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九六章 剑术大战
    怀璧之罪,离尘据东南宝地,又偏偏势不如人,似怀抱重宝的婴儿。引人觊觎,自是情理之中。燎原寺与离尘的冲突,也是理所当然,必然之事。

    同类之事,几千年来离尘也同样做过几次,手段也同样算不上光明正大,更谈不上高尚。

    弱肉强食而已,这是天地自然之道

    庄无道却无法释怀,难道就因力不如人,就要任由宰割?

    三圣宗突兀插手离尘与魔修之战,就已使他即惊又怒。知晓燎原寺的图谋,更使他将这天下大乘佛宗,视为死敌

    一切阻挠他将北方那人踩在脚下的,都需斩灭一切让他无法了除心愿的障碍,都要踏平

    而在节法以一身性命,将他一步推升到元神之后。此时此刻,庄无道前愿未了,又再增心结。

    必穷此生,踏平燎原

    天空中,平地生雷。却是因此处的惊世大战,引发天地交感,劫云汇聚。既是这苍天震怒,亦是警告

    可以这雷光为引,贞一与庄无道二人之间,本来还维持着平衡的对峙之势,却在这一刻,骤然打破

    首先动手的,就是血猿。以庄无道心念中的怒念悲意为引。太霄阴阳剑,再次从他身侧穿空而出。

    乾坤挪移大法,两道剑光,连续几个穿空闪烁,就到了千里之外。而这一次施展的,却是天地阴阳大悲赋,庄无道还未修成的第三决。并非是离思剑,而是整套的剑决

    ——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

    剑光转折,然后整片天空,都现出了异景,若是此刻,有人在几千里外观睹,就可发现。

    自己的目光神念,再‘看,不到则贞一,也‘看,不到那三尊‘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,。

    目光神念节扭曲越过,只能目睹感应,更远处的景致。仿佛那方圆数十里地域的空间,陡然消失了一般——

    此刻也只有庄无道,能够知晓究竟,血猿此时是以第三套大悲剑,直接将一片方圆至少五十里的空间强行割裂,一分为三

    耗费的法力,难以计量。也只有庄无道现在,体内似入火炉,真元生生不息,又有大阵加持。才能超越两三个境界,强行为之。

    而血猿这次的大手笔,也使得远处那三尊‘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各自孤立,身处异域空间。看似近在咫尺,实则却是天涯之距。再无法统合为一,千里佛国,瞬间冰消瓦解。

    而此刻六道重明鸟真形,也纷纷飞舞而来,化成了一团团的雷电红芒,融入到了庄无道的双臂身躯之内。

    后方血猿虚影,再次一阵怒声咆哮,庄无道也神态如狂,猛地挥拳

    大摘星手,捣虚

    一连五拳,每一拳都是使虚空震颤,天地动荡。千八百万象拳力,在血猿操纵之下,再激增数倍。

    毁天灭地般的气势,狠辣无情,又凶蛮绝厉的捣出。而这五拳隔空轰出之后,又是六拳滴星,移星擒龙,震海崩山——

    每一门玄术,以庄无道战魂之体的加持,都提升至少半阶。使他此刻每一拳,都有至少三品神通之威都有接近三千万象的拳力,粉碎虚空——每一拳出,都似把那片空间,彻底打得透穿

    重明剑翼附体,又有阵法助威,整整十八拳连续不绝,或是隔山打牛的秘术,或是直接以大摘星手法。

    庄无道一身几乎所有远程拳法类的玄术神通,都在顷刻之间,被吞日血猿挥霍一空

    而三千里外,也在片刻之后,传来了一连串的闷爆之声。那贞一立身的‘紫金七宝华莲,外,一阵阵光华乱闪。七宝莲台,有好几处地方,被拳力强行打崩。里面也隐隐可见是血肉四溅,可惜的是有一层层的梵文壁障遮蔽,神念阻隔。庄无道也不知里面的情形,到底如何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意只有战与杀字,而要诛贞一,首先就需破坏这‘紫金七宝华莲,。吞日血猿虽无心智,想不到这些,却有着它生前千百万年,养成的战斗本能。

    拳势冲击,大摘星手拳力冲撞之余,又以磁元摄力,疯狂的拉扯。使这座莲台,远远离开三尊‘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,护佑的范围。

    而十八拳无双玄术之后,那座‘紫金七宝华莲已经被他连续不停的拳势,冲击撼动,打得不成形状。数十面光壁一一粉碎,哪怕贞一也用尽了手中,同样数十种玄术神通施展,也依然无法完整固守莲台。

    只可惜后力不继,当庄无道的拳力,由最巅峰之时的三千万象,降低到了最高只有一千二百万。一套离思剑决,也在那九口‘千梵心轮剑,的阻拦之下,开始断断续续。再无法将那五十里方圆之地,彻底分割,

    贞一的反击,也是如期而至,似如狂风暴雨

    那空间阻隔,一瞬间就被‘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,强行打通,三塔一体,再次使千里佛国现于此世。

    而后是一只巨大的九环禅杖,蓦地在庄无道的上空,猛地直插而下。而形无体,高足有三千余丈,与之前那些雷杏巨木,差不多的粗细。居然直接就透穿了庄无道布下的这座‘重明神霄乾坤无量玄阳阵,。而禅杖的末端,则直指庄无道。

    吞日血猿随手一甩,一道拳力打出。就将这禅杖之影,一拳捣碎。可随即就只见那光影乱闪。这根巨型禅杖的影像,竟然毫无无损的,又出现在他的面前百丈处。

    “竖子嚣狂,欺人太盛”

    随着一道剑芒,从那紫金莲台内,蓦然横扫而出,将庄无道的拳力,尽皆斩开。然后又是数十上百,无数道剑气前赴后继,也是直接横越三千里之距,直斩庄无道的项上人头。

    而那九环禅杖,也是大片的金光降下。无数的佛文光圈,猛然从禅杖之内扩张开来。

    成百上千,最广覆盖数百里,最窄的的也有百里方圆。庄无道立身在内,只觉周身皆被那有形无体的梵文包笼罩。不断的流逝闪现,如一条条的金链也似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感觉自己身躯,正被一条条锁链包裹。

    看得见其形状,却无有实体,哪怕发力将之震碎,也往往能在瞬间恢复,毫无损伤。

    那些剑气,也在此刻冲凌而至。

    只一刹那,庄无道就已被逼至到了绝境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唯识普轮经——”

    子午玄阳舰上,叁法真人一声冷哼,脸色是阴沉之至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位天下第一剑修,居然还修成了这门咒术”

    这是咒术,而非术法是佛门咒术中,最具降魔威能的一门咒术,束缚之能堪称绝顶。需得尽悟佛经,融入自己根本大法之内,而后陪伴一生成为类似玄术神通般的能力,不过却不限次数,只需法力足够,就可施展。

    燎原寺内虽有这门咒术传承,然而从古至今,燎原寺立寺两万三千年来,也不过只有三人,将这门咒术修成而已。传说此咒,比之那‘未来星宿宝轮力持咒还要难以修持。

    这位贞一大僧正,素来都以剑术称雄一世。任何人都不曾意料,此人会成为燎原寺数万年以来的第四人——

    此时船中,几乎所有人听闻过‘阿弥陀唯识普轮咒,之人,都目露出凝重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聂仙铃更是眼神惶然,脸孔苍白一片,血色尽失。

    只有参法,依然淡定自若,唇角含笑,笑望着那庄无道的身影所在。

    也就在一个刹那之后,一面血色大盾,从无量虚空中穿梭而回,拦在了庄无道的身前。同时张开了一团血色光膜,将后者死死的护住。

    那贞一剑气斩来,却只是‘当,的一声,被血神盾溃散反弹。而后一连串的剑光,都是如此。打在血神盾上的瞬间,就已反弹而回。移花接木,乾坤挪移,所有的剑气,都在顷刻间跨空反袭三千里外。

    那贞一却并不在意,足下的‘紫金七宝华莲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恢复着。

    那些剑气虽反弹而至,却都在临身之前,就被贞一化解吸收。轻松之至,对自身真元法力的掌控,也到了极致。而那双如弯刀一般的眼眸,此刻却是怒睁如轮,眸子里似有无尽的烈焰冲腾。

    随着贞一再一个手印,九道‘千梵心轮剑同时拔空飞起。聚结成轮,而后一个更大的佛文法现于剑轮之

    九剑同心,大梵天轮!

    碎着这剑轮转动,顿时间雷霆漫卷如海,九道天龙真形环绕。天地虚空,都似随着这九道轮剑在旋动着。从天而坠,整条藏玄大江,都已在那剑气余波的压迫之下,一分而二,几乎为之断流。

    偏偏此刻庄无道,身受‘阿弥陀唯识普轮咒动弹不得。便是那星移花接木,之术,也奈何不得这缚身之咒。

    那太霄阴阳剑,再次分化出了十二口水火剑光,同时冲涌拔空而起,试图阻拦剑轮。却见那轮内,无数道剑气斩出,以压迫碾压之势。将庄无道的太霄阴阳与水火坎离剑,不断的斩碎迫开荡飞击灭气势凌厉无匹,无可抵御。

    可在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中,这却是一场妙到毫巅的剑术大战

    血猿御使的剑光,看似在这‘九剑大梵天轮,冲击之下,一溃千里,不堪一击。可却在不断瓦解着这剑轮之势。

    对手也同样不凡,双方每一剑出,都是同样的出神入化,玄奥难测,往往一剑斩出,就已算计到了百剑之后。

    e:最近一个月都在学车,还有搬进新房后没注意新家具导致笨中毒,脑袋有些不清楚,一个多月没时间关注书评区,今天去了后发现书评区改版了,根本不会用,不知道怎么进管理页面。

    对不住各位评论和打赏的朋友,也对不住精确大盟2万打赏,还有求精华的几位,我今天会想办法搞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几个月,开荒可能都没法管理书评区。还有三更暂时也没了,直到我考完驾照之前。

    另外精确大盟打赏的2万,会在月底连续两次三更的存稿耗尽,抱歉

    除此之外,副版空缺二位。求管理求活跃的管理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