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零七章 镇国真人
    “恭喜玄节道友今日离尘大兴可期,从此执掌江南道门牛耳”

    “同喜同喜”

    “庄真人位登元神,不知何时邀人观礼?我珠光楼几位真人,一向与庄真人交好,到时候可莫忘了请帖——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若宗门内真有大典,定当请三位真人观礼。”

    以庄无道师兄弟几人的性情,应当不会在这时候,为自己修为提升办什么庆典。多半是一场节法真人的丧礼居多。不过也是无妨,珠光楼的目的,只是欲与离尘亲近,拉一拉关系而已。

    “离尘宗今次除魔卫道,尽诛魔衍门森罗寺妖邪与石灵佛窟,实是让人拍手称快”

    “侥幸为之然而除魔诛邪,乃是我等正道中人之本份,岂容推辞”

    “还请玄节道兄,代我家向庄真人问好。江北小宗,愿仰离尘鼻息”

    “道兄言过!”

    “玄节道兄,三日之后,我那里有一场宴会,欲遍邀江南同道赴会谈玄。不知玄机道友,可有闲暇莅临?”

    “三日之后,有些紧了。在下另有邀约,不如推迟一段时日如何?”

    周围时不时的,就有人抱拳恭贺,或者问好寒暄。

    玄节嘴里,已经于得快要起火发烟,不过却甘之如饴。再分明不过的感觉到,此时自己的地位,已经与昨日之前,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昨日前的离尘宗,偏居一隅。虽有着不小势力,可周围却有诸多势力牵制,又被北方宗门觊觎,对中原修界的影响,微乎其微。在许多人眼中,似如可口之食。

    然而今日之离尘,却已是注定了,要执掌江南修界,成为江南诸宗共主。虎视中原,有了与三圣宗匹敌抗衡之力

    问这天下,谁还敢加以小视?

    光是整个江南,各种灵物的出产,就使那些商家,不能不低头俯首,巴结讨好。

    藏玄江北那些宗派,更需俯首臣服。否则北岸,除非是另择势力附庸,否则绝无其立身之地。

    而此时离尘被人看好,也不止是因石灵岛的大胜,更因庄无道,此刻在天机碑上的排位。

    这与二百年前,节法冲入天机碑前十之时的意义,可是截然不同。那时节法,已经寿元四百,在天机碑上,最多只能维持百年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,却是年不过四十。哪怕从次不能晋阶,也有五百余年可活。足以为离尘宗,奠定下一个无比雄厚的根基。

    心知此时,节法真人已是陨落,玄机心内亦有悲意,可此时此刻,却更多的还是欢喜。

    面上无论如何都是要以哀色居多,不过也不能使恭喜道贺之人不快。

    正穷于应付,玄节却见身后的人群,忽然分开。只见一个穿着月白长袍之人,正从远处渡空而来。

    单手托着一道金色圣旨,气度则一如往日般的沉稳冷肃。

    见到这人,玄节面上顿时神情一肃,凝声一礼:“晚辈玄节,见过观月散人”

    “我与你家庄真人神交已久,无需如此多礼”

    对于玄节,观月却是出人意料的和颜悦色:“你是离尘宗在灵京的坐馆真人,今日恰有圣旨降下,赐予节法真人与庄真人。因南屏路途遥远,可由你代为承接!“

    玄节的眉头一挑,有种受宠若惊之感。他在灵京数十载,少见有天道盟之人,对他如此客气之时。

    何况这一位,还是天道盟中,实质上的第四人。禀性一向高傲,从不对低阶修士假以辞色。暗暗兴奋之余,也心知今日一切,皆是因离尘在石灵岛决死一战,搏命得来。

    心中思绪万年,玄节的脸上,却不显半分。再次深深的一个躬身:“离尘玄节,代我家节法与庄真人接旨”

    并未拜倒,而只是躬身。表示离尘,对皇权的恭敬,却并不受其管辖。修真之人,不在五行之中,而离尘天下大宗,雄据东南,也自可与大灵分庭抗礼。

    观月淡淡的看了一眼,就微一摇头,只看玄节,就知大灵要想使诸宗俯首称臣,服其管束,是何其难矣?

    不过这规矩,天下修界奉行已久,他无意也无力去更改。

    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闻南方离尘大教节法真人,亮节高风,品洁德馨,仁厚慈善,心怀天下。六百年来,护佑万民,一扫南方妖氛,功业至伟,今追思其德,加号镇国大德灵孝真人。又有名庄无道者,继节法衣钵,修业有成,位登道极,以剑道冠绝天下。又心存苍生,德行仁厚,今授孝感镇国灵运至武真人。另赐紫袍玉带,龙纹金牌。钦此”

    玄节的目光微缩,心中却是波澜大起,抬头看着观月手中的圣旨卷轴,却是一时之间,以为自己是在做梦。心中犹豫,不敢接过。

    镇国真人。居然是镇国真人

    玄灵真人,护法真人,持国真人,护国真人,镇国真人——

    在大灵国中,镇国真人,乃是赐封的几种真人名位中,品阶最高的一种,地位等同于大灵国的亲王。

    即便是天道盟,也仅只是落天舒与元道子二人而已,而即便是观月与风竹寒这般,也仅只是护国真人。

    而在大灵过往万年中,还从未有过由教派之人,担任大灵护国真人的先例。

    一旦领受此位,除了每年都会从大灵国内,领受一份不菲供奉之外。更会受大灵国运荫庇,据说在阴世之时,颇有好处。有许多事例,已经在暗中证实,一些修行世家对大灵的真人名位,都是求之不得。不过就真人位后,也与大灵国,从此气运相连。多少要为大灵国势,尽一份心力。大灵若国运受损,受真人位者,也会有些损伤,牵扯越多,受损越重。

    总之是有利有弊,利大于弊,有好处可也同样有付出。

    不过玄节却并非是蠢人,知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的道理。离尘固然已现兴盛之兆,然而似也不值得大灵皇室,下如此重注拉拢。

    两个镇国真人,大灵国示好下注不可谓不重,拉拢之心也不可谓不可诚,甚至不惜捆绑节法与庄真人师徒,分明是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若庄真人得知,为了师尊节法真人,一定不会推拒。

    那位真人,自己虽是常做自私利己之态,自认是无情绝义。可其实离尘门内,人人皆知,这位其实是修界之中,少有的重情重义之人。

    可也正因如此,玄节才不敢不慎。实在是因大灵国的这道旨意图谋,让人生疑。

    “玄节道友,这是何意?不愿接旨么?”

    观月散人直接出言催迫,也使周围诸人,都纷纷注目望来,神情莫衷一是。玄节却不由暗暗磨牙,知晓若在这大庭广众之前,说出推拒之言。就等于是在大灵国燕氏的脸面上,狠狠地摔上一巴掌。

    对方此举,其实是逼迫着他玄节,接受此诏。心中暗暗发苦,这观月散人怎么就来逼他?此人平时看似温文和善,其实却是一肚子的坏水。

    如今在离尘宗在灵京内,并无一位能代离尘做主之人,事前也无人有过交代。这诏书自己若接了,只怕事后刑殿与诸位元神长老那里,定然是要追究。可若不接,他也承担不起,与大灵国翻脸的责任。

    那观月似是看透了玄节的心思,又微微一笑:“好教道友得知,同时被册封镇国真人的,还有赤阴城羽旭玄羽真人。就在不久之前,赤阴城那位道馆真人,已经受了册封符诏。”

    玄节的面色,这才微微一松。羽旭玄羽真人也受了镇国真人之位么?

    心中也瞬时间就明白了过来,大灵国此举,是为彻底将两位真人,拉到自家的战船上。

    只有这两位接受了钅镇国真人,的名位,几方气运相连,同进同退,大灵燕氏才能抛开所有的顾虑,倾力与三圣宗一搏。

    两害相较取其轻,玄节瞬时就有了决断,再次一躬身:“小道玄节恭领圣旨也代我家庄真人,多谢灵皇厚遇

    观月散人将诏书递过去,心思就没再放在玄机身上,反而是看着那天机碑前十榜单的排名,神情明晦不定。

    燎原寺败,接下来就定是一场即将席卷整个天一修界的风暴。

    天道盟虽是隶属大灵,由皇室扶植,听从其令,不过到底与燕氏不同。

    燕氏之人,皆必欲除三圣宗而后快。石灵佛窟战前,就倾向与离尘联手。这次绝不会过此次的良机,也更不愿给燎原乾天,引上界之人渡空而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然而在天道盟内,却仍是以主和居多。

    可事已至此,无论他也好,盟内那些个道友也罢,从加入天道盟的那一刻起,就已是无路可退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