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八五章 自不量力
    “你,到底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出言的刹那,步玄清的瞳孔内,这一刻却是惊惧到了极致。能够把石灵佛窟之战,算计到这等样的程度,这个节法真人,简直就是鬼神之谋,已超越了人之范畴

    “步道友明白了?果然才智高绝”

    节法讶然的回望了一眼,似乎对步玄清的敏锐,颇为惊异。

    然而这夸赞之言,听在步玄清的耳中,却只觉无比的讽刺。

    怪不得,没有真净散人,而只是将他们三个,作为这血祭祭品。而前者节法,只是取其血液,用来绘制这血极阵图。

    这一位,当真是玩得好一手嫁祸之术将一切因果业报,都转嫁于一月之前,为他们施展‘未来星宿宝轮力持咒,的法玄大僧正。而自己,却可轻轻松松的,从容脱身而去,不沾半点污渍——

    上古道书中描述的嫁衣大法,不止是可转嫁修为真元,亦可转嫁因果业报是此道行家里手,其中几种秘术,更是宗师一级的手段。偷天换日,极尽玄妙。

    步玄清感觉自己口内,已经不止发苦,更有一丝甜腥之味。气动五脏六腑,所以血气逆涌内伤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不止是他们魔道三宗载到了家。便是那燎原寺,怕也要结结实实的在这节法身上,吃上一次大亏,甚至动摇根基。

    虚空佛国被窃取摧毁之祸,谁能承受?哪怕佛门总庭,怕也是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若不能善加应对,只怕百万年前的离寒天宫,就是燎原寺如今的下场。而直接承担因果的法玄大增正,按照佛门照之规。更哪怕就此魂飞魄散,万世为畜,亦不能赎其罪孽

    他自负聪明,燎原寺也谋算已久。却自始至终,都在这节法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“不过步道友却是误会了,我节法今日早有这番布置,只是因事前已知根底而已。大约两百年前,乾天宗就对我离尘颇感兴趣,北方又有太平道时时窥伺东海。老道无奈,只能将这虚空佛国真正位置,暗中泄露给燎原寺僧人得知。有燎原寺暗叫于涉,乾天宗才暂时打消南下之举。别人只知乾天宗沐渊玄是见我而退,却不知其中,是另有缘由。然而此举,却也是饮鸩止渴,种下了今日之因。二百年来燎原寺无一日不在谋算离尘,甚至放纵太平道往南扩张,都是那时而过。”

    步玄清目光闪烁,已经无力回言。这位是早已知燎原寺目的?甚至这虚空佛国的方位,也是节法主动透露?这就难怪了。他们的一应举动,会一步步都在节法算计之内。

    不过节法言语,看似将自己的作用,推托得一于二净,却改不了事实。无论今日结果如何,他步玄清都已输了,燎原寺同样将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而这些,都是拜节法所赐。

    战前因势利导,逼迫三魔宗不得不寻求外援,诱使燎原寺出手,都些手段,都堪称妙绝。

    “我草你姥姥”

    步玄清与君百川二人,都已提不出力气说话,反倒是那血寂上人,狠狠地吐出了一口血沫:“今日若天要让我寂血亡在此间,那我寂血无话可说可若能侥幸偷生,则必定要灭你离尘宗所有男女老幼哪怕死后堕入魔狱,我寂血也不与你们离尘宗甘休,穷千万之世,也要灭你离尘香火——”

    血寂上人骂骂咧咧,一直不曾停下,节法却全未理会,也不在意:“所以,并非是我节法真就足智多谋,料算到了一切,而只是恰逢其会。也非我节法真就高风亮节,只是恰好所得玄天归藏嫁衣大法的残卷之中,有这一门秘术而已。只能说是天意。我准备了所有,可这苍天,却给了我更多。”

    六十年时间,布局谋算。却迎来了三个变数,一为无道,一为阴魔血葵,一为‘未来星宿宝轮力持咒,。

    ——没有阴魔血葵,这些魔修宗派也不会贸然对南方动手。

    而几十年前的离尘宗,可不值得,也没必要,使一位燎原寺曾经位列天机碑第五位的的大僧正,亲自为离尘出手。太平道,云水天宫,都可为其走卒。

    所谓意外之喜,就是指今日这般,

    看着这血阵,运转越来越急,阵内三人的气机越来越是暗弱。节法风轻云淡的笑着,意态洒脱,眼中流露出的心绪,是说不出的畅怀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容颜面貌,也在此刻,开始渐显苍老,

    目光却是更见坚定,既是天意如此,他又怎能不顺天应命?

    他那位关门弟子,自己一直不曾真正教导些什么。入门后更历尽风波,几次险落身殒之境,使他一直愧对。也只能在此刻,加以补偿。

    无道天资卓绝,迟早是当世顶尖强者。有那枚蕴阳石在,也能有突破练虚境的希望,日后定可比他飞得更高,看得更远。

    既是如此,那就以他节法这几十年残寿为梯,将无道他送得更高一些。代他去看一看,那巅峰之上,到底是何等样的风景——

    然而也就在节法真人,有些失神的下一刹那,石窟上空中忽然一阵灵光璀璨。窟内大片的空间,被强行撕裂,一只金色大手,从里面伸探而出,强行抓向了节法头顶处,那‘上霄都天神君,的神像。

    而节法真人,却似早就有所预料。剑影分化,一片剑网在虚空闪烁,只须臾间将这只金色大手,斩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只是那些散碎的金光,却未就此散去,反而是化成了一个个僧人影像,只有人之半身大小,口诵佛音。使整个窟洞之内,都是佛光辉煌。无数由梵文结成的金轮也同时生成,霞光耀目。

    将这窟内的血煞魔氛,全都一扫而空。然后一个披着大红袈裟的人影,就在血祭阵外现出了身影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年岁大约七旬的老僧,头顶六个戒疤,两缕白眉垂到了颊旁。一望便知是得道高僧,不过此刻,却是面目沉冷,做愁眉苦脸状。

    节法见状,不禁哑然失笑。依旧负手身后,从容自若:“原来是法玄和尚。许久不见,不知和尚最近可好?今日是我离尘与魔修三宗约战之期,和尚来此,是有何见教不成?“

    “节法道兄说笑了——”

    法玄的脸色,已是阴沉到快要滴出水来:“我若再不来,只怕此生之后,就要堕入轮回道中,转生千万世而不得超脱。若只老僧我一人也就罢了,却不愿连累我燎原寺,使我天一修界千万佛修,蒙此大难。”

    “呵,天一界佛修,可不止是你们燎原一家。”

    节法摇着头:“和尚还未答我,今日我离尘与魔修三宗约战于石灵佛窟,为何法玄和尚你,会在此间?三圣宗以信誉担保,结果却是如此这般?对了,我看和尚敌意甚浓,似有与我节法为敌之意,这似欲对老道出手么?”

    “道兄何需逞这口舌之利?事已至此,随道兄怎样说都好,总之今日,我法玄绝不能让你逞心如意”

    法玄一声冷哼之时,那数百僧人影像,却是早早就开始念咒,梵音浩瀚。这顷刻间,无数只巨大佛手,从虚空探出,往祭阵中那三人所在,强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同时间一片银白火焰忽然间熊熊燃起,由四面八方,往节法立身之所,蔓延而去。

    圣洁佛火,将这窟洞之后,除祭阵之外,最后一丝煞力,也全数燃烧净化。

    “果然,吾早知和尚今日,多半是要狗急跳墙,不计毁誉。可惜——”

    节法一声轻笑,左边宝瓶化身,将手中银瓶祭起,无数的南明离火,如瀑布也似的从里面倒垂而下,将整个血祭之阵,都在围绕护在中央处,更火势反卷,把那些银白佛火,逼得纷纷倒卷退回。

    而此时节法,才将最后的几字道出。

    “——可惜,可惜太自不量力,也为时已晚”

    右边的宝镜化身,那面悬空银镜,一瞬间射出数十道刺目光华,四下横扫,把那漫天佛手,都完全打碎清空。

    也就在同一时间,那步玄清三人身躯,都同时爆开,炸为血粉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