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零二章 天下第九(第二更)
    e:高潮结尾,提前更新。加更一千字,求月票。

    “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子午玄阳舰上,叁法彻底愣住。

    贞一仗之成名的剑器,这就么碎了o

    一刹那间,方圆三千里内,有无数人发出了惊呼之声,眼看着那千梵心轮剑,在空中支离破碎,瓦解开来。

    然后众人就再惊异的,发现那贞一大僧正的肌肤之外,这一刻忽然爆出一道道血口。

    一丝丝的血线,从内飙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咒法反噬么?”

    三千里外,羽旭玄的面色,也恢复了平静:“如此说来,这门‘阿弥陀唯识普轮咒已可算是破了。”

    羽云琴只觉此刻自己的心情,简直就是难以名状,本就是沉入万丈深渊,彻底冰封。又突然间被人拔出,回暖还阳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这一战,他已经胜了?”

    “未必然,贞一身为天下第一剑修,还有底蕴。真正胜负,就要看庄无道,怎么应对,又是否肯就此善罢甘休了

    羽旭玄摇着头,面上隐透笑意:“不过战至到这样的地步,那位大僧正,已经不可能如愿将位庄小真人拿下。最后多半是两败俱伤之局——”

    以他的实力修为,自然有资格,在庄无道的名头上,加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”

    羽云琴放下心来,知晓以贞一的智慧,知晓事不可为时,定不会任性强为。两败俱伤,离尘虽败尤容,可对于燎原寺而言,却非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既然父亲,说是庄无道这边,是否肯‘善罢甘休也就意味着,这一战中掌握胜势主动,可以随时收手的,是庄无道,而非贞一。

    而仅仅一瞬之后,羽云琴就见那贞一的头顶上方,忽然一尊巨大的‘不动明王,佛影,脱体显化而出。手中一面佛镜,往石灵岛的方向,遥遥照空而去。

    “嗯?”羽旭玄的剑眉斜挑,而后是止不住的赞叹:“居然还有这一手,果然不愧是第一剑修,真正是大气果决

    而此时在庄无道的身前,那九环禅杖,也开始了变化。在银白火焰的燃烧中,变化为一尊不动明王佛影,同样执着一面佛镜,往庄无道所在,照射而来。

    金光笼罩,并未造成什么伤害。庄无道却能感应,这些佛光,正在追迹寻觅着,那战魂意念,降临的源头所在,

    庄无道下意识的就皱眉,本能的知晓不妥,绝不能让这贞一得手。于是那银色火焰,猛地再扩张,继续烧灼神像

    这贞一无足为惧,威胁到战魂的,是那位法身降临于此的‘不动明王,任何战魂,对于修士而言,都是无价珍宝。对于佛门而言,尤其如此

    虽说这贞一请来的‘不动明王,的法身,其实算不得这位佛门大能的分魂神念,并无主动的意识,

    然而若能感应到吞日血猿与剑仙战魂的源头,很难说这位‘不动明王会有何反应。

    银火烧灼,而庄无道自身所有的神念元魂,则俱化为剑要将这道佛光,强行斩段粉碎

    然而也就在这一刻,贞一的脸上,浮露出一丝冷笑。那佛光佛像,都猛地爆开,然后一股巨大的神念风暴,瞬时笼罩住了这片虚空。

    附身于体的战魂意念,也在这浩瀚的佛力神念冲击之下,近乎震散。迅速从庄无道身你脱体而去,被这神念风暴阻隔,与庄无道联系渐断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在这一瞬间,就已明了自己,是再次‘上当,了,不禁大怒扬眉。

    贞一粉碎‘不动明王,的法身,也同时迫使他的战魂,同样离体而去,不能加持。

    ‘不动明王,粉碎,贞一却也由此从‘阿弥陀唯识普轮咒,的反噬中,脱身而出,而战魂离体,也意味着此刻双方实力,又被拉回到同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真正是好高明的计算

    ——当他操控汇合剑先战魂的‘杀道,剑意,阻拦贞一,与这佛光接触之时,就已落入对方的算计。这已近乎是阳谋了,哪怕事前明知,也无太好的办法应付。

    意念一转,就已经明了了一切。庄无道此刻明知自己输了一着,心中也仍是佩服万分

    天下第四人,名无虚至让人输得心服口服

    今日这一战,他虽是能够维持到此刻都不落败势。然而除自己一身蛮力之外,无论哪一方面,自己都逊色于这位大僧正数筹

    哪怕是成就了元神,哪怕入了天机碑前十之外。可自己的这双翅膀,果然还是稚嫩青涩,难堪重任呢

    对面的贞一,此刻却是从容自在,用衣袂抹去了唇旁的血丝,淡然一礼。

    “节法真人的手段,贞一领教了。今日你虽身殒,却实难让人忘怀,让人即敬又佩。然而杀师之仇,毁我佛国之恨,贞一终是要向你讨还。此仇此恨,万事不移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贞一才看向了庄无道方向:“庄真人剑术超绝,不过看来今日你我之战,也就只能如此了。不如就平手了局,就此作罢如何?你我两败俱伤,燎原寺固然有些麻烦,不过真人,怕也有跌落道基之险,非是智者所为。”

    却是拿得起,放得下。之前气势滔天而来,此刻意欲谈和,却也能放得下姿态,语气温和。

    石灵岛上,庄无道却目光空冷的,看着天空,

    心中是又苦又涩,他实在是不甘呢能够与贞一抗衡,是靠着节法的谋算,是靠着师尊以性命成全。

    能够在贞一的‘阿弥陀唯识普轮咒,下,保住性命,破解此咒。也是因机缘巧合之故。祖上有灵,血猿战魂融合的意念内,恰好有一位对大乘佛门,恨到了极致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他庄无道又做了些什么?无非是身不由己,遵循着大势,被师尊推着往前走而已。哪怕是到了最后,好不容易占了胜势上风,也被这贞一大僧正,巧妙破局,使二人之战,重回原点。

    实在是让人难以甘心

    神念感应,子午玄阳舰上的节法真人,已经把安心的把目光收回。离尘已转危为安,自己最看重自豪的弟子,也已无恙,师尊他自是能放下所有担忧。

    在真人看来,这结果虽非最好,却已是可以接受,他庄无道也最多只能做到这地步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放不下,他还想要做到更多,超出师尊他的期待,才可回报师尊他,以性命化梯,助他成道的恩德

    默查体内,仍有海量的玄天归藏气聚集不散,而拜之前那剑仙战魂所赐。庄无道的体内三十余处玄窍,几乎有大半,都被这些玄天归藏气,强行打穿。

    一个念头,也无可压抑的,自庄无道脑海之内升起。也仅仅只片刻,庄无道就有了决断——

    试看看,倒也无妨。

    难得的是剑仙战魂,裹带而来的那些对剑道的领悟,还未消失。也难得他体内,有这许多的玄天归藏气。

    错过了这次机会,很可能就要等到无数岁月之后。他也不能容忍,节法真人带着遗憾离去,

    “古语有云,来而不往非礼也”

    当清冷的声音,从石灵岛内响起时,贞一不禁楞了一楞。那声音震荡虚空,远远传播至数千里外。

    不过声音传播之速较慢,要传到他这里,仍需时间,贞一是直接被庄无道神念映照,感应到了这位新晋天下绝顶强者的意识。

    “袖手罢战可以不过来而不往,非待客之道。今日也请僧正接我三式若和尚能接这三式无伤,庄某自可任你离去。”

    不等贞一答话,那双太霄阴阳剑,就已带起了来两道玄妙深微的剑影,穿梭而至。

    无量的生死之力,俱被扰动,甚至直接于涉生死法则。

    使贞一大增正体内的命元,瞬间近乎枯死。

    第一剑,天地大悲,生死别

    贞一的目光微凝,右掌猛地往身下一按。那七宝紫金花莲,立时化成了片片莲页,又似一口口剑刃。

    飘荡于空,似如一堵莲墙,阻拦着庄无道,而后又纷纷洒落,枯萎化尘,尽是以这‘七宝紫金花莲,为代价,吸收了所有的生死之力。

    可紧接着第二剑,又紧随而至。那黑白阴阳剑光,似在贞一的眼前消失不见,化入无形。

    贞一的面色,却更是难看。知晓这两口剑,已经到了四息时光之前。

    第二剑,天地大悲,忆惘然

    手持不动根本印,贞一胸前处,一串舍利子猛然炸开,而后‘轰,的一声震鸣,空中佛国之内,忽然有一位佛像,睁开了一只竖瞳,一道金光投照而下。

    过去南无法幢空俱苏摩王佛,过去幢空俱苏摩劫法,定住了过去未来之时,而贞一的身外,也同时一口青色剑影闪耀,执在手中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一连串的交击错斩,一片兵刃交击带起的火花中,将太霄阴阳剑,全数反弹而回。

    化解此剑,贞一的眼中,却并未有半分轻松之色,面目阴沉。

    对手以大量玄天归藏气,不惜代价的施展剑诀,本身剑术,这一战中,更是提升了整整一个层次。玄术阶位,更已达一品巅峰。

    越来越难应付,之前二剑,就使他近乎力穷。这第三击,也必是不同凡俗。

    只是固守,绝非良策,只有以攻代守,才能为自己,争取更多余地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庄无道口中,也正轻吐了一口浊气。神念之内,一片空无。所思所想,只有当年在剑灵记忆中,看到的凰劫影像。

    意至身起,想到就做,只是简简单单,一个无比简洁的拳架舒展。随即又隐隐约约,只听的一声清冽剑吟。

    第三剑,天地大悲,阴阳劫

    一千里外,贞一的身形忽然定住,是真正的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此刻贞一的整个人,连带着才刚御起的剑势,都是硬生生的,被定在了半空中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甚至不止是他本人,就连他周围的一切,二十里方圆内的一应所有,都被彻底定格

    扰动阴阳,元灵离乱,所有的一切,包括了贞一肉身都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,

    目光内现出骇然之色,贞一的瞳孔急缩,目光死死的注目着庄无道,

    这一刹那,他已经尝试过上百种方法,试图挣扎托生,从这诡异的状态中逃出,直到再无法可想。

    可最终的结果,却是无半分的变化,他仍在原地,动弹不能,

    只能以无法置信的目光,与那重明神霄乾坤无量玄阳阵中的某人对视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剑术?”

    无法说话,只能以神念询问。以他在剑道上的造诣,自然能够辨出,庄无道的这一拳,似拳实剑

    败了么?可他至少要知晓,自己到底是败在何处,对手的这一剑,又是什么名堂。

    “连脉通窍,阴阳劫”

    非是阴阳乱,而是阴阳劫与凰劫不同,独属于他庄无道的阴阳劫

    庄无道拳架舒展到尽头,然后骤然收势,体外一切散发开来的力量真元,也随之全数收束。

    而后下一刻,那贞一的胸前胸后,蓦然爆出了一团血粉。却是贞一的整个胸膛,都被这一拳势,轰成了粉末,现出一个巨大的空洞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整个石灵岛三千里方圆范围内,除了那罡风继续肆掠之外,都是一片沉寂如死,

    这一瞬间,乐长空脚下的那块大石,突然毫无预兆的碎开,无数的裂痕,如蜘蛛网般的蔓延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大灵皇京城内,观月散人忽的心神悚然。蓦地回头,目光神念透过了重重宫墙,然而眼看着那天机碑上。庄无道的排位,再次晋升。

    ——天一世界元神第九位∶庄无道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