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八零章 排位几何?
    “确有此事”

    观月只说是传言,元道子却直接就是确证:“我知那位节法真人,一直是使用的是锁命藏精,之术,所以一直实力不彰。否则我这天机碑第八位,说不定九是他的。”

    锁命藏精,与‘逆神归藏,一体双生,都是源自同一秘术。使用了锁命藏精就一定掌握了‘逆神归藏,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你可是认为节法真人,最终是将那枚玄天道种,用在了庄无道身上?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观月想不出还有其他可能,能使人一步登天,成就元神,实力跨越六百余位,进入天机碑前二十之列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观月散人的眼皮蓦地的一挑,一向淡定自若的神情,居然差点失控。

    “现在,已经是第天机碑第十八位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刚才,庄无道的名字,在石碑之上,化成一道血光往上冲涌。然后在第十八位,再次凝聚。

    也引得天机碑内,再次一片杂音。

    “第十八位,居然还在上升?”

    “刚才还在二十四位,这还不到半盏茶的时光,居然就提升了五个排位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此子,何时才到极限?

    “若是这次能一步进入前十榜单,那就有趣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子,还真是天授其才。术法榜已经到了第四,剑道已经天下第九,拳法亦第十二位“

    这最后一句化生,却是出自天机碑后,已经有人,在开始查问庄无道,在各处分榜上的排位。

    “遁法榜天下第六,真正是不可思议”

    “修为才只元神第一重天境,此子排位虽只第十八,可这当世之中,真正能够奈何得了他的,只怕绝不超十指之数。”

    那元道子淡淡的看了下方一眼,而后就平静的收回了目光:“听你言中语气,似乎心中仍有存疑?”

    “确实”

    观月微微颔首,坦然道:“确实有许多疑惑未解,比如那玄天道种,哪怕是节法真人以几百年时间的蕴育,也绝不可能使庄无道,一步从金丹四重跨入元神之境,似这等天资高绝者,突破时所需元气,往往是普通修士十倍。再还有,就是这庄无道的排名,实在太过夸张。此子的悟性,确实奇高,却也不可能,一步至如此境地——”

    天机碑第十八位,这何止是夸张而已?毕竟这天机碑排位,乃是综合评定。个人的修为,实力,潜力天资,真元的质与量,玄术神通的多寡,在各分榜的排位,还有道业积累等等。而后者,更是其中重中之重

    观月的眼中,也现出了疑惑之色:“即便那修为可以灌注,强行提升。可这道业积累,从何而来。我不信那庄无道这个年纪,能领悟多少大道。又是如何把离尘宗几门功决层次,提升上来?”

    要知天机碑排位前二十之人,都至少是将来两到三门三品之上功法,提升到了第五重天,甚至第六重天境界。

    而哪怕是‘玄天道种也仅只是种子而已,需要将这种子,参研消化之后,才能掌握。

    所需时间,怕是要数十乃至上百年才可。

    “而且——”观月散人问出了最后一个疑问:“我明白那位节法真人,为何不将此术,用在己身?即便是此刻造就出一个天机碑十八位,也不足以扭转占据。”

    那位步玄清与寂血上人,也无不都是天机碑上,排位前二十之内的人物。

    步玄清排名十七,寂血上人,原本排位十九,现据二十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有那位窥伺在外的燎原寺——

    “确有道理,也使人疑惑。”

    元道子陷入深思,片刻之后,目光就有一丝异芒闪过:“我虽不知缘由,不过想必那位节法道人,也绝不会坐视离尘宗覆亡。如此做法,必有其道理。唔如果,我是说如果,你说的这些难处,他都能有办法解决,这次节法的目的,是为造就出一位排名天机碑前十五位的绝世前者呢?就比如那玄天道种,嫁衣大法出自禅宗,是佛门手段。石灵佛窟若真是那数百万高僧坐化只地,那么只需有那虚空佛国在,玄天道种就定有足够的养分后劲,助他成事。”

    观月真人双目圆睁,霍然回首,再次目注着天机碑。天机碑第十五位,这是一个大坎。前十五人,与后面的修为,排位看似相差不多,其实已是完全拉开了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就比如元道子,哪怕是四五位‘步玄清,这样实力的联手,也非其敌。而在十五位,每隔五位又是一个小坎,实力差距,也颇为悬殊。

    不过大抵还是一个层次,彼此之间,互相忌惮,也都各有着惊人底牌。就似羽旭玄那归元境的先天战魂,节法道人的玄天道种,还有北方太平道萧守心,最近才被人所知的双生冰蛟,

    他绝不觉元道子之言荒唐,反而感觉深有道理,以节法一向以来的行事手段,定不会无的放矢,使玄天道种浪费,也不会使离尘宗落入险境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自己今日,就将在这天机碑上,望见一位绝世强者的诞生?

    而就在顷刻之后,城墙下方处,又传出了一片惊呼之声。

    “魔檀子,看那魔檀子,已经没了姓名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十六位,风竹寒。果然——”

    “已经陨落了么?也不知这一位,到底是死在何人之手?”

    “这位魔道巨擘,在中原之地,也不知造了多少杀孽,居然也有今日。我以为着世间,无人能奈何得了他”

    “此人亦有参与石灵佛窟一战,想必是那离尘宗的手笔。这离尘以一家之力。独战三大魔宗,当真了得以前我等,真个是小视了这天南大教。”

    观月散人不发一眼,仍旧定定注目着庄无道的性命,他想只看看,今日这庄无道,到底能够达到何等的层次?前十五位中,到底能排名几何?

    想比此刻这天机堡内,也有不少人与他一般,在等候着结果。看这位离尘新晋栋梁,到底能够达到何等程度——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暗无天下的地下,从外灌入的湖水,已经把石灵佛窟最底下的一层空间,全数灌满。而激烈的争战,已经到了第二层之上。

    不甚宽阔的空间之内,无数的黑色水龙盘旋飞舞,纵横交错。

    袁白与灵华英背靠背的立身其间,浑身上下都已布满了血痕。有些是那血月妖镰,刀伤,有些则是自己亲手将身上的血肉割开丢弃。

    那黑色水龙中,都含有巨毒,稍稍沾染,就可能腐蚀全身。所以二人不得不如此,主动把被毒水溅到的部分些肉斩去,以免毒素扩散。

    不过形势也更为恶劣,此时整个地窟下层,都已化作了水国,几乎完全落入到了紫海居士的掌控之中。有此人的掩护,那戚九君的血月妖镰,也如虎添翼,刀路益发的诡异难测,

    二人几乎不能分离片刻,一旦彼此离开能互相掩护的范围,都将身临这紫海居士与戚九君的联手围攻。

    只是有时候,哪怕是二人明知分开之后,必是要落入各自为战的险境,也不得不如此。整个战局,已经完全被对方掌控。

    就在两万丈外,可见一束束巨大的水流,盘旋而起,渐渐聚成了水猿形状。而灵华英看在眼中,不禁暗暗磨牙。

    此时他背依袁白,二人都在倾尽全力,恢复着自己的伤势。然而对面,明显是不欲给他们从容修养的时间。

    微微一叹,灵华英周身剑华再闪,浑身化虹。带起了一团水火二色,如彩虹般的光影,往远处紫海居士与水猿的方向,直迫而去。

    十一道水火剑影纵横交错,将一路上的水蛟水龙,都全数强行斩碎崩裂。不过果不其然,当灵华英剑影至时,而紫海居士的身行,却已是先一步化成了水液,融入那下方的湖水中。

    灵华英也不理会,依然御使着剑光向前,冲向那水猿所在。一道宏大的剑影挥过,就将这还未成形的水猿斩成了碎片

    赤尻马猴的控水之术,可称天下无双。眼前虽只是一点由紫海居士观想而出的真形,却足可紫海的控水之术,再提升好几个台阶。故而灵华英实不敢让这东西真正完成,存在哪怕片刻。

    水猿破碎,袁白这边,却是再一次陷入苦战。灵华英被迫御剑离去,袁白却在起意跟随的刹那,身侧处突然一片片血月刀光的闪烁。

    耀目而起的血月妖镰,分化数十,虽被袁白,以一记大摔碑手直接强行打退击散。不过他周身之外,却又有无数道气机凌冽的磁元刀刃,四面八法的横扫而至。

    两丈外更有无数的水龙围绕,或咬或抓,将袁白的身影,团团围住,一瞬间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而袁白的浑身身影,此刻也完全化成了血色。不时有一团黑日的光影,在身周闪耀。一双手则完全兽化,化成毛茸茸的猿臂,掌势也已经不局限于大摔碑,更多的是利用那双手上的利爪,与那血月妖镰抗衡,带起一道道的锐利爪风,一片片强行撕裂着周围的水龙刃光。

    毕竟着大摔碑,它只是初学,还不怎么熟悉。反而是这出自本能,在天南林海内千锤百炼出来的战斗方式,更适合此刻的搏命之战。

    一双肉掌配合吞日变,勉强能护住自身不伤,只是那些毒液最为麻烦,哪怕是妖力罡气,也排斥不开,往往都被直接洞穿腐蚀,溅在肌肤之上。

    这两大元神修士联手,袁白哪怕拼了命的左冲右突,也无法使自身处境得以改善。有如困兽,在那水龙水蛟的缠缚中,渐渐筋疲力尽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