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一六章 极乐合欢
    两枚‘灵阳天檀,到手,庄无道立时就选择了吞服。复制的窍穴,正是能在二十息时间内,爆发十倍之力的绝力通神,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,加上血猿战魂,不惧这世间任何天机碑前十五中的强者。

    哪怕是沐渊玄与他,也本无本质的区别,都是拥有部分合道之能。关键就只是言、道,的多寡,还有谁能更持久而已。

    拥有‘天生战魂,的他,天生就有着莫大优势,神念之力,超过寻常修士数倍,本源强横,所以生生不息。不过沐渊玄的道体,也极其不凡,据说是一种名为‘天地神锋,的体质,

    是天生的剑修之体,周围天地间的锋锐之气,都会被吸引加持其身。施展任何兵刃类的功法,都比旁人犀利近倍

    而沐渊玄就是剑修,用的虽是刀道,然而就其本质,与剑修并无什么不同,其实都可统称为器修。

    这一位,也将是庄无道未来几十年来,必欲诛除追赶之人。不过日后的他,可再没有另一位节法,为他搭起成道天梯。只能全凭己力。与这位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将所有的金丹洞府与药园都搜刮的差不多。秦锋就再没有参与,再次陷入了沉寂。这是因其主镜,已经在开始破解第六层的禁阵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也不知是否秦锋已轻车熟路,还是的第六层的禁法,被破坏得更为严重。秦锋在第六层阵枢中,只短短一个时辰就有了结果。待得上空中的禁法,被太虚宝鉴大面积的压制。庄无道依然是亲自照拂着羽云琴,飞空进入到了第六层内。

    这第六层的面积,依然极其的广阔,足有千里方圆的地域。也本该是离寒天宫,景致最美的一层,

    此处亭台楼榭,主人都是用心布置。庄无道通过此处遗留的那些残垣断瓦,就可在脑海意识内,推想到当年的第六层,是何等的美奂美轮。

    可惜这片美丽到了极致的美景,已经是被剑气罡力摧毁了大半。四处都是剑刃裂痕,还有被罡劲碾压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上一层是金丹,那么此处当是离寒宫元神以上修士的居所是这离寒天宫内,灵力最盛之地,”

    林羽施饱含希望的四下看着,而后眼神微黯:“可惜了——”

    此处损毁,比之第五层还要严重数倍。药园虽有二十余处之多,质量更在五层之上,可却无一处是完好无损的。

    庄无道失声一笑,毫不意外。这其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第四层万里方圆,第五层是南北三千里,第六层则只有东西千里的地域。

    面积越小,当时大战中,也就承受了更多的气劲余波。

    不久前他与贞一在石灵岛大战,二人不过是元神境而已,却也将最核心的千里地域彻底夷成了平地。余波甚至蔓延到万里开外,地震风暴使房屋倒塌。

    元神境修士交手时,尚且能有如此神威,又何况是这四位,实力比肩合道境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意外之喜,正因这些药园损毁,这一层的禁法也大部残缺。里面的灵草灵药,才可肆无忌惮的四处扩散生长,

    放眼望去,那些郁郁葱葱似如杂草的一般的东西,毫不起眼。可其中任何一株放在外面,都是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虽没有什么年份达两万以上,与‘灵阳天檀,‘玄阳帝松,同一等级之物,可却胜在量多。

    “这离寒宫第六层,可以说就是一座大号一点的药园。若能全数带出,哪怕只是一半,离尘宗一百年内都不用愁灵药稀缺。”

    秦锋的那面子镜,始终亦步亦趋,随在庄无道的身后。此时也是唏嘘着言道:“天下间的宝库,莫过于此。”

    林羽施闻言,只矜持一笑,并不予置评。

    庄无道面上,却是毫不掩喜色。离尘与赤阴不同,赤阴的库藏,至少还有三十年以上的用度积累。所以这些品阶不低的灵草灵药,最多也只是使赤阴城的库藏,更丰厚一些。

    可离尘宗不同,占据东海,一统东南,势力大幅扩增后,弟子的来源,也增长了至少三倍。而这几十年内,云灵月主持宗门,采用的也都是扩张政策。大肆招手弟子,提升蕴元石与丹药灵器的供应。以刺激门内,有更多的金丹筑基出现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早已把离尘历年的积累,挥洒一空。故而庄无道对此间灵药,自是异常的看重。

    而至于赤阴城,除非是‘玄阳帝松,与‘紫魂树,这一层级的至宝,否则宗门内的实力,不会有根本性的变化。

    只因赤阴早已把势力范围内弟子与灵药资源,开发到了极致。只要是有天资之人,在赤阴城修行绝不会有半点耽搁。只要灵根足够修到金丹境,那就定然能够成功结丹。

    “师兄可还记得?这里的布局——”

    羽云琴与林羽施一般,也同样对此间那成千上万的灵药不感兴趣。而是眼神迷离,扫望着四周。

    “与第三层内的禁湖宫,似乎是一模一样呢!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双眼,不禁微阖,即便羽云琴不说,他也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——禁湖九殿,云海主殿,内四殿与外四殿,方位都与这一层九座唯一保存完好的七层楼宇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九座楼,撑起了整个七层离寒天境,这个封灵之地,同时也是整个护宫大阵的支柱。

    名字也同样与禁湖九殿差相仿佛,以破损最严重的云海楼为核心,星海楼,断浪楼,烈阳楼,羽衣楼分布四方,是为内四楼。

    还有四象楼,山海楼,极乐楼,邪月楼这外四楼,环绕在外,是为外四楼。

    庄无道又看向了天空,只见位于东南方向处,那里有个同样被利刃斩开的巨大窟洞。

    这三大五阶强者合力,一直势如破竹,攻入到了离寒天宫的第七层内,

    不过在这‘天空,保存完好之时,应该也有日月昼夜,满天星空。很可能最早之时,那面照空镜就是镇压在此。只因离寒天宫万余年都无人掌控继承,反成离寒宫阵法运转的累赘。才将这本来的镇宫至宝,移至第三层,作为弟子试炼之地的禁湖宫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时,庄无道忽然一楞,若有所思的,看着那天空中央处。若然真如他所料,岂非这照空镜亦有阴阳之分?

    那禁湖宫内,只有黑夜,那里的照空镜应当是阴属之境。哪怕除此之外,应该还有一面阶位品质,更在阴镜之上的阳镜。

    只是,这终究只是他的猜测,要想证实,还需待进入第七层时再说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那边看看”

    聂仙铃如黑宝石般的眸子里,光泽闪动,而后就毫不犹豫的直接起步,往南面的方向遁空而去。

    那个方向,正是‘星海楼整个离寒天宫中,最有可能,藏有‘七杀剑决,完整功法的所在。

    事实在庄无道猜测中,这九座楼宇,除了是离寒天宫的支柱之外,也极可能是离寒宫九位圣子圣女的居处。

    聂仙铃远离,庄无道又看向了秦锋,后者一笑:“不用看我,那《太虚无极大法》我虽已有全本。可身为百万年后的云海圣子,这云海殿,自是不会错过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炼成六面子镜,多得是子镜化身,可以进入那云海殿探看。

    然而这话音才出口,秦锋的语声,又微有变化:“里面的情形,似不简单。这面子镜,你先替我收着。”

    灵光尽散,这面银色宝镜,就往下跌落。庄无道信手一拂,一道法力挥出,将这面宝镜收起,然后随手丢入到了虚空戒内,

    秦锋说云海楼内不简单,说明里面的情形,需要他全力以赴才可,甚至无力维持这一分镜化身。未向他求助,就是楼内并没有什么危险,仍在秦锋可以应付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“离寒九楼,敢问庄真人,这又该如何分配?”

    每逢所获之物是奇数之时,林羽施就会异常的烦恼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唇角不禁抽了抽,这已经是进入离寒天宫以来,林羽施第九次动问了,

    此刻还不知,最后第七层内,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收获,若然还是奇数时,两方只怕是有得争执。

    不过这九座殿,的确是麻烦。他同样已看了出来,这里每一座楼,都只能容许单独一人进入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里面的收获,双方都无法知晓。互相间有什么私藏,也难以厘清。

    “九楼我五你四,离寒九门传承功法,双方可各自拓印一份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同样是不愿吃亏的性子,然而就在林羽施皱眉之时,又意有所指道:“此间最棘手之事,可由我来解决。

    林羽施本是冷笑不已,拓印传承功法?那么这次得好处最多的,就是离尘宗的了。离寒九门传承功法,赤阴城根本就无人能够修习。倒是离尘宗的路子,与离寒宫有几分相合。

    至于契合到何种程度,看这藏镜人与聂仙铃,就可知究竟了。

    不过听到最后一句,林羽施却又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。

    “最棘手之事?”

    隐蔽的看了羽云琴一眼,林羽施就微微颔首:“那就拜托庄真人了,不过此事无需强为,以稳妥为上实在不得已,我会求助宗门。那东西虽是千变万化,不过以我赤阴城的手段,应该能够解决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就径自往羽衣楼方向,踏空而去。留下羽云琴直接愣住,想不出这里还有什么棘手之是,能难住两人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一言不发,直接强拉着羽云琴,就往最北面那处楼宇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极乐楼——极乐合欢,九座楼宇中,唯一能容二人同时进入的一座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