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七零零章 表里互换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究法真人一阵愕然,看着那人形魂影,满脸的不解:“无道的战魂,不是吞日血猿?为何突然间,就变化成这副模样?难道说,无道师弟的战魂,其实是两位?”

    “这是,剑仙——”

    宏法一声呢喃,然后愣愣不语。看着远处,那衣袂飘舞的仙人元魂,他脑海内,本能的就想到了忄仙,二字。

    这等强绝剑意,只是稍加感应,就刺得人元神锐痛如刀割般的凌厉,除了剑仙之外,他实在想不到其他。

    忄仙,者,用剑之仙,以剑为大道根本,性命双修。天一修界,只能到元神层次,故而连纯正的剑修都没有。

    勉强算得上的,只有离寒天宫,已经成为羽旭玄战魂的那一位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我的意思,是说这剑仙血猿,并不是两位不同的战魂,而是本为一体。”

    云法真人陷入凝思:“古书中所说的战魂,其实本质,就是怨煞怨魂的一种。大多都是出自于古战场内。乃是由游荡在天地之间,有着强烈执念,战意永存不灭的亡者真魂转化。不过战魂产生之时,往往也会凝聚吸收其他本质相同,战意同样强盛的游离意念。就比如那位旭玄真人的‘碧霄真君其实也并不纯粹,战魂之内,也同样融入了其他陨落修士的残魂。不过这似种情形——”

    语音一顿,云法发现自己,有些说不下去,其实他自己,也没怎么搞清楚。不过随即,旁边就有人接言。

    “这是内魂外感,喧兵夺主,表里互换——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,却是如露大僧正,这位南山琉璃寺的主持,此刻面色却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“所谓人有三魂,天地二魂常在外,唯有命魂独住身,天地命三魂并不常相聚首,又有主魂、觉魂、生魂的别称。而所谓战魂,其实也与人之魂魄差不多,亦有三魂七魄。若老僧所料不差,这剑仙当已是血猿战魂的三大主魂之一,就不知是天魂,还是地魂。与血猿陨后的神魂,融而为一,才有这血猿战魂产生。不过一直以来,因实力稍逊一筹,被吞日血猿压制,未能成为主命之魂。平时才以吞日雪猿形象,显化于外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如露虽未明言,诸人就已明了其意,多半是这剑仙主魂受了什么刺激,转而喧兵夺主,与吞日血猿表里互换,三魂倒转,才有这位剑仙战魂的出现。

    又想起了那句大乘之佛,皆可杀

    ——莫非就是这位剑仙,出现的缘由?就不知这其中,又含蕴着怎样的故事?

    对这剑仙战魂的疑惑,虽已解开,然而在场众人却仍是连眼都不眨上一眨,依然片刻不离。

    ‘阿弥陀唯识普轮咒庄无道虽已在破解,使必败的战局,出现了转折。此举令船上诸人,都是狂喜万分。然而却并不意味,诸人就可自此轻松下来,

    二人间的胜负,依然悬而未决,只怕依旧还有一场苦战。

    在场诸人中,只有节法,察觉到如露的异样,语气歉然到:“对这虚空佛国下手,我节法是不得不然。离尘断不会坐视藏玄南北,皆化为佛国,也绝不许燎原南迁。道统之争,容不得迟疑,也容不得节法心慈手软,所以无愧于心。可事前未告知道友,却是节法之错。今次事后,若离尘还有余力,定有补偿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节法语中,却略含着几分涩意。这次离尘若不能胜,什么礻ff尝都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“虚空佛国么?其实老僧我倒是能看得开,那佛国圣地若落到燎原寺手中,其实并不比落到魔修手中,强上多少。大乘佛门的手段,许多近似于魔,有些则更假慈悲大义之明,更为残酷。这次燎原寺转化佛土,真要是成了。那二百万坐化高僧,只怕终生永世,都不能超脱。反倒是落入魔主之手,还有一线希望。”

    如露洒然一笑,而后用清冷明澈的眸子,看向节法真人:“还是先谈谈补偿,不知真人,准备事后如何补偿我南山琉璃寺?”

    “我之意,本是允南山琉璃寺,在藏玄江北传教。在此地重立教门,为我离尘屏障——”

    节法这么说着,却忽的心中一动,感觉出如露语中的异常,醒悟了过来:“道友之意,莫非?”

    “大局已定离尘今日,看来已是大胜之局。”

    感应到周围,投过来的那些好奇不解的神念,如露大僧正眼神复杂,既是惋惜,又似快意的,看向了已经到一千里外的贞一。

    “汝等,可自己看那位贞一大僧正。修佛之人,不固根本,终是还是无用。”

    这时有目力超绝之人,已经能远远望见,不知何时,那座‘紫金七宝华莲已经定在了虚空,并不动弹。

    而莲台之上的贞一,也同样是一动不动。叁法已经眼尖的发现,这位贞一大僧正的额角出,竟是渗出了无数豆大汗珠。白净的脸上,已经涨成了紫红之色。

    剑意,好强的剑意这是?咒法反噬?

    叁法的目光,随即又转向了庄无道,目中异芒微闪,这定是已经在交手了而且必定是一中,能与‘阿弥陀唯识普轮咒,针锋相对之术

    有战魂剑意凌迫,诸人神念都俱被压制。竟是连庄无道,已经悄然完成了对贞一的反击,而不能自觉。

    此时再看庄无道,身周那银白火焰已腾起三丈余高,把所有的金轮兵刃,迫开到了数十丈开外,

    目光冰冷,战意杀念,已再次冲藤到了极致。整个人,就宛如变化成了一口剑,气冲斗牛,把上方数万里云空,都强行撕开。

    而那恢宏剑意,此时哪怕远隔数万里外,都能观感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无独有偶,就在同一时间。大灵皇京城内,位于皇宫深处一座大殿,一个巨大骇人的森白眼球之前。

    百丈方圆的殿内,一片空寂。只有寥寥十几位元神修士,立足于此,都在注目着那眼瞳之内,投射照出的一片影像。

    将南方整整三千里方圆之地所有的变化,都投照在瞳仁之内,再以秘法提取,显化于外。

    故而哪怕距离几十万里,在场诸人,对此刻南方这场大战,都能清晰了然,洞察无疑。

    “——居然是阿弥陀唯识普轮咒,真正是没能想到。若事前不知,措不及防,便是你我二人,也未必能逃得性命

    燕赤灵皱着眉头,眼现忌惮之色,而言语的对象,正是对面的元道子。

    而殿堂之内诸人,闻言亦是神色凝然。以燕赤灵天下第五位,仅逊色贞一大僧正一个位次的排名,尚且如此言道,自承难敌。而天下第八位的元道子,居然也无异议,可见这‘阿弥陀唯识普轮咒是何等的难解。

    “居心叵测这位准备了数百年都无人能知,便是百余年前,与顾云航之战,险险败北,都未曾施展,真个是好生隐忍。若非是这次离尘节法,将燎原寺算计入坑,又有庄无道,突然崛起。只怕我等,还是懵然不知。”

    众人之末,一位元神修士冷笑着,语气亦是阴寒无比:“这贞一如此,三圣宗其余几位,想也可知。我大灵要素清寰宇,除尽道贼,只怕还需筹谋。”

    ‘道贼,二字道出,包括燕赤灵在内,殿内大半人,都微微凝眉。便是元道子与观月散人,也是眼露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却都未说什么,在大灵朝廷,许多勋贵官僚的眼中。中原的三圣宗,甚至整个修界,十大道宗,都可算是‘道贼,

    大灵国的子民,除了正常赋税之外,还要将所有十分之一的收入,缴纳给三圣宗这样的大小宗派,以换取修士宗门的庇护,是为‘灵税,

    在这大灵朝廷看来,自是分外不能容忍。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卧榻之侧,岂能容他人酣睡?自家的财富,被这些只问道求真,看似无一益于民之人夺取?更不用说这些道仙门,对世俗凡间大族势力的扶植与压制。

    若没有实力反抗也就罢了,只能忍耐。可偏偏现在的燕氏,已然可与三圣宗,分庭抗礼。

    不过燕氏中,意见也并不统一。有一些开明的,并不反对修士存在。知晓这世间,许多事都需依靠修行之士来解决,燕氏在万余年前,本身就是个修行世家。可有些激进的,却认为魔修妖类肆虐,都是三圣宗刻意放纵,养贼自重的结果。

    只有将天下修士,尽数斩杀灭绝,天下禁武,这个世间,自然就可清净。

    而方才出言之人,正是燕氏族中,对三圣宗最是仇视的一位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元道子于脆不去理会:“若纯以斗剑论高下胜负,那位庄真人,却已是胜出一筹。可到底还是输了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若非是这位修成的‘阿弥陀唯识普轮咒胜负仍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观月眼中,异芒闪烁:“便连不动明王的神体加持,都奈何不得,也不知那位庄真人,用的是何秘法?该不会,也是战魂?”

    又是什么层次的战魂,能够媲美甚至超越不动明王的分魂神体?

    “如今说这些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下方处,另一位元神真人叹息:“此子这二十年修行,可谓是璀璨耀目,崛起之速,可谓绝世罕有。可惜,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。陨落已无疑念,诸位以为然否?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”

    大袖一拂,燕赤灵同样面现遗憾之色的,长身站起。“可以去禀告陛下,这离尘,已不足为峙”

    没了庄无道之后的离尘宗,即便还有六七位元神修士,也依然是任人宰割之局,更不足以成为燕氏臂膀。

    也不值得他,浪费他半点心里,

    只是这句话才说出,燕赤灵就已瞳孔微张。而此时那观月,亦是豁然起身,看着那眼球瞳仁中,投出的光影,

    “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赫然可见,那‘紫金七宝莲华,上的莲叶,竟是在一片片的凋零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