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二四章 云海太虚
    换成平常的修士,这道果必定为之困扰,无法理解,无法承受。不但难为助益,反而成为负担。日后修为想要晋阶,可能要难上百倍。

    然而聂仙铃不同,无妄魂体,天生就可洞彻一切大道本源。那些大道玄理,除非是本身等级实在过于高深。否则聂仙铃若未接触过也还罢了,可既然是已原原本本的摆在了聂仙铃面前,那就绝不可能理解不透。

    “这个——”

    林羽施一阵迟疑,面上微现愧色,感觉自己,确实有些不厚道,

    若是聂仙铃日后能得碧霄真君战魂与诛神绝灭剑还好说,若是不能,这次机缘反而是聂仙铃的涡胎,。

    也没怎么细思,林羽施就一微颔首:“就依真人之言。这碧霄真君可与神天青之尸抵过,”

    羽云琴却是狐疑的看着庄无道,忖道这一位,难道真有这么好心?

    庄无道或可算是重情重义,却也绝不算是什么厚道人。她知晓这位的过往,以往在越城,坑蒙拐骗,几乎是无恶不作。

    不过暂时也看不出什么破绽,她也只能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处置完了聂仙铃之事,庄无道再看其他二具尸骸,顿时就知究竟是怎么回事,这二人哪怕身死,一身气元亦能长存不散。

    若贸然触动,只会酿成大祸。此时天境之内,有资格收取这二人遗物,而不会引发太大动静的,绝不会有别人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庄无道就首先冲那位大灵皇族下手。把太霄阴阳剑取在了手中,锐烈的剑气,虚空一划,就把那磅礴罡气,强行破开了一线。

    还没待这尸骨遗存的气元反击,庄无道就又探手一招,强横的摄力,直接从这尸骸的体内,强行吸摄出四颗血红色的玉石。

    而随着这些玉石的离体,这为大灵皇族后裔的尸躯,立时冰消瓦解,化为粉末散去。只有那口大刀,仍旧保存完好,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林羽施不禁微微动容:“这是,镇龙石?”

    庄无道亦是神色复杂,的确是与他当初在离寒天宫第三层取得的那枚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可是块烫手的东西,仅仅一颗,就使燕氏那位本来一生都无望更进一步的大灵皇帝,踏入元神之境。

    而四颗镇龙石,就已使人有了直追归元境的战力。

    可以想见,大灵燕氏对此物会是何等的渴求,三圣宗又将是何等的忌惮。

    不止是三圣宗,庄无道本身,也不愿见到这东西,全都落入到大灵手中,那将是整个天一修界的灾难。

    “两家均分”

    庄无道将其中两枚,往林羽施那边丢了过去:“此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”

    林羽施也不推拒,此物对两家都没什么好处,拿在手里,只是共同承担风险。

    “此事我赤阴城内知晓之人,绝不会超过七位。”

    按他本意,赤阴城是对此事避得越远越好,可难道要将这东西,就这么拱手让给大灵o

    抛给三圣宗也不是什么好主意,他们两家固是没有妥善利用镇龙石之法,可焉知三圣宗没有?

    而至于那口刀,二人却是看都未曾看一眼。

    此是‘凡刀,——字面的意思,并非灵器法宝,而是以寻常之法锻造的兵刃。不过材质却是绝佳,可与那神诛绝灭剑比拟,甚至盖压其上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是专为帝皇打造的兵器。以武道之势与真龙之气催动,也同样沾染了红尘业障。落在修士手中,毫无益处,甚至连融炼重锻都不成。

    庄无道本不愿理会,不过得体内的剑灵提示。想了想之后,还是用了九枚丹药,把这口铭刻有九龙图纹的大刀,从林羽施手里换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剑灵要此物,到底何用。

    最后是黑袍人的尸体,这却是棘手的多。庄无道用了两日时间,以都天南明离火,将这人身外的魔元血煞,一步步的消融净化,最终还是将此人一身残留的气元破开。

    不过得到的东西,却是使人大失所望。这位的身上,就只是一张战力不俗,哪怕神诛绝灭剑也不能伤其分毫的黑冥道袍,还有一本赤金色燃烧着火焰的书册。

    其余就是几件原本等颇高的魔器,其中就有三枚血剑,是与庄无道的血魔小刀,同一类型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惜百万年无血食祭养,这些魔器,此时早已损毁,或者是跌落到不如普通下品灵器的程度。

    且作为正道众人,天下十大正教之二,五人对此也不感兴趣,至少在表面上,也不能表示兴趣。

    而在一阵犹豫之后,庄无道的手,还是将那本赤金色书册抓到了手中。只见书册之上,赫然是《玄血无定身》五字。

    不禁微楞,这本功决在他看过的诸般典籍中,可从未有过记载。

    他其实不知此书,到底是何来历,又到底有何价值。不过望见本赤金书册之时,剑窍之中那剑灵的心绪,忽然有了异样的波动。

    而那‘黑冥道袍虽是上佳的护身宝物,可毕竟渗杂了些魔修炼器的手段,改炼不易。

    再者他本身,有了‘太霄墨沉甲,在身,同样潜力十足,所以并不心动。

    只是这《玄血无定身》,又是何种样的法门?庄无道想要打开时,才发现这赤金色书册居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封锁,以他元神境,身为天一十强者之一的身份,竟然不能翻开哪怕一页。

    心中就知此物,只怕真是来历不凡。庄无道面上不动声色,神情淡然的就将这本书册收入怀中。而后面朝林羽施道:“这第七层之中,应该已别无他物,此番就到此为止如何?”

    就在半日之前,庄无道还在破解净化那些血煞之时,聂仙铃就已从入定中醒来。所以此处,已无需逗留。

    “确实,也该适可而止了”

    林羽施点头赞同,深以为然:“这次收获甚多,再不知足,就是自取其祸。”

    这离寒天宫内,不是没有更好的东西。就他所知,就有几大真正的核心宝库,依然被封存在四层五层。

    就比如那离寒宫记载中,那些可以再开辟另一‘天界,的那些材料。

    可那些地方,却非是他们所能触动,除非有一人,有人能将神诛绝灭剑收服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,林羽施微不可查的,看了聂仙铃与那面银镜一眼。也就是说,要想将离寒天境的所有一切,全数收取榨于。钥匙依然还是在离尘宗,在庄无道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就需尽快离开,此处多留无益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边说着,一边看向身侧的羽云琴:“二位离开,可要我助你等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羽云琴心底里一声轻叹,主动释开了庄无道的手。

    “无需劳烦,我二人自有办法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羽云琴一张素白色符篥打出,整个人就忽然如水泡一般,消失在这小楼之中。只这一瞬,就已脱离了这离寒天境。

    离去之时,也并未有一言特意留下,让庄无道不禁怅然若失。如非对自己,已失望到了极点,羽云琴不会如此。

    那林羽施也朝着庄无道颔首微礼:“老夫就先行一步,告辞”

    话音落时,林羽施整个人,也化成一圈圈的气泡,散逸于空。

    庄无道默然,右手紧握,似乎想握住羽云琴留下的暖意,可终究是握在了空处。也知此刻,不宜再耽搁。

    方才林羽二人穿空而去时,并未以法阵遮蔽,说不定已将那神诛绝灭剑惊动,时间不多。

    一个眼神示意,那面真正的‘太虚宝鉴就已出现在了二人的身前。

    庄无道与聂仙铃都毫不迟疑,前后踏入到了镜中。那太虚遁形符珍贵,能不用还是不用为好。

    走入到镜内空间,就已保证了安全。而此时聂仙铃又特意看了秦锋一眼,可惜藏镜人狡猾,身躯仍旧笼罩在浓雾之中,看不清楚,

    庄无道也没打算彻底拆穿秦锋的身份,带着审视的目光,上下望着聂仙铃。

    “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此时的聂仙铃,看似没什么变化,可在庄无道的‘重明观世瞳,的观照中,却能见聂仙铃的身躯之外,处处都有‘道,的痕迹。

    练虚修士,将元神融于天道,就是合道之境。可聂仙铃,却早在筑基境,就已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多亏了师兄,我才能有此仙缘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面色沉静清冷,并无多少兴奋之意:“预计此番回去,定可结出完美金丹,三年之内,可至金丹六重楼。此后修为,仍需积累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满意的微一颔首,知晓聂仙铃现在并不缺道业,缺的只是真元与修为积累。元神转阳,也需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若有什么上佳的灵丹妙药,立时就可助聂仙铃,踏入元神之境。

    一位强力臂助,这是此番离寒天境之行,除羽云琴之外,最使他感觉惊喜的。

    “碧霄真君留下的玄天道种,聂师妹当真是好运气”

    秦锋也颇为艳羡,不过随即就发现,庄无道的目光又转向他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能独立破解镇压第七层的禁阵,想必藏镜道兄所得亦是不菲?”

    “还算不错。”秦锋笑了笑,在庄无道面前,毫不隐瞒:“那云海楼,其实原本是名太虚楼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