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九四章 波及池鱼
    距离石灵岛,大约一千二百里外。此处一众云水天宫的修士,都聚集于此。

    之前是与那三圣宗主持此次双方约战的元神修士在一处,可当贞一与庄无道,这场旷世大战一起。众人就被那散乱开来的剑气罡力冲击,不得不被迫分开。在石灵岛上空,一行人根本就无法停身立足,仅只是贞一的第一剑,就使不少人心胆骇裂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是在这一千二百里外观战,也依然不能保万全

    云水天宫的水景真人,此时正是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此处呆不得,需得再退两千里。”

    袍袖挥舞,法力笼罩,将云水天宫几位随同前来,观礼此战的金丹修士,一并带起,向两千里外继续飞空退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诸人离去之后不久,就有一道剑气,飞斩二至,将之前他们立身的那块大石,斩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而此时整个空际,三千里范围,就是碎散盘旋的剑芒。天空中,乌云压顶,整个藏玄大江之上,一片暗沉。两人那磅礴浩荡的真元,隔着三千里,不断的交锋碰撞,潮涌澎湃,使无数的水雾,蒸腾而起,形成难见十指大雾。

    哪怕是对面的贞一,佛光耀目,金芒四起。也依然不能将那乌云浓雾撕开。

    “真是了不得,巅峰之战,确实是巅峰之战”

    还未到二千里外,水景真人的身侧,就有一人情不自禁的发出呓语:“若未亲眼目睹,真不敢置信,这时间居然真有如此强人“

    “这位无道真人的肉身之力,真正恐怖,强出贞一数筹。不过,到底年龄浅薄,道业积累上还差了些——”

    水景真人闻言不禁摇头,他此刻心内,也同样是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这就是天下第四人o同样是元神修士,他的实力,只怕连贞一的十分之一都不到。

    还有那庄无道,不对,现在该说是无道真人,实力同样是使人震怖方才二人交手试探时,赫然是平分秋色之局

    这位的道业积累,或者稍逊那贞一大僧正一筹,可也同样是天下绝顶之列

    就不知现在,这位真人是排名第几位?是十五之内,还是已入前十?

    而也就在须臾之后,旁边处一声惊呼,

    “居然败了,这庄无道的剑道,居然还胜过那贞一和尚——”

    “莫非这剑修第一人,将要易主?”

    水景真人心中一凛,也向那贞一大僧正所在的方向,遥遥望了过去。然后恰好望见,那九口白金飞剑,在一对太霄阴阳剑斩击之下,节节落败,崩溃支离的一幕,

    “不对那位庄真人,应该是另有什么手段,提升了战力。若这位的剑术,真能有这般强势,岂非已是天下第一人?”

    “我看那贞一和尚,也还未出全力。如此一来,糟糕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就不知这位,会有何反应?自从一百一十二年前,这位身登天下第一剑修宝座,后还从未有过如此狼狈的时候。岂能不怒?”

    “紫金莲座,果然是紫金七宝华莲是他成名术法雷杏禅天,快退”

    当望见三千里外的贞一,踏上那紫金色的莲台之时。水景真人的瞳孔,顿时猛缩。

    然后毫不犹豫,猛地一咬舌尖,而后遁速,整地再激增数倍,化作一道紫金红光,向战场的外围疾逝。

    就在不远处,也同样有着几道光华,往西北两面,疯狂的逃逸飞遁着。

    而就在仅仅一息之后,只见那藏玄大江之下,成百上千的参天巨木,从水底之内拔地而出。

    总共三百六十五株,每一株都需至少百人才可环抱,高有大约三四千丈,还在不断的生长,将整个石灵岛范围,都全数环绕在内,

    大慈大悲,雷杏禅天

    那些巨树,一直生长到三千六百五十六丈为止。每一株都是雷杏,当枝叶伸展,冠盖如云之后,就又有无数的白色杏花结出。望之美奂美轮,然而在这些巨木之外,却有着无数恐怖的大梵天雷围绕。

    整个三千里方圆的天空,都是密密麻麻的电网。

    便是提前就已惊觉水景真人,也是闪避不及,代弟子承受了几记星散游离的大梵天雷。一身衣物,竟然都炸得零星碎散。

    好在一众金丹弟子,都是无事。水景在也在最后时刻,安然脱离到了三千里外,雷杏笼罩之外的范围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这个距离,水景真人依然不敢放心,又继续往后。退出了一千余里,这才停住。

    世人只知贞一剑术超绝,为当世剑道第一人。却不知这一位的术法,也很是不弱。而雷杏禅天,就是其成名之术

    以木系术法,招出神木雷杏,再以无量之雷,将对手生生轰杀此术最高可覆盖五千里方位,范围广大。

    据说昔年,贞一大僧与顾云航一次交手之时,就曾施展过此术。整整方圆五千里范围内,都化为了白地,而那还是在一百八十年前。贞一剑试天下,磨练剑道之时。

    那时这一位,也未曾动用那件燎原秘宝——紫金七宝华莲

    也就在顷刻之后,那石灵岛上,也同样有了应对。只见整整六只重明鸟真形,蓦然间飞空而起,将那漫天的雷光,强行撕开了大片的空隙。

    而紧随其后,则是成千上万的火蝶。密密麻麻,也不知有多少数量。其中部分,更是直接虚空穿梭,到了那些的雷杏树于之上,

    仅仅一瞬,这些巨型雷杏,就开始了石化。速度快极,往往十几个呼吸,这些巨木就会化为石柱。随着那些围绕着巨木的火蝶越来越多,天空中的雷网,也渐渐的消散,浩瀚无边的威能,仅仅几十息时间,就已被化解了大半,

    反而是那六头重明鸟真形,威风赫赫,所过之处,都是雷光漫卷,巨木倾塌。

    ——这是,火蝶术?

    水景是不由自主,倒抽了一口寒气。这么再普通常见不过,最高也只有四阶层次的火蝶术,在那位庄真人的手中,居然能有如此神威?

    之后又不过须臾,水景就开始庆幸。那些巨型雷杏,在纷纷石化枯死之后,就猛然爆裂无数的尖锐木片,无数的火焰,以及那大梵天雷,混杂着那丝丝剑气,冲荡四方。石灵岛周围数千里,在这一刻之后,立时化为了死地。

    水景是亲眼看着,几个金丹修士躲避不及,被那些雷杏碎片,肉身被硬生生撞成了血沫。

    这等威势,即便是有着元神修为的他,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

    不过那些星火神蝶,也因这些雷杏之爆,去了大半之数,可见远处空中,只剩下了星星点点的火光,不到二千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顷刻之后,就又一化二,二化四,不断的分裂增长,天空中那些缩成一段,毫不起眼的火星,也再次恢复成蝶状。

    可要恢复到之前漫卷如云般的威势,到底还需一段时间,

    “论到术法之威,到底还是无道真人,要胜出一筹。不过是天机碑上,新晋的术法第二人。这贞一大僧正,想要在术法上,压制庄真人,却是打错了算盘。不过这一位倒也果决,于脆以雷杏为陷阱,将这些火蝶摧毁,也算是小有所得。”

    这熟悉的声音,水景真人不用去望,就知道是谁人到来。正是藏玄大江北岸一代,与云水天宫并驾齐驱的风林雪阁三位元神真人之一的听枫子,听枫真人。

    几十年前,云水天宫其实实力还胜出一筹,可自从与离尘宗一战之后大败,就势力大损。这些年来,云水天宫没少受过风林雪阁的欺压反扑。也因此故,魔修顿兵江北,局面失控之后,两家宗门根本就无法形成合力。

    而此时不止是门下那些金丹弟子,神色冰冷,水景真人同样没了好脸色。不过此人透露的讯息,他倒是颇感兴趣

    “术法第二?是最近天机碑上的排位?”

    他知晓云水天宫,有一种耗用极高的术法,可远隔几十万里,顷刻间通晓消息。

    “不错天机碑总榜前十,剑道天下第四,术法天下第二,拳道天下第五——

    听枫子目光迷离,往了那远处的战场一眼,语气怪异道:“还有外功横练第一不知水景真人,有何想法?”

    “横练第一?”

    水景真人‘嘶,的一声,已经不记得,今日自己是第几次如此了:“那一位,真正是让人畏怖这一战,只怕也是够得打,短时间内,难断胜负。”

    心中却知,听枫子真正想问的,并不是他对这场巅峰之战的看法。而是离尘宗强势崛起之后,江北两大宗门的应对,该如何自处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身登天下第十强者,离尘宗一统江南之势,就再难阻挡。而一旦完成南方的整合,就必定要剑指北方。

    这次被燎原寺三圣宗如此算计,离尘岂能不做回报o燎原乾天,也不容离尘再继续扩张。

    那么这江北,很可能落为双方争斗较劲之地。一场大乱,必将席卷整个江北,而云水天宫与风林雪阁,也难独善其身。

    想及此处,水景真人不禁一声暗叹。之前察觉离尘形势不利,似乎整个天一修界,都在隐隐与离尘为敌,云水天宫断然与离尘宗,断开了联系。如今看来,当初这个自以为聪明的选择,真正是愚蠢之至。

    离尘虽弱,毕竟近在咫尺,三圣宗虽强,可却远在中原,又有中原皇朝压制。双方能投入的力量,根本不成正比

    “水景真人当知,眼下你我两家是合则两利,分则两伤。若再不能携手合作,只怕无论云水天宫还是风林雪阁,最后连骨头渣子,都剩不下来。我——”

    话才说到一半,听枫子就又变了颜色。只见两千七百里外,一连串的剑光,盘旋交错,碰撞连环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却是无半点罡力余劲,泄之于外。二人都将每一寸剑力,都压缩到了极致,每一点真元,都利用到了毫巅。

    然而这边的二人却都是见识不凡之人,眼前之景,反而更更使他二人顾忌。一旦当两人控制不住,爆发开来的时候,那必是毁灭一切

    果然仅仅六十个呼吸之后,就有两个巨大的剑气光圈,爆发开来。顿时山河碎裂,大江倒卷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