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九一章 雷霆之怒
    法玄的脸上,此刻已满是不信,不甘,怒愤,无奈,悔恨之色。几乎每一种负面情绪,都能在法玄的脸上寻到,眼内也快要喷出火来,

    而此刻整个佛国上空,所有显化出来的神佛之像,都现出了悲恸哀伤之色。地下二百万僧人尸骨,眼眶之内,竟也流下了泪珠。

    庄无道看着这一切,却是毫不动容,心中反而是畅快之至。似乎只有如此,才能减弱师尊节法,即将身殒的哀痛

    此刻任何能使法玄愤怒,使燎原寺根基受损的事,都能使他开心畅怀,也愿意去做。

    他有心再欣赏更久一些,不过却知自己剩下的时间,已经不足半刻,更为紧迫。浪费在这法玄身上,并不值得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在庄无道的脚下,那天平印记,却再次生出了灼热之感。换而言之,这法玄之魂,也使阿鼻平等王生出了兴趣。

    庄无道能猜测到一二,大约是此时法玄内集中所有恶念的魂念,使阿鼻平等王动心了。

    天一界的那些知名魔主,都不敢接纳法玄,以免激怒佛门。代法玄承担后果,为自家召来灭顶之灾。然而身为一方冥狱之主,曾与佛道二门,征战了数百万年的阿鼻平等王,却明显不在此列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毫不在意,将那阿鼻平等王的欲念,完全置之不理。太霄阴阳剑回归至手,合而为一。而后一道剑芒,就在法玄绝望的目光中,将他头颅斩下。再法力顺势一绞,把法玄的元神,斩割成了无数碎片。

    而对方自始至终,在血猿战魂的压迫之下,无法做丝毫的反抗。

    失去了魔主加持,被打回原形,年老力衰,又没了佛法之后的法玄大僧正,在庄无道此刻面前,就是如此的孱弱。轻而易举,就可灭杀解决。

    似如蝼蚁

    那天平印记内,那阿鼻平等王,顿时发出了一声不满的轻哼。便是眼前,那阿鼻平等王的法相,也往他投来不满的目光。

    庄无道浑不在意,法玄的执念已成,哪怕是穷尽所有,也欲向他与节法真人报复。即便是在阿鼻平等王的座下化为魔虫,也不会忘此执念。日后哪怕是爬,都要爬到他与节法的面前,

    他可不愿留此后患,哪怕这位法玄大僧正的报复,多半是成百上千万年之后,甚至可能再无相见之日。

    哪怕是为此,使眼前魔主不悦,庄无道也不在乎。之前这位阿鼻平等王,也对节法真人的元神感兴趣。

    难道要让他,就因要掏魔主欢欣之故,将自家师尊的神魂,也一并交易给这位魔主不成?

    阿鼻平等王的法身,也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就收回了目光。此时周围虚空佛国的一切,都在压缩坍塌,那魔主法相的身周,更是一个黑色的龙卷风,在吞噬着一切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你要何物?”

    那阿鼻平等王的法身,并未出言。只是一道意念,映入到了庄无道的心灵之内。

    庄无道挑了挑眉,依稀感应到,这阿鼻平等王更多的还是欢喜。怎可能不喜悦?一整座虚空佛国,二百万佛僧的身躯,还有他们的一身功果。

    哪怕是似阿鼻平等王这样的魔主,也不是能时常获取这等高品质的祭品。

    剑灵说那三滴魔主精血,可能是天一界内,品质最高的祭品,可较之这座虚空佛国,却是还略略逊色。

    那些魔主精血,可能使阿鼻平等王,掌握住一位真魔级的魔主,然而毕竟只是‘可能,。

    然而这‘虚空佛国却可实实在在,使这为冥狱之主,多出一座高品质的专生魔池,未来的亿万魔军。

    庄无道时间紧迫,也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我要延寿之物可不堕魔道,”

    “是为他?”阿鼻平等王的目光,透穿了虚空,而后摇头:“魂伤至此,无药可救。不过你若把他元神给我,我可使他免魔虫之劫。直接转生四阶元魔之体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冷哼,心中是说不出的失望。不过在祭供这位魔主之前,他心里其实就已早有预感。

    元魔大抵对应天仙界的天人,也是人族的分支,不过却是强大的仙人与魔主所遗的血脉。

    不过若是节法,大概是死也不愿。

    一声叹息,庄无道把一双‘太霄阴阳剑,分开,握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五十五重法禁需不含煞力魔元,纯正道家法剑,阵法更换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——”

    阿鼻平等王法身,手中本是现出两道黑色光华。可听到后面两句,却是微微凝眉,眼含深意的看了庄无道一眼。

    不过却并未拒绝,两团灵光,从阿鼻平等王身后的黑色空洞中打出,分别灌注于‘太霄阴阳剑,的阴阳剑身之上

    两口四十重法禁的剑身,立时现出无量光华,不止是法禁的层次,在不断的提升着。里面的阵法,也在更易。

    由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,变化离尘阵道体系中,更高一个层次的‘重明神霄无量都天大阵,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眼皮微微挑动,剑器中的阵法,纯正之极。看来这位阿鼻平等王,对离尘宗的了解甚深。

    “还需何物?”

    魔主的意念,第二次传至过了,也打断了他的思绪。一对五十五重法禁,中品法宝级的剑器,不会只消耗了这次阿鼻平等王回馈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庄无道早有成算,没怎么犹豫,就目光凝然道:“可否转化玄天归藏气?同样无需魔元煞力。”

    要求魔主的赏赐中,不含魔元血煞,在魔道修士而言,简直就是大逆不道。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心中却有着莫名之感,这位阿鼻平等王必定不会拒绝,也定可办到。而就在下一刻,又是一道七色光华,从那阿鼻平等王的眉心中打出,却是直接刺入到体内深处,那玄天道种之中。

    于是充斥在庄无道体内的‘玄天归藏气再一次的暴增。那种充实暴涨之感,让庄无道自己身体,简直就快要当场爆炸。

    “此是特例,你当谨记”

    威严的神语,庄无道听在耳中,却暗暗讥哂。

    谨记么?

    这位魔主当真有趣,只说此次特例,而不说下不为例。换而之一,若是日后,他还有如此高质量的祭品时,这位魔主,也同样可提供不含魔元煞力的回馈。

    自然在回馈的‘总量,一项,要打些折扣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倒是省事得多。而经历过魔主精血与今日这两次献祭,哪怕未来五六十年,不再接触这一位,都不会有魔瘾发作。自己所要做,就是寻高品质的祭物,来满足这位。

    两口‘太霄阴阳剑,上的光华,已渐渐平息,剑身稳定之时,就已是五十五重法禁的层次,材质也比以往更佳,接近中品的灵宝。

    而相应的,是这虚空佛国内,却产生了比之前更多百倍的裂痕。而后仅仅一息,就‘轰,的一声炸响,整个佛国,裂成了无数的碎片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落入到了无量虚空中,眼见着那些虚空碎片,被那黑色空洞全数吞噬吸取一空,眼见着那位阿鼻平等王魔主的神像,在肆意张狂的笑声中,消逝无影。

    庄无道右手一个印决,然后整个人,就在虚空顿住站稳。他现在已是元神境界,再不似以前筑基金丹之时,在无量虚空中的无能为力。只需不在这无量虚空中遨游太久,就可出入自如。

    也就在一个刹那之后,轻云剑从不远处,飘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剑主该再等等,这一次差点就被这位魔主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摇头,他哪里有这多余的时间可用?

    “其实若能再等一刻,我就应可汲取更多。除了先天灵元之外,这佛国核心之内,还有不少好东西,这一次的收获,比之琅嫣府与离寒天宫,都要多上不少。”

    剑灵一边说着话,一边将一丝清凉之气,灌入庄无道体内,

    庄无道立时就知,这就是先天元灵,是剑灵吸取恢复之后,多出的一丝先天元灵。之前他就有两次经历,所以极其熟悉,

    不过暂时他的注意力,并不在此。

    “云儿你现在,可是五十四重法禁?”

    之前庄无道将蕴剑决,提升到了第四层。此时又吸取了先天元灵,应该是已恢复了十八重法禁。

    “是五十四重不错剑主之意,莫非是想——”

    云儿已经明白了过来,而她的语音也戛然而止。庄无道握住了轻云,然后随手一挥。

    旁边早已漂浮在侧的‘坤元沉仙骨顿时断为两截。里面的白色液体,也在第一时间,被庄无道吸入到了自己体内。

    身躯之内,顿时如火焰澎湃。借助先天元灵,坤元玉髓,庄无道的牛魔元霸体与大摔碑手,此刻也都在强行往第五重天冲击。

    同时一步,踏回至石灵佛窟,庄无道目眺北方,眼中的战意,也在一瞬间提升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他已准备好了一切,不惜代价,这一战,必定不胜不休在师尊的面前,他怎甘失败?

    既然节法之陨,已不能挽回,那么他就只能倾尽所有,使节法真人,走得毫无牵挂

    就不知对面那位,又是否准备好了,承受他的雷霆之怒?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