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零八章 仇不隔夜
    庄无道与羽旭玄相见之地,是在距离石灵刀大约七千里外的一处小城内。

    可能是早就预见了这场大战会波及周围数千里地域,节法早在战前就已下令,赞似撤走南岸之民。

    此时这种城内,是空空落落。绝大多数建筑,都已在风暴中被摧毁,那七丈高的城墙也全数塌陷。

    虽是远离战场,可从石灵岛内刮起的狂烈风暴,依然影响到了此间。

    此刻就只有羽旭玄此刻所在的这座城守府,还保存完好。而此处也别无他人,就只羽旭玄与羽云琴父女两位。

    庄无道直入亭内,扫了羽云琴一眼,而后就恭恭敬敬的在羽旭玄面前一礼。

    “多谢羽师叔援手,晚辈感激不尽。此次若非赤阴城,离尘有灭门之危”

    “无需如此你如今既已是元神,那就不用再称我师叔,你我师兄弟相称就可。当年我与你师,也是这般。那时的节法师兄,可从未曾把我当晚辈看。修士数百年岁月,这辈分什么的,实无意义,”

    谈起节法,羽旭玄神情微黯。不过他是性情豪阔之人,一生见惯了生死,也就不怎么纠结伤感。

    “如今节法师兄虽已逝去,然而燎原寺魔道三宗与太平道这等觊觎离尘的宗派势力,也俱被你们离尘逼退。门内金丹百五十人之巨,元神修士亦有九位之多,实力不逊色于太平赤阴。接下来准备怎办?想必节法师兄临去之前,会有交代,让你们离尘二百年不过江北,只专攻东海一地?”

    庄无道面色平静无波,并未因羽旭玄的神机妙算,而有所动容。节法为离尘定下的方略,无疑是最适合现在的离

    俗话会说柿子先挑软的捏,离尘宗没道理放下已经熟了的东海,还有形势已渐转恶劣的太平道与北海,转而去那江北之地,遭遇中原三圣宗的迎头痛击。

    现在的离尘,修养生息才是最重要的,金丹修士的数量不足。二百年之后,只怕难复元神九人的盛况。

    盲目扩张,乃是取死之道。最佳的做法,就是在江北之地,扶持了两到三家宗派,作为离尘宗的屏障。

    不过节法所谋,却必定与赤阴城现在的意图,有所冲突。这些年赤阴城内风波不断,也是在中原感受到了三圣宗的压力,渐渐不堪重负之故。此时急需盟友,为赤阴城分担。

    明知若直言承认,羽旭玄可能会有不满,庄无道却并不准备退让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离尘,确实需平静一段时日。节法师尊临逝托嘱,无道不敢有违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就果见对面的羽旭玄的目光一凝,气氛也顿时就显僵冷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不曾理会,毫不客气的在羽旭玄的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“然而离尘宗虽不入江北,不过我本人,倒是对中原三圣宗与大灵之争,颇有一些兴趣。赤阴城的目的,也从来非是为重归中土,而是使三圣宗无力难顾。若只为此故,无道倒是可助羽师兄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示意对方,伸出手来让他探看。只一照面,就知这位有伤在身。

    果然,十年前那一战,这位怎可能毫无损伤?

    “你来助我?”

    羽旭玄一声失笑,不过还是把左手伸出,任由庄无道把脉扎针:“无道你之聪慧,其实不下于你那师尊。不过这次,就不准备先闭关个十年八载?玄天道种,最多还有十年。”

    十年之后,没有玄天归藏气,哪怕有血猿战魂之助,庄无道也未必是贞一对手。

    倒飞是玄天道种,有加持战力之能。玄天逆神归藏术若用于他人,也就只是转嫁修为的效用而已,

    问题是有玄天道种存在,庄无道可以无穷无尽的恢复真元气力。

    而论到真实实力,双方其实相差不多,一位精修四百年。只需天一界可以提升修为,或者飞空越界,立时就可入合道之境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,从修行到现在,虽才不过二三十年时光。可却从玄天归藏嫁*衣*大法中,得了节法真人所有道果。

    此时庄无道唯一的问题,就是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,彻底消化掌握节法的馈赠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以庄无道现在的情形,若不能理清体内气脉。十年之后,甚至有境界跌落之危。

    庄无道现在该做的,是闭关修行,而非图谋江北。

    “所以此来,无道还有一事相求,记得十余年前,羽师兄曾有言,谁能首先进入离寒天宫的第三层,就可为您令爱双修道侣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手持着金针,一枚枚刺入羽旭玄肌肤之内。几乎每一枚金针刺入,都有一丝丝魔黑水雾,从针尾处喷涌而

    不过对面的气息,也渐渐危险了起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浑然未觉:“不知这句话,现在可还算数?”

    “是为太阴清体?”

    羽旭玄的面上,神情平淡如故,却让人只觉一股化不开的寒意,正在亭中散逸开来。

    整个凉亭范围,瞬间似成北地冰原。

    “羽某从不食言。不过你可知道,你现在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晚辈正是为的太阴清体”

    庄无道平静是与羽旭玄对视,毫无讳言。羽云琴太阴清体,乃是最佳的请神之体,能够召唤所有星宫太阴神明。也是最顶级的双修体质,可助双修伴侣,纯化真元法力。尤其是处子之夜,效用强极。

    他现在体内的祸患,只需有羽云琴太阴清体之助,最多只需两三日就可化解。

    “不过羽师兄,大约是误会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羽旭玄皱了皱眉,一副洗耳恭听之色。“且说来听听——”

    十余年前,他为羽云琴挑选双修道侣,只是为云琴找一个可靠的托付,

    十余年后,他已从未想过,要牺牲自己的爱女,来成全他人。

    若论人才,这世间无过于庄无道,此子的性情,也还算良配。可若只为一己之私,将羽云琴当成工具,却是他无法容忍。

    庄无道今日之言,已触及他的逆鳞。若此子一定要以此事逼迫,他会守诺践约,然而从此之后,就彼此视为陌路

    他羽旭玄,可非是那萧守心。

    不过怎么看,现在的庄无道,都非是已失去理智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双修并非一定是合和交欢,道侣也未必就是合籍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斜目看了羽云琴一眼,只见此女脸上已经羞红一片,眸中更透着微微恼意。庄无道却平静的说着:“我有一法,可用于男女同修,各取其气,并无肌肤之亲。不过效用要较合和交欢差了些许,然而也可收部分双修之妙。事后云琴她难保纯净太阴清体,不过却可得我师尊部分道业,共享玄天道种,以及师弟我部分魂体之能。就不知师兄你,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羽云琴撇开头,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羽旭玄却是浮露出释然之事,寒意渐散:“原来如此这等样的法门,倒也的确不足为奇。我不会反对,不过此事你求我无用,需云琴她自己愿意才可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听羽云琴忽然出言:“女儿愿意”

    羽旭玄楞了一楞,讶然地看了羽云琴一眼,欲语还休,终究还是无奈的微摇了摇头:“罢了,既然云琴并无异议,这件事,我就放手不管,你二人自行商量就可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羽师兄成全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同样诧异,原本以为,以羽云琴的骄傲,他还需费些口舌,倒真没料到,此女会如此利落,就应承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也没怎么放在上心,现在的庄无道,除了复仇,已无心顾及其余旁枝末节。

    “双修道侣只是其中一件,另有一事,是为北方。几百年前,节法师尊他曾在中原之地,发现一处上古战场。因我离尘无力探索,所以秘而不宣,以为后手。不过我觉如今,时机已至,还请羽师兄与赤阴成,在幕后推波助澜一二

    “上古战场?”

    羽旭玄的眼皮微挑,以他的智慧,只需一丁点的提示,就可推想到无数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,欲对贞一与燎原寺下手?贞一的伤势,可是在元神?所以必定入这上古战场一行不可?怎的就如此焦急?节法师兄地下之灵若得知,必定不喜。”

    “有仇不报非君子,若不为师尊复此深仇大恨,我难心安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要看时候”

    羽旭玄不以为然:“有道是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”

    “我却是等不得,仇不隔夜。不复此仇,难以安枕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笑了笑,开始将金针拔出:“那位天下第一人,不是说他不许的事,就容不得我不从么?那么这一次,我就偏要在他的面前,将那贞一斩杀。”

    羽旭玄哑然,定定的看着庄无道。对面这少年虽是在开玩笑似的说着,他却能清楚望见,缠绕在庄无道身周的无穷恨意,还有那深深戾意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性情没变,可终究还是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之性情,哪有一生不变的道理?仙人仙人,依山之人,终究也还是人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话,庄无道一边用符纸写着丹方。

    “此事需大灵皇室与天道盟配合,还请羽师兄,助我牵线谋划一二。”

    节法,是他一生中除母亲与秦锋之外,第三束阳光。所以哪怕不惜一切,他也要把那贞一,彻底打入地狱。

    石灵岛之战,他虽击伤沐渊玄,可到底还是被迫停手,为离尘存亡,不得不妥协。然而这胸中的怒火恨意,却也愈发的炽旺,急需宣泄。

    此事不了结,定会成为他又一心魔,

    “此事对我赤阴有利,自当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羽旭玄只略思忖,就已答应了下来,目中却随即又饱含深意的看着对面:“只是你有何把握,将那贞一留在那处上古战场内?”

    若那位难沐渊玄,是那么容易解决。天道盟的落天舒,当时也不会容其出手,将贞一救下。

    若无其他良策,也不过是石灵佛窟一役的重演。沐渊玄若欲救人,谁能阻拦?

    “若是诛杀贞一之后,师弟我并无伤势在身,又何需忌惮沐渊玄?至于贞一,弟子自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说详细,而是将那符纸,放在了羽旭玄的身前:“清心紫血丹,炼成之后,每隔十日一次,连续服用十五枚,当可化解师兄伤势。”

    赤阴与天道盟所忧,无非是那位天下第一人,哪怕不惜一切,也要维持双方局势平衡而已。所以关键非在沐渊玄,而在于他本身,是否有足够的能力,抵御沐渊玄的反扑报复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