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八二章 要吃了你
    紫海居士面色苍白,心神不宁的,勉力把神念从上方收回。而随机就只觉那从袁白身上传来的焰力,强度骤然增了三倍有余,猛烈之至,

    又是霸道无比的一拳轰击而至,紫海居士本能的,就要化水逃离。然而随即就觉不对,袁白的一双肉掌之上,竟都是现出了一团黑色光晕。将周围的光线,全数吸聚了进去

    “吞日变?”

    几乎毫不犹豫,紫海就停住了遁法。此时若施展水遁,只怕立时就要被的吞日变,吞噬掉大半身躯

    那时非但不能逃离,反而要重伤当场。仓促间,紫海居士又是连续几颗玉珠弹出,几面真元水盾成形,以阻拦拳势,同时间口诵灵言。

    “魔天借法,水身无极”

    紫海的整个身躯,都与下方的湖水连为一位。一刹那间,整个藏玄大江,都似成了他的身躯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一旦此术完成,那时承受这袁白拳势冲击的,就再非是他紫海一人,而是整个藏玄大江

    袁白哪怕有力拔山河之力,也奈何不得这整条藏玄大江。

    可、身无极,这门玄术,才完成不到一半,紫海的脸色,就再一次大变。在湖底深处游弋的那只巨大水鲲,体内突然间斩出了无数黑色刀刃。同时一道剑影,从内穿击而出,与那血月妖镰在水底硬拼硬的一记硬撼。一剑一镰,竟是平分秋色。巨大的罡力冲击,使方圆数万丈内的窟洞,再次动摇,无数石层飞坠而下。

    而之前本已落入绝境的灵华英,此刻也气势如龙的从水鲲肚内冲出,同样是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“侥幸侥幸今日若非是袁兄,还有这几双剑翼,只怕我灵华英断无生理天不欲灭我,尔等如之奈何?倒是二位,可已准备好,受死了么?”

    剑光与那血镰不断的交击碰撞,同时无量的南明离火,四面八方蔓延了开来。与袁白的血猿一并,在水下熊熊燃烧,将一片水域,在顷刻间煮到沸腾也使紫海居士的、身无极还未真正完成,就已经失败。与洞窟之外藏玄大江的联系,彻底割断。

    “若肯为你奴仆就或可?或可什么?饶我这位袁兄性命?”

    一连十数层的真元水障,此刻在袁白的拳锋面前,却如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。仅仅一拳轰碎,打在那长幡之上,使得紫海居士的整个人,都被硬生生的撞到抛飞而起。

    紫海居士的面容,已近乎扭曲,面现出不可思议之色。四百万象,袁白的这一拳,已经是进入到了绝顶强者之列哪怕不能与天机碑那前十五人比较,也可入妖修榜前十之列

    可有这等拳力,袁白在天机碑妖修榜上的排位,又如何可能只是二十几位而已?这如何可能?

    疯了这个世界都已疯子,让他完全无法看懂,彻底脱离掌控之外

    如影随行,袁白的身影,继续追袭而至。气势也更为疯狂,双目中满布血意戾气,眼神凶横有如饥渴凶兽

    虽是一言不发,袁白那脸上的轻蔑,却是任人可觉。两双肉掌,交撞砸来。使紫海居士身周,那漫天的水龙水卷,纷纷崩碎裂离。

    便是紫海居士临时召出的一件水瓶状的护身法宝,也被那浩瀚拳力,一拳砸飞。而紫海居士的眼瞳,也已凝缩成了针状。

    “要收我这袁兄为仆,凭你也配?你紫海居士,不过一个藏头露尾的无耻老魔而已,算是什么人物?”

    “吼”

    似乎是灵华英的言语,正说中自己的的心意,袁白猛得再一声咆哮,这次却是说不出的快意,狂野无比。

    身周的黑色光晕,更为浩大,吞噬着周围的一切。血焰漫卷,将整片窟洞覆盖,第四拳砸出之时,那紫海居士就已再无法抵御,整个头颅,几乎被硬生生的打折,整个人似破麻袋般抛飞而起,血肉四溅。

    “我离尘宗,哪怕是与天下为敌又如何?师弟他的重明剑翼,天下无双。即便离尘真有全宗覆灭之日,也绝不会亡于你等宵小之手”

    上方处被那石手束缚住的十丈大剑,忽然再次分化,十口坎离水火之剑,纷斩而下。将那原本欲出手相助的戚九君身影,拦在了几百丈外。而灵华英御使的那道银白剑光,则继续与戚九君交击纠缠。

    到底非是五十重法禁兵刃的对手,宝剑之上,开始现出一丝丝裂痕,不过仍能将那血月妖镰,牢牢的阻拦。

    袁白的第五拳,也已狂猛砸出。一声‘咔擦,的脆响,紫海居士的整个腰部,竟是被这蛮横拳力,生生的打折,身躯如虾米一般的弯折。

    而紫海居士的眼中,也终是现出了惶恐之色,终是难以自抑,不由自主的,就欲化成水液逃脱。

    袁白见状,却一阵大笑,然而整个头颅,猛然膨胀。现出天地法相,一个巨大的猿猴头颅,猛地张开一吞。口里现出的黑色光晕,将紫海居士身化的水液,几乎一滴不剩的,全数吞入到了口内。

    仅仅片刻,远处的灵华英与戚九君,都只听得一阵蒯的脆响。似是野兽咀嚼食物般的响声。

    而后一丝丝的鲜血,从袁白的唇角之旁溢流而下。

    灵华英浑身一寒,随机又不禁头疼的揉了揉自己额心。心中暗叹,妖修到底还是妖修,别看袁白举止,要比其他的妖修,斯文沉稳得多。可在骨子里,依然是野兽习性不改。

    不过也并未纠结太久,灵华英身影一个闪烁,带着浩大无边的雷光,蓦然出现在了三千丈外。与虚空中某位轰然对撞,手中一口备用的剑器,与血色刀光,再次交击缠战。片刻之后,才彼此分开。

    那戚九君也终现出了身影,而距离两千丈处,那立在原处的另一个‘戚九君则是如幻影一般,散化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戚兄这就想逃了?这可抱歉得很,今日既然阁下进来了,我离尘就绝不可能容你活着走出去。哪怕只为这剑翼之事,在下也绝不容活口。”

    重明剑翼,这种能使人实力轻易提升数倍的术法,实在过于强大,也太牵动人心。若是他那对师弟师妹,羽翼已成之时还好,可以无惧。偏偏庄无道与聂仙铃,修为都仍只是筑基金丹。这个时候,成为天下诸宗的眼中钉,肉中刺,绝非好事。

    故而哪怕有一线,继续掩盖隐藏的可能,灵华英都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那戚九君的眼神,亦是阴冷无比,盯着灵华英身后,那四对剑气羽翼。

    如何能够不知?这些剑翼,才是这一次,灵华英与袁白能逆转战局,反败为胜的关键?

    正心念电转,戚九君却忽的浑身寒意大起,下意识的偏转目光,向那危险预兆的来处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就见一只巨大的血猿,正唇溢人血,目光嗜血凶厉,又饥渴难耐的死死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灵华英也同样看了袁白一眼,而后面色复杂万分的说道:“我这袁兄,看来也是想吃了你——”

    心中暗凛,这头血背妖猿,性子看来却是记仇得紧。只因之前,那紫海居士说要将它收为奴仆,就被血猿一口吞下,这戚九君曾骂了一句‘孽畜就同样起了吃人之念。

    自己这算是,率兽食人么?

    灵华英的唇角微弯,他此刻却是并不怎么排斥。这二人一身血为,都是从无数人的尸骨身上得来。

    光是在藏玄大江之北犯下的血案,就数以十计,死于二人之手的性命,不下于百万。在他眼中,这魔修却是比之野兽还要不如,

    野兽食人,是为求生果腹。而两人肆意屠戮生灵,却只是为一己私欲。今日死于袁白的腹中,也算死得其所,因果报应

    可随即灵华英,就忽的心中有感,惊愕的看向了东面某处。一股毫无来由的慌乱与悲意,在胸内骤然而生。

    那是,是节法,是师尊——到底是出了何事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似天崩地裂,整个石灵佛窟的范围,都在倾塌摇动。却唯独节法三具身躯的脚下,依旧岿然不摇。

    身下方蔓延开的法阵,正如蜘蛛网一般,蔓延侵润到了周围每一个角落,每一片空间,然后从不知何在的虚空中,抽取出浓郁的佛力,一方面供应给节法头顶那‘上霄都天神君,的神像,传到了远处另一侧,庄无道体内的玄天道种,一面将周围数万丈之地,甚至地底深层,都牢牢的固化。

    不过布玄清等人,却已经顾不得这些,此刻三人,都是神情茫然不解,不能置信的,看着那手持拂尘的节法真人

    此时正手持身姿从容,立身在那真净散人的身前,一口长剑,则死死的钉在了那真净散人的眉心。

    这一剑,不止是将真净散人的头颅洞穿,灵台与那泥丸宫,也一并摧毁。甚至在出其不意之下,真净散人连自身元神,都没来得及逃出,就被这一剑,连同肉身活活的一起刺杀诛灭。

    眉心之下的身躯,却保存完后。死灰的眼瞳之内,亦全是惊恐不信,还有残留的绝望不甘之色。

    而此时步玄清与寂血三人注目的,也不止是真净散人的尸躯,还有节法真人身后,那一大三小,四对剑翼

    就在方才,节法身后这四双剑翼现出,就在四人合围联手,近乎绝境之中出手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在几人联手阻拦之下,强行将真净散人斩杀

    气势滔天,一身真元气力,竟是较之最初之时,强了整整四倍有余寂血的一双手臂至此刻,还在微微颤抖,虎口处更是溢出了血水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