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二九章 浮山老人
    随着石灵佛窟一战的结果,陆续发酵。巨大的风潮,开始扩散到了东海与藏玄江北。离尘本山之下的那些供宾客居住的楼馆,也在迅速爆满。

    几乎每一日,都有无数的修士,赶至离尘。也不再只限于周围宗派,各地的大小势力,也都纷纷来人。以进贡的方式,来离尘觐见。

    十大宗派,四大世家,三大散修盟会,三大灵商。除了与离尘宗有着不可解的仇怨,不对付的那几家,几乎都有元神修士赶至吊唁。便是之前庄无道曾经得罪过的中原宁氏,也有一位元神老祖,不远千里的赶至。

    不过得益于云灵月的主持,各方来人虽众,可离尘三千里方圆本山,却无半分喧嚣之感,反是宁静肃穆。这是因诸宗诸国,上下都对离尘这个新晋的东南霸主,保持着足够的敬畏之故,对离尘宗的规矩不敢有丝毫违逆。也无人敢于故意惹是生非,知晓如今,正里离尘宗,急于立威之时,谁都不敢撞在这枪口上。

    接待各处来客,自有参法与等人出面。庄无道大多时间,只需在节法灵前静坐。

    原以为这一个月时间未能修行,又恰值进阶不久,境界不稳的关口,只怕修为要退步不少。

    可出乎庄无道意料的是,十天之后,庄无道修为,又有了不小的进境。这是因在节法灵前,静思过往,生前的节法真人,还有自己一生种种。心灵神魂皆得到洗练升华,也进一步熔炼了已经被羽云琴梳理过的一身真元法力。

    修行之道就是如此,元神之前,讲究的是勇猛精进。可到了元神之后,修行进境就已非是刻苦勤奋能够解决。更讲究的是机缘,以及心境修养。

    在道途之上,偶尔停下来,看一看四周,反省一番自身,反而能有不少收获。

    就比如此刻的庄无道,直到这时,他的一身修为,才算是真正稳固了下来,而且较之石灵佛窟这一战之时更有进益。

    庄无道并未刻意测算自己的肉身力量,不过自己估计,应该是有六万象左右,极致之时,可以打出二千七百万象的巨力。

    在元神境界,纯论力量,应该是当之无愧的第一。然而所合之道,却是寥寥,哪怕有节法真人的玄天道种,庄无道也仍需时间去一一融炼。

    所以天机碑前十位中,他现在仍旧只能屈居第八。

    不过这三十天内,庄无道其实也不能有多少安宁的时间。大多数来客,他都可端起修界十大宗师的架子,拒而不见。可有些人,却是不能不出面应酬。

    如赤阴城的鸿德真人,大灵皇室的使者,天道盟的温明散人等等。还有些势力,就是冲着面见庄无道而来,有意投靠托庇于离尘,总不能冷了这些人的心肠。就比如藏玄江北,与云水天宫风林雪阁并驾齐驱的大宗神慧宫。

    此宗在云水天宫的更北面,是背依极东神原的位置,有两位元神真人。而这一次神慧宫的来者,就是此宫的现任共主浮山老人。

    庄无道其实不解这一位,为何要弃距离与离尘差相仿佛,也明显声势更胜的乾天宗,而选择离尘投靠。

    不过人既已来了,总不能拒之门外。离尘在江北的盟友只有一家琉璃寺,仍略显淡薄。且才刚准备迁徙宗门,势力未稳。加上一个神慧宫,才能形成稳固的屏障。

    至于那同样有使者到来的云水天宫及风林雪阁,离尘宗上下都不能信任。即便这次两家是抱着十二万分的诚意,也需一段时间考察再说。

    面见之地,选择节法真人灵堂之旁的一间静室。而浮山老人,虽是自号老人,其实却只有四百余岁。元神中期,在元神境中已算是极其年轻。

    而初一见面,浮山老人就是盯着庄无道上下打量,眼神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旁边陪坐在旁的云灵月,对浮山老人的惊异,倒是能理解一二。

    十几日前,庄无道才仅只能到真元自晦这一步,可在十几日后,庄无道一身气机,却已与寻常的元神修士无异。既不过分收束,也未显狂烈张扬。

    在十几日前,他在庄无道面前,还感觉有些难受,被那无形而迫人的压力,尤其是神魂上的威压,逼迫得几乎喘不过气。十几日后,云灵月就再感觉不到,已能如平常之时相处。

    对于浮山老人的异状,庄无道也没感觉不悦,这是因最近这些来求见他的元神道友,大抵都是这样的神情。

    只浮山老人更直爽些,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“听我师兄之言,浮山道友今日来此,是为与我宗缔结盟约?”

    “确有结盟之意。”浮山已回过身,面色恭肃:“不过在结盟之前,老朽还需看看庄真人。想知道天下第八位,是否名副其实,离尘宗是否有足够实力,护佑我宗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之前言语,只是诓骗我这师兄?”

    那云灵月的神色微冷,庄无道却不生恼,眼里反而透出笑意∶“那么现在,敢问道友感官如何?又是否愿为我宗盟友藩篱?”

    那浮山老人深深看了庄无道一眼,良久之后,才再次拜服:“庄真人天纵英才,神慧宫敢不效从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,云灵月的面色,才回复了几许暖意。而接下来,基本就已无庄无道的什么事。只能是枯坐相陪,看着眼前两人谈论结盟的细节,以及一应细琐之事。

    直用了半日时光,才将一切谈妥,二人一起把神色还算满意的浮山老人送走。

    可当这一位才刚远离,云灵月的面色,就又骤然沉冷了下来。庄无道也第一时间,感觉有异。

    “可是感觉这浮山老人与神慧宫,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。”

    云灵月神摇了摇头,语气平静:“这位浮山老人还算颇有诚意,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。只是感觉最近,专为试探师弟虚实而来的,未免太多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确是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冷冷一哂,目中也现出几分疑惑之色:“我以为,这些人应该已知我究竟才对。”

    他这些日子接见那些元神修士,都毫不掩饰自己的境界,就是为了警示,让某些人打消那些不好的念头。

    可惜事于愿违,这样的做法,却似乎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还有赤明灵姥之死,事隔二十余日,消息早该传开。按说这一战绩,足可使绝大多数人戒惧惊骇才是。可庄无道这次刻意那赤明灵姥性命立威的效果,却只仅限于天南林海内。

    想要知他现在真实状况的,不止是自家盟友,也有敌人。

    “问题是有许多人,认为无道你是虚张声势,故意如此。”

    云灵月苦笑了起来,这个世间,实在有太多的方法来伪装自身境界。幻术,秘术,丹药等等——

    所以哪怕那些人亲眼看见,也是不信居多,

    “不过也难怪如此,若不是亲自与你试过手,换成是我,也难相信你已能把一身气元法力,都控制裕如。至少四十年的苦功,只一夕之间,就已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也是不信?原来如此,这却是我失策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怒反笑,这些人不止是在窥探,他现在的修为境界。只怕也是想看一看,他与贞一一战之后的伤势究竟如何?

    按理而言,哪怕是身有玄天归藏气,他也不可能全然无伤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也疑惑,怎么赤阴城那边,也无消息传出?若知晓了他与羽云琴双修,那也就该知道他现在隐患已除

    是赤阴城刻意隐瞒么?还是羽云琴,不愿别人知晓?

    不过这次他出入赤阴城之事,那些人总该有所听闻才是。

    ——然而仔细一想,这次为瞒过神诛绝灭剑,几人出入离寒天宫之时都是极其小心,引发的动静,小而又小。

    而赤阴城一方,知晓此事的,总共不会超过十位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