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二二章 三具尸骸
    林羽施闻言也笑了起来:“这神天青之尸我想全要了,不知可否?想来离尘,只怕也用不上此物。”

    五阶神兽的皮膜筋骨,是绝佳的练器材料。而那些利牙,则可用来练剑,每一颗牙齿,都是材质绝佳,至少五十重法禁以上的阴属飞剑。

    所以林羽施,是一样都不肯放弃。

    “也无不可,不过却需从他处另做补偿,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颔首,神天青之尸,对离尘宗用处确实不大:“还有那妖丹,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这神天青在最后关头,仍存求生之意,把妖丹藏于自身脑骸之中,也免被神诛绝灭之剑斩碎。

    虽是未能免除一死,不过这颗妖丹,却实是完好的保存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种阴属妖丹,本就是与墨灵属性相合。而亦是遁生与幽冥之中,本质与三足冥鸦相近。这只神天青,虽只是下阶的神兽血脉,可对于墨灵而言,实在是最佳不过的大补之物,能够增其沟通生冥之能。甚至可以借助其力,在不久之后,直接冲击第四阶境界。

    之前庄无道感觉可惜,也是因这血肉不存。若能保存完好,那么他不惜代价,也要将这神天青的血肉精华取到手。

    这妖丹已是他志在必得之物,不过庄无道面上却是丝毫不显,只把这妖丹当成添头而已。

    林羽施微微皱眉,就欲反驳,不过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才好。再看羽云琴,这个本来最适合争辩的人选,此刻却未曾注意他的目光示意,眼神或是羞涩,或是情义绵绵,或是痛楚悲伤,或是两眼茫然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林羽施猜测,这后辈的脑筋里,只怕已完全如浆糊一般。顿时就有些后悔,那缚地魔识之事,慢一点解决也是无妨。

    “此事就这么定了”

    一言定鼎,庄无道就再看向其他,而后目光上眺,看向了这里唯一的一座建筑,那是一座悬浮在九百丈高空的九层楼阁。

    这楼阁已破损不堪,不过正门处,却有个牌匾。牌匾之上,赫然是‘离寒天,两个篆字。

    隔着几百丈元,庄无道都能感应到,那楼内散出的凌冽气息。

    “离寒天?离寒宫是将这里,比作传闻中的三十三天o”

    “有何好奇怪的?当年的离寒宫,掌握大半个修界。天一修界并无道书记载中的三十三天,那么将这里当成三十三天之一,有何不可?事实是当时的离寒宫弟子,都自认为是此界天庭,执掌诸仙。我刚才翻阅离寒宫一位练虚修士的修行笔记。知晓当时离寒门人,已经自大如狂,确有了在天一修界建造三十三天的计划,在封灵之地的基础上,再精益求精。使门人修士,得以突破合道境桎梏。”

    秦锋一边说这话,一边把一面银色的镜光,闪现在庄无道的身侧。

    “甚至连材料都已准备好了,都封印在第四层一个隐秘的宝库之内,就在那四象峰的山体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此事?这还真是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只觉无语,只一个封灵之地,就已为离寒宫召来天大业报。居然在此之外,还欲在封灵之地外,再精益求精?这是自取死路,宗门灭得毫不冤枉。

    至于秦锋所说的那个宝库,庄无道则根本就连一丝一毫的贪念都未生起。想也可知,那必定不是现在的他们,所能触动。

    “看你二位如此悠闲,莫非是这离寒天楼内的东西,都已清理妥当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秦锋与林羽施面面相觑,脸上都泛出了无奈之色:“该说是不知如何着手才是此外,仙铃她现在的情形,也有些不对。具体如何,无道你过去看看,就可知晓,”

    庄无道眉头微拧,带着羽云琴遁空闪烁,不过一个呼吸之间,就已入了楼内。

    拜秦锋的手段,这里的法禁都已大半停止。剩下的部分,对他而言,已完全构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楼内也同外面看起来一般,大半都已被破坏。这里几乎所有的东西,都已摧毁,或是于脆化为齑粉,或是破烂得不成模样,

    只有第九层,保存完好。庄无道出现的,也是在这一层,然后就当初楞住。

    只见这层楼内,赫然有着三具尸骨,都是血肉无存,只剩下骨骼遗留。一位盘坐于地,骨架纤细,应该就是百万年前那位‘碧霄真君,。另一位身躯魁梧,手持着一把厚长大刀,身躯直立不倒。一身连庄无道都感森寒的凛冽刀气护于身周,使人难以接近。

    最后一位,则是一位黑袍老者。浑身上下,都散着黑雾,一身薄如蝉翼的黑色道衣,尤其醒目。灵光自蕴,哪怕百万年后,也依然是气机强横无匹。

    不过最使庄无道吃惊的,还是聂仙铃。他这师妹,此刻正坐于那碧霄真君的身前,宝相庄严,右手拇指却是与对面碧霄真君骨骼拇指交触。似闭目入定了一般,深思冥冥,完全不查外物。

    对庄无道的到来,也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“仙铃她进来之后不久,就已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秦锋的又一面银色子镜,现身在了楼内:“我见识有限,也不知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形。是好是坏,更不能得知

    “老道倒是能猜到一二。”

    林羽施紧随其后而来:“这似乎是一种薪火相传的法门,按照离寒宫的记载,这位碧霄真君,也是离寒第四十七代的星海圣女。我若是她,一样不会甘心。无论如何,哪怕是死了,都要将这道统传续下去。就是不知这位,是用的何等法门而已。你们离尘宗,真正是好运气,这位女娃,也是好仙缘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羽云琴,却是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惊呼,错愕的看着碧霄真君与聂仙铃的身影,

    “这是,玄天归藏嫁*衣*大法?”

    她得节法一般的玄天道种与玄天归藏气,对类似的气机功法,尤其敏感。碧霄真君所用之法,与玄天逆神归藏术迥异。不过却也是实实在在,是玄天归藏嫁*衣*大法一脉的秘术。

    林羽施不禁动容,看向聂仙铃的目光,更为艳羡。不过倒也没什么好后悔可惜的,当时哪怕他首先进入这楼内,这碧霄真君留下的道种,也与他无缘。

    只有身属离寒宫的弟子,功法又与碧霄真君相近者,才有可能激发。

    否则首先得此仙缘的,是更早一步的藏镜人,而非是聂仙铃。此间一切,似天造地生,为此女而生。

    碧霄真君尸骨,百万时的时光等候,就是为等候聂仙铃到来的这一刻。这个字,真是无法强求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玄天道种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以手扶额,略略头疼。他此刻也在后悔,当时应该是把第七层处理妥当,再来处置羽云琴神念中隐藏的魔识才对。

    否则绝不至于让聂仙铃,冒冒失失就去继承这位碧霄真君衣钵。不是说不好,相反的是聂仙铃这次得益之巨,已超越了此刻在场任何一人。

    然而这天下,可没有白给的馅饼。接受人之大馈赠,也必将承受大因果。

    就如节法身化为梯,助他一步登天。那么庄无道无论如何,都要将节法一身遗愿完结。

    离寒天宫的因果报业,又岂是那么好承担的?一不小心,就可能被碾到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原本他的打算,是让秦锋与聂仙铃,日后为离寒天宫在他界传下一线道统,就算是与这个百万年前的宗门,做个了结。

    可现在,却是纠缠牵扯,已经彻底理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么?”

    羽云琴一阵惑然,她方才分明能够感应,那与玄天归藏气类似的气机。

    “那又是何法门?与玄天道种,好生相似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算这确实是出自于嫁*衣*大法的一脉分支,结合佛门的灌顶之术而成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说出的言语,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。话音才落,就又转而看向林羽施:“自从知晓这口神诛绝灭剑存在,你们赤阴城,难道就不觉日日提心吊胆?”

    一说起此事,羽云琴就觉心中一凉,庄无道可谓正说中赤阴城的心事。两万里外,就是离寒遗址。离寒宫内,就是那把有灭世之威,最高能有归元境战力,甚至有足够气血的供应,可直入仙阶的神诛绝灭剑。

    赤阴城上下,谁不胆寒?

    一不小心,让这口剑从离寒宫内跑出来,赤阴城立时就是灭顶之灾。哪怕这口剑,现在还算安份,依循本能,守护天宫。可若有对手处心积虑,想要破灭离寒天宫,将这口剑引出离寒宫,那又当如何?

    可能性虽不大,除非对手有足够的把握,从这灭世灾劫中安然脱身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可不防,赤阴城表面上是风平浪静,并不把这口剑的威胁放在心上。可最近门内已有不少人,提出要迁移他处。可赤阴城已经营数千年的山门,又岂是能说弃就弃的。

    对许多赤阴城修士而言,此剑存在,就如一口犀利无比兵刃,悬在离寒宫的头顶,难以心安。

    “确有些威胁,不过暂时无妨,羽师兄他有碧霞真君战魂在身,即便这神诛绝灭剑破境而出,赤阴城也应可安然无妨。”

    其实碧霞真君的战魂,并不能保得万全。若能真正牵制住神诛绝灭,赤阴城也不至于放着这离寒天宫这座宝库不取。

    不过林羽施并不露怯,已经隐隐意识到,庄无道的真实意图。

    “至于日后,我赤阴城也正在筹谋万全之法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失笑:“我却是不知,这世间除了同为归元境的的强者,还有何人能够防住这口神诛绝灭剑?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