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七八章 碾压之势(第三更求月票)

第六七八章 碾压之势(第三更求月票)

    e:月票悲催,再向大家求下月票

    意念震荡,洛轻云还想要继续劝说,今日节法之陨,错绝不在庄无道。离尘一方,固然有重明剑翼与玄天道种,这两个强横筹码。可离尘的对手,却也绝非凡夫俗子,哪里可能出现这种最理想的状况?

    除非他们的对手,都是些废物点心,蠢到不可救药。

    不过话还未出口,洛轻云就已止住。这些道理,庄无道比他还要清楚。只是这一刻,心中的伤悲,痛恨,还有感激,都无处排解。这些自责之言,只是庄无道的心绪无法宣泄,不愿面对,才说出的胡言乱语而已,

    而就在下一刹那,一道庞大无比雷光,猛地洞穿而下。庄无道的一双瞳孔,也再次恢复了焦距。

    元神聚,而劫雷至

    只有元神已成,才会招至劫雷。同时体内的各处玄窍,也开始了变化。天生战魂之体,使他所有的玄术神通,都增加了两轮。不止是那些窍位中,开出了新的孔窍,便是魂窍之内,也同样开始了玄异的变化,

    神魂之力,在疯狂的增长着。已经超过十万丈的极限——确切的说,是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丈。

    这是修为,神念能够覆盖,完全感应的极限。再进一步,范围也无法再扩增。不过并不意味着,神念从此不会再增长。接下来,就是言、道合道之境,把神魂意念,寄托大道太虚,感应冥冥。

    雷光炸闪,轰击而至,却是缠绕在庄无道的体外,近身不得。缠绕片刻,竟赫然就被庄无道彻底驯肝,融入身躯之内,被《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》吞噬,成为太霄都天神雷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相较于突破金丹时,劫雷的强撼。元神境时面对的这些劫雷,根本就算不得劫数。

    庄无道突破金丹境时,身临的是四阶雷劫‘太昊光日雷是四阶劫雷中,最弱的一种。此刻面临也同样是四阶,唤作混元飞星雷‘,威能要强过前者数倍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庄无道的实力,何止是初入金丹境时的十倍。借助咒印与血猿战魂,提升十倍都不止

    身周附近,那劫雷环绕。庄无道却完全无视,身躯如长鲸吸水般,将这些混元飞星雷‘,全数吸入到了体内。元神已成,庄无道肆无忌惮的,把自己的气机,往外蔓延散发。

    既是宣告,也是示威。风起云卷,漫天的都天雷云,在庄无道的头顶处漫卷散开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的目光,则已望向了,那仍旧幸存的二人。目光冷漠,杀机浓郁,戾气满胸,更带着几许疯狂。

    这一刻,血峰道人的心跳,几乎停滞。而魔檀子的手指,则亦是深深扣入自己的掌心之内。

    被庄无道以神念威压,竟是让他本能的颤栗,几乎消失了抵抗的欲念,在此子面前俯首臣服,闭目待死。

    元神之境,此子居然一步元神平步青云,踏入天一八百修界元神之列而且绝不是普通的元神修士可以比拟,只以目观,此人的真元气机,就已与当年的顾云航相仿,可入天机碑至少前二十之列

    简直荒谬不可能,绝不可能一步而成绝世强者,这个世间,绝不可能有人做到

    魔檀子是下意识的,不愿去相信,可心里剩下的最后一点清明,却在告知于他,这就是真实

    他眼前这一位,的的确确,已经是天下最绝顶的元神修士,而且天机碑排位至少二十以内,更有着吞日血猿战魂加持的绝顶强者

    可能只需一跟手指,就可以将他碾压成粉碎

    牙关紧咬,魔檀子此刻是拼了命的,对抗着周围的磁元吸摄之力,向外挪移着。

    庄无道修为提升之速快极,然而也用了百余个呼吸时光,这百余个呼吸内,都只能立在原地,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魔檀子却不是不想逃,而是根本就逃不掉。庄无道在练气境时,就可以用刂小阴阳困人十息时光。到了元神境时,已最多增至百息。自然这个时间视修为不同而结果不同,那些练气境,哪怕全力而为,都无法摆脱阴阳,的束缚。换成登仙境修士,哪怕庄无道全力而为,亦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然而能够轻松破解此术的,却绝不是此时的魔檀子。此刻庄无道那浩瀚无穷的法力,那有着无尽磁元摄力般的‘小阴阳已使他近乎绝望。

    身影继续往地下深浅,距离庄无道小阴阳覆盖的范围,已经近在咫尺。而魔檀子的眼中,也现出了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只需再有百丈距离,他就可以彻底他逃脱处庄无道的掌控之外,就此逃生。

    今日战后,定要远离东南,一辈子都不再踏过藏玄大江。自己怎么就这么蠢,听信了那步玄清几人的言语,

    离尘宗屹立东南万年不倒,从六千年前开始,就始终都在天下十大宗派之列,又岂是能轻易招惹?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庄无道的一声冷哼,悠然传至,魔檀子的心脏,顿时漏跳了一派,直到这时才生出了感应,神念惊觉,庄无道身外的那些混元飞星雷‘,不知何时,竟已是全数消失不间,

    魔檀子还没反应过来,就有一股浩瀚的拳力,贯空冲击而至。

    “竖子”

    魔檀子双眼怒睁,而后却是想也不想,就鼓起了全身气血,

    狗急了尚且跳墙,困兽犹斗。他魔檀子纵横于世四百载,哪怕明知不敌,也绝不会缺乏垂死挣扎,拼死一搏的勇

    一丝血旋,在魔檀子的指尖凝成,血焰抢指也已套在了指尖,这已是你凝聚了他所有力量的最强一击。一击过后,一身修为至少要倒退三十载,却总比丢掉性命的好。

    可就在拳力及身的刹那,却打碎了魔檀子所有的妄想,所有的逃生之念。

    九百万象,这一拳之力,居然是九百万象——

    脑海之内,才闪过这个念头,魔檀子的身躯,就“篷”的一声,再次炸开。血肉碎散,不同的是,这次哪怕是最为细碎的血珠,也被南明离火燃烧,化为尘埃粉末,

    也几乎就在同时时,距离六千丈外不愿,同样有一团血肉,碎爆了开来,在南明离火燃烧之下,哪怕连半点的血肉残余,也未剩下。

    而此时在庄无道的身前处,血峰则是面色苍白的,被一股吸摄之力,强行提摄到了他的眼前,

    眼神变幻,恐惧,怒恨,羞恼,惊慌,绝望,在血峰道人眼中交替闪烁着。

    “今次之事,是步玄请那厮主谋,我只是恰逢其会”

    “庄道兄如肯放我一条性命,血峰可以起誓,赤灵三仙教永世都不再与离尘为敌。”

    见庄无道始终面无表情,只目光讥嘲轻蔑,杀机凝然如故。血峰毫无惭愧之色,反而神情更为谄媚卑微,自来能伸能曲者,才能成就大事。且魔门之内的规矩,一向就是强者为尊。

    “听说庄道兄,与北方仇深似海?血峰愿为道兄驱使,赤灵三仙教也可为道兄手中的棋子,马前一卒——”

    “若庄道兄不信,可以用离尘宗神纹血禁,血峰可暂为道兄灵奴。”

    话音却就此戛然而止,血峰真人的上下,都燃起了赤红色的火焰。只来得及挣扎一番。整个身躯,就被这南明离火,彻底烧化成了飞灰,

    血峰真人的元神,却被庄无道强行吸摄了出来,随着庄无道一个灵决打出,那元神就毫无反抗之力的,被强行困缚收束成了手指头大小的一团。血峰只能陡劳的挣扎,不断的试图脱离突破。

    可随着庄无道几张封印之符打入其中,血峰就再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随手把这团血峰元神,收入到了一个玉瓶之内封禁。这人的元神,可以用来给几位师兄完誓,即便用不上,日后也可拿来做为血祭的材料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