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一九章 合体双修
    “确有此事”

    庄无道面色木然,他的本能意念,根本不知此刻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重明观世瞳,另有透析万物之能。”

    羽云琴嘴里已经在磨着牙:“也就是说,刚才师兄你是不该看的全看到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诚实无比道:“是指裸体,还是指泄身之事?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如此——”

    若非是此刻,这门‘太清神融清合大法,仍不能停下,羽云琴是恨不得把自己的整个人,都埋到了地里去。

    脸上再次被红晕布满,有心发作,却莫名的有些气虚。

    “这般说来,师兄你当知我心意?”

    二人只间,本有婚约。

    庄无道这次却是陷入沉默,未曾出言。只因意识本能,使他不愿回答,

    半晌之后,羽云琴的眼神,就已微显黯淡。这个结果她早已猜到,却仍发觉是意外的,让她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微微一叹,羽云琴眼神茫然的看向了四周。然后那些男女交合的图影,又一次,一一映入到她的眼瞳之内。

    可此时坐在这极乐云床之上观睹,羽云琴却只觉讽刺,自失一笑。

    “总觉得有些不甘呢我这里什么便宜都被你占尽,身心俱非己有,可到最后,结果却什么都没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后悔,若当初没有你相见,该有多好?羽云琴,应当还是那个羽云琴。不过若非是无道师兄,父亲他的毒伤不愈,多半会在十年之前罹难吧?我羽云琴,此时只是托庇在大灵燕氏屋檐下的一个可怜无根之人——”

    呓语般的说到此处,羽云琴忽然又问:“师兄你现在,到底情形如何?”

    “炼化魔识,还需三刻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如实回答:“这心魔有些棘手,虽是一线分化魔识。可要想彻底炼化消除,不留后患,还需时间。”

    神念回答着,庄无道那‘太霄普化净魔渡厄神咒却并未停下。

    这只由缚地魔识衍生而出,又接近他化心魔形态的东西,可没那么容易对付。

    只从那咒印反应就可知,侵入羽云琴神念内的这丝魔识,根本就不是主体。此魔是依托这离寒天境而生,天境不灭,则魔识长存。

    所以那位阿鼻平等王,对此是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师兄这三刻之内,都不能行动?”

    羽云琴的脸上,闪现过莫名之色。而后竟是长身站起,身躯颤颤巍巍的,小心翼翼,走到了庄无道的身前,

    手握着衣领,羽云琴玉面含春,眼神挣扎。十余个呼吸之后,才猛地一咬银牙,将衣衫裙带,尽皆解开,露出了一身如玉瓷般娇嫩的身体。

    一只手抚着庄无道的面孔,眼里神色变幻,既有迷醉,也有恼恨。而后庄无道一身衣物,也在寸寸崩解。

    在庄无道的身躯内,剑窍之中,轻云剑一声嗡鸣,似有反应。可接着又不知为何。又渐渐平复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羽云琴,已经跪坐在了的庄无道的前方。抚摸着那已在她沟壑间,悄然崛起了的硕大,而后再没怎么犹豫,就坐了下去。任由那铁柱般的东西,刺入到了自己的体内。

    先是拧眉,而后发出一声既似痛楚又似欢愉般的呻吟,整座楼内,顿时满是春色。那本是静止不动的极乐云床,也在此刻悄然转动了起来,更多的黑白阴阳之气,开始注入到了云床之中,

    二人体内,此时也是天翻地覆的变化。宛如是天地初开,混沌乍现,二者本是壁垒分明的气元神魂,却是再一次的,互相浑融。彼此间的分际,也瞬间淡化。

    从羽云琴的身前,自然而然的就泄出了一股清气,到了庄无道的体内,助他平复融炼气脉真元。而在庄无道的神魂间,也隐隐可见血红色的光华,与羽云琴的神念融而为一。

    极乐合欢决,自发的就开始运转。而身下那销魂蚀骨的感受,让仍在倾力灭杀那缚地魔识的庄无道,顿时一阵心旌摇荡,差点失神,让这丝魔识成功逃遁。

    “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敢相信的睁开了眼,然后就见羽云琴正是媚眼如丝,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。而那绝美的脸上,也是满含迷醉欢愉之色。红唇深深吻下,将他所有的疑问,全都暂时堵入到了肚腹之内,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同一时间,在星海楼的第七层楼内,一面银色镜影,显化在了聂仙铃的身侧。

    “阴阳融一,看来是楼内那两位,已经在修行那极乐合欢决。师妹你,可是心有不甘?”

    语声之中,含着莫名笑意的,还有着一丝同情:“以我看来,你庄师兄此人,若是不动情也就罢了,一旦情动,那就定是至死不渝。一旦被那女孩占据了先机,聂仙铃你机会渺茫。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,藏镜兄对庄师兄他熟悉?”

    聂仙铃目无表情的,回转过了身躯,别有深意的看着镜中之人:“若我所料不错,所谓藏镜人,其实是秦锋,或者封云可对?”

    “秦锋?封云o”秦峰在境内阴阴的一笑:“你是指庄无道那位曾经的生死兄弟,不巧的是,这位封刀会主半年之前,旧伤发作,已经死于病榻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生死兄弟,庄师兄他又岂会不理不顾?”

    微摇螓首,聂仙铃眸中微含冷意:“若师兄得知,岂能坐视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”藏镜人悠然道:“修真之士,大多是无情无义之辈,又岂会理会那些凡夫俗子中的故人?自然,又或许是还未听闻秦锋身死之事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“可在知晓师兄真性情之人眼里,不觉破绽太多o”

    聂仙铃语含讥嘲:“秦师兄认为这样的障眼法,在我面前,能有何意义?若秦师兄还欲废话,那就恕仙铃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妹说笑了ll事究竟如何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聂师妹心有成见,一定认为封云未死,那么估计别人无论怎么说,聂师妹都是不肯信的。”

    镜中之人一声轻笑,并不承认,也不否认,而后直接就转过了话题:“你可能不知,当年在越城中,你这师兄就已算是小有势力。兄弟数十,日入数十两纹银,不算是出人头地,可也好过一般的小民,不知有多少女子对其钦慕。可一直到拜入离尘门下,也从未碰触过女子,也未对任何女子动过真情。这位的性情,由此可见一斑。我观那羽云琴,也是敢说敢做,果决有但当的女子,定不会错过这次的机会。今日师妹落后一步,只怕日后要处处受制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与你何于?”

    聂仙铃清冷的眸子,看着镜中的秦锋,见后者气机略窒,才又浅浅一笑:“领先一步又如何?师兄他又岂是因这肌肤之亲,就为之动情的浅薄之辈?说来我该谢她才是,有太阴清体助力,师兄至少可节省二十年时光。战魂临身,又会免除不少痛楚。此女对师兄的助益,确实非我能比。然而羽云琴,终究是赤阴城的羽云琴。无道师兄,也是离尘宗的庄无道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秦锋恍然道:“所以你认为二人,终究是走不到一起o在你眼中,她也只是助你那庄师兄更进一步的工具而已?”

    离尘赤阴虽为盟友,可到底还不是一家。再者若有未来飞空越界之日,上界之中是什么情形,还是未知。

    此界之中,是生死之盟,在其他上界,却可能是仇敌。

    除非是羽云琴,肯放弃赤阴城弟子的身份。也要看,庄无道到底会如何抉择。

    “仙铃不过一个小小的筑基,在那位羽师姐的眼中,不过是个略值一提的小小人物,怎敢如此以为?”

    聂仙铃自嘲一笑,看着上空:“秦师兄如此悠闲,可是第七层的禁制,已经破了?”

    “还早得很,第七层的禁法,有些麻烦。幸亏是在云海殿,略有所得,无需再求助于庄真人。”

    想起第七层中的一些情景,秦锋眼中闪过了些许异色,随即就又正容道:“其实这次来寻师妹,只是为聂家的那些宝库。有些事,要想聂师妹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聂家宝库?”聂仙铃楞了楞,柳眉微蹙:“此事是我无能,一直到如今,都未将我聂家的宝库,成功取出。不过既然无道师兄,如今已是天下前十的大修,了断此事,想必不难。”

    “聂师妹莫非是在与我说笑?”秦锋冷哂,充满了嘲意:“那聂家宝库,师妹不是取不出来,而是有意不取才对吧?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