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八八章 薪火相传
    不过对于此刻的燎原寺而言,此时已别无选择。若贞一今日不能把离尘宗的势头打压下去,那么燎原寺万余年威名,都将毁于一旦,就如推倒的骨牌,会引发无数恶果。

    那贞一大僧正,这一战已经不能不惜代价,也不能不全力而为。

    在庄无道这边,也是一样。若能挡得住这一位,离尘崛起之势,就再不可阻。若是败了,离尘也同样是崩塌之势

    “一战而定天一东南大局么?不对,确如神威王殿下之言,是整个天一修界,未来几百年大势,燕氏与三圣宗日后是战是合,也都将于此战抵定。”

    风竹寒的目光迷离:“贞一南下,估计也在这位的预料之中。也怪不得,哪怕是使用血祭之术,哪怕拼上自己的性命,他也仍不肯罢手,定要毁去虚空佛国。若不能挡住这位,一切都是虚妄。”

    燕成危正欲接言,说些什么。却目光一凛,看向西面方向。此刻同样有两道浩大强横不逊色与贞一大增正的气势,正从西北方向,藏玄大江的上游,越空而来。

    观其方向,应该是来自于大雷集与不死天城。

    “这两位,居然也坐不住了?”

    风竹寒只稍作感应,就已知来者何人。一为天下第三乐长空,一为天下第七羽旭玄。

    不久前才听说这二位,正在太雷集内对坐弈棋,惊得珠光楼上下,都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“来了才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燕成危‘嘿,的一声冷笑:“天一修界,数十年未有之大战。这样的大场面,谁不想亲眼目睹?”

    即将赶来之人,绝不会只有这两位,还会更多。只怕此刻他那位端坐于大灵皇座之上的皇兄,也会关注有加。

    天道盟与大灵,固然是乐见与三圣宗的战争推迟。可若局面能反过来,天一之南又有一位天机碑前十强人现世,有一比肩太平道的大宗崛起。那么这又岂非是解决三圣宗,永绝后患的良机?

    千万年来,双方阵营的实力对比,大灵还从未有过这等占据优势之时——

    只需今日庄无道胜出,那么对于三圣宗而言,那就近乎是灭顶之灾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破去了‘魔佛幻界转轮千叶阵庄无道就已望见了节法真人,那已经黯淡之至的元神虚影。

    瞳孔微缩,庄无道双拳猛地紧握,只觉心中一阵抽疼,说不出的难受。不过随即就把注意力转向那法玄大僧正。

    眼中戾意杀机,顿时就冲腾到了极致。不过庄无道踏空而行的步伐,却是不急不躁,身形气势,皆沉稳如山,

    他既然已经来了,那么世间无论谁人,都已伤不到节法分毫。反而自己若是表现得心浮气躁,莽撞冒失,只会令师尊他对自己失望。

    当庄无道踏入那红焰燃烧的范围,那些红莲毒火,立时就似寻到了猎物的猛兽,蜂拥而来,有如焰潮。

    可庄无道的脚下,此时也有一朵白焰升起,而后瞬间就反卷扩散。把所有接触到的红莲毒焰,全数扫灭。

    这些沾染业火的焰力,确实难缠。不过若论到以火克火,第四重境界的《太霄重明离火》,却是稳压当代。

    又有千白道血红色的刃光斩来,庄无道却是不闪不避,信手把大袖一挥,那漫天的刀光,立时就消逝于空,再不见半点踪影,

    乾坤挪移,反而是那法玄大僧正,浑身都被血刃环绕,显得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庄无道?”

    法玄明显是第一次与庄无道相见,深深的注视着,似乎是想要将庄无道的形象铭刻于心,尤其是庄无道身后,那气焰浩大的血猿战魂。

    天生战魂,仙阶血猿,这就是的节法真人的底气?

    随即法玄就又是一声闷哼,一口血痰吐出。

    右手蓦地望前抓出,这一抓,似乎毫无目的。可几十丈外的节法真人,却微微凝眉。

    庄无道面容不变,剑指虚空一挥。随即节法真人的身后,就传出了一声轰然震鸣。而法玄的那只右臂,也在此刻齐肩而断,血泉爆出。

    二人这一次交手,外人看来莫名其妙,却自有根底可循。

    法玄以未来星宿劫经中的法门,以自身内伤为代价,拳出三息之后,试图灭杀三息之后的节法真人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则以剑指,逆使忆惘然,之剑,同样于涉了三息之后的时空。不但挡住了法玄之一击,更顺势卸下了法玄的手臂。

    他对燎原寺之人已经恨极,所以出手毫不留情。斩下法玄的手臂,虚空中就有十二口水火坎离剑,从‘太霄阴阳剑,上分离。

    走的虽是《上霄坎离无量剑决》中的剑路,却融入了天地阴阳大悲赋的剑道精华,十二道剑光一绞。那法玄身上的大红色袈裟,就已支离破碎,浑身伤痕数十。

    便是法玄从袖中取出来护身的一件玉如意,也被剑气在顷刻之间,斩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也直到此刻,法玄的眼中,才现出了绝望之色,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庄无道。

    毫无抗手之力,他法玄在此人面前,居然毫无抗手之力

    天下前十,眼前的庄无道,即便无有战魂附体,也同样拥有了与天下前十中的任何一位,一争长短之力

    而若是有了战魂,则已可与天下前五比肩。不是指平常状态,而是全力以赴的那种——

    此时的庄无道,无疑已是在天下最顶尖的几人之列他那弟子即便今日赶来了,只怕也未必能轻易获胜。

    胜负难知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却未这许多感想,意念之中,此时就只有一个‘杀,字。单手一个道诀,玄术引动,三十倍威能的‘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,引动,刺目的雷光,蓦地在法玄上下的头顶处,轰击而下。

    法玄一声遗憾叹息,似在为自己的命运感叹,也似在遗憾,不能将节法彻底诛灭。而后整个身躯,就在那三十倍羽化都天神雷冲击之下,全数爆烈了开来。无数的血点,在地面爆散出一个巨大血环。随着庄无道的太霄重明离火掠过,这些血肉又随即化为了飞灰粉末。

    灭杀了法玄的肉躯,庄无道却皱了皱眉头,若有所思的,往前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还没死透,他能够感应,那法玄的元神与部分肉躯,其实已经在最后时候,安然逃遁,退入到了虚空佛国的深处。应该是仍未死心,欲借这二百万佛修之力,再与他做拼死一搏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,却也未曾在意。这个法玄,算不得什么麻烦,只是让他多费一点功夫而已。

    即便是借助那‘虚空佛国,之力又如何?自取死道而已。

    一言不发,庄无道行至到节法面前跪倒。

    “师尊”

    说完这两字,庄无道就沉默不语。不是不想说,而是这世间任何言语,都能完整表达他现在心绪之万一。

    两具器炼分神被毁,元神也几近溃灭,陨灭在即——几十年来拜入离尘门下时,他何时曾想到,自己会见师尊,如此凄凉一幕。

    “差点以为从此就见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节法真人开玩笑的说着,却见庄无道的脸色更为黯淡,不禁哂笑:“生老病死,乃人之常情。你日后的道途,不知会见到多少,何需做这小儿女状?没得让人见笑。”

    见庄无道仍是默然,神情更为冷肃哀伤,节法真人微微摇头,也没再劝,面色同样肃穆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世间从来就没有白得的馅饼,要得到些什么东西,总需付出。这个道理,想必无道你心中有数?”

    “无道晓得”

    庄无道吸了一口气,朝节法真人深深的一顿首:“定不会使师尊失望穷我一生,必定助我离尘宗扫平天下宵小,一统东南,铸离尘万世霸业。”

    并未立誓,只因庄无道心中,此刻在节法真人面前,任何的誓言,都是亵渎羞辱。

    “万世霸业?也无需如此我知你心性,不在争雄称霸,而是长生问道,还有你那执念。我也不要离尘宗能够称霸当世什么,只需能在你走后屹立不摇,万世长存就心愿已足。”

    节法真人摇着头,眼透笑意:“无道你可知,什么叫做薪火相传?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再次抽痛,眼里快要调出泪来,却又强忍:“徒儿以前不知,现在却已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么?如此,我就可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节法真人一声唏嘘,眼神怅惘:“记得几百年前,我初入离尘门下时,玄策真人,就是对我这般说的。所以无道,在你离开天一或者坐化之前,定要把这薪火传下去——”

    语音未尽,节法真人就已‘唔,的一声,心有所感的看向了北面。

    “那人来了,天一第一剑修贞一大僧正,好强的气势。不知无道你,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“是胜是负,需要战过才知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双拳猛地再一紧,浑身骨骼,都发出爆裂了声响。这位燎原寺贞一大僧正,才是他真正的对手。

    其余无论那魔檀子也好,法玄也罢,都只是开胃菜的程度而已。

    “不过,若到不得已时,弟子当有与他同归于尽的把握”

    到了实在不得已的那个时候,就需赌一赌,那贞一大僧正,是否有在燎原寺承担虚空佛国破碎的因果业报之后,还有与他一起身殒寂灭的勇气——

    “同归于尽?我把无道你推上去,是为离尘日后几百年支柱,而不是要你这么早,就与敌携亡。都已说了薪火相传,无道你难道还不明白?”

    节法真人一身叹息,探手一招,就有一枚丹丸,从他被毁取的衣袍残骸内飞空而起,落到了庄无道的身前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