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三一章 忍他让他
    “师妹也没法确定?”

    那三旬男子又继续问道:“那么以师妹以为,我们这次,能有几成把握?”

    “不能知敌,所以师妹无法判断。”

    黑衣女修仍蹙眉,也同样往那离尘山巅眺望了一眼:“不过我观宗主这一次,的确是全力以赴,顷其所有。若是使用那门秘书,即便是贞一乐长空之辈,若无防备,想必也难逃此劫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其实都无所谓,无论庄无道是否炼化玄天道种,都是无妨,”

    那三旬男子笑了起来,眼里却泛着冷光:“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无论那庄无道到底怎样,你我只需把所有准备,都做到极致就可。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那庄无道若能逃过次劫,便是天不让我等成事。从此我宗这几百年内,就只能隐忍潜伏,以避其锋。”

    黑衣女修一阵沉默,感觉这句话,宗主倒是说对了。

    常理而言,那样的秘术,根本不可能有人逃过。

    可若是这等样的刺杀,那庄无道还能安然脱身,那么本宗上下,唯一能做的是收束爪牙,彻底潜入到地面之下,也免被暴怒的庄无道,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那位实在是太过年轻,石灵佛窟之战,就已能伤及沐渊玄。几十年后,待得这位彻底炼化玄天道种,再修行个几十年,那天下第一人非其莫属,的确是天欲使此人横行于世。这个世间,还有谁能与其抗衡?

    “这次可能是我宗唯一的机会,你我又岂容错过?”

    男子的目光,先是咄咄逼人,可随即又转肉合,更带着几分不屑与轻视:“石灵佛窟一战,此人虽隐于阵中,无人亲见。当初随离尘入阵的几位散修,亦是守口如瓶。不过贞一当时与之交战许久,已有感应,言道那庄无道之所以能与其抗衡,要么是请上界神明降临,要么是也如那羽旭玄一般,乃是战魂之类。所以最后,才有粉碎不动明王法体之举。我与诸位道友推测,多半是后者,而且等阶不低,节法道人的一应布局才能完成。至于离尘宗其余的几样手段,庄无道要么是来不及修行,要么是舍不得使用。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“所以,只需针对这战魂附体布置,那庄无道的实力,也不过只是一位真正的天机碑第九人?”

    黑衣女修的眸中,闪过了一丝了悟之色,只是心内仍存犹疑:“听起来倒是颇有几分希望,然而我却仍是心中不安。”

    胜算虽高,可这心内的惶恐之感,却难以尽去。或者自己,是该想办法亲见一次那庄无道的人,亲眼确证一番这位的虚实?

    “天机碑前十五位,之所以能盖压当世,强横无匹,是强在这些大修,都或多或少,拥有部分合道威能。天限在上,此界之人,难以突破练虚。却不妨碍这些天纵英杰,上窥天道,以元神之身悟合道玄机。”

    三旬男子的身影冷冽,在窗前再进一步,任由那清冷月华,照于周身:“想那庄无道,其实也不过是仗着节法馈赠,玄天道种,才能登上天机碑前十之列。可除去掉这些,究其自身,此子有何得何能,能位天下第九?或者百年之后,此子可纵横于世界,却绝不是现在而放眼当世,不知还有多少默默无闻之辈,参出那天道奥妙。身拥合道之能者,也绝不仅仅只是那十五位而已,”

    包含杀意的目光,再次刺透万丈云空,注目着那离尘山巅。

    “节法真人苦心筹谋,欲在身逝之前,为离尘留下一位能支撑门庭之人。他料算道了一切,却唯独没算到贞一与沐渊玄,会有如此决心,反击会如此迅疾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时,男子又一声冷笑:“就如我宗那位先辈之言,放眼这天一修界,还从未有我刺魔宗不能刺杀之人。我刺魔宗唯一畏惧的,只是后果而已——”

    只要不用承担后果,那么何人不可杀得?

    黑衣女修微微一叹,她倒是希望,这一次的结果,真会是如师兄所言。可刺杀之事,真会如此顺利?

    不过女修也未出言再劝,知晓这位刺魔宗主,其意已决。眼下的刺魔宗,也的确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其实已无退路。自己多言,又有何异?

    无独有偶,通在离尘本山之下。那些客居中,那些位于东面靠湖一侧的庭院内,同样有人坐在凉亭之内,打望着远处的离尘山巅。

    五百丈方圆的庭院,临湖而建,小桥流水,楼宇亭台,风景美不胜收。较之于其他那些散修居住,环境完全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便是那些中小型宗派的居处,也不能与此地比较,往往是三五家并住一个小院之内。

    而这里诺大的庭院,却只有十五六人而已。然而这几十日来,离尘宗的来客,却无人有不服之意。只因此间的客人姓‘宁是出身四大修行世家中的宁氏、

    “好大的场面,昔年那位阳引真人寂灭之时,也不过如是。”

    宁机所言的阳引,乃是二百七十年前,乾天宗的阳引道人,生前曾位列天机碑第五人,是天下有数的高人之一。

    当年在世之时,亦是乾天宗最盛之时,也是天一修界最为平静的时代。阳引排名不高,却交游广阔,四方都有同修道友,都膺服其德。调教弟子之能,也不逊色节法,门下三位元神,更培养出沐渊玄这个天下第一人。

    这位身死之后,整个修界都为之哀伤不已。天下各方势力散修,哪怕身居在偏远蛮荒之地的东南一带,也无不纷纷赶赴乾天奔丧。

    论到丧礼,此时离尘宗的规模,肯定不如当年阳引道人身逝之时的盛况。可见宁机此言中所含的酸意十足,这位也并不掩饰。

    “声势当真不小呢登高一呼,天下景从。这就已当自家,已经是东南霸主了么?还有南屏这处宝地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宁机又眼神复杂,略有些艳羡的看着四下周围:“这样的修行圣地,别说是我宁氏,玄城微氏都没有,真是便宜了离尘宗。燕家若非是占据了灵京,昔年也只能呆在了玄阳城那处破落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怨不得别人,万年之前东南一带还是兽潮肆掠。天南林海内,有大妖七位。极南恶地更是妖魔横行,屡次北犯,使所有宗门都望而生畏。明知这南屏山脉,乃世间有数的修行宝地,也不敢取用,只有那怒江道人不惧,在这东南之地筚路蓝缕,建起了离尘山门。然后一步步清理林海,镇压极南恶地,才渐有如今声势。万年之前,谁能知晓那极南恶地,这些年会如此平静?人弃他取,离尘如今掌握南屏,雄踞东海,却又惹得天下诸宗势力眼热。”

    亭内另一侧,宁玄空微微笑着:“离尘宗现在所有的一切,都是其所应有。四弟之言,未免有失偏颇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有些气不过而已,之前一个破落户,如今就已骑在了我宁家的头上。还有之前,宁真身死之仇。”

    宁机一声冷哼,眼里全是不满怨怒之色:“前日你我上门,已是主动低他一头,愿重交两家之好。可那庄无道,居然敢拒而不见,只派了一个极法。他莫非还真当自己,是个什么人物?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的确是为人物,天一修界最强的十人之一。今日的离尘宗,也的确有这资格。”

    宁玄空微哂,宁家这次的来人不过只几位金丹而已,加上他这个新晋不久的元神修士。离尘以同样是元神初期的云法出面接待,其实并未失礼。若任人都可轻易得见,天下第九之名,岂不太跌份了?

    这次离尘来人太多,离尘宗也的确无法面面俱到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宁玄空的心内,此刻也的的确确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我知四弟你看不惯,不过我还是那句老话——世间有人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骗我,如何处置?不过是忍他、让他、避他、由他、耐他、敬他、不要理他,再过几年你且看他。”

    宁机皱眉,正有些不满之际,宁玄空却又一笑,眼现冷芒:“或许也无需几年,只要再过个三五日,这万丈高山,就要倒塌。四弟且看着便是——”

    宁机顿时愣住,眼神狐疑,忖道自家兄长,莫非是另外知道些什么消息?

    玄机就又眼现兴奋之色,知晓眼前这位,从不虚言妄语。道出此言,必定是有所放矢。

    真若如此,他倒是要亲眼看看,这离尘宗的惨状。

    而宁玄空的神情,也已恢复平静:“所以几日后出殡,师弟最好是安心等待,莫要招惹是非。只需旁观就可,看看这万丈高山,如何倒塌。那位天下第九,又是如何陨落。”

    那位节法,实在过于天真。真当那三圣宗,乃是泥捏不成?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