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八四章 是人是鬼
    果然——

    在步玄清的嘴里,此刻满是苦涩滋味,眼里却依旧还含着强烈的不甘。

    “既是血祭之术,必定要污染那玄天道种,你就不惧你那弟子,从此沉沦魔道?”

    “换成别人,我或会担忧,但如果是无道,却可放心无虞。且我所用之法,应该也无后患,更不会污染道种。”

    节法微微一笑,眼里闪着异样的光泽。

    “虚空佛国,如此良机,我离尘岂能错过?燎原寺谋划此事已久,吾又何尝不是如是?年过五百百,玄天道种成就之时,就已在等今日。你道那燎原,从何处知晓这虚空佛国的真正方位?原本离尘门下,只有华英,可继我玄天道种,却心忧这他不能解我一身道业。幸亏还有无道——”

    似将要身死的老头,节法不厌其烦,絮絮叨叨的说着。

    而随着节法的语音,地下最后一道血纹也已就位,凝聚完成,整个血祭之阵,都发出了晕红光华。

    而节法冰冷的目光,也转移了过来,目注着三人。

    “诸位以魔道之法,成就元神之境,位列天机碑,成为此界最巅峰存在。不过大约也不会想到,自己也会有被当成祭品之日?”

    被这目光扫过,寂血上人胸内,已是如万古不化的寒冰,整片冻结。不由自主,一股绝望之意已经暗暗生成。

    不过也就在此时,寂血上人的心头,却又有一丝希望腾起。

    “不对,他是欲以肉身,承接这血煞魔元”

    若论到阵道,他远远不如步玄清。可论到对肉身的了解,能将一整只夜叉,融入自己身躯内的寂血上人,却又远胜于前者。

    所以方才,也能清楚的的感应到,节法真人体内的异样。赫然是已在此刻,将自身肉体,转化成了一件血祭之器

    以中转拦截那魔煞血元,维持玄天道种的纯净

    君百川的面上,已经浮出了一丝喜色,然后毫不犹豫的就开始往后飞速逃遁。虽不解节法为何如此,却知此刻,已是他们三人唯一的逃生之机。

    在节法将自身肉体转化祭器之时,也是节法最为虚弱的时刻。至于反击?反败为胜?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哪怕节法一身实力,此刻已下降了些许,也仍是远超他们三人联手。哪怕稍稍靠近,都是送死,更何况事已至此,三人心胆俱裂,已再无法同心协力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身影,才刚遁出二十丈外。就是连续十几道‘九天磁光子午线同时穿击虚空。

    上上下下,不仅是将前后左右,全数封锁。九天磁光子午线的强度,也超越了之前,整整四倍毁灭性的灼热之感,从身后急速临身,

    君百川一声冷哼,屈指在自己的宝琴之上一弹。随着‘叮咚,一声清鸣,身躯也同时化成了音纹,向远处扩散传播。

    只是仅仅一瞬之后,就有三道飞梭,陆续穿击而至,临空爆发,巨大的音啸,带起一波无形气纹,立时扫荡四方

    “清净散魂梭?”

    君百川狼狈的显化出了身影,音遁之法无影无迹,是天下最绝顶的遁法之一。却有着一个巨大的弱点,就是畏惧混音,尤其是那紊乱爆音。修为不足时,连自身都要在爆音之中迷失。

    节法真人将音爆之术,加持于从真净散人的清净散魂梭上,恰是他的克星。不但音纹的方向,再难控制,元神之内,也被清净散魂梭冲击震荡,一阵晕眩无比。

    不过君百川却不敢有半分停留,依然拼了命的,往前急遁而去。这是最后的机会,若不能逃脱,那就真是如了那节法之言,只能作为一个祭品,成为那庄无道继续攀登巅峰的踏脚之石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君百川的身躯。却忽又一顿,眼神绝望的看着眼前,只见一口红色的木质簪剑,不知何时悬停在了他的的身前。距离君百川的眉心,不足半尺

    无声无息,却已将他的元神气机,死死的锁住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就在君百川这心念闪过的下一刹那,一团刺目的雷光,忽然炸开。

    一道道的电流,将君百川的浑身上下都笼罩在内,而其中的大部分,都冲撞入到了他的眉心之内。

    全身麻痹,君百川死命的想要挣扎,神魂之内,却是真正如凌迟的抽痛。终究还是没能支撑下去,眼前一黑,整个人陷入了昏眩。

    而待得君百川再苏醒之时,发觉自己四肢手足,都已被一团团的银色丝链死死的锁住。

    一把同样缠绕着丝链的小刀,赫然正是插在自己的心脏之上。浑身已提不起丝毫力气,更使人心中悚然的是,自己的体内血气与魂识,正在飞速的流逝着。

    下方的这座血祭之阵,正如无底洞一般,吞噬着他现在体内,所有一切。

    稍稍愣神,君百川就知自己昏迷的时间极短,甚至不到十个呼吸,然而此刻,他已被完全固锁再次,毫无反抗之力的任由摆布。

    祭品么?

    君百川面如死灰,看向了左右两面。而后发现那寂血上人与的布玄清的情形,比之他现在的情形,还要更为恶劣

    双手双足,都全被斩断,同样是一把银链小刀,插在左胸心脏处。就连寂血上人的那具夜叉化身,也是如此。被直接分尸五段,只剩下最重要的心脏部位,还保持完整。

    三人加上一具四阶夜叉化身,被摆出了三角形状,只有他君百川独居正中,双手双脚,也保持完整。

    不过君百川却毫无庆幸之心,反而心中寒意更深。

    ——之所以身躯还算完好,只是因自己一身真元,勉强还算中正平和。被节法真人,当成了这次的核心祭物而已

    疯了,这个节法,完全是已疯了

    君百川已彻底绝了逃生之念,三人同时逃遁,却都无一例外被强行擒拿,束缚在此。

    这位离尘元神第一人的实力,此刻到底是强到了什么地步?要生擒他们三人,可比单纯的打杀,还要更困难数倍

    “节法,好一个节法。当真是好手段,也真个是舍得。我步玄清一生,从未服过他人,可对节法道兄,这次却是佩服之至——”

    步玄清的神情,此刻大抵还算是平静,冷声笑着:“为弟子不惜沾染魔道之法,把肉身作为中转祭器,六十年寿元,今日挥霍一空。为宗门舍生忘死,甘愿做如此牺牲,舍身取义到这种地步,我步玄清还真是首次得见道友你这等样人不过道友,就不惧死后血煞缠身,因果业报,孽障缠身,不能轮回?甚至被魔主所摄,堕为魔虫?”

    他所说的因果业报与孽障,却并非是指他们三人性命,而是指这虚空佛国。

    三十万年前,二百万佛修同时坐化,封印他化心魔,以化解灭世之危——按照道书中的说法,这当是无量功德。可今日却被节法,以血祭魔修之术,将虚空佛国,二百万佛修所遗之佛力,都用来成全庄无道,助弟子登顶元神

    如此作法,岂能没有因果业报?天地劫力反噬?

    “无妨,道友何需为我担忧?正这因果业报难缠,所以我节法才不能将这麻烦后患,遗留后人,拖累弟子日后道途。且这遗患,也不是无法解决。若老道所料不差,三位身上的‘未来星宿宝轮力持咒当非是得自于符宝,而是那位法玄大僧正,亲自为你等加持可对?即便真有那‘未来星宿宝轮力持咒,符宝,想来也必是出自法玄大僧正之手

    节法负手而立,站在血祭阵中央处,眼神淡漠的看着前方。似乎这阵内三人,已经再值不得他,投入半分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忽然间大袖一拂,同时远处传来一声闷哼。却是那寂血上人依然不甘受死,依然在死命挣扎,意欲逃脱。

    此刻却被两口水火坎离剑,直接钉穿了肩胛,寂血才刚突破节法封禁,提聚出的一丝真元,立时就被击溃打散,口中也同时一口鲜血吐出。

    于是寂血上人的体内,也有更多的血气,被强行抽取了出来。整个祭阵,都是血光萦绕。

    不过在上空处,却又是另外一番情形,佛光漫天,无数的梵文,时不时的闪现,一团七彩光晕将那‘上霄都天神君,的神像缠绕,似有阵阵梵音传至于天外,驱邪震魔。

    使阵内的三人,感觉愈发的血气虚弱,头晕眼花,受创最严重的寂血上人,元神也隐有溃散之势。

    而步玄清亦能感应,远处那‘魔佛幻界转轮千叶阵,外的那道气机,也越来越是强盛。

    以他们三人的气血神念为祭,使‘玄天道种,再复生机,以转化抽取更多的佛力,转嫁于庄无道之身。

    那个竖子,现在也不知是什么境界?元神境四重楼境?还是已到了元神中期?

    不对,以节法真人的英明,怎会蠢到只为自己弟子,单纯的堆积修为,提升境界?

    不出意外,当是肉身元神,一起强化。除了稳固根基之外,一样可增战力。

    这个节法,是真欲在此,将自己弟子一步推升至当代修界巅峰之境

    还有这最后一句,又到底是何意?确实没有什么‘未来星宿宝轮力持咒,符宝,三人身上的佛力,乃是那位法玄大僧正,在一月前亲自施展此术,亲自为他三人加持。

    可是这与节法现在使用的血祭之术,又有何关系?

    慢着——

    步玄清脑内突然间一道灵光闪过,瞬时间心念内的所有的疑惑,都全数洞彻解开。下意识的,就浑身一个寒战。

    “你,到底是人是鬼?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