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九三章 生死茫茫
    那天际间,先是现出了一条白线,而后一道刺目白光,就这么贯冲而下,不过才五尺长短的一口白金色飞剑,可压下之时,却似整个天地都随之坠落一般

    天崩地裂——整个石灵岛,庄无道身下六座‘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还有庄无道本人,在这口飞剑之下,都似要被生生压垮恢宏浩然的剑力,覆盖了此地八百里方圆内的任何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意念,也一瞬间在这剑势压迫之下,提升到了极致,与吞日血猿战魂的意念,几乎融而为一,紧密无间

    之前还是以他的意识为主导,可到了此刻,战魂在这剑意压迫之下,已渐渐夺取了他这身躯的控制。

    战意如狂,嗜血凶厉,充斥着庄无道的心灵。

    “哼”

    不闪不动,就在那白金剑影临身之前,庄无道就猛地一拳捣出。于是所有的剑力,所有的天地倾塌之势,都如梦幻泡影,被庄无道这一拳,扫荡一空,再不复存在

    本身肉体四万象力,又有重明剑翼,大摔碑手,诸般秘法加持。极致一千八百万象拳力,捣碎虚空,也同样是直击三千里外,那贞一大僧正的立身之所

    也直到几个呼吸之后,远处才有一声碎人耳膜的‘轰,然震响,遥遥传至。不过在庄无道目光所望处,那三千里外,却早早有大股的烟尘暴起。

    而对面那位贞一大僧正,也正立身于尘沙风暴的上空,冷冷的与他对视。这位天下第四人年约二十岁许,脸型狭长,一双眼形状则如弯刀。里面透出的光泽,也似能透穿人心,锋利阴寒。

    这贞一大僧正身后同样有着一对羽翼,却是由一枚枚梵文构成,佛光漫卷,刚正浩大。使贞一浮空而立,那漫天的风沙尘雾,都无法接近他周围千丈之内,

    首次交手,只是试探而已。庄无道未曾动用战魂之力,是在血猿战魂控制他身躯之前,最后的一次出手,同样对面也未全力而为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已知晓了自己的肉身之力,此时在吞日血猿的加持之下,已经胜过这贞一近两倍然而若论剑道,与武道意势的运用,这贞一又胜过他数筹。

    化整片天地之力为己用,剑势之中,也隐含大道的痕迹。使他超出两倍的力量,毫无用处,全被镇压打散。

    就似沙子捏成的拳头,遇上了坚石,历练大则大矣,却大而无当在坚石面前,一碰就碎

    当世剑道第一,天下第四人,果然名无虚至

    二人都没什么废话,也无话可说。事已至此,燎原寺不可能半路折返,离尘宗也同样无路可退!成王败寇,只有一战而决

    那贞一不等三千里外剑光平复,就已再次动手,而这一次,却是一只巨大的女身佛像,现于贞一上空。

    神我无相,千叶梵剑

    而后周围四面,近千只佛臂从虚空中伸出,各执法剑,或斩或剁,或削或刺。

    不过那些剑光斩向之处,却非是庄无道本身,而是下方的‘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,。使庄无道身下之阵,瞬时风雨飘摇。

    同时间,虚空中,那道金白剑光,也再次拔空而起。诸佛祝赞,一圈梵文光轮,显化于剑光外。然后如电斩下,似若雷霆,将整个天空,都劈开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庄无道双目,却在这一刻,彻底转为赤红。身后的吞日血猿像,竟是由虚化实。

    那血猿虚影,猛地一声咆哮,那合而为一的太霄阴阳剑,也在这一刻的一声,冲天而起。化做了一道白光,斩向了虚空

    天地大悲,出鞘式

    若说那如电剑势,似是把整个天空,千里世界,都一分为二。那么庄无道的这一剑,就是如擦画之布,将眼前所有的一切,都尽数的抹平抹消

    那万千佛臂也好,那白金剑光也罢,都被这一剑清扫一空。在庄无道的面前,消失不见。而太霄阴阳剑,也以肉眼难见之速,直斩三千里外。

    连续的穿越虚空,也在不断的积蓄剑势。不到一息时间,就已跨越千里,直指贞一。

    凌空劈下,仅只是剑势余波,就毫不逊色于那贞一的如龙之剑。然而就在接近千里处,总共九道佛轮,在太霄阴阳剑的前方显化。九口白金飞剑,也同时现身,剑光交错盘旋。小小一个穿插,就把庄无道这出鞘斩势,化解荡开,

    而后相距三千里外的两人,几乎同时变化剑诀剑势

    神我无相,大梵天龙

    天地大悲,秘式诛神

    天地阴阳大悲赋的刺剑式施展,那太霄阴阳剑立时加速百倍,往贞一所在的方向继续穿梭而去。

    一往无前,似可洞穿一切剑身之外,密布着磁元罡力,还有万千雷霆,尾随其后。

    一瞬千里,却不过只越空二百余丈,就已遇到九剑化龙。一只巨大的天龙之影,张牙舞爪,以吞天之势,对面冲撞而来。只是一张口,就将‘太霄阴阳剑,猛地吞入到了⊥腹,之内。

    而后就是里面一连串的耀目火花现出,一连串的铿锵,爆鸣之声。

    以二人身前这一千五百里处为中心,天空之中爆出了一连串的气芒罡劲,最后又是轰的一声震鸣。一团蘑菇云般的雾潮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幸亏这是在藏玄大江之上,二人隔着大江交手。否则光是剑力的余震,就可使这千里之地,所有生灵,尽数死绝

    而此时河中,就已是如此。剑光之下,无数的鱼虾,无数的水兽,那藓苔水藻,都在这一刻,震成了齑粉

    第三次交手,再次平分秋色。庄无道目光越过三千里虚空,再一次与那贞一大僧正对视。二人视线,似如雷电般的对撞。然后庄无道的一双眼瞳,就已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也在这一刻,那‘太霄阴阳剑同样是一分为二,然而划出一连串巧妙到毫巅的的剑路轨迹。

    斩剑式刺剑式绞剑式几种玄术神通,混杂在内,以这些剑术神通为核心,以大悲剑意统合,就如名师作画,在虚空中勾画出一笔笔龙蛇腾跃,跌宕遒丽的光影。以二敌九,却是横扫无敌之势

    将那九道梵剑,崩开,裂开,斩开,剁开,刺死,压碎九道龙形剑光,顷刻间支离破碎,在这一阴一阳道剑影冲击之下,不断的溃退,挣扎,散灭。

    而后两道磅礴的剑气,再无阻拦,如一双巨大的剪刀,张开双刃,而后在七百里外的贞一立身之处,猛地交错而过。

    “——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,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”

    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一决,不止是能修成一门最高可提升到一品的剑术神通‘生死别本身更是一套完整的超绝剑术

    然而直到此刻,在吞日血猿的操纵之下,这门剑诀的威势,才酣畅淋漓的展现出来

    无双无对,哪怕是天下第一剑修贞一大僧正,也不能抵御,也要俯首称臣。哪怕是这位天机碑第四人,也不得不狼狈的闪躲避让。在太霄阴阳剑的追袭之下,直退五百里,才能再稳住阵脚,。

    而此时贞一的脸庞之上,更多了两道血痕。浑身衣袍,破碎了七处

    还未能站稳,庄无道的身后,又是十六道《太霄重明离合神光》,同时爆发哪怕是打向三千五百里外,亦是须臾即至,

    只有一指粗细,看似不怎么起眼的淡白光束,却在贞一避让之后,将贞一身后七百里,一座高约七千丈的高山,一击打折

    整个半山腰,都被赤热的高温,完全的融化

    而庄无道的攻势,也远未就此而止,得势不饶人。太霄阴阳剑,同时分化十二口水火坎离剑光,拦截着九口白金剑影。两道黑白之剑,则如影随行,始终追随着贞一身影。

    不断的压迫,斩断,碎灭,断去贞一的一切退路

    直到贞一,蓦地一声佛号高诵。

    “我佛慈悲有请华莲——”

    天空之上,一座紫金莲台降下。贞一形象颇是狼狈的,踏身在这莲台之上。而后天地定格,十二口水火剑光,都在这瞬间纷纷爆裂碎开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