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七九章 天机之变
    此时的聂仙铃,却正是目瞪口呆的,看着上方。不止是血峰道人与魔檀子,无法置信眼前的一切,她也同样在怀疑着自己,是否置身梦中又或幻境。实在是眼前之景,太过匪夷所思,超出人之想象极限。

    之前不久,她还在担忧庄无道安危。有自己的连累,师兄需分心旁顾,不能倾力而为,这一战必定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可仅仅不到一刻钟,就已是局势大变。血峰道人,与那无形剪枫山,都已陆续授首。

    而即便是那不可一世的魔檀子,也同样是被庄无道几拳,以碾压之势,轰成了碎粉。整个过程,似浑不费力。

    似乎这位天下第四散修,排位天机碑前三十五位的人物,在庄无道面前,根本就不值一哂。

    刚才的劫雷,则更是使她难以理解。不过也能够感应,庄无道那疯狂提升中的真元气机。

    哪怕再怎么白痴,也能大约猜到几分,此时的庄无道,定然是修为大进了。而且必是一步登天,修为到她难以测度的层次。

    “师兄你,这是,元神?”

    聂仙铃小心翼翼的问着,眼含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庄无道此时,实在没什么心思说话,只微一抬手,一个各种材料凝聚的肉身,就已在他身前现出。身形于他等高,面容也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而后是两颗金丹,埋入至肉身之内。庄无道自己的元神却是无法,尽管元神成后,能够脱体而去,可那也意味自己的肉身,同样无法动弹。所以才需第二第三元神,否则哪怕身外化身再怎么精心塑造,也只是一具分魂化体的水准而已。

    这具由他两颗金丹驱使的化身,当有他四成左右的战力,只能维持一个时辰,不过此时此刻,也已足够了。

    放眼这石灵佛窟之内,哪怕是只有他本体的四成实力,又有谁能轻易胜过这具临时的分身化体?

    一个时辰,自己若还未能将这石灵佛窟内战事解决,那也就枉费了师尊他,这番成全,这片心意

    一个意念,那具分身化体,就已坠落到了法坛之上。随着法力展开,阵法催动,一瞬间这几千里方圆内,所有佩戴着他亲手炼制的那些重明玉牌之人,都在他感应之内。

    还好,至少离尘宗内,无人折损——

    绷紧的心头一松,庄无道沉重的心绪,却无法稍稍轻快一些。转而神色复杂的,看向那节法真人所在的方向,目光悲哀,不舍,也不愿面对。

    “师妹你这里有我化身与四具雷火天傀护持,安危应可无恙,且先在此处等候。师尊那些,我需得过去看看——

    话音落下,庄无道也不等聂仙铃答言,就已穿空而起,身影匆匆的往那西北的方向,飞速遁行而去。

    “师兄!”

    聂仙铃隐隐已听出庄无道言中的哀意与沉重,可才刚开口询问,庄无道的身影,就已消失不见,身形化成一道雷电,冲入到那血煞之中。不禁哑然,而后也悠悠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节法师伯——”

    那一位,亦是她在离尘宗内,最尊敬的三人之一。方才师兄修为的变化,也不知是否传说中的‘逆神归藏,?

    摇了摇头,聂仙铃凝神自守,随即心绪就已被祭坛内的动静吸收。通过祭坛,可以感应那些重明玉牌的方位,故而也能间接得知,这石灵佛窟内的战局变化。

    有了庄无道那三对剑翼加持,局势果然已经大为不同,所有离尘一方修士的实力,此刻都已翻了三番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聂仙铃,最关注的还是节法真人所在。也是这洞窟之内,除庄无道之外,气机最为强盛的一处,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一时间,中原大灵皇京,天机堡内。

    此刻天机碑前,正是人头涌动,几乎所有堡内之人,都是目瞪口呆的,在看着这天机碑上的变化。

    最开始,只是按例进入天机堡等候的那些修士,而后仅仅只不到二十息时光。又有数十上百的修士,蜂拥着闯入了进来,

    修为金丹筑基境不等,却莫不都是各大宗派,驻大灵皇京内道馆的掌事真人。表情也是差相仿佛,震惊,讶然中,也有不信与羡嫉,不解。

    此刻便连天道盟驻守于此的修士,也都浑忘了天机堡的,各自都是眼神变幻的,望着这座巨大石碑。

    天机碑的背面,可用来查询天下间的修士灵珍,一切有灵之体。而正面,则是显化天一修界实力排名前百位的修士。

    而此刻这‘庄无道,三字,则正罗列其上也是此刻堡内,这次骚乱的缘由。

    “已经是第十九位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简直就是,一步登天!”

    “天一世界庄无道,此界中总榜排名第十九位。生于周国沈庄,现居南屏山脉地魔窟。离尘宗天一别院门下弟子,年岁三十七。元神境一重楼。父太平道重阳子沈珏,母庄小惜已逝——

    “真是此人,居然就是元神境了?”

    “这如何可能?莫非是这天机碑除了错?怎么可能就一步元神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此子,不久之前,还只是金丹境四重楼的境界?总榜上的排名,似乎是在九百位到一千一百位之间,是金丹榜第二十二位,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一千零三十四位,天道盟两个月前,才出的金丹榜。”

    “若果真如此,那么就真是奇迹。年岁三十七而成就元神,天一修界古往今来,怕是只此一位。”

    “离尘宗,好一个离尘宗居然出了一个这等样的稀世奇才”

    “庄无道,离尘——记得离尘现在,不是在石灵佛窟内,与三魔宗约战么?难道说,是临阵突破?”

    四处议论纷纷,噪杂之声四起。

    而此刻天道盟的观月散人,也站在了天机堡的城墙之上,眼神变幻莫测的,注目着天机碑上的一应变化。

    对于天机堡内此刻的乱象,观月却并无阻止之意。今日的情形,与往日不同。因着独占天机碑之故,对天道盟不满者,天下间不知凡几。有时候堵不如疏,强行压制,并非上策。

    今日天机碑之变,也确实是事关天下大局的变化,被诸位诸教密切关注。

    至少诸人事前的预料中,就将数位天机碑前百的修士,即将在石灵佛窟内的陨落。

    “十九位么?真正是后生可畏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沙哑的轻咦声,在观月散人的耳旁响起,接着还没待他反应过来,一个鹤发仙颜的老者,就已出现在了他的身侧。

    “观月,我知你一向对这庄无道,关注甚多。不知这一次,是如何看的?”

    “见过元道子师兄”

    观月首先恭敬一礼,眼前这一位,是天下第三散修。天道盟的顶梁柱之一,寿元四百七十岁,现居天机碑第八位,在天道盟内,亦是德高望重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观月晋阶元神,就可分庭抗礼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感觉不可思议也在猜测,这庄无道突破元神,应当是那位节法真人的手段,”

    “节法么?”元道子负手身后:“久闻其名了,可惜始终缘悭一面,是我平生撼事。”

    东南的那一位,他怎可能不去在意?同样是天资不佳,却都能有大成就者,自然相互倾慕。

    不过他元道子,固然只有五品灵根,却有着聚元道体,这个天一修界排位前五的灵胎道体,而节法真人,却仅仅只有一个二品灵根而已,却依然成就了元神,成为天下间,实力最顶尖的修士。

    苦心孤诣,支撑着离尘宗五百年门庭不倒,背负之沉重,远远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当年乾天宗亦有意谋图东南,那位天下第一人曾亲赴东南,试探节法虚实。结果却为这位真人惊退,加上诸宗牵制搅局,于是数百年都不敢南犯。”

    观月淡淡说着,声音渐显沉重:“不过除此之外,另还有传言。据说这位节法真人,之所以能逼退沐渊玄,是因一门秘术‘逆神归藏,。也不知是真是假?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