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一四章 云琴之变
    “可惜无法在此处修行——”

    立在九千丈峰顶,羽云琴遥望下方,眼里满是遗憾之意:“若能在这离寒天宫呆个三四百年,对于父亲与庄师兄这样的人而言,突破炼虚合道,应该是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聂仙铃,也是深有同感。若在这里结丹,她现在就有十足把握,成就出似师兄一般的完美金丹。

    不过与羽云琴不同,她身有无妄魂体,能够洞悉这离寒天宫的本质。看到许多羽云琴,无法看到之物。所以此刻心内更多的,还是不屑之意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容易?”

    林羽施一声失笑,用审视的目光望着四周:“这里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。此处的天地之灵,是极盛不错,可其实还有着缺憾。能在此处晋阶的,只怕无一不是最绝顶的天资。我看当世天机碑前十五人中,能达到这一步的,定不会超过三人。”

    天地构造不全,大道残缺。虽是环境远胜天一,可要想突破到炼虚合道之境,仍非易事。

    需要极深的道业积累,否则一百万年前,离寒天宫的人才鼎盛。也不至于在百万年前灭门之时,只有一位重伤的合道境,镇压宗门。

    且不知为何,从进入这第四层离寒天境时。他就感觉心头,有股莫名的危机感。来源不知,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并非是那神诛绝灭之剑,而是另有源头。

    要想在这封灵之地冲击练虚,只怕非但艰难,更有惨烈大祸。

    没有证据,也无缘由,林羽施心潮感应,本能的就觉不妥。

    “如此艰难?”

    羽云琴不禁一楞,不过随即注意力,就被阵枢处的动静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庄无道此时,已经收齐了眼中的重瞳。这六日来他都是如此,每当真元道力修养到鼎盛之时,就直接以‘重明观世瞳观照此方世界,

    也因这秘术之故,他解析这座护宫大阵的速度,是快得不可思议。否则哪怕以他现在的道法积累,按部就班的破解,也至少要三五个月,才能将此处阵法的构成,彻底参透。

    而以他现在元神境的修士,‘重明观世瞳,最多已可使用两刻钟的时间,一日能使用两次。

    两刻钟观照之后,庄无道一方面是全力恢复气元,一方面则是全力逆推上方三层的阵法构造。

    闭目静思了大约又两个时辰左右,庄无道才长吐了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“成了”

    取出了一枚玉简,以神念刻印。数息之后,庄无道将之随手甩到了一面银镜之内。

    “悟透了这玉简,破阵应该不难。”

    银镜里面沉寂了半晌,才又响起了秦锋的笑声:“且再候我片刻,藏镜人定不负所托。”

    这面银色宝镜,却依然在原地不动。多半是以另一面子镜,甚至主镜,进入到了第五甚至第六层。

    不过秦锋说是片刻,可却直到两个时辰之后,峰顶的几人,才明显感觉那上方禁法,有了明显的松动。

    庄无道又耐心等候了半日,眼中才现出一丝亮泽。

    “上去”

    一当禁法被压制到了门户大开的程度,庄无道就直接一手探出,抓住了羽云琴的肩侧,带携着此女,往上空那巨大的空洞内遁飞而去。

    秦锋与聂仙铃,都不用他担心,二人身有玉环,不会受此间禁法伤害。可羽云琴,哪怕有那件宝物护身,也难保万全。

    无论是为那太阴清体,还是羽旭玄与离尘宗的交情,他都不能容此女有半点意外。

    只是往上遁行之时,庄无道却又不禁愕然,只觉羽云琴的呼吸,陡然粗重起来,面上晕红一片,似有抗拒之意。

    “云琴?可是有什么不适?”

    其实他一直有疑,这羽云琴是否不喜异性,性癖异常,对男人有些排斥。

    十年之前在离尘宗那段时日,羽云琴虽是周旋在一众追求之人中,挥洒自若,八面玲珑。可其实却没让人占去半分便宜,哪怕是看似最得芳心的几位,也是保持着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对于合籍双修,更是不同寻常的抗拒。换成他是羽云琴,有太阴清体这样的绝佳的双修体质,实在没道理不用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此女不愿接触男子,以此刻羽云琴的表现,也太奇怪了些。进入到第五层,仅仅只需百个呼吸时光而已,这点时间难道都不能忍耐?

    “哪有——”

    羽云琴的神色有些慌张,眼神惶然的偏过头,不愿与庄无道对视,面色也更为红润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眉头微皱,更觉不妥。无论是何等样的情形,以羽云琴的道心修养,怎可能在这时候,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?

    果然,是那个东西——

    极可能,这就是离寒天宫,数位合道练虚修士,突然陨落重伤的原因所在。这个离寒天宫,果不是这么简单。若有人想在此地,突破练虚合道之境,怕是打错了算盘。

    心中隐有感悟,庄无道又悄然与正看过来的林羽施对视了一眼,两人目光,皆是心领神会。而后又各自把目光偏移开来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此时谁都未曾注意,就在三人身后,聂仙铃看着羽云琴的背影,眼神满含不悦,面色清冷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似又自觉不妥,聂仙铃略凝了凝柳眉,神色就又再次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进入第五层,此处却也同样是一片狼藉,毁损之重,甚至更甚于四层,整个地层,都被硬生生的打穿。

    不过死伤却是极小,一眼望去,并未见什么尸骸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此处,大半亭台楼阁,尽被碾碎。竟是半点残渣都不曾留下,完全是一副比之被风暴扫过还要过份的情形,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生出了一丝不好的联想,该不会这里留下的尸体杂物,都已在那两个强横存在交手余劲之下,碾成了粉碎?

    离寒宫一方,是那位合道境的碧霄真君。而当时大夏一方,则是那位号召攻打离寒宫,身拥镇龙石,大夏唯一的子嗣皇裔,

    二人全力施为,这块封灵之地未曾被摧毁,已经是足够坚固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应该是离寒宫的弟子,授经讲道之所。离寒宫的金丹修士,也居住在这一层。”

    林羽施看了一眼四周,而后又探手一抓,立时就有几口废弃的剑刃碎片,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大战之时,此处布置的应该是一座剑阵,而且规模不小,等级至少六阶。”

    在那些角落处,这样的飞剑碎片,还有数百之多。庄无道也随手抓来一块放在手中探看,真元激发,残剑震颤。

    虽是已时隔长达百万年的悠远时光,庄无道也依然就感测到当时战况之激烈,以及当时大致的情形。也能从这些剑刃断痕,推测出那攻入第五层之人,是何等的强势。

    这里的剑阵,与离尘宗的护山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,应该是同一等阶,威能相当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一座剑阵,有合道修士镇压,还有离寒护宫大阵辅助,依然没能撑过半日时光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肃容,若有所思:“攻入这第五层的五阶强者,看来是不止一位。”

    除了大夏王朝那位末裔之外,应该还另有两人,其实之一,更是妖修身份——

    除此之外,剑身之上,还有魔元残遗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想起了那实力神秘的极东神原,还有那极南恶地。百万年前,拥有练虚境实力的,居然并不只是离寒宫而已?

    可既然能够这两位神秘人物,能晋升五阶,那么其后辈,应该也同样有机会,达到这个层次才对。

    可为何自离寒天宫后,就无五阶或者练虚境实力之人出现过?直到这几万年中,才陆续有上界修士,降临此世o

    心中疑惑不解,不过庄无道又想这百万年岁月中,过往发生的一切,都淹没于历史中,并无准确的文献记载。

    谁知这百万年内,就没出过五阶强者?不过即便有,实力也应该不是太强。否则不会百万年前到至今,都只有离寒宫一家,差点一统整个天一修界。

    放下了这些无关紧要的杂念,庄无道开始收束着这里的剑刃与法宝残片。而聂仙铃等人,则是奔向了那仅有的一些保存完好的建筑。

    其中最引人注目的,就是位于东南方向,那座高达九层的楼宇,那是离寒宫的藏书之地,庄无道稍稍感应,就知里面的书卷。绝不下于五百四十万册,超越离尘宗以前的库藏书册近五倍之多,真正是浩瀚入海。

    这座,离寒天宫用的材料都是上好,禁阵也很是用心,并未在大战中崩溃。也使里面的那些书册,得以在大战中完整保存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惜是里面,并没有离寒天宫包扩那《太虚无极大法》在内的九大镇宗功法。

    这些书册,自然不可能均分。对于一个修真大宗而言,最重要的就是知识体系与功法传承。

    各种灵根之人,都可以在宗门内,找到适合自己的功法。任何门内的修士,都可以在修行遇到疑难道惑时,很轻松的在书中得到解答。

    能够做到这两点,那么这个宗派,哪怕暂时没有合适的灵地,也可迅速崛起。

    ——当年若无节法,为他指点修行基础,他修为也不可能在这短短几十年内突飞猛进。剑灵的指点,不是不好,而是位置站得太高,不沾地气。说得许多东西,他都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而节法对他的授业指点,大半又可在离尘宗的书库查到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百四十万书册,不止是赤阴城必欲得之,庄无道这边,也绝不肯相让。

    互相妥协的结果,是双方清点书册名录之后,各自抄录一半的副本,而原本则两家均分。

    还有那的些金丹修士的居处,因有独立的禁阵护持,也大多都保存完好。因大战之故,里面空无一人。当时的离寒宫,应该是调集了所有的弟子人力。

    不过也正因此故,这些离寒宫金丹修士留下的洞府楼阁,才被庄无道等人,视为真正的宝库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