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八四章 轮到在下
    只有前次是例外,严格说来,其实那也算是在元神境时动用,不过因当时庄无道使用的诸般灵物与玄天归藏气,免去了战魂对自己元神的伤害。

    所以在元神境,自己仍有三次召唤战魂机会。

    可这三次机会,每一次都是宝贵之极,岂可能用在这些杂碎身上?

    不过血猿战魂,自己与同门是想尽了各种办法,倾力隐瞒。五师兄司空宏甚至不惜为此对同门杀戮,以杀人灭口,断绝消息。

    可那日石灵佛窟之战,看来终究还是漏了形迹。

    可这又如何?此时他羽翼已成,底蕴已丰。如今这天一修界,哪怕明知他有仙阶战魂在手,又有谁能拿他怎样?有谁能将他抹杀?

    “这是,五阶封神符?封锁战魂?”

    剑灵亦有察觉,语气轻松的噗嗤一笑:“有趣,看来这位刺魔宗主的准备,倒也周全,对你是势在必得。只是,难道他们就没能搞清楚,剑主你身拥的是仙阶战魂,神兽等阶么?五阶封神符虽是不错,可哪里可能封锁得了仙阶战魂?这岂非是做无用功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言不发,脚心下的阿鼻平等王咒印,却在微微发热。

    只因今日,他不惜代价,也要将这七人灭杀。只因这里,还有着一个让阿鼻平等王感兴趣的灵魂。

    “不知剑主打算如何应对?注意小心天空星辰,此术的核心基本,还是七星元辰,以此时剑主的实力,虽能应付,不过略有些勉强。不知剑主,可要我助你?必可使这七人无一逃脱,唔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惊咦,剑灵也已经察觉到庄无道体内的异变。一丝丝热流,正从庄无道的脚心处,迅速蔓延往上。

    与前次在石灵佛窟时那一战完全不同,那时庄无道体内气机强者强矣,可却太过混杂。血猿之力,先天元灵,坤元玉髓种种交杂一处。在庄无道使用咒印之时,还能有所助益,可在玄天道种临身之后。却不再是助力,反而是麻烦。那时的情形是一加一,不等于二,而等于零。

    以至于庄无道不得不主动停住,将那一整座佛国换来的魔主衤绅恩,退回,转为积蓄在咒印之内。

    可在此时,庄无道借助聂仙铃的太阴清体,已将体内所有的杂乱元力,彻底的梳理融炼。

    当平等咒印之力,充斥于庄无道体内各处气脉之时,庄无道一身气机,也在以肉眼可见之速,飞速的壮大着。

    “咒印么?倒没想到,剑主也会有这么主动于脆之时。不过只凭咒印,力量还有些不够,不对——”

    剑灵语音微顿,开始使用明白过来的语气:“太阴清体?原来如此”

    咒印的力量,其实也同样等同是神明降临,庄无道身为阿鼻平等王的圣子,与那位魔主之间的联系,亦非是那五阶封神符,能够解决封禁。

    而身拥一半‘太阴清体,的庄无道,只会更适合那位阿鼻平等王灌注的力量,虽是及不上战魂附体世的战力效果,然而这世间也同样罕有其匹。

    甚至使剑灵洛轻云略绝失望,原本以为有机会借助庄无道身躯,稍稍活动一二——自从轻云剑第六次修复以来,她还从未与人动过手。自己灵念之中,已经悄然回复了不少对剑术及天道法则的记忆,却从未有机会施展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见庄无道的杀机之烈,不惜代价,也要将这七人亲手诛毙。

    “七星引命”

    玉符粉碎的同时,那‘少宰甲,已经再次起印,口诵灵言。

    而周围处的六人,也是同样的动作,手结出同样的决印。星空中那七枚耀眼星辰,顿时就将一道道宏伟星力再次贯冲而下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不但将庄无道一身真元法力,全数压缩封锁到了极致,更隐隐一股异力牵缠萦绕,使庄无道的所有一举一动,都会遭遇无形的阻障。

    “元辰锁魂”

    灵决再起,七人仍旧同时念咒,而这一次针对的却是庄无道神魂——此时若有人抬头上望,便可见那七枚耀眼星辰,正放出阵阵刺目强芒,星力四处扫荡,似在搜寻着什么。

    ——而这第二式灵决,本就是在搜寻定锁庄无道的命星元辰。

    元辰锁魂——庄无道不知自己的命星到底何在,自然对方也未有可能寻得。不过却仍能感觉,自己的神魂,似乎被固化定锁了一般,哪怕只一个念头,一个思绪转动,也都颇为吃力。

    “宝篥牵机”

    其余少宰甲丁,国皇甲乙丙丁六人都未有动作,只有那少宰甲独自出手。身前多出一枚黑墨色的天魔宝篥,朝着庄无道遥遥一照,就已庄无道的身影气机,全数映照在内,牵锁定机。

    完成了这一步,少宰甲的脸上,就已露出微微笑意。神情恭敬虔诚,朝着虚空遥遥一拜。

    “有请屠冥魔主,降下神兵”

    一礼拜完,那少宰甲的身后,就现出了一枚血红色宝剑。轻轻颤动,震荡着周围的虚空,如烟如雾,让人看不清此剑的真实身影。

    而少宰甲,也第二礼拜下,再深深一个鞠躬。

    “天魔诛神”

    这就是——天魔宝篥诛神七星元辰引命牵机锁魂杀

    一道刺目的血红光影,瞬时爆射而出。隔着七千里之地,如蛇影一般穿梭而来。无论那些大山也好,宣灵山脉之上的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也罢,都全不能阻拦哪怕片刻。

    一瞬洞穿,数千余里的空间,似被扭曲折叠压缩到了只剩下百丈之距。定锁元神,顷刻即至,似乎下一瞬,就要将庄无道的眉心,彻底的洞穿

    这一刻,在小商山上,庄无道的周围。卫王燕秀皱眉不语,眼中微现出了几分失望之意。灵华英双拳紧握,额头上青筋暴起,却眼神无奈。

    明明庄无道被刺杀,就发生在他的眼前,却根本无法插手。哪怕去伸手触摸庄无道,也只能触及到一片虚空。庄无道看似在眼前,实质却不在此间。使他无能为力,这魔宗这诡谲莫测的秘术,完全在他的理解范围之外。

    叁法与宏法亦是满脸的担忧,可也同样束手无策。诸人之中,此刻只有云灵月,依然能在庄无道情形已危如累卵之时,依然沉着镇定,以‘九丘映山镜,搜查着这万里之内,一切的术法痕迹,那刺魔宗七人的真身所在。还有聂仙铃,手中的七杀剑扇,剑气隐溢。

    她的‘七杀无妄剑,略能感应到一些这门魔道刺杀之术的痕迹,可惜始终差了一线,无法加以于涉,也无法救助庄无道,

    唇角溢血,杏眼圆睁,聂仙铃冷冷的看着那少宰甲所在的方位。此刻的她,是无比的痛恨,痛恨自己修为不足,痛恨自己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而在山下处,早就已是一片哗然。可就在的那血红刃光,贯空而来的刹那,反而是寂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有零星的惊呼声,在人群中四处响起。

    “这就要死了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术法?”

    “刺魔宗,好诡异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根本就不知这是怎么回事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强的杀气,应当是请来了魔主神通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第九,莫非真要就此陨落?”

    声音大多短促,语音未尽。这是因那血色剑影,来的实在太快太急。

    “这位庄真人,这就要死了么?”

    “可惜,才刚登上天机碑不到四十九日。”

    “天魔诛神?这一剑,只怕的确是仙神都可诛得。”

    “只观其形,便知此术超越我界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凌厉无匹,绝世稀有——”

    “只怕那位庄真人,是真的难逃此劫。”

    而就在距离庄无道及卫王燕秀的位置不远,差不多四十几个身位处。宁机却是不自禁一声轻笑,眼现出快意之色

    “天魔诛神,这刺魔宗,当真是了不得,也真没使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哪怕是身旁的宁玄空立觉不妥,发出不满的冷哼,哪怕是周围的离尘宗弟子,都被他声音吸引,目光悲怒怨恨的看了过来。宁机也依然不以为意,面上依旧笑意盈盈。

    悲又怎样?怒又如何?再怎么怨恨,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没有庄无道的离尘宗,自顾尚且不暇,能否守住传承基业,也未可知。难道还敢对他怎样?敢开罪宁氏,再为自家招惹一个大敌?

    所以这些话,离尘宗只能听着,有什么怨气,也只能乖乖的受着忍着。

    就不知七位元神,到底是何人请来,刺魔宗应无此能。不过不管是谁在幕后策动,事后都可为其浮一大白。

    “天下第九?也不过如此。真正是报应不爽,宁真死后有灵,必定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却是戛然而止,只见那不远处的庄无道,不动不闪,血剑临身,却是毫无避让之意。只是伸出了手指,轻轻的一夹。

    就当所有人以为,庄无道这一双手指,会被那血红剑影,轻而易举的斩断之时。却听一声刺耳之至的嗡鸣,巨大的气浪,猛地从庄无道所立之处,潮卷往外。

    声势磅礴,仿佛要天崩地裂一般,宛如灭世一般的景致。整个小商上下七十万人,都顿时为之色变,下意识的想要躲避闪挪,避开这余波波及,

    不过说来奇怪,那气浪虽是骇人,然而对于周围却并无实质性的冲击。周围的卫王燕秀,燕成危等人,都安然无恙的立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不过这几十位靠得最近的几十位元神修为,此刻亦都微微变色。只见那血色小剑,正如一条被制住了三寸的蛇一般,在庄无道的手指间,扭曲挣动着。无量的剑气罡劲,从这剑光之上,不断的四射而出。似拼了命的挪动挣扎,都不能动弹分毫。只能不断的震荡,震荡,轻震,嗡鸣,嗡鸣——

    而后那嗡鸣之声,越来越小,小到微不可闻

    庄无道也目光冷然的,朝着那‘少宰甲再次望去:“你等,可已玩够了?”

    自始至终,就好似看着孩童戏耍一般的神情。

    ‘少宰甲,也同样愣住,面具之后,已经布满了冷汗。消耗了他五十年寿命的一击,居然就被这庄无道,如此轻描淡写的制住?

    眼前这位,一身实力到底强到了何等层次?真的只是天机碑第九而已?

    “不说话?那便该轮到在下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冷笑,随手一拳甩出,拳力直击七千里虚空外。而后众人就只听‘篷,一声闷响,在左侧位置,那位天节甲,整个人就毫无预兆的炸为粉碎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