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二零章 一夜欢愉
    “藏镜师兄的话,为何让我听不懂?”

    聂仙铃面色不变,闻言之后,语气也无半分的起伏波动:“海涛阁有两位元神魔修暗助,又有东南几位元神散修插手,这是众所周知之事。之前的离尘,只是暂时抽不出余力,去顾及应对而已。怎就说是我故意如此?”

    “忌惮魔修是真,然而这世间之人,只怕谁都不知,那宝库的真正所在。有人以为那宝库,就在你聂家祖墓所在的那座小岛附近,然而哪怕元神修士亲往探查,也无所得。封绝无数十年寻觅,却一无所获。倒是在下,近年略有所得。知晓其实真正聂家宝库所在,应该是在碎风海内——”

    见聂仙铃的脸上,终于微微变色,镜中的秦锋。也现出丝丝笑意:“就如师妹之言,明人面前,不说暗话。师妹的智慧过人,若你真有心将宝库取出。认真筹谋布置,无论那两位魔修元神也好,你那父亲也罢,都无可奈何。之所以拖延至今,其实是等待庄无道,冲击金丹之日?那聂家宝库中,只怕不止是有冲击元神境的七窍易神泉,更另有奇物,能够助无道他更进一步的东西。你在等,等无道他能有权对聂家宝库做主之时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的眸子里,已现出了几分警惕之意:“你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受无道所托,欲为太平道,布一局而已。”

    秦锋凝声道:“如今一切俱备,就缺引人入局之物。此番之事若成,可让太平道北海半壁江山,化为乌有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秦师兄是欲以我家的宝库做饵?”

    聂仙铃头一次感觉,庄无道将秦锋请出,果真是有其必要。若秦锋能始终对庄无道情谊如故,他那师兄穷此一生,都再难被他人算计。

    ‘太平道北海半壁江山,化为乌有,——这位如真能办到,无疑是一脚将太平道,推入到了死地。

    此时的北方看似平静,其实在暗中,却是激流乱涌。一旦太平道遭遇重创,所有的矛盾,都必定爆发,

    处境之险,更胜过一年前的离尘宗。

    “师妹果是冰雪聪明。”

    秦锋目光远眺,看着窗外:“我虽自负谋略,可若无真正有份量的东西,也没法引那几位入局。唯一能想到的,也就只有你家宝库里的东西,足够使人心动,又不会使人生疑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略一思忖,也就不再遮掩:“确实如师兄所言,那宝库的真实位置,就在碎风海内。宝库之内,除了一座天然的七窍易神泉之外,还有一枚我聂家蕴养保存了七千年之久的五阶至宝玄寒玉心。当年母亲,本是欲借助这两物,冲击元神。身入绝寒之地,也是为寻觅一件能与玄寒玉心合用的灵珍。”

    语音一顿,聂仙铃的神情,颇是黯淡:“本以为能够帮得上师兄,却不意这次,庄师兄有节法师伯之助,一举步入到元神之境。这东西,看来多半是用不上了。你想要这东西做什么文章,我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离尘宗的《离尘山河宝录》中有言——冥有石,名为玄寒;其质似玉,心有三窍;研粉服之,可固血魄,壮精元。,

    这是由怒江道人,带来的上界经典。天一修界内,并无冥,此地,然而在那《离尘山河宝录》的记载中,总计两千三百四十四种的灵物,却无一不是绝世稀有,对离尘诸般镇宗大法,都大有好处的奇珍、

    而玄寒元玉心,看似是大寒之物,只有在北方极寒之地,才能养成。可其实已阴极阳生,庄无道若能在元神境之后得有此物,精元血魄可增三倍以上,《太霄重明离火》与《太霄重明离合神光》,也立时就可省去至少三十年的修行苦功。

    不过到如今,此物对庄无道而言,虽仍有些用处,却已效果不彰。哪怕使用了,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,甚至可能反而对庄无道根基不利。

    此刻他那师兄,最重要的是稳固,而非提升。

    “竟是此物?”

    秦锋的双目微睁,而后畅怀一笑:“此真是天助我也”

    他看重的是玄寒元玉心固血魄,壮精元之能。此物修士能用,妖修也同样渴求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对双生冰蛟,若要晋阶神兽血脉,必须得消耗海量的血气。

    而如今北面的那位,可正缺的就是让那对双生冰蛟,尽快提升血脉阶位之物。

    “那就预祝藏镜师兄,早日功成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聂仙铃就再一言不发,直接从窗棂处遁出了星海楼,飞往了第七层。就在刚才,她已经感应到第七层的阵法禁制,已经略有松动。

    至于这处地方,她是一刻都不想呆下去。

    而镜中也笑声悠止,太虚宝鉴内的秦锋,嘴里发出‘嘿,的一声冷嘲。

    ——这也是个口不对心的女人

    不过,无论是这聂仙铃,还是那楼内的羽云琴也,确实都是心性上佳,难得一见的奇女子。

    就不知无道他,最后会如何选择?十几年不见,那个家伙的艳福,还真是使人生嫉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极乐楼内,二人双唇已分,羽云琴的眼神益发的迷离。微微起身,又将胸前殷红一点,塞入到了庄无道唇内。

    按照这极乐楼内的壁画,极乐合欢共有九层境界,是直指仙境的绝顶法门。然而在行功之时,又分有几种意境。意境不同,效果也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总共分有五种,意乱情迷,效颦学步,入妙玄微,神我相忘,天道自然,每一层胜过一层。

    而此时羽云琴的状态,就处在意乱情迷与天道自然之间。为情而乱,几乎迷失在快感之中。不过一身真元,仍在断断续续的循环不休,合天道自然之理。

    这是因羽云琴此刻的心境,一腔柔情,几乎全寄托在了庄无道身上。而周围那些极乐合欢决的行功图录,却又在她脑海之内,挥之不去。体内真元气脉,也就自然的就按照这些图录循环流转。

    这种状态,最是契合‘道法自然,之理。不过又因羽云琴,对这乐合欢决,并不熟悉,还未形成本能之故,所以断断续续,无法长久维持。

    极乐合欢决,讲究的就是情意相合,神我相忘,在行功之时做到忘我之境。可一旦忘我迷失到,连功法循法不能接续,那就是等而下之了,是效果最差的‘意乱情迷,之境。

    庄无道只楞了一楞,就已反应过来,轻不可闻的一声叹息之后,就已主动接过了对整套功法运行的掌控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什么矫情之人,既然都已到了这个地步,羽云琴都已主动失身于他,难道还要推拒不成?

    在羽云琴左胸前那雪白尖端处猛地大口咬下,将大片的雪腻含在了口中着,使怀中的女孩,发出阵阵淫媚愉悦的吟声。那经历‘太阴清体,净化,已逐渐精纯的气元,也顿时从羽云琴的乳*尖回流入体内。

    万物负阴而抱阳,冲气以为和。在道家之中,认为女子此处,是为谷神之门,以之哺育万物生灵。

    谷神不死,是谓玄牝。玄牝之门,是谓天地根。绵绵若存,用之不勤。

    此时的羽云琴,并未生孕,自然不可能‘哺乳,。不过极乐合欢决,也只是取其意而已。以玄牝之门吸收庄无道的精元,再以古神之门反哺。

    随着庄无道在那雪嫩峰峦处猛地大口吸允,羽云琴立时又如泣似诉的一声轻叹,春情如火,下身沟壑之内,竟也是微微抽动。一双玉腿,情不自禁的紧紧环绕住了庄无道的腰身,玉溪洞内更是剧烈的收缩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不理会,一双手在羽云琴的肌肤之上,四处游走着,在其周身的气脉穴位处按压,施以刺激,继续引导着羽云琴体内的气元流动。

    使后者不至于早早就泄身,彻底迷失在快感之中。

    庄无道远远无法做到似羽云琴这般的纵情忘我,不过勉强能做到玄微,。在清醒的状态下,将这门双修玄功的气脉循环,做到毫无瑕疵。

    恰好能与羽云琴的‘天道自然,之境互补,不能达到最巅峰的那种意境,却勉强可至神我相忘之效。

    这也恰是他心中,此刻最为愧疚之事。此时的羽云琴,无疑是欲将自己所有的心意,都通过二人间交合宣泄出来,神态放荡妖媚,身躯上下起伏,腰肢如垂柳摆动,眉目含春,可谓诱人到了极至。

    然则他这边,却自始至终都不可能全情投入,无法回报。只能这么冷眼望着,羽云琴似饥渴一般,激烈的向他索求,不断取悦着自己。

    只有身下那阵阵使人晕眩的快感,不断袭来,使他的理智为之动摇,几乎无法维持。

    “无道,无道——”

    羽云琴一声声呻吟,整个娇躯体外,都染上了一层晕红之色,脚趾尖处更是深深的内弯。而每一声呼唤,都似擂鼓一般,敲击在了庄无道的心底深处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,我现在,现在好生欢喜?这一生,从没像今日般这般开心,我好喜欢——”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庄无道仔细看了羽云琴一眼,那迷离凌乱的眼神,早就已无焦距。庄无道却能读懂,那似是在对他说着——今日不用去想太多,我只求一夜欢愉。

    一夜欢愉么?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自失一笑,他可能暂时还无法回应羽云琴的情意,可这一夜欢愉,难道还不能给么?

    极乐合欢,本就需尽欢才可——

    再未多想。也暂时忘切了所有的成败得失,对自己一身修为真元的记挂。庄无道猛地双手抓住了羽云琴的头,然后在其唇上深深一吻。

    唇舌交缠之时,意念之间,也渐入极乐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