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八六章 因果转嫁
    “——可惜,可惜太自不量力,也为时已晚”

    血肉碎散,无数的血气,还有那步玄清等人碎散的元魂碎片,都被血祭之阵强行束住,不能脱离。

    随即都被血祭之阵一丝丝的汲取,不断化入阵内,不见了形迹。

    也就在三人血肉爆开的一瞬之后,节法上人头顶处的‘上霄都天神君,像,再次光晕大涨。仿佛是一扇门,在此处张开,无数的纯净佛元,从内倒涌而出,冲入到神像之后。气机宏大,似洪水溃堤,汹涌澎湃。

    而在那扇‘门,内,尽管自始至终,都有着一股强大束力,约束着里面的佛元外流,此刻却完全无能为力,只能任由那玄天道种,对虚空佛国予取予求。

    “道兄此言差矣为时已晚?却也未必。自不量力,更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法玄大僧正并不气馁,目光死死的注视着节法的肉身。未能把步玄清三人抢救出来,也无所谓。他出手之前,就知机会极笑。反而是这成为血祭祭器,承载了所有因果业力的节法本体,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只需阻住了节法真人的因果转嫁,就自可使节法图谋落空。

    随着他足下一片三叶百莲张开,随即周围那数百僧人虚影,手中也都各化出一杆降魔禅杖,以杖尖住地,是一座佛门大阵,居然在这瞬间成形。

    而一尊巨大的佛像,也在此刻破空而至。佛力浩瀚,搅动风云。这一刻,甚至将石灵佛窟内所有的杂乱气机,都全数镇压。

    原本节法真人稳压法玄一筹的气势真元,此刻在这佛力冲击之下,顿时溃散瓦解,碎散零落,完全无法抵御,竟然是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法玄此时,也同时神情恭敬的,往那佛像躬身一礼。

    “罗汉容禀,此乃佛门罪人,欲毁我虚空佛国。法玄愿以五百年精修佛力为祭,有请罗汉出手,以卫我佛门昌盛

    那大佛影像,立时怒目圆睁,而后一只大手猛然压下,节法真人的十三口水火坎离之剑,几乎是触之即碎。

    随即三身合力,又是一股重明磁元之力笼罩于祭阵上空,可在那佛手压迫之下,依然是力不能支。

    仅仅顷刻,节法两具化身的脸上,就赫然是现出了一丝裂纹。之前还仿似真人,神态面色都与生人相仿,此刻却仿佛是瓷器破碎一般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节法真人,却也同样无半分慌张之色,反而面色讥哂,语气嘲讽:“降神之术么?降魔罗汉法身,和尚好生果决。不过,都说你们大乘佛宗的法门,与外道魔门相似,我看也是颇有道理。请神降临,居然还要以自身佛力献上,啧啧——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节法真人的元神,居然已从本体中脱身而后,飘荡在外。

    “五百年精修佛力为祭,看来和尚,这是要不惜代价,也必欲与我一搏。也对以法玄你的性子,确实不会安心受死,就此放弃。不过道友今日,却是上当了。和尚且看,我这样如何?”

    那些崩碎的水火坎离之剑,都在片刻之后,回归至节法真人之手。不到一息时间,就已凝聚成一口水火二色的大剑。

    然后一道剑光,就在那法玄上人惊恐失措的目光中,在节法本体与元神之间掠过,重重的一斩

    节法的肉身,一瞬之间就被血煞魔元充斥力充斥。之前一直被节法的法力镇压,此刻却再无约束。浑身肌肤之下,都布满了血晕。

    而后整个身躯,又轰然爆碎也同样是化身血元,被下方的血祭之阵,一点点汲取入内。

    “节法”

    法玄上人双目赤红,失控的一声咆哮,目眦欲裂的看着对面。只见此时那节法元神,却是虚弱之极,淡薄飘忽,完全就不似一位元神巅峰修士所有的神念。

    然而正是这景致,才让他惊恐只至。

    疯了,真得是疯了他以为这节法,还有顾忌,还有牵挂。却未曾意料,对方已经完全不惜一切,哪怕元神受损,不能转生重入轮回——

    也一瞬间明了所有,之前节法与步玄清那些言语,絮絮叨叨,看似废话。却自始至终,都是为引他出手,来完成这因果转嫁的最后一步。虚张声势,暗加引导,用尽了手段,激他惶恐之心,以致应对失措。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因果转嫁之法?真正是见识了

    ——若非是他们燎原寺,对这江南之地心存觊觎,又如何会有今日之变?若非是他出手,为步玄清三人加持‘未来星宿宝轮力持咒这些魔修,又怎敢决战于石灵佛窟,逼得离尘不惜一切,最后牵累石灵佛窟?再若非是自己情急出手,逼使节法真人完成这最后一步,又怎会使虚空佛国,有崩溃之灾?

    ——有了这些,才有了转嫁业报的基础,才能倒转因果,颠倒黑白,转嫁业障!一切都是算计,步步为营,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手段狠辣,算无遗策至此,这个节法,真正可称是当世独一无二

    “道友今日之赐,法玄永生永世,都将铭记在心。今日立誓于此,哪怕千万世之后,亦要偿此因果”

    几乎是从牙缝里说出这几句,然后法玄就已再顾不得眼前节法,还有那运转越来越快的血祭之阵。只因头顶的那座巨大佛像,此刻已经做金刚怒目状,浑身赤火燃烧。而那凶横的目光,已经转向了他法玄。

    因果转嫁,他法玄已成佛门罪人,背负所有虚空佛国溃灭后的所有因果业报。在这降魔罗汉的眼中,已是超越任何邪魔的佛门大敌

    那只擎天佛手,几乎立时就弃了节法的元神,转而往身下一抓,巨大的摄力,使法玄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而法玄的眼中,也透出绝望之色,这一刹那间,无数的念头闪过。心灰意冷,有心受死,任由这降魔罗汉斩杀。然而一当想及,自己日后那前生万世,都将化为牲畜,经历无数的苦难。法玄的脸色,又为之一变,无比强烈的求生欲念,从胸中升涌而起。

    怎能心甘?他本无错,对佛门忠心耿耿。却要因人栽赃陷害,承受万世之苦他不甘,哪怕此身寂灭,神魂碎散,也好过轮回之后,化身畜类。

    又岂能让节法这一切灾祸的源头,从此脱身事外,逍遥自在?

    “啐”

    一声冷喝,法玄的口中,蓦地一口鲜血吐出。同时一串全由舍利子结成的佛珠手链,蓦地向上抛飞。

    就在那降魔罗汉的金光大手,将要临身之时。那串佛珠手链,就突然爆开。明明是佛门圣物,可此时爆开的,却是一团血红光华。

    随着一阵天摇地动,虚空中那看似不可匹敌的庞大佛影,降魔罗汉化身,居然一片片碎裂瓦解,崩溃开来。

    而法玄的双眼,此刻也完全为血色浸满。眉心之间,也多出了一个诡异佛纹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,亵渎罗汉金身,在佛门之中,对你这样等级的大僧正而言,可是不赦重罪。化佛入魔,这就是和尚你的选择?”

    节法真人眼中,终于闪过了一丝意外之色:“和尚之意,是哪怕入魔,也不愿就此堕入轮回么?不过以你如今背负之因果业力,只怕也没有哪位魔主,肯将你收下。”

    换而言之,哪怕法玄甘愿转身魔虫。这世间魔主,也无人会有兴趣,为法玄而与佛门为敌。

    “今日一切,都是拜道友所赐”

    法玄上人语气仍尽力维持着平静,可那憎怒不平,愤恨不甘,近似疯狂的凶戾之气,却依然在语中泄露了出来,悲壮满怀。

    “节法你又何需惺惺作态?我法玄的性情,你岂能不知,由佛入魔,岂不正在你意料之中?”

    语声未落,节法真人的宝瓶化身,就已经崩碎裂开。却是被远处斩来的千万道血色刀影,分尸万段

    那圣洁的银白佛火,此刻已经完全转化为红莲毒焰,那本驱走的魔煞之气,此时却更浓郁百倍。

    空中的银镜,放出千万的炽白华光,全力压制着那煞力侵染。宝瓶吐出的南明离火,也在这瞬间激增数倍,与那红莲毒焰,互相吞噬纠缠。

    而此时那十三道水火坎离剑,此时则再化剑光,阻拦这那千万道血刃刀光。

    “我法玄,今日即便是死,即便从此神消魂散,也要拖着道友同寂灭。才能心甘情愿,才能甘心受死”

    一字一句,语气毫无波动,却带着无尽的愤恨不甘。法玄身外缠绕的凶厉之气,也在节节攀高,提升了足足十倍。身后甚至隐隐显出,一个巨大的神魔影像。

    便是自始至终,都镇定自若的节法真人,也不由双眼微眯。惊异之色,愈发的浓厚。

    以对面这为此刻的状态,如身化怨魂,必定是怨鬼王者。而若是尸身完好,万年之后的未来,则必是尸皇之属

    这心念才刚一闪过,那银镜化身,也在这一刹那,轰然破碎。被那红莲毒焰,完全吞噬覆盖,

    于是节法的形势,愈发的危如累卵,十三口水火坎离剑,已经破碎了四口。那血色刀影,几乎就要临身,将他的身躯斩碎。

    对面这位确实如其所言,今日不惜代价,也要拖着他,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只是节法的眼里,却仍是平静如故,只微现怜悯之意。六百年修行,落到如此下场,确实可悲。明知不可能办到,却依旧不肯放弃,选择这条最无希望的路,则让人生怜。不过却仍无半分经过,只因他那弟子,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只须臾过去,窟洞外围处骤然一阵震啸之声,随着那‘魔佛幻界转轮千叶阵,被打破后的元力剧烈动荡,两口黑白剑影,忽然穿空而来。一左一右,钉在了节法真人的元神身侧。

    随即就是一个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张开,隔绝了血色刀光,也把所有毒焰煞火,全都阻拦在外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