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八三章 元辰命杀
    “七星元辰引命锁魂杀

    庄无道凝了凝眉,心神这一刻,也提聚到了极致,准备应变。

    “名字是很长,全名天魔宝篥诛神七星元辰引命牵机锁魂杀,是一位魔主所创。此人造出的功法之名,无不又臭又长,剑主可直接唤此术为‘元辰命杀术,就是。”

    剑灵此时还有心思开着玩笑,声音轻松道:“此术与刺魔宗的屠冥魔主,没什么关系。不过因其刺杀之能防不胜防,所以才被刺魔宗引入改进,被列入门内七大刺杀秘术之一。那才是刺魔宗,仗之横行天仙界,使所有仙修谈之色变的本钱。之前那什么‘遮天神罩只是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而已。好在这‘元辰命杀术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使用,每一次施展,施术之人都需消耗五十年性命。刺魔宗的七大刺杀秘术,无不损耗巨大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已经感觉到了此术的威胁,也在一瞬间就已明白过来。此术必须得至少七位以上的元神修士同时施展,才能发动。借助星辰之力,可以远隔数千甚至上万里,动手杀人。

    而此时这七人,多半就正在离尘诸山之外,按照夜空七星闪耀的方位站列。也怪不得,这七人敢在节法师尊大葬之时动手。

    ——只因对他刺杀之时,这七人根本就不在离尘本山范围内,可以随时逃脱。

    也难怪要等到现在,只因到了夜间,到了子时,才是天空星力最盛之时。只有此刻,这门刺杀秘术,才能真正发挥出最大威能。

    七星引命,元辰锁魂,宝篥牵机,天魔诛神

    这便是‘元辰命杀术,的真意

    可即便是明白了过来,庄无道也无可奈何。人虽还立在远处,却感觉与周围整个世界格局,孤立一处。身旁那卫王燕秀,那灵华英等人的声音,已经完全听不见。

    星力牵引,元辰定锁,使此时的庄无道,身处于一个无比怪异的状态。被强行拉出,与原本所在之地,所在之世。已完全不在同一个维度层面。身旁的一应事物,哪怕是近在咫尺,此刻也如天涯。

    反而是与千万里外,七个地点,七个人,无比的接近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正对面一位,戴着一张异常滑稽可笑的惨白面具,就如那亢池甲乙的风格。此时正朝着他微微一礼,声音似以秘法特意掩饰过,异常的刺耳。

    “刺魔宗主少宰丁,见过庄真人”

    庄无道眉头略挑。所谓‘少宰,在诸天星辰中,位于紫微垣三垣的中垣,乃是东藩八星中的第三位,是中垣一颗极其重要的星辰。

    刺魔宗的修士的化名,都是由魔主屠冥赐下。能得此位,说明那位魔主对此子已经极其重视,认为其日后可以成为刺魔宗的栋梁。

    而身后处,也有一个沉雄阴冷的声音虚空传至。

    “刺魔宗天节甲,参见庄真人。一直以来,要多谢真人,对我刺魔宗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左侧还有人发出一声冷哼,不过却并不言语。此人所带的面具,却与之前出言之人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按照庄无道对刺魔宗的了解,此人多半是与‘天节,共用一名,名唤天节丙,或者天节乙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又是一声轻笑传来,声音也同样经过掩饰,平平淡淡,毫无特色。庄无道侧目望去,只见此人也戴着面具,与声音一样,面具的五官神情死板,是平平无奇的一张笑脸。

    “在下国皇甲,与刺魔宗却是没什么关联”

    庄无道立时领悟于心,所谓‘国皇,乃是星空五大客星之一,刺魔宗专以这五大客星星号,给予客卿,或者临时参与刺杀的修士。

    正如其所言,此人与刺魔宗并无关系,这次只是临时合作,一起参与对他的刺杀而已。

    面无表情,庄无道扫了身周一眼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其余这三人,也就是国皇乙,国皇丙与国皇丁了?

    他与这七人虽是相距数千里之遥,可此刻真实的距离,其实不到百丈。面对面就可望见,也果见其余一言未发的三位,都是与国皇甲同样的面具。

    居然还真敢在节法真人大葬之时动手,惊扰师尊在天之灵

    ‘嘿,的一声冷笑,庄无道也懒得与这些人废话。转而看向其他人,云灵月,卫王燕秀,神威王燕成危,云灵月,叁法真人,聂仙铃,还有那一众宾客,以及山下方那些弟子,以及散修等等。

    与周围这七位面具人的情况完全相反,这些人尽管都在小商山内,离他最远都不过数十里。却都难触及,远在天涯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,仍能望见这些人的表情,或是担忧,或是焦虑,或是惶然。有冷眼旁观的,有无比期待的,有幸灾乐祸之人,亦有讥讽嘲弄者。

    心中愠怒,一股戾气冰寒在胸中充斥蔓延的同时,庄无道也有了明悟。知道今日的这场刺杀,自己若不能迅速利落的解决,让这些敢于以身犯险者,一一授首,必定会引发连锁的反应。

    那时这些来客会怎么想?他们会想离尘宗也不过如此;会想原来离尘宗还有这等样的对手,日后处境只怕也是艰难,未必就能一帆风顺;会想这所谓天下九人,也只这等实力,何需畏惧?会想离尘连这些宵小都不能解决,凭什么独霸东南?

    甚至过程中哪怕有半点狼狈,都将折损自己身为天机碑第九人的威望,也会损及离尘宗的声威。

    只有让这些刺杀者无一逃脱,一一授首,方能镇定人心,镇压住那些宵小之辈的叵测之心,阴私算计也只有以势如破竹,碾压无敌之资,就这些人全数解决,才能使某些人打消邪念野心。

    云水天宫,宁家,风林雪阁——甚至东海,还有着东南之地,十余位元神散修。

    所以,哪怕是不惜代价,今日也定要在此斩尽杀绝,不留遗患

    “嘿”

    思忖自此,庄无道却是不怒反笑,然则双眸面上,却是毫无温度,有的只是暴戾杀机。

    欲在此处,取他姓命?那就看看这七位,有无这等样的本事

    ——石灵佛窟的贞一,天南林海内的赤明灵姥,这样的战绩,看来还不足以使人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既然现在立威的还不够,那么自己就如这些人所愿既是要自取死道,那么自己成全便是

    身后处,蓦然三对重明剑翼舒展,而后庄无道的眼中瞳孔,也是在这瞬间一分为二。眸中则满含讥讽,看着对面的那位刺魔宗主‘少宰丁,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天元辰命杀术的一切奥妙,此刻都在他眼前,显露无遗。

    “真元自在,入微之境?”

    那‘少宰丁,发出了一声闷哼,眼中一丝异色闪过,这庄无道,居然真已将玄天道种,完全炼化真正掌控自如,细可入微

    今日之战,怕是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更觉一股强横无匹的暴虐气机,忽然从神念层面,压迫而至。再不敢拖延,‘少宰丁,直接将一面玉符祭起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送庄真人上路”

    声落之时,那些玉符都蓦地一一爆炸。庄无道立时一怔,只觉自己的元神,被一股无形的之力封锁。宛如是一层薄膜,包裹在无量虚空之外。

    其他的倒是没什么,只感觉自己,一直以来与虚空远处某个强横意志的联系。此刻忽然淡不可查,几乎彻底的隔绝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瞬间就明白了过来,那是‘战魂血猿战魂,也是剑仙战魂。

    这七张宝符的作用,就是封锁战魂,或者神明加持。

    这一刻,庄无道顿时差点笑出了声。他从头至尾,就未曾想过要动用那战魂加持之力。

    一个境界中,仅只有三次召唤战魂附体的机会。一旦使用太多,就会遭遇反噬甚至被夺舍之险。哪怕现在他得了节法真人的玄天道种,如今魂力大增,也只能增加战魂降临附体的时间而已,不会增加次数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