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三五章 无可置疑
    不止是这位天节甲,便连此人的后方,那整座三百丈高的石山,都被庄无道拳力硬生生的轰碎。

    毫无花巧,也无变化,就如庄无道制住那口血剑之时相同,只是单纯的以力胜之,蛮横霸道,暴力无比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整个小商山上下,都是寂静如死,所有人都为之窒息。

    那宁机剩下的言语,都凝噎在了口中,再说不出来。而旁边的宁玄空,则投过来如刀也似,似欲杀人般的目光。完全不似在看待自己兄弟,而似欲择人而噬、

    只是此刻宁机,已经顾不得这些,只是目光愕然的,看着眼前那几十步外的庄无道。

    一拳将‘天节甲,轰杀,庄无道竟似毫不费力,似笑非笑的,继续看着那‘少宰甲,。

    “说到关照,倒是庄某,要感谢你们刺魔宗才是。从本真人筑基境时,就屡次三番的刺杀。佛亦有火,真当是我庄某泥捏的菩萨。可以任人欺凌?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庄无道也没有怎么作势,又是一掌,遥遥抓出。

    大摘星,移星擒龙

    一股强横无匹的擒摄之力,立时就遥遥摄住了左侧,那位同样远在六千里外的天节乙。

    看似声势不显,小商山内修为高超者,却能感应到整个天空的星力,还有附近数千里范围内的地脉元磁,都已被庄无道催展调动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却无兴趣,将那人摄到自己的身前,左手只轻轻一握。那位带着滑稽面具的元神修士,头颅就如炸开了的西瓜,猛地爆碎了开了,

    庄无道身周,于是益发的寂静,从上往下,都无人再出一言。只定定的,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。几乎每一人神态中,都是多了几分肃穆恭敬。

    连续两人——两大修为不弱,至少可入天机碑前二百位的元神修士,庄无道却是如摆弄自家的玩具一般的,浑不费力。

    这些人中,大多不知庄无道此时的实力,到底是有多强,并无准确的概念对比,只知这位天下第九,果然不愧其

    而在金丹之上,则都纷纷气窒。尤其那几十位元神大修,都是面色苍白无比,眼含忌惮。

    ——六千万象,此时庄无道的力量,至少也是六千万象。

    刺魔宗的‘元辰命杀术确是精妙无比,以七位元神,每人五十年的性命,换取这天魔之剑,必杀一击。

    放这天一修界,能接下这门刺杀秘术之人,绝不会超过三位。然而庄无道,却跟本就没用其他的手段,就只是力量,单纯以超出极限的力量来应对,来破解。

    庄无道此时,却是感觉遗憾无比,可惜这咒印加持之力,虽能短时间内,再增他数倍之力,可与战魂附体却有冲突。

    前次在石灵佛窟,庄无道就隐能察觉,这平等咒印,在试图吞噬吸收战魂的魂能元力。

    在那位阿鼻平等王看来,这剑仙血猿战魂,也同样是绝佳的祭品。

    二者不是不可同时使用,庄无道却要面临战魂被那阿鼻平等王查知方位的危险。十几年来,庄无道对那头血猿,或者该说是剑仙,已经以来渐深,也多少有了些感情。可不愿这一位,死后也要被人所奴役。

    何况真仙阶位,足够他使用到元仙境界,这张底牌,是自己现在最大的依仗,岂容这位魔主轻易夺去?

    甚至剑灵,也不敢在咒印之力加持之时,离开剑窍,主动收缩隐藏。似乎同样对这位魔主,心存忌惮。

    ——若是这咒印之力,能够自己彻底操控多好?

    心中这么想着,庄无道便觉自己手中的血色剑影,终于‘老实,了下来。余力已尽,停止了颤动。

    微微一哂,庄无道转而屈指一弹,那道血色剑影,顿时就化为星星点点的灵光,纷散飞离。

    而就在同一时间。少宰甲的口中,也猛地大口的血液喷出,带着细碎的内脏碎片,染红了整张惨白面具。

    心神相系,那天魔血剑溃灭之时,也同样重创到的他神念肺腑。四肢抽搐,他浑身上下都微微颤抖着,

    看似没有动作,少宰甲此刻却是无时无刻,不在试图逃离挣脱。自从那血色剑光,被庄无道的手指挡住的那一刻,他就已知不对,这次的刺杀,必定是要失败。所以未有半刻迟疑的,他就与其余几位同伴一般,起了逃生之念。

    一击不中,飘然远遁来无影去无踪,本就是刺魔宗的风格。

    然而术法反噬,天魔震怒

    别人都难觉,少宰甲却可清晰感应。之前的七星引命,元辰锁魂,都已反过来作用于自身,

    一身气元真力,都已被压制,元神也被星力牢牢的牵引系锁。身周的虚空,似乎完全凝固。使他现在,动弹起来异常的吃力,而庄无道的元磁之力,更将他们的五人,牢牢的压在远处,无法遁空,无法挪移,甚至不能走出一步。似乎被整片天地所排斥压制

    还有屠冥魔主——

    少宰甲只觉自己的神念都快要崩溃,被扭曲,快要被碾压粉碎神魂的深处似乎有火焰燃烧,那是屠冥魔主在愤怒,在嘶吼咆哮着。强横的神念冲压而来,要夺他身躯,燃烧他的气血真元,将那冒犯他威严的狂徒,彻底碾灭

    若是真能如此,少宰甲倒也心甘情愿。然而此刻,他一身气血元气,皆已被星力定住,剩余的部分,哪怕是尽数燃烧,也不足以支撑那位魔主,将更多的力量降临于此。

    再次一声闷哼,七窍都有血丝溢出。‘少宰甲,有些失神的看向天空,只见北方星空处,那枚天璇星,此刻也是异常的明亮。

    星力反噬,是天璇照世真经那庄无道至少已将这门功法,修到了第五重天之境

    除此之外,整个术法的奥妙也被洞察透彻,是那有重瞳的秘术么?重明观世瞳,似乎就是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使庄无道的术法,对星力的运用,都出神入化。在‘元辰命杀术,被破解之后,轻而易举都的就掌握了反制之策。反过来搜寻着五人的命星元辰,看似无甚大用,只因元神修士根本就不存在命星。可却同样使少宰甲倍感压力,元神中哪怕一个简单的思绪,都是吃力无比。

    然而在数千里外,又在百丈之内的庄无道,却是好整以暇。

    “一直无处寻觅尔等,倒不意少宰兄,居然还敢主动出现在我庄某的面前。这等勇气,真是让我又敬又佩。”

    说到敬字之时,位与庄无道身后那一位‘国皇丁也在这时爆碎。一如之前二人,整个人被爆为血糜

    此人在七人中,是少宰甲之外,修为境界最强一人。也不同于后者主持‘元辰命杀术负担的术法反噬,远较‘少宰甲,轻微,是诸人中最可能挣脱那星力控束之人。

    可这也同样成为,庄无道首先诛除此人的理由。无需怎么费力,只一拳大摘星的捣虚,直接轰碎成渣便是。

    六千万象力量极限,哪怕庄无道只用出八成,哪怕还未能言、道,。这世间能够正面抵御者,也不过三五人而已

    此时在小商山内,气氛已经冷凝压抑之至,肃杀无比。那数十万筑基练气修士,都已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在许多人的眼里,此时那山巅的庄真人,已经化身成了天神,或者魔头。

    谈笑杀人,举重若轻,不可战胜,无法力敌那无敌霸道的印象,已经深入到心底,许多人永生永世都难磨灭。

    几十位元神修士都是默然,连彼此间互相讨论的兴趣都没有。离尘宗叁法等人还好,只是惊骇于庄无道此时的强势。

    似那些来观礼的来客,却不免有些兔死狐悲,物伤其类。在庄无道的眼里,他们这等人,只怕是也如蝼蚁,轻易就可碾杀?

    神威王燕成危,已经收起了眉眼间的桀骜不驯丨剩下的只有忌惮与敬服。不管庄无道的成道之路,是怎样的取巧轻易,可此时只凭其实力,都已足令他尊敬有加。

    这一位,是真正货真价实,可与贞一,与沐渊玄,余落天舒比肩的盖世强者,无可置疑的天下第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