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零九章 难以安心
    看着庄无道飞空远去,羽旭玄却是眯起了眼,陷入了沉思。良久之后,才叹息着走出了凉亭。

    “沐渊玄英雄一世,可此生最大的错误,就是为乾天宗结下三圣之盟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此言好生奇怪,三圣宗联手,难道不好么?势压天下,哪怕大灵朝,都不得不忌惮万分。赤阴与离尘,也先后有覆灭之危,”

    羽云琴随在身后,不解的问着:“即便是现在,三圣宗联手,也可力压整个修界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不好,而是时机不对。所谓欲先取之,必先予之。时间太早,不但未能结连四方修界之力,反而诸宗震恐。如今站在大灵朝一边的,又何止赤阴离尘两家——”

    羽旭玄笑了笑,并无详细解释之意,转而问道:“方才为何答应下来?以你的性情,应当不会看上那些许双修的好处?”

    “女儿只是守诺践约。”

    羽云琴敛衽一礼,眼中现出莫名之色:“玄天道种,还有庄无道那不知名的魂体之能,也让女儿动心。一夕得道,这天下间,谁不梦寐以求?女儿怎敢言看不上?当年同列颖才榜之人,如今无不修为突飞猛进。聂仙铃后晋之辈,如今距离金丹,也仅只一步之遥。女儿不求能在同辈中出类拔萃,只求不落后于人。”

    二十年之前,庄无道与她还是修为相同,可现在,却已是元神大修,天机碑前十众人。

    而他羽云琴,却仍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筑基境巅峰,心中又怎可能不失落?

    与庄无道双修,元神境不太可能,金丹境却是十拿九稳。且定可在三五年内,进入金丹榜前三十之列。

    太阴清体固然对庄无道有益,然而对面那边的回馈,也同样丰厚,使人难以拒绝。

    不过面对父亲,那犀利直迫人心的眸子,羽云琴却莫名的,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“可是喜欢上了他这人,心存爱慕?”

    羽旭玄目光微闪,只见那羽云琴涨红的脸色,就已知究竟。不禁再次眼现无奈:“我其实该直接答应,你二人真正合籍双修才是。想必庄师弟他,定不会拒绝。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羽云琴只觉自己的头顶,快要冒出烟气,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然而羽旭玄的神情,却又转为凝冷:“不过你可知,现在的他,根本就不会在意在这男女情事?现在的你,即便靠过去,也是有如飞蛾扑火。”

    此时在那庄无道的眼里,除了修真问道与复仇之外,估计就再无其他,哪里会注意身边的女子?

    与太平道的那位,真是相似到了极点,若说唯一有什么不同。就是还算重情重义,绝不会为自身道业,牺牲自己亲近之人。有了其母前车之鉴,更不会将女子,当成是自己用过就丢的踏脚之石,

    若是一直不为女子动心也就罢了,可一旦动情,就定是专心唯一,不会旁顾,

    羽旭玄对此子颇为欣赏,可有时候,这种性情,也使人生恼。

    羽云琴呐呐不言,注目遥望着离尘宗的方向,也是直到顷刻之后,才悠悠一叹。

    “女儿,明白的——此去离尘,只为道业。”

    “只为道业?”

    羽旭玄一声轻哂,然而这件事,他已不能再多做置喙。女儿心已牵系着那人,难道自己还有能耐将之斩断?

    自嘲的一笑,羽旭玄转而看向那丹方,然后瞬时拧眉,为之一楞。

    离寒天宫?这是何意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同样是距离石灵岛,大约七千里外的一处所在。贞一从昏睡中,悠悠苏醒。不过意识才恢复的刹那,就有无穷的痛楚,同时冲入到了意识内,

    几乎使他再一次昏阙,好在千百年锻炼出的元神意志,终是使他强挺了过来,承受忍耐住了这剧痛,

    不过随即当贞一分出意念之时,却仍是压抑不住,倒吸了一口寒气,

    胸膛处的空洞,倒是已经恢复了,不过仅只是外面,覆盖了一层皮肉。胸膛之内,依然是空无一物,五脏六腑都全数无存,

    而自己的神魂也是如此,可见元神之内,有个骇人的空洞,哪怕再怎么弥补修复,凝聚神识也无法弥合。

    贞一心知,这是因他的神念,已经缺少了最核心的一部分,三魂七魄不全,才有这般的症状。

    而这些伤势,使他肉身内真元黯弱紊乱,一身气力十去其五。神念中更一阵阵痛楚莫名,魂识不能舒展,哪怕施展一门最初浅的佛法,也会痛楚不堪。

    可以说他现在,能够活着就已是奇迹。

    阴阳劫,好一个阴阳劫那庄无道,好狠辣的手段。

    这肉身上的伤势,倒还罢了,服用一些上好的伤丹,就可以逐渐恢复。

    可元神上中的空洞,却不是寻常之法,可以修补。

    贞一张开了眼,目光中不见半点懊恼。

    “多谢沐兄,这次有劳了”

    昏迷之后,他就已不省人事。不过哪怕不能亲见,贞一仍可推测之后发生之事。

    非是沐渊玄援手,那庄无道断没有对他手下留情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无需谢我,此乃份内之事。既为盟友,唇齿相依,就不能见死不救。再者——”

    那沐渊玄就坐在贞一身侧,看着自己的指尖。那里有一道细小伤痕,是被庄无道的剑,斩出的伤痕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死了,我与乐道兄,只怕都有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贞一不禁哂笑,这一位,还真是真够直言不讳。若非三圣宗都无法独立对抗大灵,这一位,必定会是坐视他身死不理。

    自然,若不是三圣宗联手妥协,燎原寺也不会有机会南下。

    “麻烦么?现在的麻烦,已经很不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?天下第一剑修易主,东南之地,再多一位绝世强人。若十年之后,此子得以恢复,将道种彻底融炼,你我二人,亦仍难战而胜之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沐渊玄看了贞一伤处一眼,能感觉到那里,正在迅速恢复着:“你们燎原寺的疗伤之法,真让人艳羡,不过一年之内,最好是不要与人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省得。”

    贞一待气力稍稍恢复,就直起了身,他贞一能够站着,就绝不躺坐,能够挺直腰背,就绝不作萎靡伛偻之态。

    “无需闭关十年,这十年,中原一切之事,恐怕要拜托几位道友。”

    “理所应当”

    沐渊玄轻声一笑,目光却又莫测闪烁了起来:“如今虚空佛国破碎,不知贞一道友与燎原寺有何打算。”

    看似不经意的询问,贞一却心中一凛。三大圣宗,都各有突破练虚,或者掌握更强实力的法门。

    可如今,独独只有燎原寺,大计不成。

    沐渊玄此时问的,其实是燎原寺的态度,是否能坐视乾天玄圣,掌握练虚境的力量。

    脸色木然,贞一语音淡定入常:“无需道友忧心,虚空佛国,只是燎原寺最上上之策。这几千年来,燎原寺也为请上界尊者降临,做了无数准备。虚空佛国不成,那便请上界权僧正,主持我燎原寺大局便是。为燎原传承,我贞一甘愿俯从。之前的交易,我燎原也定会遵守——”

    若非是不得已,谁愿意自己的头顶,多一位指手画脚之人?

    然而虚空佛国破灭,燎原寺要想抗衡玄圣乾天,就不能无有练虚修士。

    沐渊玄所忧,无非是就是燎原寺,会因此故背盟而出,故意搅乱了乾天玄圣二宗的图谋。

    “和尚果是明白人”

    沐渊玄长声大笑,既然已有了答案,就无需再于此逗留,不过仍是虚情假意的说着:“可需我送你回燎原?”

    “无妨”

    贞一冷声答复,而后是飞空而起,直往北面行去。“我既已醒来,当世之间,除了你们寥寥几人之外,还有谁能留下和尚我的性命o“

    “确实不多,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沐渊玄远远的看着,面上却又闪过了一丝莫名之色:“你需小心庄无道,那位庄真人。离去之前,我看他的模样,只怕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贞一此时已无心脏,可当听到庄无道这名字,也仍不禁心中一悸。不过身外神情气机,却无半分异动。只双拳在袖中,肌肉绷紧。

    “他么?岂非是理所当然?不过沐兄,想来定不会让我贞一此刻死于那位真人剑下?”

    所以暂时,他无需忧虑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,不过还是难以安心——”

    声出之时,贞一的身影,就已远离。沐渊玄摇了摇头,又微微失神。

    总觉得那位年纪不到四十的真人,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贞一。当时他从庄无道目中看到,就只有愤怒,不服,挑衅,还有轻蔑,对他权威的轻蔑——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