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一八章 缚地魔识
    “这是——?”

    羽云琴心有感应,自己体内,赫然有一条条的灵根正在形成。几乎立时间就明白,是庄无道的后天逆五行道体正借助这些天地灵珍之助,在她体内塑成。

    只是道分阴阳,她身在阴位。此时双修得来的道体,只是正五行,不过灵根的品阶都不高,估计最多只到四品而已。

    倒是对她的超品木灵根,不无小补,一步接近至天品的层次。

    此时整个七层小楼内,海量的天地元气,被这座乐楼强聚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却并未引发外界的灵潮波动,乐楼,本就是这封灵之地的七根支柱之一,可以直接从离寒天宫的根处抽取灵气供应,所以无需外求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,庄无道明知第一次修行‘太清神融清合真经,时,需要巨量的灵力供应,却依然敢在这极乐楼内,使用这门双修之法,而不惧惊动神诛绝灭剑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在极乐楼外,几位同在六层的修士,却依然能有感应。聂仙站在星海楼的窗侧,脸色苍白的看着极乐楼的方向。

    接近第七层窟洞处,太虚宝鉴中的秦锋,则是嘿然笑着,别也意味的咂着唇,似在艳羡庄无道艳福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处的羽衣楼,林羽施同样站在窗棂之侧,仰头望天。

    按照赤中一位术算大家在不久前的卜算,羽云琴如与庄无道的双修,所得益处,只会更强于后者。

    赤阴城并非是后继无人,然而若要应对几十年后,那场将要席卷整个天一修界的风波,还是后力略显不足。

    天机碑前十五位这样的强者,是越多越好。而与庄无道,共享玄天道种的羽云琴,将是六十年后,最有希望,达到这个层级之人。

    只希望这一次,能够一切顺利,不会受那诡异存在的于扰。

    离寒天宫的第三层内,禁湖宫内,一口血红色长剑,也在轻轻颤鸣。似欲脱空斩去,却始终不能寻得具体的目标,最后又归于寂静。倒是不远处,一个三丈高的魔像,蓦然睁开了眼,眸光饱含深意。

    庄无道在极乐楼内,一直将火候掌控得恰到好处,楼内的天地元气不强不弱,足够修行‘太清神融清合真经,的所需,又不会引动那口可在天一修界,引发灭世之灾的剑器。

    接下来最关键的,还是元神交融这一步。只是才刚开始,就出现了些许意外。二人神念接触,按照‘太清神融清合真经,的灵决,阴阳和合的那一刹那。羽云琴忽然一声呻吟,整个身子似乎力不能支,差点瘫倒了下来。二人交合的气机真元,也在一刹那间紊乱不堪。虽是在最后时刻,羽云琴稳住了身躯,可却浑身香汗淋漓,气喘吁吁,面红如潮。似乎才经历了一次,极大的快感,使羽云琴的心性最后都把持不足。浑身更似散出一股‘太阴清体,所独有的清香,诱人香艳之至。

    这是为何?

    庄无道满脸的疑惑,修行‘太清神融清合真经,之时,确实极其舒畅。

    与他以往修行任何功法都不同,不再是那痛苦不堪,折磨烤炼的过程。这门双修之法,在二人神魂气元交合之时,快感阵阵,悸动频频。意识神念如在云巅,甚至可称得上是一种享受,错觉自己似已神仙中人。

    可这样的快感,也没可能到这种能令羽云琴失控的程度。

    除非——,是那心魔的作用么?

    庄无道下意识的,又开启了‘重明观世瞳往羽云琴的方向望去。然而那只他化心魔他没能观睹得见,却望见一副使他匪夷所思的情景,

    观世瞳能够透析一切物质,尤其是在对方并无防备之时。此时羽云琴身上,虽是穿着道衣,却有如是赤身裸体一般的,坐在了他的身前。窈窕身姿,雪白肌肤,都一览无遗。而此时可见在羽云琴的下身,赫然已是湿透。而那些体液,可不像是汗水的模样——

    而羽云琴此时,也颇是尴尬,一方面极力遮掩,一方面却是以法力,将这些莫名来由的液体,悄然蒸发着,倾尽了全力不让他察觉。

    七情入神,六欲交感,莫非?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升起了一个让他不敢置信的念头,如冰石般漠无表情的脸上,也泛起了一丝红晕。

    难道说此女,其实是已——

    连忙收起了重瞳,庄无道假装不知,只冷声喝道:“清心宁神”

    又是一道‘太霄清灵术,灵符打出,使羽云琴的心神,再次重归清明,不过这效果,并未再维持多久。

    只是半刻时间,羽云琴就已再次神智摇动,浑身白玉如瓷般的肌肤,都已是火红般的颜色。分明已是再次动情,这次庄无道甚至不用‘重明观世瞳都能看到羽云琴的胸前,赫然有两点凸起。春情萌动,这身体的反应,是最诚实不过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未理会,继续引导着羽云琴行功。直到对面的少女,快要第二次‘泄身,之时,才目光微闪。

    知晓时机已至,庄无道眸中重瞳,再次分开,冷冷注目着羽云琴。注灵于声,一声轻喝:“仔细看着我”

    那羽云琴娇躯微颤,蹙着柳眉,与庄无道对视。然后整个人,就定定不动,视线似完全迷失在庄无道的一双重瞳之内。整个的人意识神念,都彻底定格,凝固不动。

    庄无道亦在此时,念动起了灵决。离尘宗正传‘太霄普化净魔渡厄神咒一种驱除魔物,净化邪祟的法咒。

    庄无道以《重明阳神录》的根底施展,更具威能。重明鸟本就是有驱邪辟魔之能圣鸟,而‘太霄普化净魔渡厄神咒按照剑灵的说法,本就是离尘宗的那位创教祖师,将重明鸟的鸟鸣之声拆解。取其真意,以人声道出。

    开始念咒不过顷刻,羽云琴的身外,就泛起了一层黑雾。

    而于此同时,在庄无道的眉心处,那《魔念炼神大法》的魔念灵种,忽然跳动。

    那本该是无形无相的黑雾,瞬时就有了感应,只是一个扑击,就沿着二人神念真元间的循环,冲入到了庄无道体中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由冷笑,他以这魔念灵种为诱饵,等得就是这头心魔,放弃羽云琴之后,主动过来。

    一言不发,体内立时一团火焰燃烧。此非是世间,任何一种先后天火焰,而是《重明阳神录》修成第四重天之后,在他体内自然生成的‘重明心焰,。也是三昧真火,本心之火与《太霄重明离火》交融而成。

    对于心魔,凡火无用,只有以心问心,以意制意。

    以‘重明心焰在这些黑雾触及魔念灵种之前,将之重重包裹。庄无道此刻心静如死,七情六欲都尽数镇压,归至无思无欲之境。

    口中念动‘太霄普化净魔渡厄神咒,却在这一瞬间,再提升了数个层级,更显洪亮浩大,开始将这团心魔意识炼

    而在对面,那羽云琴的眼眸,也再次恢复了宁静,不过这看似平静的眼神之下,却又有着异样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,他化心魔?”

    一边维持着‘太清神融清合真经,的功法循环,羽云琴一边好奇的以神识,与庄无道交流。

    “是也不是,这非是他化自在心魔。真要分类,可算是他化心魔,与缚地魔识之间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此时的念头,根本就不经大脑,只知按照本能行事。所有的心力意识,都在与这头他化心魔交锋缠斗。

    羽云琴问什么,那么他就答什么。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百万年前,这离寒天宫大祸之源,也是离寒数位练虚合道修士,陨灭的起因。不过百万年来,已经历异变。在第四层时,云琴你应该是因情入魔,为其所趁。若不能在这离寒天宫之内驱除,将之斩切。一旦带出离寒天宫,必是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缚地魔识,是因一片天地中的无识之灵,感此世之恶而生。只能束缚于一地,无法在其他地方存在。

    不过这离寒天宫之内的缚地魔识,又有不动,不知是另有什么机缘,拥有着一部分他化心魔的能力。已经可以把部分魔识,脱离这离寒天境

    这缚地魔识的跟脚,也可以说是这片天地,对于离寒天宫业报的一部分。与镇龙石一般,都是这天一世界,为离寒天宫而生出的‘怪物,。

    而百万年中,经历此处千万死去生灵的戾气蕴养,这头“怪物又有了各种不可思议之能。

    所以说,若有人想在这离寒天宫之内。冲击练虚或者合道之境,简直就是自寻思路。

    无论心境是否牢固,都会被这魔物潜入到人心灵深处。成为晋阶时的魔劫。那怕是渡劫成功了,也会时时受这魔识之扰。一不小心,就会重创,或者直接陨灭。

    “因情入魔么?”

    羽云琴的神情看似释然:“如此说来,在这里提前使用双修之法,其实是为我驱除心魔?为何方才,师兄不曾明言?”

    庄无道仍旧是本能的回答着:“确实是为驱除心魔。至于为何不解释清楚,是因仙铃与藏镜人修为尚弱,一旦知晓后有意防范,反而更易这魔头下手。也恐其早有防范,使我手段,难以施展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多谢了”

    羽云琴的眼眸间,并无多少感激,反而以羞涩于恼意居多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使用,的是离尘宗的根本秘术重明观世瞳?父亲曾查阅赤阴城经典,曾与我言道,离尘宗的离世绝尘二门秘术,是当世最顶尖的秘术。尤其当二者合一之时,重明观世,世间一切在这双眼瞳面前,都再无秘密。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