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二六章 降或者死
    返回离尘宗的路途,无惊无险。只是到天南林海附近时,秦锋就已向庄无道辞别,

    最近这几十年,秦锋的注意力,都将放在北方太平道。必须身居东海之地坐镇,亲自主持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无道你,最近这段时日,最好是强势一些。”

    见庄无道的目光望过来,秦锋微微一笑:“也没必要再藏着演着,能有多强势,就有多强势。越是让对手心惊肉跳,紧迫之感越强越好。最好是逼到某些人,感觉非得狗急跳墙不可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若有所思:“可是事关北海?”

    “不错”秦锋微微颔首:“托你之福,我对太平道的布局,快要收尾。如今你已是天下第九强者,离尘宗这次更几乎毫无损失就诛灭群魔,又成功迫退燎原寺。现在有许多人,都对你极有信心。不过,他们还想看到更多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”

    庄无道已经明白了过来,轻点了点头:“我尽力为之”

    其实即便没有秦锋这一句,他也已准备这么做。现在离尘宗最需要的,就是立威。

    “那么最多三年之内,无道你就可准备北上——”

    秦锋大笑,镜光一闪后,就首先消失离去。

    庄无道深深看了北面一眼,却并未有立时返回宗门之意。而是目光梭巡,往天南林海的深处扫荡着。

    “师兄不先回去么?”

    聂仙铃看着身侧,那些被秦峰从镜中抛出,数十株的灵树灵草。其中每一样,都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哪怕损毁遗失其中任何一样,都使人肉疼、

    “无妨,回去之前,还有一事要办,耽误不了太久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话,庄无道一边把目光,锁向了远处四百里外,一处高约有九千丈高崖。而后身影变幻,一个闪动,就到了这高崖之上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巨大的洞窟,地上却铺满了各种晒于了的灵草与类别各异灵石,使此处温暖如春,灵气满蕴。

    看起来似一处鸟巢,或者可说这里本来就是。天南林海无恨崖,天南林海之内三大妖族势力之一,林海万禽之主‘赤明火鹤,的洞府所在。

    而此时在庄无道的眼前,就有一位红袍女修,正盘坐于内。鹰鼻钩唇,肌肤朱赤,神情略显阴戾。

    望见庄无道到来此间,此女先是微愣,而后满腔怒容。一只赤红色,仿是皮包住骨的利爪,猛地穿越虚空,向他急抓而至。

    庄无道懒得去看,一个念动,那血神盾就已遁空而起,代他抵御。随着的一声闷鸣,大片的火焰在近在咫尺处蓦然爆发,不过却都被血神盾,不漏毫厘的抵挡在外,

    而在对面处,更有千片火羽,飘洒而至。几乎每一片,都似一口小小的飞剑,气劲锐烈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一口血红色的剪刀,左右交斩剪至,

    庄无道只望一眼,就知是这位大妖取自己的鸟喙,炼制出的本命血炼之宝。懒得理会,庄无道身化雷电,一个遁身闪烁。就穿越过了这重重的火羽,将那赤红色巨剪,也轻轻松松的避让而过,直接就到了这红袍女修的面前。

    虚空中收缩震荡。庄无道直接一拳,蛮横不讲道理的狠狠砸在这红袍女修的胸腹处。

    可见片片赤羽,在庄无道的拳锋之前,陆续显化成形。一片片在红袍女修的胸前叠加覆盖,缓冲减轻庄无道的拳势。

    可当那巨力临身,那红袍女宿却依然无法抵御,被庄无道此刻强达两千万象的力量,猛地生生砸飞

    整个人直接滑出了数千丈外,然后生生被轰入镶嵌到了石壁之内,几乎从石洞的后方穿飞而出。是下方无恨崖的山体,都为之一阵巨烈震荡,

    而庄无道也是这一拳先打出之后,才询问身份:“可是赤明火鹤,无恨崖赤明灵姥?”

    所谓赤明灵姥,正是赤明火鹤为自己取的名号,这位到底还是没那么厚的面皮,自号仙子仙女之类。

    “哼”

    一声冷哼,赤明灵姥身影疾飞如电,身化火光,猛地从庄无道轰出的坑洞之内,穿击而出。

    红影闪逝,一瞬就到了庄无道的面前,直指眉心。遁速之快,竟是还胜于庄无道在金丹境,全力施展诛神式之时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早有防备。太霄阴阳剑起。直接横空劈下。就将这团轰来的火光,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不过这赤明灵姥的目的,本来也不是为伤人。一击不能凑效,就化作纷飞火影,四下往外逸散。

    遁速仍是快极。毫不逊色于之前那赤影一击。一个眨眼,就遁出了二十里外、

    “赤明火神遁,确是不凡,当年的灵姥,就是靠着这门天生遁法,从我那师尊手里逃脱o”

    庄无道淡淡的评价着,右手一抓,然而整个百里方圆的地磁元力,漫天星光,就猛然随之而动,在这一刻都全数施加于那赤明灵姥一身。

    “师尊身前,最后悔的就是几次未能将你诛杀,让你赤明灵姥成了气候。之后他老人家,无论做什么事,都不能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似整个天地之力,都被庄无道调动着,以锁拿对手。那几团火色光华顿时在远处定住不动,难以挪移。两只赤红色的巨爪,与那无形的磁元巨手不断交锋碰撞,试图将这摄力斩开破除,使这片地域,四处都布满了赤红火光。

    而此时庄无道的身下,已是布满了赤色的火焰,噬身而上。可却随即就又有一股同样火红的烈焰,以火噬火,一瞬间就把这些赤明真焰,吞噬一空。

    下一刻,虚空之中,一是一声震荡轰鸣。却是庄无道一拳捣虚远隔二十里虚空轰出。

    火星四溅,那赤明灵姥再次现出身影时,已是唇角溢血,胸前染成了鲜红色。一些身躯,已经开始兽化,狂烈无匹的气势,斥压整个无恨崖上。

    千里范围内的温度,也在这一刻,提升了整整一倍

    “该死,你该死我杀了你”

    “孰强孰弱都分不清楚,所谓妖修榜排名三十二位的大妖,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冷笑,右手灵决一引。太霄阴阳剑就已从袖中穿空而出,剑随心动,化成一道匹练白光,猛地斩向了虚空。

    天地大悲,拔剑式

    光影一闪,就间大片的血光,从那赤红火禽身之上喷洒而出。那密实厚重的羽甲,在这凌厉剑势面前,竟是一击而碎,脆弱不堪。

    那头赤明火鹤顿时一身哀鸣,整个身躯,膨胀了整整十倍。一剑重伤,竟使这位四阶大妖,已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法身。如一团血红色的烈阳,从离恨崖上疾飞而出。强行硬顶着那磁元摄力,往远处疯狂的逃遁。

    庄无道远远看着,不移不动,身后却同时有十六面灵镜同时闪现。白光汇聚,瞬间之后,就有十六道太霄重明离合神光,猛地同时爆射而出。

    那赤明火鹤根本就不能抵御,身躯被这一束束炽白光华,强行洞穿。甚至整个又半边翅膀,都被生生融断撕裂。

    刺耳的哀嚎声中,赤明火鹤身躯猛地从云霄坠落,如流星也似,直落万丈,重重的砸在了地面,海量的烟尘顿时弥漫于空。

    数十里外,庄无道却是漠无表情,无悲无悯,略含哂意。

    “当年的师尊,吃亏是在遁法不如。在我面前,你安敢卖弄?”

    聂仙铃远远望着,空中庄无道那略显单薄的身姿,美眸中异泽闪过,在她的心目里,庄无道就是他的盖世英雄。师兄的模样,再没比这一刻,使她更迷恋。

    可也就在这刹那,三团黑色的光影,忽然在她身旁附近闪现。悄无声息,就已接近至百丈之内,朝着她身躯急袭而至。

    聂仙铃略有所躯,唇角却弯起了讥讽的笑意,立在原地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而就在下一刹那,周围四枚银白宝珠忽然展开,四尊雷火天傀,突然间就现出了形迹。

    四口灭元天剑,同时斩出,化做白刃光影,击向了一无所有的虚空,随着一连串的兵刃交击的声响告一段落,就有一个浑身黑衣的女子现出形迹,遁至十里之外,才终于定住了身影。

    浑身上下,隐见数道剑痕,眼神则惊骇莫名,又隐含忌惮的,看着聂仙铃身侧那四尊雷火天傀。

    这四尊浑身圣洁银火的傀儡,居然每一尊,都有着能与她抗衡之力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似浑不曾察觉这黑衣女子一般,身形再一个闪动,就已踩在了那头赤明火鹤的头顶处、

    不到八尺的颀长身躯,及不得赤明火鹤妖身的百分之一。可就当庄无道,这么轻飘飘的踏在赤明火鹤的头顶上时,却使这只火鹤,身躯完全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那孩儿被人夺走,心中悲怒,也算情有可原。可在下不信,这十年以来,道友还未能查知真相我实不知你,到底是有意迁怒,还是故意借题发作?不过,都无所谓了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冷冷的笑,毫无半分暖意。那口太霄阴阳剑,也已经再次悬浮身侧。

    “降或死,降则为我离尘之奴,死则为我灵宠之食。我给你三息时间,可速自决”

    墨灵顿时从庄无道肩上飞空而起,盘旋于空,发出欢快的鸣声。

    不过那赤明火鹤,却依旧是怒目圆睁,发出阵阵刺耳的唳鸣,仿佛在怒喝咆哮一般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