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八一章 不用再忍
    “所谓困兽犹斗,就是指你这般。不过,只一个金丹,一个四阶妖兽,居然能够在我二人联手之下,支撑近两刻钟而不败,果是天赋出众,世所罕见。”

    那紫海居士的身影闪现,出现在了袁白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本是前程无量,不出四十年,天机碑前十妖修必有你一席之地。何苦偏要为着离尘陪葬,岂不可惜?”

    语声落时,紫海居士的右手,忽然取出了一杆黑色的长幡。随着紫海居士信手一挥,就有无数的黑雾,往袁白冲涌澎湃而去。

    袁白本能的感觉不妙,心神悚然之余,发出一声了怒吼,阳刚血气澎湃,一瞬间就将那漫天的黑雾阴魂,逼散了大半。可仍有一部分,将他头颅上下笼罩在内,隐隐可见里面,一个个阴魂闪过,

    而仅仅只这一瞬,袁白的身上,又多出了几个深可见骨的伤口。这阴魂能惑人心神,夺人心智。使他的眼前,生出无数的幻影,神念也无法准确的感应捕捉那血色刀影的方位。本就是在苦苦支撑,此刻更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不过明明是险像环生,袁白眼中却依旧维持镇定,异芒微闪,唇角旁微现笑意。因血猿战魂之故,它与庄无道之间,一直都有着一丝莫名的感应。三阶灵智仍旧蒙昧之时,甚至将庄无道,错认为自己的同族。

    所以能觉,此时那洞窟上方,正在不断飙升膨胀的气机,还有血脉中,那越来越强烈的脉动。

    成了这一战,胜局已定,只需再坚持两三个呼吸——

    猛地一咬舌尖,袁白一口鲜血吐出,终将那些黑色雾气,彻底驱散。而后就见上空处,一道血色雷光,如大斧一般劈凿而下同时间,更多的磁元之力生成,将他身躯束缚,在原地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那血色刀刀反而收束,不过在更远处,一轮巨大的血月,也在戚九君的身前成形、

    “水有五德,流必向下,不逆成形还请戚兄手下留情,莫要真取了他的性命——”

    紫海居士手捏着道决,随着玄术施展,袁白浑身的体液血气,都一阵紊乱。那上上下下数以百计的伤口,亦同时爆裂,血液不受控的奔流往外。同时那巨大的血月,也以碾碎一切之势,直坠而下

    袁白却眯着眼,根本不曾理会,身躯猛地再膨胀一丈,现出了兽形。脚下猛地一踏,无数即将撞击而至的石尖柱,都在这一股爆开的妖元冲击之下,炸为碎粉。

    那周围的磁元之力,也瞬时崩溃开来。袁白挣脱了束缚,却将上方的血月,完全置之不理,毫无预兆的一拳,击向身后浑身流逝而出的血液,也蓦地燃烧,

    果然就在此时,远处传来的灵华英的冷笑声。

    “取袁兄性命?尔等取得了么?”

    赫然一口黑色薄如蝉翼般的刀刃,在袁白的头顶闪现。预伏于此,直到此刻才爆发了出来,一道巨大的太虚乾罗刀,几乎将整片空间,都一分为二。便是那血月妖镰,也在一连串的撞击之后,血月刀势同时分裂数十。

    那黑色小刀,几乎瞬时被血月撞得粉身碎骨。可有这一记太虚乾罗刀迟滞,那些血色刀光也不能再伤及袁白分毫

    而后整个窟洞的上方,都被紫色雷光遮盖,十口水火坎离剑,在这一瞬间,竟是融而为一,合成一口十丈大剑,同样往紫海居士的所在,斩击而下。

    袁白的拳势,首先冲撞到紫海居士的身躯之前。不过这一百余万象拳力,最最后却只掀起击碎了大团的浪花。

    紫海居士早在之前,就已化成了一团水液逃逸,不过袁白却毫不在意,身影狂猛的往前冲击,一连数拳打出。每一发都击在水中,使洞中水湖波澜潮涌。

    而空中十丈大剑,也不断的变幻方位,仿似一只嗜血的鲨鱼。总能准确的,寻到猎物的方位。

    袁白数拳之后,紫海居士境是面色苍白之外,由水液聚体成形。浑身衣袂破碎,显得狼狈无比,不过眸中却现出了然之色。微一弹指,几点血液,被他从指间逼迫而出,然后半空,就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是何时埋下的?吞日血猿之后,嘿,血猿之名,果不虚传——”

    吞日血猿素以控火之术与力量,闻名于世,然而却甚少人之,吞日血猿一族,操纵血液,也是最顶尖之列。血猿变,就是由控血之术而生的秘术,他以御水之法,试图操纵吞日血猿的血液,无疑是班门弄斧。甚至在不知觉间,就中了原白算计。异血入体,气机元神皆被对手锁定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“吼”

    一声咆哮,以示回应,袁白此时的一身气势,已经攀升到了顶点。血液燃烧,却令他浑身的妖元力量,都暴增了数成。而上方处那口大剑,也同样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紫海居士却不惊反笑:“有些意思,不过,所谓夜长梦多。陪你们玩了这么久,也该结束了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他双手连续几个印决完成,突然水底深处,一只由水液聚成的巨大鲲鱼,猛然拔空而起。大口一张一合,就将正在水面上滑空而行,合围而至的灵华英,猛地一口吞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而袁白一拳击至,紫海居士的身前,却同时几枚灵珠现出,一瞬之间就聚水成形,化成一面面巨大的水盾、

    袁白的拳势,一连击穿数层,却在最后一面水盾之前,被牢牢的抵住,前冲不能。

    而紫海居士的脸上,则流露出冷笑之色:“就真当我二人,看不透的你们的算计!以为只有你二人,藏了这些后手

    从一开始的目标,就非是袁白,而是实力更弱一筹的灵华英

    ‘轰,的一声炸响,天动地摇。那洞窟上方,赫然也是一只巨大的石手,猛地抓下,把灵华英那口坎离大剑,牢牢的抓住,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“所谓蠢不可及,就是如此”

    而那戚九君方向,也忽然一阵阵真言念动,周天磁元,也随着一波波的往那水鲲的腹部,聚压而去。那血色妖月,则再次成形,斩往那水中深处。

    紫海居士继续挥动长幡,黑雾翻涌,更多的水蛟水龙,从水中冲出,往袁白缠绕而去。

    “可知戚兄,为何要说你等蠢不可及?莫非尔等,还以为你们离尘的对手,只有我等魔修而已?“

    紫海眼中,已微现讥哂之色:“乾天宗,太平道,燎原寺,玄圣宗,甚至那燕氏与天道盟,如今天下大教,哪一个不盼着你们离尘覆灭?所以今日之战,离尘是与天下为敌,胜负也早已有定。你一个妖修,不呆在天南林海,反而卷入其中,不是蠢到不可救药是什么?不过,若肯为我奴仆,或可——”

    话语未落,却忽觉上方处,传来了几波异样的气机,让他心惊肉跳。而对面袁白的脸上,竟而是显现出了与他现在,近似的狞笑。得意,讥讽,残酷,成竹在胸,甚至还有着一丝丝怜悯——

    “终于感应到了?”

    而紫海居士也在此刻,悚然而惊,蓦然抬起头,看向了上空。他如何能感应不到?这一刻,那令人心悸惊觉的气势。

    有元神身殒

    哪怕是有血煞阻隔,也完全遮掩,那元神修士寂灭的波动。而且是一连三次,元气异变,一次比之一次剧烈。

    那是——魔檀子,还有血峰,怎么可能?

    这石灵佛窟内,首先身陨的,怎会是这二人?

    还有那丝隐隐约约,使人简直就生不出抗拒之意的宏大意念

    这一刹那,袁白的身后,同时又有三对剑翼张开,一大二小,连同之前的一对,都附于身后。

    漫天的水液,亦猛地炸开。那最后一层水盾,也碎裂了开来。而袁白的脸上,更流露出嗜血疯狂的冷笑。

    潜伏隐忍至此,终无需再做隐忍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