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零五章 节法后事
    “哈哈”

    节法长声大笑,似是极其快意欣慰:“能得师弟如此盛赞,却也是我节法之幸。”

    而后又道:“其实我现在最担心的,并非是燎原寺与中原三圣宗,而是那极南恶地。据说最近天地桥之南异动频频,那些大妖,频频窥伺江北。六十年后,极可能有兽魔大灾。”

    “极南恶地?”

    极法真人一阵沉吟,面色凝重。极南恶地与神原,还有西面的七云大漠,是三大妖修群聚之地,除此之外,还有北方冰原,不过那个地方,鸟兽绝迹,只有冰系妖兽生存,被太平道死死的镇压,不成气候,

    而三大妖族聚集之地,又公认以南方之地,最是危险。十万年来,藏玄江南几次大规模的兽灾,都是由极南恶地而起,灭国无数,死伤亿万。

    里面不但是有不少高阶妖修,还有许多魔门弟子,也会深入其内,借助那里的环境,修习魔功。

    传说极南恶地那边,其实亦有不少人口,甚至还有十几个城镇存在。历年聚集于此的魔修,不知有多少,而这些人又留下数以千万的子裔。大抵是与世隔绝,不过也偶有人从内逃出。使离尘得知里面的规矩,异常的残酷,真正的强肉若食。

    若生出来的幼儿无有灵根,不能修行,都是直接丢弃,供奉给强大的妖兽,或者直接做法修行魔法的材料。强大的魔修,则主宰一切。

    六千年前,离尘亦深受极南恶地兽灾之害。好在南方有一大型天堑深渊,可以阻拦大规模的妖兽魔修北上。而这天堑之上,只有一座天然的‘天地桥连接南北。

    又有玄萧祖师崛起,横扫南方之地。在黑狼崖,建起了一座‘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扼守住了‘天地桥,的出口,使小规模的兽灾,再无法在南方肆掠。

    所以周围诸国子民,对离尘都感恩戴德,是对离尘最为忠诚的国度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还少有人知,离尘之内,也只有我与叁法及宏法师弟知晓而已。此事事关重大,汝等心知就可,绝不可落入外人之耳。”

    那叁法与闻言都俱是点头,示意节法之言无差。

    庄无道与其余几人,都是目光阴冷,看向了黄涵。外人么?这里却是有一个。

    那黄涵,也是满头满脸的冷汗。知晓庄无道,已经心生杀机,可事前谁能知道,离尘已经覆灭在即的境况,也依然被节法真人,强行扳回过来?

    如今在这江南,还有谁能抗衡离尘宗?

    “这极南恶地之事,本是我最放心不下的。六十年后我已身殒,该由何人来担离尘大梁,抵挡这可能的兽灾?不过既然无道,如今已入天机碑前十,又有华英仙铃在,倒是无需太过担忧。不过为防万一,我离尘宗诸位真人,还需有一位法力修为俱都上佳者坐镇于恶狼崖,镇压此地。我南方修界,也需齐心合力,才能安然渡过此劫——”

    “师兄放心不下,就由我来。”

    真人忽然开口:“我,可坐镇恶狼崖百年,有我在,那里自可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心中则在默默想着,这百年时光,就算是自己,为过往的所为,赎罪好了。

    而说完之后,他也不再看节法。只因此事的这位师兄,实在是太过刺目耀眼,也让人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让人生敬,却难让他生出亲近之心。为宗门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,在这位的身旁,他只会被映衬得污秽不堪,愚蠢透顶。

    不过自己,也当真可笑。离尘已处这般险境,渐与整个天一修界为敌,自己身为元神长老,却是浑然不觉——

    其实不该如此,本不该由节法一人,来但此重任。只是他与节法,有多久未曾坦言交流?

    是了,从他入门之始,就一直未曾真正交心过。长辈言传身教,明翠峰上下皆是如此,对宣灵山一脉,疏冷嫉恨中带着防备——

    无论节法怎么劝说,怎么苦口婆心,他都只当这位是居心叵测,另有所谋。

    “有师弟在,自是不愁那南方恶地之变。”

    意外的笑了笑,节法又转望庄无道:“你让我失望,可又让我惊喜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默然无言,俯下身深深一拜。令节法失望的,是他终究没能如节法之言,量力而为。使节法惊喜的,则是离尘崛起之势,终究还是势不可挡,未来百年天一大乱,离尘不会缩在东海,仅做一个看客。

    “无道热血,仅只今日一次”

    能够有资格让他不惜代价,热血冲昏头脑的,不计成败。这个世间,就只有节法真人一位而已。

    骨子里,他庄无道依然是那个越城街头,习惯了背叛,从来都以自己的利益生死的混混无赖。

    “今日一次么?我却希望你能多上几次热血之时。不过似你这样的性情,反而更适合修界,能够活得更久些。就我这为师者的私心,无道你还是不改为好。只是也莫负了我的所托,离尘不兴,吾难瞑目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知无道你事后定会报复燎原寺。不过,还是那句,量力而为,切莫因小失大。”

    节法一声唏嘘,然后目光涣散道:“我身后之事,都由灵月来操办。我无子,亦无嫡裔后人,族中也无什么出众人物。从此之后,让他们平平安安,做个平民百姓就可,无需特意加以照拂。在宣灵山居处,我已将一身灵珍宝物都整理妥当。这些遗物,可由几位师弟妹,还有你等师兄弟几人均分——”

    听节法絮絮叨叨的说着,庄无道与云灵月几人,却都难抑悲意,二人都匍匐拜于地,让人看不清表情。

    而灵华英则仰面望天,双拳紧握。

    “——尔等可知?其实我这一生,最引以为豪的,就是收下你们几个弟子,一门四金丹,三元神,从离尘开派定鼎南屏这一万年来,有谁能有我这般成就?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节法的语气忽然一顿,自嘲一笑:“看来是时间到了,即便是修士,看来也是不能免这人之本性。临死之前,总想多看些,多说些话,自己想说的不想说的,恨不得都讲出来才好。让诸位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那魂影,终是开始消散。节法却反而是精神一震,亢声高歌。

    “今朝梦未遂,过往愿成灰。犹有壮心在,空叹年华催。神龟虽寿,猷有竟时。腾蛇乘雾,仍为土灰——”

    语声高亢,却只子午玄阳舰上诸人得闻。诗意未尽,人已不在。庄无道长身站起,眸光泛红,漠无表情的双手灵决引动。操纵着三足冥鸦,将节法元灵,送入冥界阴世。

    冥鸦才只三阶,并不能真正自如出入冥界,庄无道现在,也无力于涉那冥死之界,不过让节法在那边,有个更好更安全的起点,有更多转生希望,还是能够办到。

    节法身为元神修士,元灵本质,远胜常人,仍有在冥界,走魂修之路的希望。

    可惜那轮回之眼,变数太多,自己神通不及。否则倒是大有希望,将节法再引渡入离尘门下。

    叁法真人一声叹息,神色黯淡异常的往那船舱之内行去。云法极法几人,还有一众金丹,则都是随着云灵月,俯身拜下,口诵离尘宗的《太霄玄华渡灵经》。这是离尘秘传之法,用于恭送赞祝前辈羽化飞升的经文,传说可使离尘宗门人,在阴世中维持一点真灵不灭,记起前世只事。

    灵华英则是蓦地飞空而起,执剑而舞。剑气舒展千里,锐啸之声刺人耳膜,聚引黑云,大河潮卷,细雨潇潇,雷声如鼓。

    庄无道此刻也是恨不得,高声长啸,以宣泄自己心中悲意。又想立刻就饮酒千坛,换来一场大醉,忘记这哀痛。

    不过却也知此刻,并非是自己能够任性之时。节法已逝,他庄无道已为离尘柱石。

    有些责任,他就不能不一肩担起,

    将节法元灵,送入了冥界。庄无道便扫望四周,石灵岛之战,已经结束。然而这周围处,依然有许多窥视目光,在遥望着这边,准确的说,是在看着他庄无道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介意,早在与贞一一战之前,就已知会是如此。身为能与天下前四一战的绝世强者,自当是万众瞩目

    “以节法师尊功绩,灵牌当入祖师祠堂。不知诸位师兄,可有何异议?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