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一二章 藏镜人至
    进入离寒天宫之后,那二人第一眼看的就是周围那些尸体残骸。而后脸色,都是阴沉难看之至。

    庄无道唇角微挑,只能再往回头走,到接近三百丈处,才朝着二人一礼:“见过林真人,羽师妹。无道久候多时

    那位道装中年,正是赤阴城九位元神真人之一的林羽施。十年之前,他在赤阴城时,只与这位匆匆见过一面。

    元神中期,乃是赤阴城的顶梁柱之一。天机碑中排名二十二位,除羽旭玄之外,实力最强之人。

    不出意料,要想在此处全身而退,来的人就不能太多。可若要实力太弱了,就只有被他压制的份。

    至于羽旭玄,此刻应该是在疗伤。那次针灸,虽是将使羽旭玄伤势减轻恢复了不少,可也同样被彻底引发了开来,再无法强行压制。

    至于羽云琴——庄无道还要求助于此女的太阴清体。这次离寒天宫之行,他却是无论如何,都要给羽云琴几分颜面。

    “庄无道”

    羽云琴没好气的一声轻哼,冷眼瞪了过来,面色冷肃。

    “庄师兄,今日之事,师兄就不觉要给我赤阴城一个交代?”

    “云琴真人面前,不得无礼”

    那林羽施却是淡笑了笑,同样一礼:“林某见过庄真人,不知真人此次来我赤阴之地,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看似冲淡平和,可言语之中,却是暗含机锋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懒得与这两位钩心斗角,直接开门见山道:“今日此处一切收获的宝物奇珍,由赤阴离尘两家均分。不知二位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均分?”羽云琴气得乐了,不过也未立时发作,只偏着头,眼含讥意道:“此处本为赤阴之地,为何要与你们离尘均分o”

    就如离尘,将地魔窟示为禁脔。在赤阴城的眼里,这离寒天宫,天经地义就该是赤阴城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这一点,哪怕庄无道明知道理不对,也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庄无道转而看向了上空,天际中的那处巨大窟洞。

    “我若说我有办法,暂时压制此处的禁阵,二位肯否让步?”

    那林羽施与羽云琴二人,顿时动容,可后者随即就又一凝眉。

    “我赤阴城早有计算,只需待二十三万年后,那神诛绝灭之剑,自然会剑消云散,根本无需在意——”

    离寒天宫第四层中的守护法阵,赤阴城并非是无法破解。全力而为,最多一两个月的功夫,就可将这天境七层全数掌握。所以最大的麻烦,还是那口神诛绝灭之剑。

    不过聂仙铃话音未落,聂仙铃就已忍耐不住,当场就是噗嗤一笑——或者可说此女是故意如此。

    “二十三万年后?原来如此。那就预先恭祝赤阴城传承万世,永恒不灭。”

    二十三万年后,谁知这天下,是什么样的情形?那时赤阴城又是否存在,也是未知。

    如今的天一修界,传承最久的宗门,也不过只是四万年左右而已。

    世间无永恒不灭的皇朝,亦无长存不衰的宗派,

    羽云琴的脸上,也是微红,眼神却仍是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“即便等不到二十三万年后,焉知我赤阴城,日后没有其他方法破解那神诛绝灭剑?”

    与庄无道互不相让的对视,良久之后,羽云琴却是首先败下阵来:“均分不可能,最多二八分成,你二我八。”

    “五五分成,两家均分”

    庄无道毫无半分动摇:“找到第四层的入口是我,压制禁阵是我,你们赤阴,除了身为地主之外,实未出半分力

    “可——”

    羽云琴还想再说什么,庄无道却直接将一枚虚空戒,丢在了二人身前。

    “这里之前所有收获之物,若赤阴城,一定坚持二八分成。那么这些东西,你我就按这比例分润了便是。”

    反正数量也不算太多,相较于这整个离寒天宫,不过是九牛一毛。

    只光是这百万年中,离寒天宫药园中生长的那些奇珍,价值就超越了这虚空戒中那些灵器的百倍有余。

    他就不信,赤阴不心动。东西留给后辈,到底没有现在就到手使用的实在。

    羽云琴微微凝眉,最终还是无奈道:“最多四六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后默默无语,转身就走。结果还是林羽施笑着为双方圆场:“真人何需如此动怒?其实听你之言,也未尝没有道理。我赤阴城可退让一步,对半均分,实没必要为离寒天宫这些许灵珍,伤了两家和气。”

    虽是答应了下来,却是将赤阴城,摆在了高风亮节之位。言下之意,是要让离尘,记得这次的人情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没在意,立时就顿住了足步:“那就一言为定”

    这离寒天宫,毕竟是在赤阴城的地盘。相距不过两万里,这里的任何风吹草动,都会惊动赤阴。

    要想在这离寒天宫内不受掣肘于扰,达成所愿,不向赤阴城让步,根本就不可能,

    否则赤阴只需使点小手段,惊动神诛绝灭之剑回归四层,就可让他狼狈而逃。

    羽云琴脸上,同样是冷峻之色尽去,笑意盈盈:“不知真人,欲以何法镇压禁阵?”

    答应了庄无道的条件,这离寒天宫内的东西,赤阴城至少还可分一半,若是不答应,那就是眼前空有宝库,而只能眼巴巴的望着。未来二十三万年,都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之前那般作态,只是为讨价还价。如今既已谈妥,就没必要再摆脸色。

    总之,盟友归盟友,可该要的好处还是必须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林羽施也同样眼含好奇之意,禁阵不破,他与羽云琴在这里都动弹不得,能否出入第四层是一回事,能否在这离寒天宫内行走,又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他可不似庄无道,天机碑排位第九,继承节法真人所有道业。拥有近乎合道境的道法积累,只需飞升异界,合道修为探手可得。

    这里的法阵,他短时间内,还看不透,哪怕明知禁法残缺,也仍是不敢轻动。至少要在这里专心参悟近月时光,才能初步在这第四层行走。

    “能压制禁阵的不是我,而是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边说着,一边遥望向了对面主峰山腰处,那两条巨大的蛟龙尸躯,

    只并非是离寒天宫内,唯一的五阶妖修尸骸,同样等级的妖尸,这半山腰上足有五六具之多。

    不过这却是最使庄无道在意,也势在必得之物。

    “此处再等一等,二位就可知究竟。”

    算算时间,应该也快到了,最多再有一日时光。

    羽云琴与林羽施面面相觑了一眼,就不再多问,在原地盘膝而坐,

    也没等多久,仅仅两个时辰多一点,四人就都有了感应。在南方大约六百里外,虚空忽然一阵扭曲,然后一道光影,就直接穿梭了进来。却非是人身,而是一面宝镜。

    里面一个人影,同样是四下打量,当望见庄无道之后,才眼露笑意。聂仙铃认得是藏镜人,暗忖道果然是这一位

    庄无道则直接将一枚准备好的真传玉环,隔空六百里传递了过去。秦锋接过之后,也毫不犹豫,直接就以精血祭炼,而后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“请诸位稍候”

    只见那面镜光微闪,就在原地消失无踪,虚空挪移,也不知到了何处。林羽施只能感觉那主峰顶处,气机有了些许变化。

    接着又片刻之后,庄无道就能感应,周围的禁法,发生了些许变化。

    “抱歉的很”

    又是一面银色太虚子镜,出现在了四人的身侧。里面的身影,也是秦锋:“峰顶那阵枢处禁制繁杂,且非是真正的全阵之眼。在下修为道业有限,也只能做到这地步。”

    他能够做的,只是压制整个大阵中,关于空间封锁的这一部分禁制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又将一枚蓝色的玉环,朝着聂仙铃递来。后者一望,就知这是离寒宫的圣子手环,她祭炼之后,就可相当于离寒天宫的圣女身份。

    这离寒天境中,除了神诛绝灭剑霸占住的第三层,还有最核心的第五层六层七层部分地域,四处都可以去得,任意出入。

    “阵法中枢,应该是在第七层。”庄无道转而眺目上望:“何时能够破解?”

    “我是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秦锋无奈摇头:“主峰的峰头已断去大半,只有部分残余,我能够压制这部分禁阵,还是依靠‘太虚宝鉴,之力,要破解更多,更上一层,还需无道你亲自过去查看,指点我破阵之法。”

    其实若阵法保持完整,他反而更容易下手,似第四层这样混乱的状态,他反而是无法洞明阵法的脉络。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?”

    羽云琴已经大感满意了,秦锋做的,看似不多。然而这座护宫大阵,一旦少了涉及太虚这部分的禁法,在几人眼里,解析洞察的难度,就至少降了几个层次。

    便是修为最弱的她,也敢凭着羽旭玄赐下的一件护身法宝,在这离寒天宫之内行走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反倒是秦锋这个人,更让她感到好奇。尤其是这面宝镜,让羽云琴感觉颇为熟悉,让她联想到十余年前,在第三层见到过的那面照空镜。

    “为何阁下,一定要藏在镜中?是不放心我等,还是另有缘故?”

    不止是人藏于镜,秦锋便连面貌身影也是模糊,让人看不清楚。只露出一双眼,带着魔幻之力。

    林羽施则亦是眼含异色,高达六十重法禁的至宝。便连他也起了强夺之心,关键是有了这面宝镜之后,这离寒天宫,赤阴城就有十足的把握,将之彻底掌握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秦锋的人在镜中,这面镜也仅仅只有一面分化出来的子镜而已。便是修为高深如他,也寻不到秦锋的真身所在,更不知这位的根底来由。

    既是如此,无论别人有什么样的恶念,都无从谈起了。要想对这位出手,首先需得感测到这位的真身再说,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