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九七章 巅峰剑斗
    战到极致时,庄无道的意念心智,甚至差点就在眼前那些精彩到无与伦比的剑斗交锋中迷失。从纯粹的战意杀念中跌出,沉湎在这场超凡脱俗,此界巅峰的剑道盛宴之中。

    此时双方的斗剑,哪怕是一些旁枝末节的边角部分,也同样奥妙异常,使人回味深远。

    直到六个呼吸之后,那九剑天轮,跨空千里。庄无道的剑势,也再一次的变化。而这一次,却是忆惘然,

    天地大悲,忆惘然

    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——

    吞日血猿御剑,施展这式剑术神通之时,依然是远非庄无道自己使剑时,所能望及项背。无半点预兆痕迹,就已施展了出来,时机剑路,无不妙到毫巅。

    剑出之后,就是直刺六息之前

    六息之前,在那大梵剑轮之内,留下了破绽,六息之后,这声势骇人的剑轮,就已冰消瓦解。

    而那九口‘千梵心轮剑,的剑身之上,却隐然是现出了几分隐约裂痕。

    贞一的这式‘大梵天剑乃是天一修界,仅有的二十几门一品遮天神通。又有贞一道业为基,威势之强,当世能抵御之人,不超十指之术,有‘紫金七宝华莲,之助,就更是霸道横绝,几乎可无敌寰宇。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的忆惘然却也同样是一品遮天。战魂加持,又是连脉通窍,融合数种基础剑术神通。

    已将这式剑术,真正推升到了一品上阶的层次。

    而那吞日血猿看似已无理智,然而许多战场上的手段,却是本能的九施展了出来。忆惘然剑出,却不直接破坏剑轮。而是在六息之前,就已巧妙的埋下了伏笔。随着‘大梵天剑,施展,九口千梵心轮剑的负担,也就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是借贞一己身之力,来催毁这九口顶尖剑器。

    那贞一大僧正的脸上,也变了颜色。交手至今,他实力明明胜出了一筹。却在对面庄无道的手中,屡次三番的受挫。

    他以剑道称雄于当世,号称天下第一剑修,可在庄无道的剑前,却是完全被压制,

    俯身于体的不动明王法身,纯论对战斗的掌控与意识,剑术上的造诣,竟仿佛是还弱于这的庄无道一筹。战起之后,已是连续三次落于下风。

    探手一招,九口千梵心轮剑,就再次回到了身侧。那贞一大僧正又一团银粉洒出,里面含蕴的先天庚灵,直接渗入到了剑身之内,迅速修复着创伤。

    使九口剑器,至少表面上恢复完好。

    而当贞一再出剑之时,剑势已更见谨慎。二十余道剑光,在半空中不断的冲击震荡,盘旋交错,忽分忽合,都是能一心多用之人,哪怕是同时御使十余道剑光,也仍能挥洒自如。

    双方都似再没了一击决胜的念头,只是各自施展剑诀,将每一个剑式,每一套剑路,都尽力发挥到完美的地步。一点点的压迫对手,以获胜势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已是难分胜负,

    而即便贞一,也已不求剑道决胜,注意力更多的,投注于庄无道本身。

    二人斗剑时,那九环禅杖却并未就此停下,更多的金轮出现,也有更多的佛文锁链,将庄无道一层层的环绕缠锁

    那巨大禅杖,就似一个巨大的金柱,将庄无道死死的困于柱上。

    而周围处,则有更多的佛光凝聚。那些佛文闪现,竟是化为一口口刀枪剑戟,同样是金光万丈,霞光璀璨。悬停不动,而枪刃刀尖,都直指庄无道。

    吞日血猿对此也非毫无反应,浑身黑焰缭绕,吞噬着周围,所有的一切,包括那些符文锁链。

    又有斗转星移与移花接木二术,身外的罡气鼓胀,就如一只包裹在黑色火焰中的铁蛋,圆润饱满,滑不溜手。

    周围这些佛文之锁,虽能将庄无道困住,却始终都不能渗入到庄无道的身躯之内。不过这却无助于解除他现在的困境,对贞一这门‘阿弥陀唯识普轮咒全无办法。

    那吞日血猿,似也对此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而同一时间内,在庄无道的剑窍之内。那剑灵的眼中,也同样现出了异芒。

    佛咒么?却是许久未见了。

    咒术其实也是术法中的一种,只是修行有异而已

    若说术法,是以修士的灵力扰动,凝聚变化而成。之后渐渐成长提升,最终接近大道本源层次。从下往上,逐渐攀登。

    那么咒术,就是逆反过来,直接由天道本源入口,通过种种秘法,修成咒术。

    威能往往大到不可思议,也并非是佛门所独有。

    不过佛修一脉,与道修不同。往往是神道双修,利用信徒信愿之力,以咒法为根基,玄术神通在其次。

    不过因这咒法,同样需要灵窍之故,佛修的玄窍数量,往往远逊道修。然而佛修在修到最巅峰的仙王,也就是祖佛之境后,却可同具九门咒法。

    而道修一脉,则是终一世修行,也往往只能修成两三门咒术,融入自身道基。

    术法咒术,各有优劣。前者入门简单,一步步的接近大道。而咒术则是先难后易,初时修行艰难,往往要耗用大量的寿元。

    譬如这‘阿弥陀唯识普轮咒乃是佛门上上品的咒法。哪怕似天一这样的天资绝高者,也往往需要二百年的时间,才能将这门咒术,提升到第四重天境界。而要提升到第五重天境,则至少三百年,日日参悟持咒,难以分心其他

    不过修成之后,也往往有不可思议的神威,就如此刻——这枚九环禅杖,已经将庄无道逼到了死境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洛轻云的眼中,却并未担心忧色,反而是浮露着怀缅与哂意,还有几分淡淡的期待。

    若是别的咒术法门,也还罢了。可换成是这门大乘佛门的‘阿弥陀唯识普轮咒只怕适得其反——

    她也想看看,这将毕生一切,皆融为血猿战魂的那几位,到底是何跟脚?

    便是今日,血猿今日施展出的剑术,就已让人心醉沉迷——

    她已许久许久,未曾见到如此精彩的剑斗。

    看似是庄无道与贞一搏战,其实却是佛门八大明王之首的不动明王,与血猿内的剑仙战魂之战。

    她虽是以金铁为躯,然而此刻,却亦心潮澎湃——

    不到一刻时光,那困住庄无道的法已经越来越多。而那些由佛文聚集的兵器,也然超过了千数。

    二人远隔三千里的斗剑,也已进入到了第五轮。双方压缩到极致的气劲,终于都控制不住,前后再次爆裂。

    随着两道气环扩散,引发藏玄大江,再次倒卷,贞一也在这一刻,再一次的出手。

    九口‘千梵心轮剑,再聚,化而为轮。而这一次,剑轮之影,却是一分为二

    神我五相,大梵阴阳

    九剑之轮,竟是分化阴阳。阴轮盘旋舞动,在原地刮起了狂风,无数的剑刃风暴,席卷四方。同时中央处,则是强横的的阴噬之力,将周围的太霄阴阳剑与水火坎离之剑,强行吸附纠缠。

    九剑阳轮,则是一个闪动,就到了庄无道上空。一刹那间,无数道剑气,从这阳轮之内穿击而下。

    部分是出自贞一本体,部分是出自九剑阴轮,与太霄阴阳剑交锋。竟是将所有的剑力吞噬,然后再通过阳轮释放

    而这些剑气,却是无一例外,都能在那禅杖佛光牵引之下,轻松越过穿透‘重明神霄乾坤无量玄阳阵,的重重禁法壁障。

    仿佛这座离尘宗的五阶大阵,已被贞一彻底的接卸看透,再无奥秘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