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九五章 重整旗鼓
    庄无道的唇角溢出了血丝,不过身躯大抵还是无恙。只肺腑震动,这都是拜对面,那位贞一大僧正所赐。

    当这一位,踏上了‘紫金七宝华莲,之后,这场剑斗,就变得艰难了起来,

    而方才长达半刻时间的缠战,最后是以平分秋色了局。双方都各自受损,庄无道要稍微伤重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他身有素壬神体恢复,又有了第四阶段的不破金身,严格说来,其实并未吃亏对手。这就是横练霸体的优势,恢复较快。同样的力量冲击,自身承受的伤害也要小得多。

    不过对手的剑道造诣,也由此可见一斑。‘紫金七宝华莲,是燎原寺圣器,莲台常年有数万的苦信佛徒,历年赞祝加持,又请上界诸佛,持咒护法。同样是类似于神打之术的效果,不过却更要强大得多。

    登上‘紫金七宝华莲,之后的贞一大僧正,战力提升近十倍计

    此人一身法力,其实只提高了大约两成左右,力量也并未增加多少。然而利用的效率,与之前完全就是判若两人

    剑道参玄,施展出的剑路,也是质变,与血猿近乎平分秋色,关键是贞一法力中,融合的那些大道玄理。

    这方面便是吞日血猿,也帮不了他多少。

    所谓战魂附体,除了给他带来大量的真元与力量增幅之外,就是将庄无道一身实力,最大化的利用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就不能给他带来更多,不可能帮他拥有超出自身根基之外,未曾接触过的东西——

    这也是庄无道,明明力量要胜过对手一倍有余,真元法力也差相仿佛,方才的剑战,却也仍略逊一筹之故,

    一对太霄阴阳剑,已经重新回归到了身侧,剑身不断的嗡鸣。不断有白气,从剑身之内喷涌了出来,发出阵阵锐啸。

    这是贞一斩入‘太霄阴阳剑,内的余劲,一直积蓄在内,不能宣泄。直到此时,才被他强行逼迫了出来。

    换成是之前,只有四十四重法禁的剑器,在方才的交锋中,即便不会因此断折,却肯定会留下暗伤。

    而这一丁点的创痕,很可能就会导致最后的溃败,

    对面的贞一,同样也是如此,袖中一团金粉洒出,打在那九口剑器的剑身之上。

    贞一大僧正的‘千梵心轮剑亦是天一修界,名震当世的顶尖剑器。一套九口,都是五十二重禁制。

    不过单一而论,‘千梵心轮剑,的材质与法禁,较之太霄阴阳剑,还略有不如。

    所以贞一,需得以其他辅助之法,还有哪些特殊的金粉,使九口飞剑,都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此刻双方都是在重整着阵脚,伤口,也在再次积蓄着力量,准备第三轮的交锋。

    不过二人间的真元气潮,却从未停止过交锋。武道争‘势二人都竭尽所能,在将周围天地山河,都纳为己用。尽力把‘意,与‘势都舒展到极致。一边不断的扩张膨胀着,增加着自己的胜算,一边倾尽全力的于扰甚至压迫对手。

    二人遥空对峙的中央处,可见那水面,生生被抬起了十丈,不断发出真元交击的爆裂声响。

    修士神念的极致,是十万丈,也就是七百里方圆。不过借助阵法,莲台,以及其他法器之助,两人都可把自身灵识,伸展到了三十万丈之外彼此的气机,互相锁定交缠,哪怕一丁点的变化,都能立生感应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哪怕是从附近刮来的一道微风,都可能引爆第二轮的大战,成为胜负的关键。

    庄无道一边把心念沉湎其间,感应着吞日血猿,对意与势的应用。一边却又分出了些许心神,关注着下方。

    离尘宗一方的修士,大多都已经从崩塌的石灵佛窟脱身而出。不过情况都不甚佳,叁法真人重创,被斩去了半边臂膀,的胸腹,更洞穿出了一个巨大孔洞。而云法,云灵月等人,也莫不都是创痕累累。

    甚至强如灵华英袁白及李玄安,都不能幸免,只是伤势较轻,还能保持大半的战力而已。

    诸人之中,就只有那黄涵,是毫发无伤。哪怕战前最为怯战的古合散人,也是浑身染血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云法等人,此时都已完成了魔誓,神色都颇为轻松。修为已定,不会再有跌落。

    聂仙铃也同样带着庄无道的重明法坛退出,不过庄无道最关注的,还是只有依靠墨灵,才能继续存世的节法真人

    当三足冥鸦,带着节法残魂,从地下飞出之时。灵华英立时发出一声悲啸,声传千里,

    庄无道的心神,也再一阵绞痛。幸亏此时,控制着他身躯的,乃是吞日血猿,而非是自己本人。

    否则这一刹那的心灵破绽,就可能致命。在贞一狂风暴雨的打击之下,彻底崩溃。

    直到子午玄阳舰靠近,驶入‘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,之内,而叁法,也都纷纷退回了舰上,庄无道才轻了口气。

    知晓此战,即便自己落败。离尘诸人,也可凭着子午玄阳舰的船速,安然退往东海,保存宗门元气。

    而子午玄阳舰的到来就位。也使这六座‘重明神霄阵变化晋升为‘重明神霄乾坤无量玄阳阵,。阵法之威,又激增不下十倍

    那六只重明鸟虚影,躯体膨胀了三倍有余。双翼舒展,足有千丈,飞空滑翔,带着无量的光电雷火,辉煌耀目。

    而在对面,三座‘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也同样已到了贞一的身后。将那方圆千里,都转化成虚空佛国一般的光景。

    似西方极乐世界,降临人世。万佛显化,一片片的莲台宝盖,无数的莲花飘落,美奂美轮。甚至可见,那座大须弥山直插云天,

    而青龙,朱雀,玄武,白虎四象,则各自现于这佛国四方,莫不都有着数百丈的身躯,威风凛凛,神威赫赫。

    而以这三座‘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,为后盾,那贞一大僧正的气势,也在不断的攀升,与庄无道继续针锋相对。浑身绽放毫光,身后则现出了六臂法相,分持钟、鼓、磬、钵、杖、净瓶这六件法器,正是不动明王法身之像。

    那压抑使人窒息的气机,弥漫四方。四千里方圆范围内,风卷云舒。

    哪怕庄无道的身躯,此刻是以吞日血猿为主,此刻也仍把自身精神,提升到了尖端顶峰处。

    真正的恶战,从现在才刚开始——

    处于意料,贞一并未立时动手,而是目光喷火,遥望此方:“节法何在?”

    庄无道答不出话,脑海之内,战意升腾。

    只有战,战,战,战,战这一个‘战,字而已战到地老天荒

    若说还有其他,那就只有一个‘杀,字,杀尽这世间,所有该杀之人

    心中再无其牵挂,庄无道的怒意杀念,与血猿神意,彻底融一。已无任何的多余杂念,哪里能有心思,与这贞一废话?

    子午玄阳舰上,节法亦无搭理现身之意,负手飘然立着,目光越过了那浩瀚风暴,定定注目在庄无道身上。

    似乎自己这个徒儿,就是一切。

    与贞一大僧正之战,既凶险之至,关系离尘未来几百年兴衰大势。对庄无道而言,也是契机。

    就不知今日他这弟子,最后能够做到何等程度?

    可惜此身已逝,只余残魂,否则定是热血澎湃,心潮激涌恨不得为自己弟子,擂鼓助兴

    见重明神霄乾坤无量玄阳阵内,毫无反应,贞一的目光,愈发冷冽,如嗜血凶兽。却依然压抑着不动,再次问道

    “我师何在?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念内,虽是已被战意满斥。此刻闻言,也不由楞了一愣。

    法玄已在半刻之前身陨,这贞一难道不知么?

    旋即就已明白了过,法玄叛佛入魔,本质已变。再非佛门高僧。这贞一与其师法玄,自然失了感应。

    思及法玄之死,庄无道也不自禁的,就想到了自己的师尊节法。那心中悲意,于是又不可抑的,再次升腾而起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