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九零章 蠢不可及
    红莲煞火,正从法玄身后的那个黑洞吐出,一步步的蔓延扩张,要将整个虚空佛国覆盖。

    而法玄的身前,却是将佛国之内,一枚枚散落的舍利子,一具具僧人尸骨,强行吸取过来。然后在红莲煞火的熔炼之下,一个巨大的的逆刃刀轮正在成形。

    轮上也是有梵文流转,然而气息的却是至邪至恶。

    万恶——

    叛佛入魔的法玄,已经用不了任何的佛门之器。而这口以舍利子与僧人尸骨凝聚的兵刃,却是仿造佛门记载中,魔王波旬的一件兵刃而炼,有着不可思议的浩瀚邪能。

    此时这万恶尚未成就,里面吐出的恶煞之力。就已将周围的佛国虚空撕裂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眼里,讥哂之色却更为浓厚。太霄阴阳剑拔空而起,带着十二口分化出来水火坎离剑,万千雷霆,滔天烈火,往法玄所在,交斩而去。

    有血猿操纵,剑势玄妙异常,庄无道也并不急于建功。纵横交错,将那些红莲煞火,一片片的扑灭斩裂。那些黑色光华,也一片片的分割瓦解。

    剑尸也在拦截更多的舍利子的僧人尸骨,被法玄吸取。只是十四口剑,就将这位法玄法僧正,那吞噬佛国之势,强行止住。不但那气势磅礴的黑色空洞,停止了下来,万恶也无以为继。蔓延开来的血煞之力,被羽化都天神雷清扫净化,南明离火烤炼,使被黑光吞噬的佛国虚空,再次恢复圣洁本色。

    一佛一道,此刻的立场,却是完全倒转了过来。不过法玄明显比急于从虚空佛国脱身,应战贞一的庄无道还要不耐,首先就使出了后手。

    “临”

    九字真言秘术,使周围的空间,骤然被拉近折叠。法玄同时手结外狮子引,顿时成百上千道魔手,往那些水火飞剑,强抓而去。

    太霄阴阳剑,走的是天地阴阳大悲赋的剑路,剑气强横异常。那些巨大魔手往往才刚靠近,就被剑气撕成了粉碎

    然而十二口水火坎离剑,却略显狼狈,陆续有几口溃散,然后在庄无道身旁重新聚结。《上霄坎离无量剑决》,毕竟不是庄无道的根本大法。只是因道业天途上的感悟,加上节法真人的传承,才一步推升至第六重天境而已。

    而这些魔手,每一只都含着巨大的魔力。威势几不逊色于不久前的降魔罗汉化身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眼神内,同样透着不耐。法玄是急需献祭佛国,换取寿元修为,以免身殒。他却是隔空感应,那贞一的剑气,已经越来越近,甚至一道剑意,已经隔空遥锁住了这石灵佛窟之内,所有的元神修士。

    暗含之意,不问可知,今日石灵佛窟之内所有元神,都休想生离此间,在燎原寺诛魔之列

    还有这一位身后,燎原寺的三座‘万佛四象金光宝轮圣塔同样是气势煊赫。类似于飞空战舰,却更为强横。是与离尘宗的子午玄阳舰,同一等级的存在。只需数位元神坐镇,就也是练虚层次的战力。

    留给他的时间,已然不多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却仍是急躁不得。庄无道的双眼之内,已经现出了重瞳,这虚空佛国,一切结构,一切的奥妙,都在他的眼中显化无遗。

    “你在寻何物?”

    法玄似有所觉,怪异的看了庄无道,而后又不感兴趣的,冷笑摇头:“算了,杀了你后,自能知晓。节法他已料算到了一切,却是千不该万不该,托大到让你进入这虚空佛国。真以为本座可以轻侮?”

    语音落时,法玄蓦地将四个血色的小珠,投入到了身后的神魔法躯之内。随着这些小珠爆开,那神魔法相外的血色火焰,顿时再次转炽。被强行阻住的黑色空洞,也再次膨胀,吞噬着周围虚空,使佛国加速崩塌。

    “一百三十七年前,我曾炼化斩杀几头四阶血灵尸将,一共得了六枚血灵尸舍利。当时是想带在身边净化超渡,以增功德。百余年来,我只度化了其二,仍余四枚,平时颇为苦恼,恐坐化之前不得全功。却不曾意料,这些血灵尸舍利,却反成了我的救命之物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唇角抽了抽,一个闪身,挪移到了一百丈外,避开了斩在原地的一把黑色大刀。

    那帝刹利的气势,此时似毁天灭地,稳稳压他一筹。传闻这为波旬坐下的十六小神魔,就是出自血灵煞尸一类。四枚血灵尸舍利,足以使这具神魔化身,实力比肩之前法玄以六百年法力为祭,请来的那位降魔罗汉。

    不过也就在此刻,庄无道目中掠过一丝喜色,总算找到了他要寻觅的事物。右袖中一道白光滑出,那轻云神剑,就到了庄无道的手心之内。

    几百上千道肉眼难见,犀利超绝的剑气,瞬间生成,竟是须臾之间,就把那神魔法身同时向他斩来的诸般兵器,斩成了碎片。整个千丈方圆空间,顿时就恢复了清净。

    “好一把神兵”

    法玄见状,也颇是意外,贪婪的看了轻云剑一眼,随即又冷哂出声:“在你手中,真正是暴殄天物。你死之后,我会代你仗此剑扬名”

    待他的万恶成形的那一刻,就是庄无道陨灭之时

    庄无道只当未闻,在这虚空佛国之内,再次挪移方位。这一次,却是化雷而行,闪身到了七千外,这虚空佛国的边缘。然后猛地一剑,将‘轻云,深深插入到了地层。

    直到确实感应到了,一丝丝‘先天元灵正被轻云剑汲取,剑灵也发出了欢笑之声。庄无道这才放下心来,眼中的嘲讽之意,于是再不掩饰,也更为浓厚。

    “有一事,无道想请教僧正。无论佛也好,神魔也罢,最重要的都是其名称神号。可释门诸佛,既然都以邪魔波旬一类,为佛门大敌。为何又容许释教佛经之中,有这些魔主姓名记载?就不惧传播开后,流毒诸界?”

    身中十六面火明阳镜张开,十六道《太霄重明离合神光》同时喷发,将周围那些追袭而至的魔手魔刃,一并扫荡一空。

    那法玄大僧正正在凝练万恶,闻言之后,顿时楞了一楞,有些不解的,看向庄无道。心中隐隐然,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,却勉力维持着镇静。

    “这我倒未曾想过,莫非你能有解?”

    如有可能,他现在更想阻止庄无道说话。

    “自然有解想那佛祖的大慈悲,定不会做此助纣为虐之事才对。所以这佛经之内记载的魔名,想必多为代指,真假不问可知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冷笑,言语却似一般刀锋,插入到了法玄胸膛,使这位大僧正的脸色,煞白一片。

    其实这在天仙界中,乃是众人接知的奥秘。所以无论那经文中的魔王波旬也好,灭世罗睢也罢,都并非真实,而是另有其人,也另有其名。

    自然这十六小神魔,也都是虚假。而眼前这位帝刹利,也多半是距离天一修界较近的一位魔主,借名仿冒。

    “危言耸听”

    法玄大僧正双眼赤红,再次加快了万恶的凝聚,脸上瞬间爬满了蜈蚣般的红痕。

    然而不知何时,那神魔影像,却已经停止了增长。加持于法玄的力量,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着。

    只有那吞噬虚空佛国的黑色空洞,仍在不停扩张。

    “是真是假,僧正比我更清楚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了摇头,目中收起了讥嘲之意,却现出了报复的快意。也猜出了这为仿冒‘帝刹利,之明的魔主,仍是欲吞噬虚空佛国,不过却已无意回馈法玄更多,更不愿接纳这位僧正为自己信徒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就是吃于抹净之后,就与我无关的走人。一切因果,都由法玄承担。

    微摇着头,庄无道漫步往前,此时的他,已经可自由自在的,在这佛国中形走,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这位魔主,倒是尽心尽力,将他诛灭,以免吞噬佛国受阻。不过那些魔手魔刃,看似声势骇人,却只是陡具其形。看来实力应当不高,还未到真魔的等阶。

    至于法玄,在这虚空佛国内本就已是天厌地弃,再断了神魔加持,就更不足为患。那万恶的凝聚,也开始陷入停滞状态。

    佛经中记载的这件魔门至高法器,又能有几分真实?

    “我要多谢僧正,解决了我最为难之事。我欲将这虚空佛国,献祭于阿鼻平等王。却恐因果缠身,报应不爽”

    在说话之时,庄无道已经走到了法玄大僧正的身前,轻蔑的望着上空,那神魔影像。

    只有有了对比之后,庄无道才能清楚认知到,即便同为魔主,亦有强弱之分。

    而阿鼻平等王,即便不在魔主中最顶尖几人之列。也必是其中的出类拔萃者之一。

    “可既然这虚空佛国,已经注定了为魔所噬。那么交由这位不知姓名的魔主,还是经我之手,献祭于阿鼻平等望,也都无所谓了可对?”

    就在法玄惊恐的目光中,庄无道微一拂袖,一面血色灵盾蓦然滑出,落在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张开之后,恰恰是一个小小的祭坛。庄无道甚至不用绘制血祭之阵,里面就有魔主的意念潮涌而出,扫荡整个虚空佛国,然后就是一阵欢喜万分,疯狂放肆的大笑。

    在法玄身后,那具神魔之像,立时轰然破碎。由之前的三头六臂魔身,改换成了一个与血神盾上的神像,差相仿佛的身影。

    头戴九旒冠冕,浑身紫金衣袍,脚下四头魔龙。而那黑色的空洞,则正以之前百倍的速度,吞噬着周围所有的一切。甚至包括了法玄身前,那还未完成的万恶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