来,全力以赴。此人不过是手心里的蚂蚱,根本就逃不出去。

    冷冷笑着,庄无道的眼神深处,却是略显凝重。此人的实力确实强横,今日只要稍有大意,就会被此人逃脱溜走。所有出手时,仍需施以全力,大意不得

    总不能在这最后关头,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依旧操纵着‘九丘映山镜庄无道竟是破天荒的,手结灵印。

    重明剑翼继续加持的同时,玄术重明极变,也悄然引发。术法之威,一瞬间激增了三十倍之巨

    “神霄无量,万化都天”

    可见那银镜之中,一道粗如水缸般的赤红雷光,猛地从天而降。刺目的光华,瞬间覆盖了周围数百里的地狱。

    四处都是蔓延开来的雷蛇,跳跃的光电,竟如潮卷一般的冲溢四方。

    “逃掉了么?”

    燕秀只觉头皮一阵发麻,这一击,哪怕合道修士也不过如此。若由庄无道主持离尘宗的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,至少也需五位与庄无道同一等级的盖世强者,才有可能将离尘宗这座护山大阵攻破。

    不过他方才也亲眼望见,几只胶质的飞鹤,从雷光最中心处,飞腾而出。因该是另有什么术法防身,或者代死之法,换身之术。

    然而燕秀随即就觉不对,抬头看向天空。只见一面与‘九丘映山镜,一模一样。却大了至少十倍的青铜宝镜,此刻正出现在了离尘群山的上空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