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一零章 悲剑奥妙
    见过了羽旭玄,庄无道却未有返回离尘之意,而是回身至子午玄阳舰,带着聂仙铃,匆匆西行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的《重明太霄乘风决》,遁法前三的排名,仅仅只用了不到三日时间,就已到了赤阴城的附近。

    北面大约二万里,也就是离寒天宫的遗址所在,

    进入赤阴城势力范围后,庄无道也仍未收束气机,依然是大刺刺的飞空遁行。

    收取离寒天宫之物,庄无道是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反正有那神诛绝灭剑,与阿鼻平等王的魔国在,赤阴城已经断了对离寒天境的指望。

    且他的目的,也并非是将离寒宫全数搜刮于净,只是为聂仙铃的后继功法与自己想要的那具蛟尸而已,

    这些东西,他都势在必得。可若不告而取,就有些不厚道,非是君子所为。此时的赤阴,更是离尘不可或缺的盟友。

    然而他也不会为赤阴城,浪费什么心力。以天境中的凶险,他现在多带一人都是危险。太虚遁形符,更只两枚。赤阴要从这天宫内分一杯羹,就得自己筹谋准备。

    抵达之后,庄无道也不去赤阴城拜访,而是直接在离寒天宫遗址附近,寻了一处隐秘之地开始疗伤。主要是贞一与沐渊玄二人,打入体内的剑气刀气。还有元神之内,因‘阿弥陀唯识普轮咒,而受的损伤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在疗伤,一方面也是方便剑灵四处探看,那进入离寒天宫第四层时最合适也最安全的入口。

    要不触动里面的禁阵,不惊动那口神诛绝灭剑,就更需谨慎仔细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是庄无道,已经足够重视自己的伤情。可当真正开始着手,处理体内余劲之时,才发觉自己,仍旧有些小瞧了这两位天下绝顶的修者。

    只是因‘素壬神焰,的存在,表现的那不那么严重而已,

    直到庄无道,经历一次整整三日三夜的入定调养,才将体内的异种真力,彻底逐出。

    而一睁眼,就望见了聂仙铃,正是眼神痴痴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庄无道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面皮,而后奇怪的询问:“我脸上可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?”

    修士罡气在身,一尘不染,可他自问现在的五官,还算是正常。

    难道说,是已经变得更英俊了不成?能让一个女孩恋恋不舍的眼盯着看?

    “才没有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一声轻笑,螓首微摇道:“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而已,记得当年师兄说过,若仙铃成了你的拖累,定会将我放弃。可是那天,在石灵佛窟内,师兄还是挡在仙铃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与魔檀子那一战,若无她的牵累,庄无道能够毫无牵挂的使用遁法。即便没有节法真人的玄天道种,也仍不是没有胜算。

    却因她之故,庄无道不得不与魔檀子硬拼,使自身落入陷阱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”

    庄无道眼神释然,而后不以为然道:“那一次有错的是我,而非是师妹,是我太过大意疏忽,才使我二人身处仙境。何况现在的你,也远远谈不上是累赘。”

    只一门重明剑翼,聂仙铃的价值,就可比拟一位元神修士,他哪里能够舍弃?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聂仙铃意味不明的一笑,脸上依旧有着淡淡晕红,仰着头,同样痴痴的看向了天空。

    庄无道欲言又止,想继续说些什么,却终究还没能说出来。而此时的剑灵,也已从外返回。

    从第四次恢复之后,剑灵就能短时间的脱体而去。而这次石灵佛窟之战,又连续经历蕴剑诀与先天元灵两次恢复,洛轻云的意念,以可离开轻云剑本体一万里外。

    轻云剑五十四重法禁,按等级是中品的法宝。可以看齐五阶妖兽与练虚境修士。可现在剑灵的一些能力,哪怕是那些五阶妖修与练虚境中人,也不能比拟。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,面硬心软,我看这世间,莫过于剑主了。”

    一声清冷的笑声,剑灵也不待庄无道的反驳,就直入正题道:“入口已经寻得,就在一万一千里外。那里是在地下三万二千丈。只需谨慎布阵,就可瞒过离寒宫内的禁阵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眉头一挑,有心立时就开始着手布置。可在片刻之后,还是无奈放弃。知晓自己,暂时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伤势倒是调养好了大半,可接下来还有体内混乱的气脉,

    几种神通大法,先天元灵,坤元玉髓,玄天归藏气等等,各成一股,在他体内横冲乱撞。

    这是他欲在恶战贞一之前,强行成就第四阶段不灭金身的恶果。若非是有玄天道种镇压着,他现在一身血肉,立时就要爆散碎灭。

    石灵佛窟一战,诸多力量结合,又有咒印增持,他一身力量,本可超出贞一的七倍以上。

    可因体内气机不稳之故,一大半的气力,都消磨在了内耗上。

    与元神境修士,特别是与贞一这样,拥有部分合道威能的修士战,单纯的堆积力气,并无太多用处。

    可那时若有绝对的力量压制,也不至于就被逼到那般狼狈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剑灵之前跟随的几位剑主,还从未有过似剑主你这般乱来的。先天元灵与坤元玉髓,再加上嫁*衣*大混用一气,若非是剑主你运气好。不用别人动手,自己就已死了。”

    当洛轻云回归剑窍之时,语气里是满含无奈抱怨之意。庄无道体内气脉的混乱,也直接影响到剑窍。

    不过剑灵,随即又意味深长道:“不过剑主能想到羽云琴的太阴清体,倒是良策。如此说来,剑主当日,其实是早就有峙无恐了是么?”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”

    庄无道懒得答话,知晓剑灵的毛病又犯了。性情分裂,有时候老老实实,怯怯生生,唯唯诺诺,对他之命绝不敢有违;有时候又强势无比,似如高高在上的女仙,颐气指使;有时候则是冷嘲热讽,恶语连连,

    越来越感觉,这剑灵似是由几个人的性情,混杂糅合在一起似的。

    再没去理会,庄无道继续存神观想体内。他暂时解决体内气机杂乱的办法,就是天地大悲赋的第四决——泪满襟

    出师一表真名世,千载谁堪伯仲间;壮志未酬身先死,长使故人泪满襟——

    每一字念出,都能洗伐骨髓,气血共振,浑身真元,从上到下的梳理。

    而强壮体质与五脏六腑之能,比之第二决忆惘然又强了至少百倍。

    以此决之能,即便没有羽云琴的太阴清体,他修行这大悲赋的第四决,也只需五六年的功夫。就可使一身修为,彻底稳固下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他只求能暂时镇压一身气元,可以在离寒天宫内,自如行动就可。

    说到泪满襟这首诗,也如同剑灵给他的感觉一般,是东拼西凑而成。

    庄无道诵读起来,总感觉有些不顺。不过确有锻骨,炼髓,养窍之能。

    他也曾就此事问过剑灵,得到的答复,是这首诗,确实是从两首诗中各取一句,然后合而为一。

    当年的凰劫,是在游历他方世界时,创出的这式第四决。

    说是为纪念异世中的一位绝世智者,此人经历与节法经历,可谓是差相仿佛,为国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以一隅之地,对抗北方强国,辛苦维持,最后将自己活生生的累死。

    不过诗词是否通顺,庄无道并不在乎,只需这一式剑诀中的意境,并未有误就可。

    因节法之逝,这式泪满襟无疑是庄无道掌握最深刻的一式剑诀。那时剑意所至,顺理成章的就施展了出来

    他的第三决,仍未修成,可却不妨碍他施展这第四式泪满襟,。坤元玉髓提升的肉身强度,第四阶段的不破金身,使他有足够的体质,来承担这一剑道神通。

    不过这式泪满襟也有令他奇怪之处。那就是这套剑,虽也能正反逆使,有癸水剑式与壬水剑式之分。可严格说来,并不算是区分‘阴阳,。

    经历与贞一一战,他就已明白,天地阴阳大悲赋的重点,是‘阴阳,二子。是以大悲剑意为纽带纲领,来统合各种阴阳大道。

    所以才有了他当日在石灵佛窟之上,施展出的那式‘阴阳劫,。

    道有对立,剑分阴阳。在天地阴阳大悲赋中,几乎所有的剑诀,都有正反二种运剑之法。

    第一决生死别,是正死逆生;第二决忆惘然,是过去未来;离别剑,则为正离逆合——

    这三套剑诀,都含着正反阴阳二种大道。那么泪满襟又是什么?只是癸水与壬水么?

    可这一套剑术,分名是阴中含阳,阳中蕴阴,分际并不明显。难道是自己学得不对?

    心中存疑,庄无道在诵读字决之时,也不知不觉的,就将自己的心事,表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诵音运气中,不自觉的,就欲强分阴阳。

    剑灵也立时感应,而这次却收起了嘲讽的语气,反而带着几分欣慰:“剑主聪颖,果然是已察觉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察觉到?是指这剑中,同具阴阳?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暂时停下了气元循环,好奇的在心念中询问:“可为何我举觉这泪满襟与我所学任何一式剑诀都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不同的因为这式剑决,根本就不能算是完整的剑式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语出惊人,使庄无道直接愣住。

    “真正完整的的泪满襟是五剑合一,在正逆五行合一之后,也是第一任剑主凰劫设想中,最强的一式剑术,直指开天。天地阴阳大悲赋,即便有第四任剑主,添加了一式,也仍只七决而已。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“所以天地阴阳大悲赋,仍有残缺?”

    庄无道已经明白了过来,哑然失笑之余,也放下了心中疑惑。

    他并不觉有什么遗憾,这等绝世无双的剑术,自己能够得知修炼,就已是万幸。

    残缺了又怎样?凰劫与洛轻云,一样是所在那个时代,最顶尖的强者。

    当年凰劫能够自创出这套惊世剑术。洛轻云能为这套剑,另创辅修之术蕴剑诀。

    难道他庄无道就没有能耐,将这套剑诀真正补完?

    排开了一切杂念,庄无道继续以泪满襟,调理气息。直到经络气血,彻底平复下来,短时间内可以无虞。庄无道就直接起身,带着聂仙铃,往剑灵所言的那处方向,穿梭遁空而去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