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三二章 引命锁魂
    节法出殡之日,整片南屏山地域,都无端端的下起雪来。据说是因这几日大量水汽蒸发汇聚空中凝而不散,恰好又有北风吹来,才有如此大雪。只是这种天气,在离尘宗占据这条山脉的万余年中,也是极其罕见。

    不过却并不影响节法的丧礼大典,素雪漫天,反而使葬礼更添几分悲壮苍凉之气。

    整个离尘本山上下,近百万人都是一身素服缳衣,肃穆庄严。金丹以上,都是沉默无声跪拜叩首。金丹以下,则在诵念《太霄玄华渡灵经》的经文。

    当一应礼节都全数完成,已经是到了正午时分。此时却是由十八头身拥龙血的飞马拉棺,飞空而行。此外还有离尘本身加上可信的亲近盟友,总共十四位元神,近百位金丹,护持在两侧。

    而一路随行的修士,则达七十万人之巨,一路浩浩荡荡,行往七百里外的小商山。

    参法等人,都在为节法真人棺椁护灵,就只唯独庄无道位居在最后方处。这却非他所愿,而是云灵月为防万一,让他殿后。在这最后方处,可掌握整个局面。队列中任何一处有变,都可及时的处置应对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一直提神警惕,之前种种动静,还有那些有心人的提醒,让人不心生防备都难。

    然而直到抵达小商山的时候,都未出什么状况。让庄无道不禁凝眉。心中奇怪之余,也心神略略一松。

    方才数十万人随行,有近半都非是离尘门人,人多心杂,心有旧怨者不知多少,想要看离尘宗好戏之人,也多不胜数。这个时候,不但是最容易出事的时候,也是对他出手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便是参法与云灵月,也是如此以为,事前多方防备,准备了好几个预案,应对乱局,可到最后,却都没能用上。

    而一旦进入到小商山内,那里是离尘宗的祖师堂所在,也是埋葬门内金丹与元神修士遗蜕的所在。此处阵法之深严,可想而知。乃是仅次于离尘本山的所在,禁制强度可与其他九峰比肩。

    到了这里,那些人只怕更难下手。

    其实庄无道自己也颇是怀疑,离尘宗那些大敌,真的会在离尘山门之内,对自己动手?不顾这座堪称天下禁阵之一的‘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,的威胁?

    在此处离尘本山范围内,哪怕是沐渊玄亲自,也只有被六阶都天神雷,生生轰杀这一个结局。

    而哪怕真正的合道修士,也未必能在这阵法范围内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所以这结果,其实也在人意料之中。对手只要不是发疯,就绝不会在这个场合,贸然出手。

    进入山内,待得那灵棺材落下,庄无道稍稍放下了些心中堤防。接下来是安葬,首先由作为宣慰使者到了的使者卫王燕秀,诵读大灵朝廷赐下的祭文。

    “神武元年八月初六,值镇国大德灵孝真人羸后满七之日,大灵卫王燕秀,奉我皇之命衔哀致诚,谓天地广袤,宇宙浩瀚——”

    后面一串华美骈文还未道完,庄无道就听后方处就有不少议论之声,纷纷响起。

    “神武元年?大灵朝居然就改元了。”

    “神武?嘿这个年号,意蕴深远呢。”

    “欲布武四方么?那位大灵皇帝的野心,真是昭然若揭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那位,只怕也不会错过这好机会。加上离尘宗的庄真人,天下十大修士中,就有五位,是站在大灵一方。中原三圣宗的贞一,如今又身受重创。这等样的良机,岂容错过?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天一修界从此多事。”

    “乱世将临,我等散修该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“镇国大德灵孝真人,大灵倒真舍得下本钱。据说那位庄真人,如今也是大灵国的镇国之一,法号镇国灵运至武真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如此,离尘除了两位镇国真人之外。还有一位护国真人,四位护法真人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听在耳中,不禁微微皱眉,神情不悦。其实大灵改元,他当时知晓时,自己也颇是惊异,更何况这些散修埋解,却仍是容不得这些人在此聒噪,

    不过还未待他发作,灵花英就已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肃静”

    出言的同时,灵华英更目含冷芒的扫视着身后诸人。视线所过之处,立时都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六师兄与节法真人情同父子,对节法真人的感情,还在庄无道之上,自是看不得有人在节法真人下葬之时放肆。

    除了祭文及策封节法为大灵钅镇国大德灵孝真人,的诏书,大灵还有一应的紫袍玉带,龙纹金牌以及依仗等等赠予,算是陪葬之物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节法在阴世,不止是受大灵国运荫庇。在阴世,也会收到燕氏的照拂。

    大灵燕家,不止是阳世间的大灵皇朝之主,在那幽冥之世,据说也同样是掌握着两处的轮回之眼的霸者。

    究竟那边的情况如何,庄无道不能得知。不过只看最近,燕氏一族的元神修士接二连三的冒出头。就可知最近,燕氏在阴世的势力,又有扩增。否则燕氏族中,怎么有如此众多的上佳修行之材?

    除了祭文与袍服依仗,大灵那位皇帝还更赏下六百六十六对童男童女。都是取自于覆灭敌国的世家子女,每一人也都有着不弱的灵根。本是打算赐恰离尘,作为节法陪葬之物。却被庄无道与灵华英几个师兄弟,在事前就联手推拒

    都知节法性情,有时候他们这位师尊出手,确实是毒辣。可若不是坐在宣灵山首座真人这个位置,究其心地,他们的师尊,其实是一位胸中常怀善念的老人。

    若在身前得知此事,必定是要出言训丨斥的,不会无缘无故,就夺了这些童子性命。

    所以庄无道当时是想也不想,就将此事否决,一是不愿做违逆师尊心意之事;二是不愿节法与大灵,扯上太多因果;三是他自己,也做不来这等天怒人怨之事,

    不过这礼物,离尘宗却仍是收下了。反正那位卫王,即便将他们带回去,这些童子的命运依然堪忧,指不定又是赐给什么人陪葬,又或者贩卖为奴,甚至落入到魔修之手。与其如此,还不如将这些童子留在离尘。

    只是离尘也未轻易的,就将这些孩童收入门下。尽管这些童男童女灵根皆是不弱,仅二品的就是五十余位,一品灵根亦有四人。

    可也很难说,内里是否有大灵刻意安插入的暗子,或者这本就是大灵赐下孩童的真正以图也未可知——

    此外离尘与大灵结盟,未来几十年内都不会有变,这些孩童也未必就能放得下对大灵的仇恨。

    故而几位元神修士在商议之后,准备把这些孩童,都安置在山下。等待日后,一方面观其性情,一方面则看日后机缘。

    而此时这六百余对男女孩童,就在灵棺椁之前,诵读着《太霄玄华渡灵经》。童心最纯,元阳元阴之气未泄。诵读这专用于超渡护灵的经文,效果还超出寻常的筑基修士。

    祭礼流程由参法主持,庄无道几个师兄弟,也同样在节法坟前,心中也同样默念着经文。

    而当一切事必,节法棺椁入墓,葬礼彻底接近结束之时,已是接近到夜晚子时。

    此时小商山内,七十万人从上到下,都是心情轻松。不止是那些外人收起了肃穆神色,彼此间开始有说有笑。便是离尘宗的底层弟子,亦是心情松快。

    看着那墓门关闭落下,庄无道心中虽是哀意如故,难以挥散。可对于身后的情形,却没怎怎么放在心上,这次也未有管束之意。

    丧礼四十九日,对于门内许多修为才只筑基练气境的弟子而言,其实是个折磨,

    不说四十九日守灵,近乎不眠不休。每日诵读《太霄玄华渡灵经》,也是损耗巨大,使大多数人都已疲乏已极,急需休息。

    民间的说法是久病床前无孝子,何况这些人,与节法其实只是份数同门而已,与他们节法一脉,并无太多关联。连续四十九日折腾,这些门人能虔心诚意坚持到现在,已经无可指责。至于外人,就更不用说。

    而便是灵华英,这次也再未出言斥责。

    “庄真人请节哀”

    一道熟悉的气机,走到了庄无道的身后。只略做感应,庄无道就知老者何人,正是大灵卫王燕秀。另外还有一位也是熟人,正乃前次石灵佛窟前见过的大灵神威王燕成危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微微一叹,不得不止住对节法真人的追思,同样站起身来。若说大灵前次在灵京让玄节转交的册封圣旨,只是对离尘宗的试探与逼迫。

    那么这二位此次来此,就是准备与离尘商谈实质性的盟约。之前因节法丧礼还未曾结束,拖了二十余日,可到了此时,双方间再无障碍。

    离尘宗对一纸盟约极其渴求,而看这二位的举止,只怕大灵也一样是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“二位远来离尘,恕我——

    话还未落音,庄无道就是一怔,有些的愕然看向了星空。

    只见那夜空之上,忽有几处星辰,此刻是异样的耀眼,恰好是七刻。同时几股无比凛冽的杀意,也从远处横空遥锁而至。

    旁边处,燕秀也已感觉不对,首先出言:“庄真人小心,有些不对。”

    其实不用这位卫王提醒,在剑窍之内的剑灵,也同样是一声惊咦、

    “这是,七星元辰引命锁魂杀天一修界中,居然也有人能使用这等秘术?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