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二七章 林海定规
    整整三息时间过去,这只火鹤意念,依然是未曾有半分臣服之意。身躯仍旧在全力挣扎。神念则于庄无道魂识交锋碰撞着,情绪激烈,战意冲霄。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摇头,意念一引,那太霄重明剑就往赤明火鹤脖颈处猛地斩下

    “住手还请庄真人,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远处那黑衣女子,蓦地发出了哀求之声,倾尽了全力,冲刺赶来。庄无道却全不理会,依然是一剑,就将这头四阶赤明火鹤彻底了断。

    墨灵也愈发的兴奋起来,就在那血液四溅之时。也从赤明火鹤的身躯之上滑翔而过,直接就强摄住了赤明火鹤的那些残魂碎片,猛地吞噬入体。鸣叫之时,带着无尽的欢快满足之意。

    而此时庄无道,则平淡的回眸,看向那黑衣女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阴霜?”

    以阴为姓,本身却是鹰体,是一只凤冠墨鹰。四阶后期,据说血脉接近化圣,实力接近于元神中期,勉勉强强也算是一位大妖。

    “正是阴霜——”

    见赤明火鹤身死,那黑衣女子身影顿时停住,眼神微黯。已不敢有半分的异动,恭恭敬敬的朝着庄无道一礼。

    “小妖阴霜见过庄真人。之前情急,对您师妹多有得罪,还请真人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仅只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倒没怎么在乎,他也听说这阴霜,与赤明灵姥交情匪浅。事先布置雷火天傀,为聂仙铃防身,本就为防这两头大妖情急拼命。

    看了阴霜一眼之后,庄无道又看向了林中。就在这一刹那的功夫,又有了几道意念,遥窥此间。

    都是天南林海中的几位大妖,全数汇聚在此,包括了已经随子午玄阳舰返回离尘的的袁白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不以为意,该说的话,仍旧要说。

    “恰好林中诸位道友今日都在此间,我庄某有言要对尔等交代。所谓天有好生之德,我离尘宗,对诸位从未有赶尽杀绝之意。天南林海广大,也尽可容得你等。然而此间离尘后院,卧榻之侧,也绝不容人祸乱于此。念尔等修行不易,今日敬告在先。日后旦有违逆,我离尘必倾力诛之”

    扫视着周围林内,庄无道目光冷如刀锋:“可曾听清?可有异意?”

    阴霜一阵沉默,身躯在庄无道的神念威压之下,一阵轻轻颤抖。

    她未见有修士,能有如此的威势即便当年的节法,也远有不及。

    这就是天机碑第九人的声威么?怎么她却感觉,这世间已无人能够与这位匹敌?能战而胜之?

    “我等可以尽力而为,若无必要,亦不愿与离尘为敌。只是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沉冷的声音,在左侧的林内响起:“只是有时候,实在是逼不得已。剑已及身,族灭之危时,总不能不做反抗?”

    “日后这天南林海,会作为我离尘试炼之地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目中的杀意,已渐渐淡薄,也不再那么的咄咄逼人:“今日我与诸位定约,林海内两方若有争斗,金丹之上皆不得插手。就由尔等族类与我方弟子,自行解决,生死自负。然而这天南林海内,也不得有散修进入。林海内四阶大妖,超过四人,就需远离林海,在他处另择灵地修行。四阶总量,也不得超过八位。三阶妖类,则只有四百之数。其余尔等,要么自行驱逐,要么直接猎杀,不要逼我离尘动手。”

    林中沉默了片刻,就又传出了那低沉之音:“真人宽宏我等膺服,就依真人之言。”

    语中已含着敬服之意,无半分的不满。便是袁白,也无异议。

    “真人睿智,我等佩服告辞了——”

    另一旁,也传出了一句尖锐之声。不过随即那边的气机,就已飘然远遁。

    阴霜面色黯淡,朝着庄无道一礼之后,也同样化成了黑光闪逝,消失在虚空远处。

    只一眨眼的功夫,几位大妖的魂念气息,就已陆续远离。

    而当庄无道,将赤明火鹤的身躯妖丹尽数收起,准备当做三足冥鸦备用的食物时,聂仙铃也已飘然而至。

    “其实师兄,应该仙把这些灵物送回离尘再说,方才真让我心惊肉跳。”

    见庄无道笑笑不言,不置可否。聂仙铃就知庄无道,这是因有绝对的自信,才会如此。自认以一己之力,可以在镇压住天南林海内所有的大妖外。仍有余力护住玄阳帝松,紫魂树这些等待移植的草木,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似乎狂妄自信到过了头,不过聂仙铃却知庄无道如今,是真有此能。天机碑正榜前十五位之下,在他眼前,已皆如蝼蚁。

    强如魔檀子,此刻若再与庄无道战,估计定不过一拳就被轰杀。顶多仗着那快速复生之法,多熬些时候。

    微摇了摇头,聂仙铃又转而奇怪道:“为何放任那几位大妖离去?我以为师兄这一次将他们引来,是要永绝后患,至少也要使其中几位,降服于离尘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之后,我准备暂时封闭天南林海。林海内一应灵珍,千年之内,都暂不取用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看似答非所问的说着,然后才道:“大妖皆有自身尊严,只看袁白与这赤明灵姥就可知,想要使人降服,哪有那么容易?即便今日杀绝了,日后难道就没有新的大妖出现?哪怕本地林海没有,也有外来的大妖入驻。这数万里林海,我固能镇压,后人却是未必。所以倒不如一起定下一个规矩,谁都不能违背。再者要封闭此地,驱逐散修。由我离尘一家为之,终究还是有些力不从心。”

    “封锁天南林海?”

    聂仙铃略一挑眉,就已渐渐明白了庄无道的意思。

    确实,这数千年来,离尘宗对天南林海的索求,确实有些过份了。长此以往,离尘宗不得不更深入林海之内,与妖修的冲突加剧。也会使林海中的资源,更为枯竭。

    此前是不得已而为之,离尘势力收缩,不得不以天南林海内的产出,补贴宗门消耗。

    然而如今的离尘,手握东海与江南大地,四百余国。江南也再无势力宗门能够抗衡,一旦稳定下来,岁入足可超出以前自少六倍。又有这次在离寒宫内的收获支撑,足可保证离尘日常的开支。

    使天南林海修养生息,这是固本之策。

    庄无道这一手,也好生阴毒。规定了妖修数量,可保证了在世这些大妖利益。

    可以想见,只需三五十年,待得天南林海内,妖类数量达至一定程度,必定是自相残杀内斗之局。对于离尘宗而言,这才是永绝后患,一劳永逸之法。

    也有借刀杀人之意,那些闯入进来的散修,若都由离尘宗动手,到底还是有伤离尘正教之名。

    在林海之外,立下告牌。说道海凶险,进入之后生死自负借妖修之手,岂不好过离尘自己霸道剿杀?

    今日所定之约,可能还会有反复。定约之人,只是这一代,所以立誓无用。然而只需后面几代维持下去,日久天长之后成了规矩,就可使离尘宗的注意力,从天南林海内脱身。

    “一举数得,小妹佩服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聂仙铃的眸中,也闪过了一丝异色,知晓庄无道,此刻已是真心在为离尘宗谋算着。

    换成往日,自家这师兄,断不会去做这些,也不会去想。

    此间的元气潮动,早已87214年10月2日10点48分2秒67两惊动数万里外的离尘本山。只过了片刻,就有几道身影,陆续赶至。

    为首的就是叁法,望见此处无狠崖上一片狼藉之后,就已明了缘由。几位真人的脸上,不禁都现出了喜意。

    这只赤明火鹤,已使离尘宗头疼了数百年之久,从节法真人时代开始,就使离尘宗不得不对林海,提上十二万分的小心。

    今日庄无道能诛灭此獠,此间几人,无不都是快意无比,也轻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少了一头遁法超绝的大妖威胁,离尘本山至少可抽出数十位金丹修士的力量,用之于外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