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六七三章 逆神归藏
    再一次轰然雷响,整个地层,都被庄无道这一拳生生的捣穿而魔檀子剩下的残缺,也被这隔空拳劲,生生碾成了碎粉

    仅仅一息之后,那魔檀子脸色铁青的,出现在了四千丈外。脸上已经现出几许苍白之色,探手一招,那并未毁弃的鄱,就再次到了他的身后,

    身下的九枚‘血焰抢指也回归到了身侧。不过此刻魔檀子的眼中,却已战意全无,只剩下了疑惑惊畏,惊疑不定的,看着上空的庄无道。

    依然是浮空而立,磅礴的武道意念,凌压着周围整整十万丈方圆,浩瀚庞大到,快要令人窒息。身后那血猿真形,也越来越是凝实,越来越是庞大,强横无匹的杀意,使人心悸莫名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到底是怎么回事?这个庄无道,怎么可能会如此之强?

    难道说,是幻术——不对,这绝不是什么幻术

    庄无道却不管不顾,没半点心思与这三人废话拖延。多拖片刻,节法叁法等人,就可能多一分凶险。只有速战速决,才能使离尘众人,转危为安。只有真正奠定胜局,才是可安心之时

    毫不停顿,庄无道在虚空中就又是一掌隔空抓出。

    伪无双,大摘星

    仍是大摘星手,隔空磁元摄力,化成了一只巨手,将那魔檀子强行摄握,往身前拉扯。

    魔檀子心内,本是已生退意。他只是散修而已,根本就没必要为魔衍宗森罗寺,也以性命相搏。

    尤其是此刻的庄无道,让他根本摸不清根底虚实。两次交手,那近乎碾压的强横伟量,让他根本提不起丝毫再战之意。

    不过当摄力临身之时,魔檀子的目内,又转为赤红

    “竖子尔敢”

    摄力临身,接下来必是杀招眼见着庄无道的两侧,那十六面火阳明镜再次开始聚力。魔檀子根本不敢犹豫,怒焰滔天的一声咆哮后,整个人就身化血日,以‘血焰抢指,为锋,再次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魔天借法,血阳融金断世决”

    血红色的枪锋,直指庄无道的胸腹。人在半途,魔檀子的浑身血肉,就已开始了崩溃,融入到了那血阳之内。

    下方的血峰道人,顿时瞳孔一缩。魔檀子的这一击,赫然已突破了四百万象力一指之威,已经相当于天机碑前十的全力一击

    毫不犹豫,血峰身化血影,同样穿空而起。手中的白骨巨锤,聚起了无数的赤红色雷光,蓄势待法。

    若魔檀子这一击,能够凑效。那么他必前后夹击,将这庄无道置于死地。可若是魔檀子,仍如之前那般,在庄无道面前不堪一击,那么他血峰,就可借助法宝之力,化成血雷逃走,

    而下一瞬,魔檀子的瞳孔,却是猛地收缩。只见庄无道随意探手一抓,那对‘太霄阴阳剑就已合而为一,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一剑斩下,整个时空虚空,都在动荡。剑光变幻,却是直指三息之前。

    天地大悲,忆惘然

    只需能克敌制胜,庄无道根本就不计较是用何种形式。吞日血猿虽更擅用拳,然而自己的剑术,却分明更强胜数筹

    有更好的方法不用,一定要施展拳法灭敌,岂非愚蠢?四百万象力,也已超出了他此刻的极限。哪怕有着乾坤大挪移这门功法,庄无道也不愿与之硬拼。

    当剑光消散,时空太虚的动荡,都在一息间恢复平静。魔檀子的身躯与枪势还未来得及冲临到庄无道的身前,整个人就已开始从眉心处开始,崩溃瓦解。

    而那强至四百万象力量指影枪芒,也是在庄无道身前随风消散,掀不起半分波澜。

    “怎会——”

    血峰道人一声呢喃,头皮一阵阵发麻,毛骨悚然,本能的就已向后飞速的遁逃。

    他已经顾不得去确证,这到底是不是幻术,总之现在,最好是远离,离得越远越好

    即便真的是幻法神通,能够如此真实,能够完全瞒过他的五感,那也是最绝顶的层次。说不定,便连那他化心魔,也未必能够比拟。

    同样在遁逃的,还有枫山,施展着风形化体神通,发了疯似的,往远处逃窜。

    与血峰不同,他另有秘法,确证是否幻术。镶嵌在眉心中的血色宝石,几可确定了眼前,乃是真实无误

    ——强,好强是他们根本无法抗拒的强横那个人,此刻的实力,已是强得可怕哪怕他们三人联手,只怕亦不是一合之敌。

    哪怕位列天机碑前十的那些位,只怕也不过如此

    可下一瞬,枫山道人却发觉自己的身躯,完全无法移动。被一股莫名的摄力,牢牢的定在了原地,不能动弹分毫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枫山下意识的,就回望身后。只见虚空中的庄无道,正双手抱圆,摆出一个极其怪异的拳架。

    大摘星手,小阴阳

    拳势带着浑身肌体骨骼一震一抖,方圆三万丈内,强横的正反磁元之力,也猛地震颤。

    那血峰道人与枫山,都是口中一团鲜血吐出,五脏六腑,几乎都被强行震碎。

    便是那消失了的魔檀子,此刻也显出了身影,面色更为苍白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在此处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瞳孔中,精芒微闪。施展小阴阳的目的,并不是阻止这三人逃离,而是寻觅这魔檀子的真身所在。三人之中,唯一对他有威胁的,就是这一位。毕竟眼下的状态,无法持久。一旦在施展重明剑翼之时,此人再跑回来,远距离一记‘血阳融金断世决那么他与聂仙铃,都要身殒道消。

    而这式已可笼罩三万丈方圆的神通,也果然没使他失望。

    正欲动手,将此人彻底解决,可以放心的回归法坛。庄无道却忽的面色大变,神色慌张失措的向西北面,遥遥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师尊?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一道宏大的白芒,忽然从头顶那上霄都天神君的神像之内,猛地坠落而下。将他的浑身上下,尽数笼罩。

    内有一点点的灵光,渗入到了他的身躯之后,哪怕庄无道全力抗拒,也无法阻拦。

    在他身体之内,则似有火焰燃烧,庄无道本就已攀升到了顶点的真元修为,居然又再次开始的滋长着。

    甚至在庄无道躯体之内,一个与他真人大小,差相仿佛的元神虚影,正在快速的聚结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却是冰冷一片,赤红着双眼,看向这白芒的来处。胸中悸动,石灵佛窟战前,就已盘踞在心内的那丝不详之感,在这一刻已经达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甚至都无心思去注意,自己身体内的变化。

    直到洛轻云在剑窍之内,发出了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是‘逆神归藏则是玄天逆神归藏术,出自上古神决玄天归藏嫁衣大法。你那师尊,我好生佩服。只怕那一位,早在战前,就已料到了这一战,离尘胜算不多,早已有了准备。你这位师尊,真是使人又敬又佩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被洛轻云的声音惊醒,才开始注意到自己身内。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一身修为,正在飞速攀升着,几个高品质的伪灵窍,也都在破开的边缘,甚至自己那‘元神,也正在聚结。并非是如那阿鼻平等王咒印那般,只是短暂的提升修为战力,而是真正的修为突飞猛进,平步青云

    ——其实当节法元气,通过上霄都天神君的神像化虹而至之时,他就已有所预料。然而当感应到体内一切,庄无道却是心痛郁闷到了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逆神归藏——往往与锁命藏精,之术同修,出自玄天归藏嫁衣大法。将一身气血元神,性命精元,都固锁归藏,化为玄天道种,用数百上千年的时光,来积蓄培育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