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零三章 泪满襟剑
    石灵岛上空,庄无道也吐出了一口血沫,止不住的血液,自唇角溢出。这‘阴阳劫,到底是远远超出了他现在的境界,好在这一式剑道,其实并不完整,他现在也使不出完整的‘阴阳劫,。

    然而只是这残缺的剑式,就已经使他肺腑移位,几乎重创。哪怕是有着玄天归藏气,有着不破金身,有着素壬神体,也仍然不能支撑,

    对他而言,这一剑是两败俱伤。好在是贞一现在的情形,比他要恶劣百倍

    抬目望去,他视野中的贞一,此刻已从四千丈高空坠落。面如金纸,胸前的孔洞,更是恐怖骇人。双目紧闭,似已昏迷。

    不止是肺腑被打碎,这一拳更直接冲击贞一元神。若非是最后时刻,庄无道后力不继之故,这位大僧正就已直接陨落。

    而更远处的三座‘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,中的群僧,更是乱成了一团,无数的佛法,同时降下,往贞一降临而去。试图以回复之术,助贞一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庄无道此时已再确定不过,自己已从这石灵岛,事决离尘生死兴衰的一战胜出。没人比他更清楚,这一拳‘阴阳劫,的杀伤。

    哪怕是没有战魂加持,当世之中,能够接下这一拳而不死之人,决不会超过十位,全身而退,不伤分毫的,更是一个也无

    他终不复师尊所望不愧对宗门

    庄无道只觉心中大畅,背负在心头,那沉甸甸的重负与压力。还有那愧疚与自责不安。似乎总算宣泄了几许。

    离尘未来几百年,崛起兴盛之势,并未因自己的无能,而有所变化。

    可负疚即去,悲伤却再压抑不住。庄无道目光赤红,看着那贞一似流星般陨落的方位。

    有些不愿回头,也不敢回头,只因知晓这一战结束之时,就是节法寂灭之时。他甚至恨不得,时间永远停锢在这一刻。

    只是仅仅三个呼吸之后,庄无道就听得身后,灵华英再一声撕心裂肺的悲吼。

    一股宏大的气机,蓦然从那子午玄阳舰上,冲腾而起。同时引发劫气,一道刺目的雷光,从天直霹而下。

    庄无道双目,都是不可自控的猛然一张,不可自控。

    是师尊

    身后感应到的气息,分明是灵华英,已经在心情激荡之下,一步跨入到了元神之境,气机交感,引发天雷降临,

    不过契机却是此刻的节法,魂影已经开始片片飘散,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大乘之佛,皆可杀大乘之佛,都该死燎原寺贞一,燎原寺,可恼可恨可杀

    此寺之僧,都当斩尽杀绝

    这一刹那,剑仙战魂留下的杀道剑意,再次充斥心内。

    本就无有对贞一放过留手之意,此刻更是必欲斩之庄无道只待体内伤势稍稍恢复,镇压住了血气,就已出手。

    太霄阴阳剑出之时,就是他此刻掌握,最强的一式神通。

    天地大悲,生死别

    剑出黑白,带着操控生死之力,虚空化形。所过之处,大地于涸,草木枯萎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这双阴阳之剑,就要将贞一头颅斩下的刹那。一道刀劲,虚空传至。

    “道友已胜,就请适可而止”

    ‘轰,的一声震鸣,浩瀚的刀力,竟是硬生生,直接将庄无道聚集了毕生修为的一剑,强行震散。

    庄无道口里一声闷哼,只是这短短一次交手,就已经知来人是哪一位。天一修界刀道不昌,不过能将御刀术,修至到远压剑道一筹的,就只有一位而已。

    ——天下第一人,也是身为天下第一刀的沐渊玄

    天机碑诸多分榜,都是由炼制此物的〔天君,制定。这位绝代仙王制榜时,可谓是任心随意。只因修士中,修行拳法者较少,不足十一,故而将拳指掌腿,都全数融而为一,定为拳道榜单。

    而练剑修刀者极众,故而明明御使诸般法宝兵刃的,手段都相差不多,却非要为刀枪剑戟针等,分开定下诸多榜单。

    不过在天一界中,刀道榜一向不受重视,几万年来只有这一位,以天下第一刀的身份,力压天一修界诸多剑修拳修,高据第一二百年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却无半点怯意,只有被横加于涉的恼怒。‘太霄阴阳剑,散而复聚,又是一式拔剑式玄术低了生死别半个品阶,气势却更为霸烈霸道气冲霄汉,横绝千里

    “不满么?也对,阻你杀他,道友定然会心生不满。不过,本座即说了要适可而止,那也就容不得你不从——”

    月白色的刀光,在虚空中一闪而过。将庄无道斩出的剑气,再次一分为二,而后一一斩灭镇压。接着却又是一股庞大的刀势,同样从数千里外跨空而来,把庄无道遥遥的锁住。

    力量同样远不如他,只有庄无道的七成,然而融入的虚空大道,却强盛太多,甚至还超越了贞一大僧正近倍

    刀势压至,庄无道就感觉自己的浑身气血,几乎凝固。勉力以魂力对抗,却似如蚍蜉撼大树,一溃千里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在这刀势的压迫冲击之下,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除了庄无道的神念,天生战魂,用不惧高阶修士的气势压迫。可此时此刻,他体内也提不出半分气力,甚至无法准确的操控自己的身躯。

    脑海之内,升起了一个再分明不过的念头,或者预感。

    接下来自己若再出手,自己就一定会死,一定对方一旦出手,就定不会再留情。

    猛咬着牙关,庄无道硬挺着这强绝刀势,依旧虚立于空,腰背挺直,剑势则依然炽盛强极

    他不想认输也绝不愿在刀势面前,有任何退却那怕对手,是那天下第一位的沐渊玄

    心中只觉羞辱莫名,也怒火滔天

    他不是不能忍气吞声之人,混迹越城十年,早就清楚忍辱负重的道理。可唯独在今日,在节法面前,他不愿向任何人低头俯首。

    这一剑,他定要斩出去一定百死无悔

    只是那千里之外,那剑势分明已经聚升到了极致,可此刻仍是悬停于空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刀势冲抵,如刃在喉,剑式动的这一刹那,就是他头颅断落之时。

    双方差距,本不至于如此悬殊,然而此刻,却偏偏是他与贞一大僧正力战,身伤力歇之后

    以至于在这刀势压迫下,哪怕庄无道已提聚了全身力气,也仍力不能支。

    “剑主,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如何?”

    一股热流,忽然从剑窍之后,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庄无道回过神,心中却泛起了古怪之意,剑灵这热流涌出,却并未有代他掌控身躯之意。

    “这一句诗,剑主可随我念。出师一表真名世,千载谁堪伯仲间;壮志未酬身先死,长使故人泪满襟——”

    ,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