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九九章 大乘可杀
    “师兄”

    重明法坛上的聂仙铃,蓦然间娇躯微颤。睁开了眼,目光惊慌难以名状的,看着远处上空的变化,还有庄无道,那被光矛洞穿了的身躯。

    压制了许久的忧虑与哀伤,此刻终于再忍耐不住,晶莹的泪珠,如断线了的风筝,大滴大滴的掉落,

    她知晓自己此刻,根本无力帮手,也无法插足。在这法坛上,施展重明剑翼,尽力将几门辅助玄术,配合庄无道施展,就是对庄无道,最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即便她已倾尽了全力,也依然无法挽回,不能助师兄,扭转败局——

    师兄他,终究还是败了。天下第四,到底是强胜一筹阿弥陀唯识普轮咒,也的确不愧是燎原寺,最顶尖的咒法

    师兄他,是要就此陨落了么?那贞一,绝不会留手。这一败,将是失去所有一切,性命元神——

    怎么可能?她怎能坐视师兄就此身亡?若是师兄都已不在,那么她聂仙铃活在这世间,还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心念电转,聂仙铃极力回忆着记忆中的诸般大法,思索能挽回庄无道性命的法门。可却不出意料,是毫无所得—

    然后是一股如怒涛一般的的恨意,自胸中涌现,聂仙铃双目转为了赤红之色,看向了对面那贞一的所在

    若师兄覆亡于此,那么她聂仙铃,必定不惜一切。也要使这贞一,使那燎原寺,万劫不复

    心念恨极,聂仙铃甚至未曾注意,自己的额前,竟是现出一团淡青黑色。元神不稳,动荡不宁。

    还是旁边的参法,感觉不对,及时将一团清冷的灵光打出,助聂仙铃强行平复心绪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参法的面色,也是微现苍白,目光变幻莫测,可见心绪之内,亦同样是剧烈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东西,怎么能输?打不过,连逃都不会?真正是蠢不可及,不可救药亏老夫这些年,还将他当成宗门栋梁”

    口中狠狠咒骂着,宏法双拳,却是死死的紧扣。一丝丝的鲜血,正从他的手心溢下。

    输无所谓,只需能保住性命就可,离尘宗大可退据东海,以待日后。然而若是这位离尘数百年的栋梁身死,对于离尘宗而言,却是不可承受之创,日后难有再起之机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周围所有人都是默然无语,神情消沉。哪怕那几位散修元神,亦是神色黯淡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唯识普轮咒,好一个天一大僧正”

    云法‘嘿,的一声,看似在冷哼,言语中却是说不出的悲怆无奈:“不知诸位,可有合用的法门,至少救下无道的元神。”

    目光求助的,扫向诸人,离尘宗诸人的手段,他都能尽知。所以只能寄希望,在场的几位散修元神,能有对抗‘阿弥陀唯识普轮咒,之术0

    只是环视一圈之后,收获的却只是无耐与爱莫能助。别说是根本就无这样的术法,就是有,在场诸人,又有谁能有资格,插手这二人之战?

    那已远超元神境的层次,一旦离开了子午玄阳舰,那二人哪怕只一个意念,一个弹指。在场诸人,除了叁法这寥寥几位之外,就有大半都抵御不住。

    哪怕元神,在这二人眼中看来,只怕也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“无法么?看来是败局已定”

    叁法苦笑,走到了节法身侧。也使所有人的目光,都齐聚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师兄,可还有其他安排o”

    此时的节法,虽是元神残破。然而在这一刻,却仍是在场所有人心中柱石,唯一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师弟你实在太高看我了”

    节法依然负着手,面上却也现出了无奈之意,说不出的黯淡:“我自问已算计好了一切,可这一战,到底还是输了。事前从来就不曾想到,这位大僧正,会将这门咒术修成。这一战,不但输了我离尘数千年气运,更是险些就把自己最出色的弟子性命,也一起搭上——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却又眼含深意的,目注着身侧的墨灵,尤其是三足冥鸦,位于前足处的那枚黑色鳞片。

    可即便有这代死之术,依然无用。若破解不得这‘阿弥陀唯识普轮咒庄无道依然无法挽回败局,甚至想要依凭己力逃生,都是艰难。

    躲得了一次,躲不了第二次。

    “师兄无需自责,离尘宗这一次,无异于与整个天一修界为敌。有这样的结果,已是出人意料。”

    叁法摇着头,并未注意到节法语中的‘险些,二字。在他看来,此番石灵佛窟之役前后,节法所有谋划韬略,实在堪称是智如渊海。

    然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智者最悲哀的,就是遇上贞一这样,力量远超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绝对的实力,可碾压所有,一切的谋略,一切的计算,在这位面前,都显可笑多余,

    “输了也就输了,只是无论如何,我离尘都不能让无道他殒身于此——”

    叁法语音未落,节法真人就已出言:“师弟,两月前我交给你的太虚星盘,可还在你手中?”

    “太虚星盘?”

    参法楞了一楞,就已反应了过来:“此物尚在,谨遵师兄之命,时时刻刻随身携带,也不敢随意使用。只是?”

    只是这‘太虚星盘虽有助人虚空挪移之能。可现在的庄无道,在贞一咒法之下,已经接近濒死。即便是助庄无道挪移了虚空,也不能摆脱。

    哪怕是使用了这星盘,又有何用?

    “不用多问,无道他自有保命之法,你只管见机使用这太虚星盘就是。”

    节法笑了笑,神态从容不若。二百年筹谋,却在今日,几乎将所有的筹码都输掉,。他心中说不痛心难过,那定是假的。哪怕是事前就布置了后手,可却仍未必能够保得出庄无道性命,让人忧心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此刻,却不能流露半分。而果然这句话音说出之后,周围诸人的神情,都镇定了些许。

    “关键是时机,机会估计只有一瞬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果然不愧是节法师兄参法定不会负师兄所望。”

    叁法再次看向前方虚空,已经被那光矛刺穿了的庄无道:“这么说来,这子午玄阳舰,也该是时候撤离了——”

    然后话至一半,叁法就又觉有异。感觉自己的心脏,猛地一阵跳动,莫名其妙,毫无来由。

    才刚刚平复下来,却又是一阵剧烈的心跳,有如擂鼓。而后频率越来越快,咚,作响。全身血液激涌,耳旁更隐隐约约,听见了一些声音,似是人声,却又给人凶兽咆哮之感,是使人毛骨悚然,

    随即叁法就发觉,这并非是自己如此。船上的这几十人,只要是修为,远远高于元神境的,都能感应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叁法努力辨认,却听不清楚。节法也同样侧耳倾听,半晌之后,也眼含疑惑的说着:“大乘之佛,皆可杀?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这句——大乘之佛,皆可杀可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这句话问出口,云灵月身形,就蓦然顿住。与船上的其他人一般,目光都再定定注视着的庄无道。

    只见那插在庄无道身上万千兵刃,还有那耀眼光矛,此刻都是无火自燃。一团团青白的火焰燃起,烧灼着这些佛文凝聚成的兵刃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中,皆是一阵狂喜。知晓这分明是庄无道,已经寻到了破咒之术。否则方才那一矛,就应已粉碎了庄无道的元神。即便不能保住性命,也至少是重创,

    然而此刻,不但庄无道仍能安然稳立,更在破解着那些金环锁链与兵刃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刻,大多数人都在关注着庄无道的身后。那三丈高的吞日血猿虚影,此刻赫然已经消失。取而代之的,是一尊同样三丈余高,一身青白道袍的修士影像。

    面貌三十岁许,面貌俊逸似如秀美女子,腰间挂着一口长剑,衣袂飘舞。身姿飘逸。

    可除了这出尘之气,却更多的还是凶戾杀机,一股恢宏浩大的澎湃剑意,正由这战魂裹挟而来,冲凌四方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