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一一章 地主来临
    打通离寒天宫空间壁障之物,庄无道早在半年之前,就已经准备妥当。而当到达那剑灵指点的三万二千里地下时,庄无道也没废什么功夫。

    只需把事先炼成的阵盘布好,加上一套隐匿气机的阵法,布置在外围就可。

    不过为以防万一,庄无道还是将四具雷火天傀留了下来。以面此处被无关只人闯入,有意无意的破坏此阵,断他后路。

    两张‘太虚遁形符本无需外界阵法接引。不过若有空间之阵,在外引导,太虚遁形符准备的时间,却可缩短许多,可以更从容的应变。

    四具雷火天傀,实力都能比肩元神。只需不是天机榜前十五位,其余无论任何人至此,都能够阻拦一二,给他足够的反应时间。

    至于隐匿灵机之阵,目的却是为把破开空间壁障的灵流波动,压制到最低。

    穿空进入那第四层的过程,可谓无惊无险。当阵法启动,庄无道与聂仙铃二人,就已成功进入到了离寒宫的第四层之内。

    这并非是赤阴城之人无能,而是没能进入过离寒宫四层,根本就无法准确测知那对应的空间壁障。

    而轻云剑的测算虚空之能,也远非此界的元神修士,能够比拟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离寒天宫?”

    聂仙铃初入此境,警惕中带着好奇的打量四周。随即就面上血色尽去,眸中眼神异常的凝重。

    二人出现之地,是离寒宫八座山峰的正中央处,也正是百万年前,战斗最激烈所在。

    四处都是修士的尸骨,一眼望去,覆盖足足数百里地域,难以计数,一直蔓延到几处山腰。有些修为高深,肉身强横的,一百万年都未腐朽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不过也托此之福,这里的禁法,已被摧毁了大半。可仅凭剩下的这些,也让聂仙铃,感觉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那绝非是她能对抗的禁法,也不能完全辨识。哪怕只触发一道,就可能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又是另一种观感,修为不同,实力所处高度不同,感觉也自然与前次入第四层之时迥异。

    那时感觉这里,简直就是步步杀机,四处都是死地。

    可如今,许多以前看似森严完美的阵纹,却已经有了破绽,许多灵流脉络,不再是无迹可寻。那看似强横霸道的禁法,也不再他无法抵御。

    自然这只是相对而言,整个离寒宫第四层的护宫大阵,依旧是无比强大,强大到哪怕无人主持,也可将他庄无道,灭杀在此。

    不过关键还是那神诛绝灭剑,二人在宫内,哪怕是有一丁点的动静,都可能将这口相当于归于境实力的剑器惊动

    “师兄这里,仙铃只怕是走不动——”

    被聂仙铃的声音惊醒,庄无道从过往的记忆中,恢复了过来。也听出了聂仙铃语中的为难之意,这个地方,他现在是能行走自如。可聂仙铃在这里,却是寸步难行。哪怕是有他带携,也不太可能,

    这是双方修为境界的差距,一些禁法,庄无道可以在接触之时,以真元道力强行压制,或者以各种手段中和应对,可聂仙铃却无法办到。

    密集的法禁中,只需触发到分毫,聂仙铃就是九死无生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“无需担忧禁阵,真正该担心的,其实是我才对,”

    只四下扫望了一眼,庄无道就已寻到了想要找的东西。遥空探手一招,就将一百里外,一枚玉质的手环,招摄到了手内。

    庄无道随手发力一震,就将里面早就失去灵性的精血,直接就排斥了除去,而后就递给了聂仙铃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聂仙铃看了一眼,便隐隐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是离寒天宫的弟子信物?”

    这个玉质手环,就如离尘宗的真传与秘传玉牌一般,不过无论是材质,还是作用,都明显不如。

    “你修的是七杀无妄剑,是最纯正不过的离寒宫传承大诀,”

    庄无道言简意赅,往前行走着。此时秦锋不在,如有那面‘太虚宝鉴,与《太虚无极大法》,这次的离寒天宫之行,会更是从容。

    不过按照时日计算,他那位兄长应该也快抵达了。以秦锋的遁速,估计最多两日只后,就可从东海赶至。

    这位与他二人不同,无需借助‘太虚遁形符,之助,就可自如出入离寒天宫。

    ‘太虚宝鉴,的前身照空镜就似一把钥匙。这离寒天宫对别人而言,或者是禁地死地。可对于秦锋来说,却完全是自己的后花园一般,只要不引动那神诛绝灭剑,就可在这里面任意随心,胡作非为。

    甚至哪怕是惊动了那把剑,也未必没有生机。

    ——这也是他敢于进入这离寒天宫的最大依仗。

    “可这样,有些不好吧?”

    聂仙铃却有些犹豫,她是离尘弟子,如今却使用离寒天宫真传玉环。

    倒不是不能使用,而是可能要为离寒天宫,承担因果。

    既是庄无道的吩咐,她其实也没什么好迟疑的。聂仙铃真正担心的是,会连累庄无道与离尘宗。

    因果这种东西,从来不会是‘冤有头债有主,的形式,而往往是牵连周围一大群人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好,离寒天宫已经灭门,所有因果,也就就此了断。如今既是离寒天境现世,镇龙石与离寒宫的传承功法,再次流传了出来,那就说明天地业力已尽,不再压制离寒天宫的气运传承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边解释,一边搜刮着周围那些尸骸随身携带的那些灵器宝物,以及丹药之类。

    甚至那些残宝碎片,也不放过。这些东西,可以用来给雷火天傀吞噬,提升天傀品阶。

    此时的离尘,急需壮大弟子的规模。而一旦基层的弟子增加,灵器丹药,就定然不足。

    所以石灵佛窟战后,他才会第一时间,赶至这离寒天宫。这里的资源,对于离尘而言,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那些尸骸,他也不用一一去翻看。神念一扫,再以磁元摄力,直接吸到身旁就可。

    “此处附近,只有真传玉环,与你身份不对。能修成七杀无妄剑者,都是离寒天宫的嫡传弟子。稍后看能不能寻到一枚圣子玉环,那时你在此间,何处都可去得。自然,师妹你若放心不下,或者过意不去,日后有机缘,为离寒天宫传下一线道统就是。不过,千万不可在天一界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闻言,便再不迟疑,将自己一滴精血,滴入到了这真传玉环内。

    因果之说,无影无迹,看不见也摸不着。只是道书中,还有那些前辈修士,神神叨叨的描述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她现在,其实更多的是疑神疑鬼,不能心安。

    佩戴上真传玉环之后,聂仙铃再试探着,接触附近一处残缺的禁法,果然是未曾触发。

    聂仙铃不禁眉梢轻挑,眼透出了几分喜色。知晓这离寒天宫,对于自己而言,已如一座门户敞开了的宝库,任由自己予取予求,

    没了禁法的束缚,聂仙铃在这里的活动范围,却是远比庄无道,要宽阔得多,

    许多庄无道无法靠近之地,聂仙铃都可任意穿行,代他收集各种灵宝珍物。

    不到七百里的路程,二人却走了整整一日。收集的灵器,光是完好的,数量就足达八千有余。

    其中哪怕一件下品灵器都没有,其中有中品的灵器四千五百余件,上品灵器三千二百余件。下品的法宝五十四件,四十九重法禁以上的中品法宝两件。

    筑基修士,在前面第三层的时候就已大半死绝,能够到这有一层的,都是战力不俗之下。

    加上离寒宫一方的修士,一百万年前,整个修界的精华,都聚集于此。全数落入到的了庄无道的袋中。

    以至于聂仙铃,都感觉心中发虚。时不时的,总要往南面看一眼,那是赤阴城所在的方位。

    “总感觉,我们现在好似在做贼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啼笑皆非,这么做确实有些不厚道,不过这离寒天宫内的东西,又非是赤阴城的私物。

    “怎能说是做贼?我可没打算瞒过赤阴。再说了,不是有句话,叫无主之物,有德者居之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庄无道就已心中微动。转过头,看向了身后方位。而后片刻,就见羽云琴,还有另一位三旬左右的青衫道人,已出现在了之前二人,遁空而入的方位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由唇角微挑:“来得好快,这里的地主,不就已经到了?”

    “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