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八九章 十六神魔
    “无道你一向聪明过人,为何这次就如此愚纯?你现在是真的看不透,还是假装不懂?大教之争,其实不用在乎这一时一地之得失。即便这次败了又如何,离尘宗大可退往东海。只要有无道你在,离尘宗就绝不会倒下。有聂仙铃与灵华英在,离尘就还有复兴之机。燎原寺根基动摇,难道还有霸住藏玄大江南岸的本钱?离尘宗元气大损,威胁不到北方中原,最让乾天宗与燕氏头疼的,已是太平道。离尘宗若能安下心,沉寂个三五十载,修养生息。这江南之地,谁能有资格夺去?”

    一番训丨斥,让庄无道无言可对,只能暗暗咬牙。节法牺牲如此之巨,自己又怎能让离尘宗,就这么狼狈退往东海

    这次无论什么样的代价,他都要将那贞一逼退

    这时才看清楚,节法真人放落他面前的丹丸是何物,‘日易更元丹四阶奇丹。珠光楼最近一次拍卖的价格,是三千四阶蕴元。

    此物虽不能增人修为,也无法开辟玄窍。却可使练虚境修为以下,在服用之后,恢复所有使用过的玄术神通。

    “我虽这么说,可以无道你的性子,定是不以为然的。只是这一句,却你定要记在心上。事不可为时,定不强来,适可而止,以大局为重。否则你师尊我即便死了,也是死不瞑目,”

    节法真人说完这些,又看向了吞日血猿的战魂,眼含忧色:“这战魂,还能维持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三个时辰”

    庄无道并未说谎,血猿战魂以往之所以只能召来一个时辰,是因他自己身躯魂念支撑不住,有被吞日血猿夺舍之险。

    然而以他现在的情形,那些被节法从虚空佛国中强抽的佛元,已经被玄天道种,转化为大量精纯的‘玄天归藏气‘,存留在他他的体内,未曾与他融合一体。

    修为到元神境五重楼境的时候,就已经停止了攀升。然而肉身元神,却都在不停顿的增长,不断的向巅峰冲击,还远远未到止境。

    这种情形,别说三个时辰,五个时辰他也可勉力一试。只需体内的‘玄天归藏气‘不尽,就可不惧元神肉身损伤之忧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倒还有几分胜算。”

    节法真人满意的微微颔首,接着又抬头,看着那‘上霄都天神君,前打开的佛国之门。

    之前似溃堤之势崩卷而出的佛元,已是渐显颓势。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,佛元抽取到现在这程度就已足够,再要继续下去,就是祸非福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这扇‘门已经在关闭,也仍无法止住那虚空佛国崩溃之势,

    “那就无需犹豫你可以去了,不过那法玄在佛国内,仍有祸患。此人叛佛入魔,仍欲借佛国之力,扭转败局,延寿续命。与贞一战前,你可先将此人斩杀。”

    “谨遵师命”

    庄无道重重的一磕首,起身之后,长袖一拂,就把那‘日易更元丹,收入到了袖内。

    节法真人的意思他明白,诛杀法玄之后再服用此丹,以最巅峰的状态,与那位天下第一剑修一战

    不过之后的言语到了嘴边,庄无道却说不出口,面上肌肉抽动了许久,直到节法眼露不耐之色,才开口道:“请让弟子送师尊,返归冥界,身入轮回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着急送老道下去?”

    节法真人看了看自己,面透自嘲之色:“我都已是这样,早与晚又有何区别?倒是你与贞一这一战,我是既期待不已,也放心不下。能见弟子修行有成,出人头地,是为人师者最大的欣慰。就让师尊我在这里,看着你与他这次的巅峰之战如何?即便要走,师尊我也要走的毫无牵挂才好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鼻间酸涩,再忍不住,眼里堕下泪来。心里也同样自嘲,原来自己,也是会流泪的——有记忆的几十年来,就唯独只母亲死去时的那一次而已。

    “那就依师尊之意”

    只一个意念,那墨灵就飞空而起。落在了节法的身前,身外赫然现出一团黑白光华,状似一个立体的阴阳鱼团,将节法真人身躯笼罩。

    “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节法只一瞬间,就明白了自己,是领悟错了庄无道之前言中之意,歉然笑道:“原来还真是三足冥鸦,纯血神禽。其实之前看到这乌鸦时就有猜测,只是不敢确证,想着这个世间,怎么可能会有纯血神禽存在?早知如此,我的玄天道种,就直接给了它。这可比北面太平道那位的双生冰蛟,要强得太多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墨灵,不止是以生死互换的神通,将节法真人护住,使其魂念,不被阳界的事物所伤。更在助他恢复元魂,修复着伤势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探手一招,那那一对太霄阴阳剑,握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就请师尊此处坐观,弟子今日诛邪除魔,卫我离尘大道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庄无道就往身前蓦地一踏。然后眼前的空间,就蓦地变幻。一个金黄色的空间,展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这赫然是个完全两极化的世界,足有十万丈方圆大小的空间,上方处是佛光璀璨,无数的佛影,在上空交替闪烁

    无量真佛,虚空龙佛,无相生佛,降魔罗汉,降龙罗汉,伏虎罗汉——一位位佛门教主与大能者的身影,不断的幻化消散。还有无数宏大的梵音,震撼人心。整个空间,生机勃勃,祥和温暖,气势宏大,使人不由自主,就对诸佛生出敬崇之心。

    不过在下方处的,却是无数的尸骨,总数有将近二百万之巨,不过却并无阴邪异之感。那些骨骼,绝大大多都是五彩琉璃之色,光华耀目,哪怕是最次的一等,也是三彩琉璃。

    而最中央处的二十尊尸骨,则是七彩之色——这应该就是三十万年前,佛门最后与魔皆亡的二十位大佛门僧正。除此之外,还有无数的舍利子,散落其间。可惜三十万年时间,这些东西,都已与佛国融为一体,成为虚空佛国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这金光辉煌的祥和世界,也已走到了尽头。那一丝丝如蜘蛛网般的黑色裂纹,散落四周,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在那最重要处,更已渐被污染。如白纸上的魔点,刺目无比。

    庄无道抬目上望,只见那位法玄大僧正,此刻正立于这虚空佛国的最中央位置。口中诵着佛经,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气息。身后更仿佛是一个黑洞,在吞噬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而法玄身后的那具神魔影像,也越发的凝实。有三头六臂,各持兵刃刀枪,脚下则是九叶黑莲。

    从他踏入佛国的第一眼,就已是目注到了法玄,还有这神魔虚像。心内怒火正啃噬心脏,若非此人,使师尊连续两具身外化身崩溃,师尊何至于如此悲凉?

    他恨自己来得太晚,所以将一腔怒意,都倾斜在法玄身上,即便没有节法的吩咐,也不会容许这一位,再多活片刻。

    十六小神魔,帝刹利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只看了一眼,就已知这神魔的来历,唇角冷笑不已。所谓帝刹利,是佛经中记载,魔王波旬座下的,十六位小神魔之一。

    佛书中并未有准确记载这一位帝刹利的修为层次,不过外人推测,这位应当是不会超过金仙之境,然亦是六百六十六层魔渊中的魔主之一。

    观法玄所为,竟是要将整个虚空佛国,献祭于这位帝刹利魔主,以换取回馈。

    而此时法玄脸上的皱褶,也的确是在平复着,肌肤重新恢复光滑,生命元力,亦在不断灌注入这具身躯。

    一身佛元,已经转为血煞魔元,而且在飞速的提升扩张。短短的刹那,就有与庄无道并驾齐驱,甚至有超越其上的威势。

    四十三年前,曾经的天机碑前五,此刻已将实力斩露无遗。

    从庄无道的踏入这片空间开始,就有成千上万的黑刃,朝着庄无道疯狂斩来。

    初时庄无道还能随意以乾坤挪移大法,轻松的挪移转嫁。然而仅仅三息过去,这些黑刃不但数量激增了数倍,也越来越是凌厉,凌厉到突破庄无道的虚空挪移,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