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二八章 十亿善功(三更感谢精确大盟)

第七二八章 十亿善功(三更感谢精确大盟)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却是在看着聂仙铃身周,那些悬浮与的几株巨木,眼神惊疑不定:“模样是紫魂树,还有这株,我记得,是玄阳帝松”

    周围几人,也是第一时间就注目到了那些紫魂树,一时都是膛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确是此物”

    庄无道略一颔首:“几日前与林羽施一起,再入过离寒天境一次,略有所得。”

    回归之前,他就已猜知道自己把这些东西带回宗门后,会掀起怎样的风波。

    只有李玄安,略看了一眼,就收回了目光。知晓其中,没一样是他们这些已站到此界巅峰,元神境中人能够用得上的。

    他的神念,较之旁人也更为敏锐,首先就已察觉到庄无道的气机不对。

    “真元自晦,庄真人,你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庄无道就微一摇头:“待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回归离尘本山,用不到两刻时光。此处是离尘宗山门附近,又有几位元神真人同行,自是不惧有人敢窥视庄无道带回的这些灵木。

    而回归本山之后,庄无道做的第一件事,也非是解释这次在离寒天境中的际遇。而是将一应收获,都纳入库房。

    大约三成,是归离尘宗门所有。其余七成,则是换成善功之后,由他与聂仙铃与秦锋均分持有。

    这次能从赤阴城手中虎口夺食,多多少少是仰仗了些离尘宗之势,依靠赤阴离尘二宗之间的盟约。所以这三成收获,离尘宗是理所该得。

    然而大部分的作用,还是因他与聂仙铃三人,掌握有出入离寒天宫的法门,才能迫使赤阴让步。均分掉其余七成,亦是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三人善功,此时都有近二十亿之多。此后数百上千年,只怕都难用完。

    庄无道倒是不介意把这些东西无偿捐献于宗门,反正他自己也用不上。

    不过离尘宗的规矩就是如此,并不鼓励弟子无私付出,否则何以激励后人,在门内踊跃兑换善功?

    也是恐开这先例之后,使后人有恶例可循。日后弟子若有机缘得有异宝,宗门长辈以大势强压,迫其无偿交纳捐献时,那时又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门内上下离心,必定由此而始

    离尘宗在门内并不以大义来要求弟子,更讲究是统合上下利益,使人齐心协力,甘心情愿为宗门效力。

    这也是庄无道最喜欢离尘宗的一点,绝不愿因自己一时大方坏此善规。所以在门内宁愿兑换这根本用不完的善功,也不无偿捐献。

    本人用不完,那就等到日后飞升或者陨落时,留给后人弟子便是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兑换了将近二十亿的善功之后,庄无道手中也仍有几样东西,仍旧保留了下来。一株紫魂树,一株玄阳帝松,分别栽种在了宣灵山与半月楼附近,

    按照规矩,从此之后,这两株奇珍属于宣灵山一脉所独有。若庄无道日后传下弟子,则由其嫡脉弟子来照料处置。若无弟子,这由几位师兄弟留下的传承共议。

    庄无道偏心是理所当然,离尘九脉都各有底蕴、便是聂仙铃,也为皇极峰保存了一株紫魂树,使叁法真人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暂时封锁天南林海之议,在几位元神境得知庄无道,从离寒天宫内带出的一应灵物清单之后,就无一异议的认可

    云灵月更是长舒了口气,这十余年来离尘宗虽在他掌握之下,日渐兴盛。可烧钱也剧,与魔修一战经年,几乎耗尽了离尘的所有库藏。

    唯一使人庆幸的是,准备十年之期的大战,只用了一年。在战前的那些借贷,也迅速还清。

    可此时离尘库房之内,已经穷到连仓鼠都住不下去。眼见离尘已难维持,不得不暂时消减对弟子的供应,庄无道却如及时雨般,又从离寒天宫带来大批的灵物。

    光是四阶蕴元石,总计就有十五万颗。足可支持离尘似前次那般的大战,近四十年之久。

    谈完庄无道在离寒天境的经历收获,离尘正殿内众人的神情,却又怪异了起来。几乎所有人都在目注庄无道,眼含期盼之色。尤其是,李玄安,似有迫不及待之意。

    这几人的念头,庄无道不问可知,也不含糊:“三十日后,就是师尊四十九日忌辰期满,大葬之日。那时诸宗观礼,事涉我宗威严,不可轻忽。地魔窟内一切,可等葬期结束之后,再做处置。”

    诸人顿时神色一肃,再无异色。一方面是也知事分轻重缓急,这次葬礼,既是为追思厚酬节法身前之功,也是离尘宗彻底统合东南修界的开始,容不得半点纰漏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也都知庄无道对节法真人的敬崇。这件事不了结,只怕庄无道也无心顾及其他。

    “这是理所当然。”云灵月微一颔首,随即又想起了什么:“对了,还有一事未曾告知师弟。不久之前,那位大灵皇帝有旨意赐予我家。事涉师弟,需要你来定夺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云灵月就将一卷金色的卷轴,随手送到了庄无道的面前。神情随意,对那位大灵正朔之主的圣旨,却是一点尊敬之意都无。

    庄无道探手接过,翻开看了一眼,就见里面书写着‘奉天承运——册封镇国大德灵孝真人——孝感镇国灵运至武真人,之类的字样。

    “镇国真人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眼瞳中,第一时间就浮起了讥讽笑意。两位镇国封号,那位大灵皇帝,还真是大手笔,大本钱。

    “当时这旨意,是观月散人在大庭广众之前,颁赐给了玄节。玄节恐伤两家和气,不敢推迟,只能接受下来。此事我已训丨斥过他,师弟若不肯受,我会想办法代你推拒。”

    云灵月说到此处时,也是满脸的懊恼为难之色:“这天道盟与大灵,实是强人所难。不过以我家现今的声威,即便师弟不受此诏,这两家想必也不敢轻易翻脸。只是,事涉师尊——”

    “接受,为什么不受?”

    庄无道笑了笑,就将这卷圣旨,收入到了袖内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为师尊,让节法在阴世的日子能够更好过些,更有机会走上魂修之途,他也不会拒绝。镇国真人——大灵这次拿出的筹码,已经有足够诚意。若是推辞不受,北面的那几位,只怕也不能放心。

    而也就在他话音落下的刹那,庄无道便觉自己周身气机,已经有了些不同,隐隐有一股力量,加持于己身。与近百万里外远处,某个莫名的存在,突然就有了联系与牵绊。

    这就是钅镇国真人,封号带来的东西,有益有损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些气运牵扯而已,到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大灵国气运正盛,在他飞升之前,估计都不会覆灭。自然,若是覆灭了,那么离尘宗估计也无法独存。

    只需庄无道日后飞升,自可斩断此界一切。所以这镇国名号,受之无妨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我便让人回禀大灵皇廷。”

    云灵月说完,又微微拧眉,忧虑道:“除此之外,还有一事。据说乾天宗方孝孺已经结丹,两年之前至今日,已经丹入八转。距离九转成丹,只差一步。乾天宗在此时刻意放出这一消息,只怕是有十成把握——”

    “方孝孺?”

    庄无道楞了楞,忖道这一位还真是个打不死的蟑螂,生命力强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前次败在聂仙铃之手后,会彻底沦落,可结果才没几年,又爬了上来。而且是世间罕见九转结丹——

    正因亲身经历过,他才深知其中艰难。

    乾天宗选择在此时,把这件事抛出来,多半是为抵消他与贞一,在石灵佛窟一战的影响。为示意天下,他离尘庄无道强则强矣,可三圣宗依然声势辉煌,后继有人。

    “此事我知道了,才初结丹而已,无需在意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时,庄无道却在看着皇极峰的方向,仙铃这次也有足够的把握,结出完美金丹。日后可莫要输给那一位才好——

    此时他面上虽是淡然不屑,心中却暗觉危机。隐有心潮涌动,使人不安。

    让庄无道暗觉奇怪,一个还只初入金丹的方孝孺而已,哪怕是九转金丹,也不可能威胁到他。估计只需一个弹指,就可轻松碾杀。

    可为何自己,会心悸如此?

    眉头略凝,庄无道就已有了定见,心中杀意滋生。若有机会,倒不妨把这个未来的麻烦,先行剪除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那种会心慈手软,姑息养奸之人,也领会不来‘高处寂寞不胜寒,那一套。

    只要寻到了机会,就绝不容那方孝孺,再次活着离开他眼前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之后三十天时间,庄无道是万事不理,便连日常的修行也停下。就这么默默不动的在节法真人灵位面前,为师尊守灵。

    之前抛下节法的葬礼,独自去面见羽旭玄,又马不停蹄地赶往离寒天境。是因此时的离尘宗,急需补充元气。使离尘崛起之势,更为稳固。

    只因庄无道心知,若师尊在九泉之下得知,是因自己死后丧礼之故,而耽误了离尘兴盛之机,只会恼怒,而不会感觉欢喜。

    此时万事抵定,庄无道才能放下一切,在节法灵位前追思哀悼自己的师尊、

    而就在庄无道,回归宗门之前的几日。四面八方的来客,就已陆续赶来。

    首先是就在离尘宗势力范围内,羽翼之下仰离尘鼻息的小型宗门。而后又扩散到一二十万里外,那些中小型的宗派,还有治下诸国。

    除了一些有特殊缘由的小国之外,其余几乎都是金丹亲临,以示敬崇。整个东南修界,十六位离尘宗外的元神真人,来了足足十二位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