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九八章 佛法咒杀
    那贞一大僧正的莲台,更已移空而来。三座‘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也是亦步亦趋,塔上数位坐镇,御使四象之影,与空中的六只重明鸟真形大战。万千雷霆,滔天烈焰,北冥寒云,锐烈金气,充斥着数百里天空,不断的与重明鸟嘶咬撞击。而后者也完全不落下风,以六敌四,身影虽不如四象真形庞大,可六鸟合力,亦能勉力抵敌。

    双方大阵平分秋色,却不能阻止那贞一,踏莲而至,瞬空百里。

    “佛云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种因者,自能得因之果,有了果,便也有了新的因,因果循环不休,使人得善恶之报。”

    贞一目光冷冽,如高高在上的神佛,看着庄无道。他的视线,虽不能洞穿眼前这座‘重明神霄乾坤无量玄阳阵,。却能准确判断,此时的庄无道,此刻是在什么范围,又是什么样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而所谓了断因果,就是将这循环斩开。从此果不成因,因也未能成果,则因果线断。今日贫僧,便欲与庄施主及节法道友,彻底做个了断,了结你我这业报循环。祸福无门,惟人自召,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。庄施主,你的报业到了——”

    语音至此,贞一的手虚空一划。万千的剑气,同时加速急坠,刺向了庄无道。在庄无道的身外,引发一连串的震荡声响。叮叮当当,如雨打芭蕉。绝大多数都被弹开,甚至挪移转嫁,反转至贞一身前,

    不过也仍有部分,绕开了血神盾,将庄无道体外的罡气,也强行穿透。第四阶段的不破金身,使这些剑气,全都无果而回。即便偶有小伤,也能在顷刻之间恢复。

    不过那一丝丝劲力,却不断的透穿入庄无道的体内肺腑。哪怕是血猿施展的吞日变,也无法尽数吞噬,唇角之旁,已有一丝丝的血液溢出。

    却因身躯,被佛法咒缚,只能立身原地,难以动弹。不得不硬承这些剑气冲击,而无法闪避挪移。

    后方的血猿战魂,似有如困兽,以庄无道一身法力,数十种玄术神通,数门根本大法,却寻不出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贞一的眼瞳之内,则全是冷笑之色。在祭坛之上,往上方佛国天空,遥遥一拜、

    “非贞一嗜杀好战,妄用咒杀之术实因天地劫报使然,要振我天一佛门,不能不诛此邪魔请诸佛明观,今日贞一诛此佛敌”

    于是那千里佛国,无数的金刚,罗汉,菩萨,明王,列佛,佛祖,都纷纷睁目,看向了下方,庄无道的立身之所

    庄无道也浑身气机一窒,立时从与战魂意念水乳交融的状态跌出。只觉自己元神几乎凝固,体内的气血,却停住了循环,不能挪动。巨大的压力,临于身躯,隐隐将他与战魂的意念分割。

    眼前这些佛像,自然不可能真是诸佛真身,连化身分念都算不上。只是贞一观想得来,以燎原寺积累数万年的愿力,凝聚佛国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如此,这些佛像给他的压迫,也是沛莫能大。几亿万人愿力所聚,岂是他一个元神境能轻易抵御?神念意识没有被当场压垮,就已是足见元神之坚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贞一,则又直起了身,双手再次持印,结的却是大威德伏魔之印。

    “汝师徒二人,俱为佛敌其罪之一,毁我虚空佛国,断我佛门大兴缘法。尔等转嫁了因果,瞒过了天地劫报,却瞒不过世人之眼”

    那上千道佛文兵刃,也在此刻坠击而下。庄无道一身罡气,却全不能阻拦。整个身躯,皆被这些兵刃刺穿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刃光,俱都是有形无体,虽是斩入到了他的体内,却不能够伤及他肉躯。只是使他身外,看起来如刺猬也似,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的神念间,却感觉到了刻骨的寒凉,巨大的危机感,充斥于心。本能的感应,这些兵刃对他的元神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其罪之二,逼迫我师,坠入魔门,六百年修持,毁于一旦弑杀我师,你我不共戴天。”

    刺入庄无道体内的千万兵刃,此刻又猛地爆出无数的刃刺,只一瞬间就将庄无道的元神,死死的钉住,

    极致的疼痛,使庄无道近乎失控,眼神充斥着火焰,不甘,恼怒。想要挣扎,却完全不知从何处发力。想要挪移闪避,也不知该怎样才能如愿。

    此刻哪怕是那四尊雷火天傀,已经到了他的身侧,也无法以瞬空挪移之术,带他离开。只能张开灭元剑阵,代他承担部分剑气冲击。

    胸中有如一座火山,怒恨,不甘,战意,杀念,都俱如热火融岩,在此不断积聚着。也只能积聚,不得舒展

    而体内四肢百骸,虽还有无数的‘玄天归藏气,推积,却是完全无用。

    这门咒法,使他除了以神念御使剑器与几件宝物之外,什么都做不了——

    这是,要陨落了么?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,不自禁的升起了这念头。知晓那贞一的杀着,在整整两刻钟的准备之后,即将来临。

    真正是可笑,自己这一战,虽是自信十足,也自问准备好了一切。以为这世间,无论什么样的对手,自己都可应付,

    可临到此刻,别说将对手击败逼退,便连师尊所说的‘量力而为,保全有用之身,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心中不甘,可不甘心又能如何?强肉弱食,拳头大了就是力量。自己力逊一筹,就需受死。

    血猿战魂与他的联系,此刻也被这咒术,强行剥离,越去越远。于是便连那千里之外,太霄阴阳剑与那九剑印轮之战,也落于下风。渐渐不支,十二口水火坎离剑,顷刻间就被斩碎了七口。

    心念已经渐渐沉入到了谷底,不过却仍未绝望。还有一次机会,一次脱身之法,可这段时间内,自己必要寻到一个破解此咒这策。

    心中也并未绝望,庄无道隐隐能感觉,战魂的状态有异,似乎在发生着什么变化,又似在酝酿着什么。他自己也是刻意的,把部分神念,与战魂脱离。眼下之计,只有求助剑灵,询问破解阿弥陀唯识普轮咒的法门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刻,庄无道的心神又微微一楞。感应到远处虚空,那血猿战魂的来处,一股滔天狂怒,正如湍潮洪流一般,猛然穿空而至。

    一个隐隐约约的声音,也在庄无道的脑海之内响起。

    “大乘——”

    “大乘之佛,皆——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——普轮,大乘——可杀”

    一连数次,庄无道都未能听清,模模糊糊的,不甚清楚。庄无道极力的感应,直到一息之后,也仍未能听清楚全部,只是隐隐约约,有股熟悉之感。

    是了这岂非是当日在石灵佛窟中,吞日血猿意念操纵他身躯时,说出来的言语

    记得完整的语句是是——大乘之佛,皆可杀

    然后‘轰,的一声鸣响,庄无道只觉自己的脑海之内,猛地似爆炸了开来。无数的信息,冲入到了脑海之内。

    那些意念中的声音,也前所未有的清晰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唯识普轮,是阿弥陀唯识普轮,阿弥陀普轮咒大乘之咒,杀杀杀大乘之佛,皆可杀”

    于是无量的热炎,冲入到了他的体内。一股强绝无匹的剑意,将那咒法形成的壁障,全数强行打破冲碎,与他的神念意识,再次融而为一。

    同样是战意无尽,同样是杀念滔天,可却与吞日血猿的狠戾凶绝不同,更为纯粹,极之于剑

    还有恨,恨的却是那千里佛国,这束身咒法

    那凝固住的‘玄天归藏气也再次奔流汹涌,猛地贯穿入庄无道的体内百脉。

    随着一股庞大莫名的信息,强行挤入到庄无道的意识神念之内,前胸某处的一个窍穴,也发出了‘蓬,的一声闷响,血肉炸闪,竟是将这玄窍震开。

    而那些‘玄天归藏气而依然不曾停下,继续四下冲撞伸展,将所接触的一切经络,强行打通击穿。一些本不曾有联系的玄窍,可以贯通一气,连脉通窍,

    而那灌输入他脑海内的信息意念,也不断的在庄无道的眼前掠过,是剑,全是剑

    剑诀,剑势,剑意,几乎包罗剑之所有。

    有许多影像,许多文字,哪怕庄无道只是看一眼,就觉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,却也不自禁的堕入其内,浑身气运变化,变得凌厉异常,甚至体内流动的气元,似也变成了一口口的小剑,在气脉内穿梭。

    于是间,庄无道浑身剑气冲霄,体内亦是一团团血雾爆开,大口的血沫,猛然从口内吐出。

    在一千里外的对面,贞一对此变故,却只是稍稍惊讶了一番,就不复在意。庄无道体外气机的变化,不过是垂死挣扎,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依然是免不得一个死字

    “其罪之三,使用邪魔之法,污染佛门先辈。使我佛门二百万高僧堕入魔国,不得超脱。此罪不赦,需尔沉沦万世,身化虫豸之属,以偿罪业”

    每一字俱带梵音,传于那万千佛光刀影之上,震荡拷问着庄无道的神念,

    也在这一刹那,三座‘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同时万千金芒,而千里佛国中,那些金刚,罗汉,菩萨,明王,列佛,佛祖,则纷纷双手合十,面现悲悯之色,似是不忍见,一位人世生灵之殒。

    贞一大僧正,那双如弯道一般的双目,也在这时微微眯起。唇角微挑,冷酷至极,露出毫无温度的‘慈悲,笑意

    而后亦是双手合十,朝着庄无道深深一礼。

    “有请阿弥陀圣佛降下灭邪神通,诛此佛敌如我是闻,佛也有怒请庄真人,上路走好”

    佛音震荡,咒杀之术完成的刹那,庄无道身外,那些佛光刃影之后,顿时现出无数的锁链,一条条连向九环禅杖

    禅杖顶处,则光芒耀目,撕开了漫天的乌云,也扯开了无量虚空,然后一道刺目的光影,忽然从杖尖处,透穿而下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似一把由金色佛光凝聚之矛,凌厉无匹,直指庄无道的眉心然后毫无悬念,就将庄无道的头颅,猛地钉穿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