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七四章 一步元神
    这玄天道种可以自用,也可转嫁旁人。自用则能使自身修为暴增,突破自身的境界,乃是一种绝佳的突破修为瓶颈的法门。同时可使本体,战力激增数倍乃数十倍

    而若是转嫁旁人,则能使他人修为突发猛进,获得至少这枚玄天道种至少七成元气,从而平步青云。

    在云儿的描述中,七劫之前的天仙界。不乏有真仙之上的仙修,修炼玄天道种转嫁后辈,从而使后人血裔,一步登天者

    所谓嫁衣大法,其实就是‘为他人作嫁衣裳,之意。虽有玄天归藏四字,却是源自于佛门小乘禅宗之法。

    这门功法修炼,往往初时进展极速。可当修至第二重天之后,一身真元就会如火如毒,日日夜夜都要受此功煎熬,甚至损伤体内气血经络。因内耗极重,本身除了真元猛烈之外,威能也不过只与一门普通的三品神决相当。

    关键是在修道第四重天境之后,可以将修成的功体真元全数毁去,或者转嫁他人。自己重新开始修炼,正所谓‘欲用其利,先挫其锋从头再来之后,这门大法真元的或毒锋芒都已被挫去化解,威力却能更增数倍

    而之后每往上修一层,就需从头再来一次,直到第九重天境界,才能打磨圆满。而那时这玄天归藏嫁衣大法,就是一门可与任何一品神决比肩的神通大法,威能浩瀚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可惜与许多上古神决一般,这门嫁衣大法,随着连续数次大劫,传承渐断,只剩下一些残章在世间流传。

    这门玄天逆神归藏术,正是其中之一——

    修行这门神决者,一身需经历数次聚功散功,将一身功体,转嫁于他人所有,不过是稀松平常之事。

    可节法真人不同——师尊他本就已寿元无多,而玄天逆神归藏术,则是玄天归藏嫁衣大法中,最为决绝的一种秘术。是一种将自己,先置之于死地的搏命之法

    庄无道的一双眼瞳,已是溢出了血丝

    此刻胸内,是莫名的悔,也莫名的恨

    恨自己无能,若实力能再强一线,今日断不至于使师尊被迫施出搏命之策哪怕只是提早一百息时间,将这三对重明剑翼,加持诸人,都不会有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那上霄都天神君的神像,辉光四溢。一滴眼泪,忽然从神像中的眼瞳中滴出。

    庄无道浑身颤抖,明知这是节法毕生元气所聚,明知自己若是接受了,节法就必定陨落无疑,他却无法躲避。

    若然辜负了节法心意,浪费了这颗玄天道种,他庄无道,只会更无法原谅自己,也无法去面对,自己那众多同门

    视角余光,恰好望见了远处那两道,正在飞速逃奔的身影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目光瞬时转戾,猛地大袖一展,‘太霄阴阳剑,猛地穿空而去。连续分化,四对水火坎离剑伴飞,整整十口飞剑,把那枫山道人的身躯,砍成了十数余截,

    眼见此人的部分残躯,又再次化风而散。庄无道又是虚空一拳捣出。

    隔空捣虚,之式,把那狂风强行轰碎。四百象相拳力,将所有枫山道人所有的血肉,直接就碾成了碎粉

    该杀这些魔修,都该杀都该碎尸万段

    若非这些人的算计,若非这些魔修贪心不足,师尊他又怎会陨落?

    心中发狂,无尽的戾气杀意,在胸中聚结着,急欲宣泄。庄无道只觉自己这一个刻的念头,与那吞日血猿,契合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想要毁灭一切,杀戮所有看到的生灵

    一声撕心裂肺的长啸,庄无道的大手,猛地重重一拍,打在那血神盾上。这口血色圆盾,立时如转轮一般,盘旋着弹飞出去。如血色流星,带着更胜之前魔檀子‘血阳融金断世决,数倍的气势,瞬闪而过。盾缘怒旋切割,把数千丈外,那已经快逃出庄无道神念感应外血峰道人,硬生生的拦腰截断。然而整个身躯,在那浩瀚的真元冲击之下,紧随着爆裂

    之前还令聂仙铃感觉难以应付的血峰道人,一个货真价实的元神中期。此刻在庄无道的眼前,竟是有如蝼蚁,不堪一击

    只是庄无道胸中的戾念,却不得半分宣泄,脑海之内的那颗魔种,也在剧烈的跳动着。

    心意神智,都渐为杀意浸满。

    直到洛轻云,再次出声:“剑主,你可莫要会错了意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师尊今日之陨,是他早已预定之事。不管这一战胜负如何,都不会有所更易。无论剑主,是否能成功施展重明剑翼。今日你师尊的生死,还有这玄天逆神归藏术,都不会有任何改名。所以剑主,你也无需太过自责”

    “不会改变?”

    听着剑灵的语音,庄无道心中不解一楞,总算是恢复了几分神智,错愕狐疑的询问着剑灵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在剑主看来,现在的离尘宗,算是后继有人么?”

    心念中对话,神意交流,不过一瞬之事。庄无道同时还能感应,那血峰道人的元神,正尝试着以秘法重聚身躯,而那魔檀子的本体肉体,则以土遁之法,疯狂的向下遁逃。

    不过他暂时无瑕理会,哪怕再过百息时间,这二人也依旧在他的掌握之中,哪里可能那么轻易的逃掉?而庄无道心中的念头,更多的是关注剑灵言语。

    离尘自然可算是后继有人离尘宗一门,哪怕不算袁白与李玄安,也有叁法,阳法极法,云法,云灵月,究法七位元神。他自己与灵华英,也是有着‘真人,称号,有着堪比元神,甚至超越其上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想来剑主一定会说‘是,可对?然而在我看来,现在的离尘,什么都不缺,惟缺真正的栋梁。”

    云儿淡淡的说道:“离尘上下,如今也只有你师尊一人,勉力可与天下间的绝顶强者,正面一搏。使这些人,忌惮一二。可即便是节法真人,也最多能把自己的巅峰状态,再维持二十年而已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沉默,节法的寿元,虽还有五十载。然而战力鼎盛之时,确实已余日不多。能够到现在,好保持着天机碑前二十的排位,已经是奇迹,

    即便是有‘玄天归藏嫁衣大法,中的逆神归藏与锁命藏精二术,也非万能。

    他心内已经隐隐明白,剑灵之意。若是以‘宗门栋梁,来衡量,离尘宗现在,确实称不上是后继有人,说是断代也不为过,

    一个宗门的强弱,并非是单纯元神修士的多寡来衡量,在修界,‘人多势众,四字,有时候很有道理,有时候就显荒唐可笑。

    就如羽旭玄,十位元神修士合围中,依然能全身而退。赤阴之强,固然是因赤阴城数十万弟子,九位元神修士,霸绝西南。可最大的仗峙,还是身为一位身据天下第七的羽旭玄。

    同理,太平道若无一位天下第九的萧守心坐镇,正道第四大宗的排位,也早被赤阴城拉下。

    天道盟有一位‘落天舒玄圣宗有一位‘乐长空乾天宗则更是拥有当今天下第一人沐渊玄,都是当世最绝顶的强者,所以才能保持三圣宗声名不坠。

    天机碑二十位往上,每一位都有着以寡临众,哪怕五六位同阶合围联手,亦能战而胜之的实力

    “二十年,实在太短。所以你师尊他,已经等不及了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言语平和,把真相一点点的在庄无道眼前剥开:“既然已等不到,那么就不如自己动手,自己亲手造就一位”

    “亲手造就?”

    听到此处,庄无道就已经隐隐明了,剑灵之意。那颗晶莹剔透的‘眼泪此时已经滴入到了他的身躯。

    庄无道只觉自己,就如置身火炉,一身修为,再次往上飙升。

    金丹境第七重楼,九重楼,十重楼,十一重楼——

    体内的元神虚影,也越来越是厚重,越来越是真实——只需完成由虚化实一步,就是元神成就

    庄无道更可觉一丝丝的劫力,正在自己的上方隐聚。

    “就是亲手造就牺牲自己,亲手造就出一位属于离尘宗的绝世强者能够支撑离尘数百年门庭,甚至再次大兴的绝世强者”

    “绝世强者,云儿你确定自己不是在说笑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刹那间,只觉荒唐可笑。能够称得绝世强者之人,那至少也是在天机碑前十五之列只凭节法真人,用数百年时间蕴养出的这一颗‘玄天道种,?怎么可能办到?

    他已经感觉得到,这颗‘玄天道种最多只能把他一身修为,推升道金丹圆满的境界,还远不足以跨过,那元神之限

    “剑主你觉现在,可是说笑的时候?云儿又怎敢在这时,与剑主开这种玩笑?”

    洛轻云的语气冰冷,寒意浸人骨髓:“只凭这颗‘玄天道种自然是差了一点火候,可剑主你莫要忘了。所谓玄天归藏嫁衣大法,乃是出自佛门的绝顶神决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与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想问这玄天归藏嫁衣大法的来历跟脚,与师尊要造就绝顶强者有何关系却突然似想到了什么,庄无道的瞳孔,顿时凝缩成了针状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