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八三章 节法之变
    “这是何术?”

    步玄清的语音于涩,在节法真人的气势压迫之下,身躯几乎动弹不能,节法那手持拂尘的真身,在真净散人尸躯身前,主持着祭阵。然而左右则宝瓶化身,宝镜化身,此时则各据一方,神念气机,俱皆将三人牢牢的锁住。

    一旦三人有什么动作,都必将迎来节法真人,如雷霆洪涛一般的攻势。

    之前见节法真人,将‘逆神归藏,之术,用于庄无道之身时的惊喜,已经荡然无存。此刻步玄清的眼中,只剩下了疑惑还有惊骇,惧意。

    不止是因真净散人身死,也不止是因那四对剑翼。还有下方处,陆续传至的气机变化,就在节法真人,那三对剑翼生成之前。魔檀子,枫山与血峰,居然是在一瞬之间,接二连三的陨落。

    一股浓烈的危机感,萦绕在步玄清的心头,即便是有节法真人的玄天道种加持,结果也不该如此才是。

    魔檀子之能,便是他也深深忌惮,那庄无道到底有何能耐,可以灭杀魔檀,而且是在三人联手合围之下?

    魔檀子最使人头疼的,是那‘血肉代身术可以数次替死代身,而根本不伤,

    那庄无道到底是如何,破解此术?能够在不到三百息的时间内,连杀魔檀子的三人,那庄无道的实力,又到底是强到了何等程度?

    对了,还有那他化心魔,不知何时,也同样消失无踪。四阶的他化心魔,主体为一,还达不到分化千万的地步。不过却可将其心念化身,投影周围十万里方圆内的生灵,挪移转体,无不随心如意。

    可此时此刻,这只应该已经破封而出的他化心魔,竟是完全不见了踪影,心神之内,亦再感应不到,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这几对剑翼,与那庄无道,又有何关联?为何偏偏是那魔檀子三人死后,加持于节法真人之身?

    “重明剑翼,我那弟子,唤此术为重明剑翼”

    节法真人眼里,浮露出自豪之色:“虽说自他拜入门下以来,很少教过他什么。却是我节法一生,最引以为豪的弟子”

    云灵月可以传他衣钵,灵华英最合他心有,而庄无道,却最使他自豪。

    前程无量,离尘宗百万年来,从未有人晋阶练虚,也从无人能够脱离天一,跨空越界的历史,说不定就会在他这弟子的身上打破。

    “重明剑翼——”

    寂血上人的脸色,同样是阴沉如水。双臂已经勉力克制住了颤抖,不过心内,却更为沉冷。

    自他晋阶元神境之后,从未有过的慌乱,正在他意念中悄然浮生。果然,果然是那庄无道——

    不过下一瞬,寂血上人就望见了那真净散人的身下,从伤口处的流下的血液,正是不正常的流动。似在一股莫名的异力控制之下,在地面形成了一枚枚邪异无比的符文。

    而里面的一些符文,寂血上人更只觉是眼熟之至,不能或忘。而寂血上人眼瞳,也骤然缩成了针状

    “这是血祭之阵?”

    真净散人流下的灵血,正在这地面。形成一个完整的血祭符阵。里面绝大部分的符文,寂血上人都认得,就只不知节法,到底是向哪一魔主献祭。

    至于祭品——

    此刻不止是寂血上人心惊肉跳,那步玄清与君百川,也面色一片煞白。

    “忘了几位,都是此道宗师,行家里手,老道还是初用此法,不足生涩之处,还请三位莫要见笑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节法真人,就好似一个再平凡不过,言语有些啰嗦的老人,虽说是面貌年轻得很。可现在给人的感觉,就是如此,垂垂老矣,絮絮多语。

    然而也不知为何,在这平凡之外,三人更在意的,却是节法那笑容之下,隐藏的阴森诡异之感。

    节法真人却浑然不觉,仍旧旁若无人的,操纵着真净散人的灵血,继续构画着灵阵。

    “原本以为,我节法一辈子,都不会与你们魔修之法,有什么接触。可临到头来,终究还是破了戒。若宏真道友知晓,必要笑话老道——”

    步玄清知道节法所言的宏真,正是赤阴城的那位宏真道人。十年之前羽化寂灭,不过赤阴城对外虽是这么说,可真实情形如何,许多人都有猜测。

    可此刻步玄清却半点都没有深究其中究竟的意思,更无有与节法闲谈之意。

    四人看似在原地定力不动,暗里的交锋,却已经历无数回合。那一十三口水火坎离剑,已经与他的‘太虚阴阳盘,及‘魔灵镯在几个呼吸间,交锋了不下百次。步玄清自己的一身神通功法,也在这短短时间内,不断的变化施展。

    不过一切的气机动荡,都被节法强压了下来。一切的反抗,都在还未付诸于行动之前,就被节法以无可匹敌之力,强行镇压

    可若仔细听闻,依然能隐隐听得,在三人的身外空中,那不断响起了爆裂碎声。

    步玄清的背后,已经被冷汗湿透。此时此刻,节法对他三人,已非是碾压,而是‘掌控,

    操弄于股掌之间,任意自如,生死由心

    此时步玄清的心绪,比之先前节法只用一剑,就诛杀真净之时,还要更为心惊。

    那是六百万象剑力的一剑,他刚才甚至能够从剑势之上,感觉到天道法则的痕迹

    一刻钟之前的节法真人,就已是难缠之至,可以与天机碑前十到十五位中的任何一人比肩。

    可在这重明剑翼加持之后,却已化成了一个恐怖怪物,步玄清估测,哪怕是那元神境前五的那几位亲临于此,只怕也非是其敌

    重明剑翼——这就是节法真人,把那玄天道种,给了那庄无道的缘由?

    似心有灵犀一点通一般,步玄清已经尝试着与寂灭上人,君百川一并,全力阻拦着这血祭之阵的成形。

    不过却毫无用处,那些血色符文,依然势如破竹般的,向外一步步的延伸,勾勒出大阵的图形。

    看着这越来越完整的阵图,步玄清心神不宁,深深一个呼吸,才强使自己镇定下来,然后就看出了此阵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血祭之阵,非是供奉魔主——这是,玄天道种”

    步玄清眼神茫然,这座血祭之阵,竟是完全把那枚‘玄天道种当成了魔主来献祭,而且是完全不求回报。这又是为何?

    说来今日节法的一应举动,本就透着奇怪。本就已经手握胜券,何需再沾染魔道邪术?

    延寿么?即便是将他们三人献祭,也不可能得延寿之法。且以此阵供奉玄天道种,就更是可疑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步玄清似想到了什么,看向节法真人的头顶。那枚拇指头大小的神像。只见那之前还散发着浓郁金芒的纯净佛力,此刻望去,却已淡化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虚空佛国”

    寂血上人亦是心中一动,隐隐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,是‘玄天道种,的后力不继。而这座血祭之阵的本质,是为强化那枚‘玄天道种可以继续从虚空佛国中,抽取内中那浩瀚佛元。

    这位将庄无道,推至元神之境还不够,此时居然还欲更进一步——

    “步兄不愧是魔衍门主,不止术算之道冠绝天下,这阵道造诣,也是顶尖之选。”

    节法面上,已然是疲态尽显。不过即便如此,在场三人都不能生出丝毫小觑之心,只因他们三人,依然还在节法的‘掌控,之中,

    “正如诸位所见,老道我已寿元无多,使用了这玄天道种,命已不足三刻之数。然唯有一事,老道放心不下。昔年我那玄策祖师坐化之前,曾亲召我于座前,耳提面命,将离尘一教,托付于我。宗门兴衰存亡,已成节法一生执念。而今日之战,我离尘虽胜,情势却依旧危如累卵。五十年内,天一修界必将纷争频起,杀劫降世。必得有一位能力压当代的绝顶强者,横空出世,震慑诸宗诸教。使天下宵小,俱不敢犯,离尘才或可安然无恙——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